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85章: 本王要定你了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85章 本王要定你了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且说慕容秋雨被惠妃拉到灌木丛后看不知死活的陌生人!

因着知晓惠妃就是慕容馨儿,所以慕容秋雨虽不动声色的跟着她前去,想看看对方耍什么花样,但是警惕心却是提的高高的。

当她拉着慕容馨儿朝那个不知死活的陌生人走过去,却发现慕容馨儿不愿意的时候,慕容秋雨心中就已经笃定内有猫腻儿了。

她当然不会给慕容馨儿看好戏的机会,强势拉着对方风风火火朝地上躺着的陌生人奔过去。当接近陌生人的时候,慕容秋雨全神贯注,提气闭神,端看对方耍什么鬼把戏。

果然,一切都在慕容秋雨猜测之中。那陌生人是跟慕容馨儿一伙儿的,但见他突然坐起身,将手上两把不知名的粉末状东西朝慕容秋雨撒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慕容秋雨手法快速的将慕容馨儿揪到自己身前遮挡。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轻松的就好像老鹰在抓起小鸡崽子一样。

慕容馨儿哀嚎一声,连句完整的话都来不及说,整个人就软绵绵的倒下了。

慕容秋雨眸底一沉,这粉末状物体竟然这么厉害,眨眼之间就把一个大活人给放倒在地了?

这与江湖上盛传的蒙汗[r**]有异曲同工之妙,应该是一种少见的蒙汗散。不过慕容秋雨知道,做戏就得做全套。她可不能像慕容馨儿那样,说到就到说晕就晕。

那样可就不好玩儿了,躲在背后的主使人定然要质疑的。

于是乎,有了这个想法后,慕容秋雨只是步伐踉跄了一下,却没有倒在地上。

那个陌生男子见慕容秋雨这个反应,劈手就朝她攻击过来。很明显,慕容秋雨没有直接晕倒是在对方意料之中。

慕容秋雨脚步凌乱,略显狼狈的躲避陌生男子的袭击,一副中招后应付不来的悲催模样儿。

如此纠缠了足足二十几招,慕容秋雨才一头拱到地上,再也没能爬起来。

“哼,蒙汗散都迷不倒你,害我费了这么多事儿!”陌生男子不悦的哼了声,顺势还抬脚在慕容秋雨腿上踢了一下。

若非慕容秋雨不想打草惊蛇,定然要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废了这陌生男子的脚。她重生归来,还没被人踢踹过。

这胆大包天的畜生,是第一个!不过,她记住这个人的声音了。只要一会儿引出幕后主使人,慕容秋雨不愁以后找不到这个畜生抱踢踹之仇。

正暗中愤愤不平,忽听一道震怒的声音低沉传来,“放肆!谁让你动她的?”

这声音,那般熟悉,不是北周皇朝的摄政王周靖寒还能是谁?

慕容秋雨隐在长袖下的双手蓦地紧了紧,呵!她还以为慕容馨儿易容归来,厚颜无耻设局当上皇妃,是有了不为人知的大靠山。

原来,竟然就只是周靖寒而已?倒不是慕容秋雨瞧不起周靖寒的本事。事实上,周靖寒是慕容秋雨迄今为止见过仅次于黎戬的强势男人。

只不过,周靖寒再强势,再能干又有什么用呢?他是北周皇朝的摄政王,很快就要回到北周皇朝的。

慕容馨儿确定勾搭到这么一个即将离开西黎,再也指望不上的靠山,就能跟她抗争到底了吗?

心下失笑间,慕容秋雨听到之前踹她那个陌生男子语气慌乱的辩解道:“主子,属下只是……”

话,还没待说完,就被周靖寒打断了。

他阴冷的怒斥道:“她是本王都舍不得动一根汗毛的宝贝,就凭你,也敢踹她?”

周靖寒这话说的太认真,太严肃,以至于音落之后许久,周围都陷入到死一般的沉静之中。

宝贝?呵呵呵,慕容秋雨觉得自己险些打寒颤装不下去了。

她什么时候成了周靖寒舍不得动的宝贝了?这是在开玩笑吗?他们俩很熟吗?心中一阵恶寒,慕容秋雨强迫自己要淡定。

那厢,踹慕容秋雨的陌生男子听到周靖寒这么愤怒的斥责声,终于是吓破了胆,战战兢兢的就跪在了地上。

“主子恕罪,属下以后再也不敢了!”那陌生男子声音在颤抖。

周靖寒冷声哼道:“你还敢有以后?真是不知死活!来人,把他右脚给本王废了!”

闻言,慕容秋雨惊的浑身一僵。幸而周靖寒全部集中力都在那陌生男子身上,不然定会发觉她的异样。

慕容秋雨眼睛眯开一条细缝儿,看到那陌生男子正跪在周靖寒面前磕头,“主子,不要啊!主子饶命,属下错了,属下真的不敢了。”

活该,叫你踹我,这次还吓不死你?慕容秋雨心中暗爽,纯粹是抱着看好戏的心思。

她万万没想到,那周靖寒说的是认真的。

“动作快点儿,把他嘴巴给堵上,本王不想听到任何声音!”周靖寒催促自己的暗卫速速动手。

慕容秋雨震惊的看着两个暗卫得令后,面无表情走到跪在地上的陌生男子面前,一人手下飞快的点了那陌生男子的哑穴,一人抬脚朝陌生男子右脚狠踩下去。

那力道之猛,之狠,令人心颤。陌生男子被点了哑穴,哼都没哼一声,只是双眼瞪的大大的倒在了地上。

好在慕容秋雨见过太多更血腥残忍的画面,所以并没有惊吓到。

只不过,在转瞬之间,当她听见一道骨骼被践踏碎的声音‘咔嚓’响起时,内心还是久久无法平静。

若这陌生男子落在她手里,她定然也会让对方承受断脚之痛。但是,绝对不会是这么残忍的手段。她心狠手辣,但是有度。

在她看来,挑断对方一根脚筋,令其终生无法承受重力,无法施展轻功武功已经足够。可是,仅仅挑断一根脚筋,日常生活是绰绰有余的!

而周靖寒的做法,是真的废了陌生男子的脚,并且对方余生都别想像个正常人一样走路了。

如此看来,比狠斗毒,她之于周靖寒永远是甘拜下风,望尘莫及的!

“拖走,处理掉!别被人发现了。”周靖寒低声嘱咐了一句,而后转过身来。

慕容秋雨眼见对方有所动作,立刻闭上双目,飞快调节好自己的身体状态,努力让自己呼吸和血液平缓下来,像极了一个沉睡中的人。

周靖寒武功高强,在她之上。若她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对方察觉到她诈晕的事实。

她还想看看周靖寒和慕容馨儿想耍什么花招,所以此刻不能太早暴露!

周靖寒转过身,迈步朝慕容秋雨走过来。他弯下身,似乎在细细端详慕容秋雨。

“主子,需要属下帮忙吗?”有暗卫低声询问。

看那样子,是想替周靖寒扛慕容秋雨的!

周靖寒目光凉凉的看向对方,冷冷的斥道:“你不配碰她!”

音落,周靖寒伸手将慕容秋雨腾空抱在怀中,迈步离开。

“主子,这个女人怎么办?”暗卫在身后低问出声。

他问的,自然是晕倒了的慕容馨儿。

周靖寒脚步顿了一下,凉声哼道:“那么蠢,就让她晒晒太阳好生补一补脑子吧!”

言下之意,是告诫暗卫不需理会慕容馨儿,就让她在大太阳底下晕着去?

慕容秋雨觉得若她此刻不是在周靖寒怀中,她一定会失笑出声的。

嗯,她也是觉得慕容馨儿挺蠢的,没脑子,需要晒晒太阳补一补了!

周靖寒抱着慕容秋雨一路避开巡逻守卫的御林军,轻轻松松就将人给带到了使者别院内殿。

“关上门,都退下!”周靖寒一进内殿,就对自己的暗卫吩咐出声。

少顷,有脚步声渐渐远去。再然后,就是关门的声音了。

周靖寒将慕容秋雨轻轻的放在床榻上,真的一点不夸张的说,动作很轻柔,就好像慕容秋雨是一件易碎的珍宝。

慕容秋雨心中泛起狐疑,别告诉她,这个周靖寒真的对她兴起了兴趣,想要对她欲行不轨吧?该死的,她是来探一探他和慕容馨儿想耍什么花样的,可不是来献身的!

对于慕容秋雨的无声质疑,周靖寒用行动来回答她——没错!他的确是要对慕容秋雨欲行不轨!

他伸手,满是茧子的手指摩挲慕容秋雨滑嫩的脸颊。

“慕容秋雨,你终于是本王的了!”周靖寒低喃一声,倾身压上慕容秋雨,试图亲吻她的双唇。

然,却在这时,慕容秋雨嚯的睁开了双眼。

就听她冷声笑问道:“摄政王,你确定……我是你的?”

“你……”周靖寒看到慕容秋雨如此及时的苏醒过来,顿时迟钝的醒悟到了什么,“你刚刚诈晕?”

慕容秋雨笑的灿烂,“许摄政王算计我,就不许我将计就计诈晕吗?”

她没有说出自己早就看穿了惠妃是慕容馨儿的事情,所以才有了防备。那个女人,一直视她为眼中钉。她还想好好逗逗对方,慢慢养着玩儿呢!

若是告诉周靖寒她识破了惠妃的真面目,那可就没意思了呀!

周靖寒听到慕容秋雨这么说,脸色一沉,心中暗暗庆幸自己没有说过任何与宝藏有关的话。不然,后果真是不堪设想了!

他凝视慕容秋雨灿烂的笑颜,唇角勾起了贪婪的弧度,“有点儿小聪明,本王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可是,我不喜欢你。事实上,我很讨厌你!”慕容秋雨直白的打击周靖寒。

周靖寒唇角弧度放大,“无妨!等你成了本王的女人,就自然会喜欢上本王了。慕容秋雨,不论你真晕还是诈晕,都改变不了本王想要你的事实。

今天,你落在本王的手上,就别指望能好端端的走出去。你的身子,本王今儿个要定了!你的心,日后本王也会慢慢讨要!”

……本章完结,下一章“ 摄政王,毒针无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