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286章: 摄政王,毒针无眼!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286章 摄政王,毒针无眼!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秋雨听到周靖寒如此大言不惭的话语,怒极反笑。

“摄政王,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就你这半条命捏在阎王爷手里的病秧子,也敢跟我口出狂言?”

“……”周靖寒被慕容秋雨这明显捧高踩低的嘲讽话语气的黑了脸。

这女人是在炫耀黎戬如何如何出色,他是对方的手下败将吗?竟敢说他是半条命捏在阎王爷手里的病秧子?

“哼!若非本王疏忽大意,怎会被黎戬误伤?”周靖寒冷斥出声。

在慕容秋雨这个聪明的女人面前,他没有必要否认那晚夜探七王府的人不是他。

慕容秋雨见周靖寒到了这种地步还不肯正视他的失败,忍不住讥讽道:“疏忽大意?摄政王没听过一句话吗?骄兵必败!

你连我夫君的武功底细都没摸清楚,就敢自恃武功高强前来挑衅滋事。若非我夫妻二人看出你的身份,对你手下留情,你那日早就横死在七王府里了!”

“你!”周靖寒额头青筋暴起,被慕容秋雨气的不轻。

他深呼一口气,强自压下愤怒之心,“呵!想惹怒我,拖延时间等人来救你?慕容秋雨,你别做梦了!”

慕容秋雨失笑,“哈?你这么个病秧子,半条命都进土里了,我还需要别人来救吗?别说我现在想自保,就是把你杀了,都绰-绰-有-余!”

最后四个字,慕容秋雨一字一顿,很有喜感。那是属于傲娇胜利者才拥有的狂傲本性!

周靖寒听到慕容秋雨这么说,忍不住嗤笑,“慕容秋雨,你不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的道理吗?今天,我周靖寒不把你就地办了,以后就跟你姓!”

“呵呵呵!你还是这么骄傲。我刚刚才说过的,骄兵必败。摄政王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你确定,要跟我姓了?”慕容秋雨问这话时,脸上笑意盈盈,可谓风情万种。

周靖寒一时间看的晃了眼,他前世今生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什么样的美女没有看见过?可是为何,偏偏在面对慕容秋雨时,心跳似乎都不规律了似的?

周靖寒定定的看着慕容秋雨脸上的盈盈笑意,最终醒悟到了什么。他想,他会对慕容秋雨有感觉,应该与她眼眸中经常流露出的邪恶坏意有关。

他们都是重生者,都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歹毒之人。他心狠手辣,心机深沉。慕容秋雨也不赖,阴毒恶劣,诡计多端。

瞧!这就是他们,如此相似,如此相辅相成。他觉得他能在慕容秋雨身上看到自己的某些影子,所以对慕容秋雨的占有**就更加强烈了。

“成败与否,你且看便知!”周靖寒甩出这么一句话后,俯首便想要凑上前亲吻慕容秋雨红润的双唇。

慕容秋雨眸光一冷,声音如同沁了毒似的提醒道:“摄政王,毒针无眼!”

“……”周靖寒蹙眉,动作僵硬住了。

他察觉到一丝不妥,低头一路朝自己的腿间看去。

但见慕容秋雨不知何时手上夹了三根银针,正死死抵在他下身某处。

周靖寒眸光一紧,抬手就要去钳制住慕容秋雨夹着银针的手腕。

“摄政王别乱动,若伤及你的命根子,害你以后无法开枝散叶,可别怨我没提醒过你!”慕容秋雨意识到周靖寒想干什么,干脆将三根银针更近的贴在了周靖寒的下身处。

周靖寒脸色彻底黑了,“你……真不知羞耻!”

他故意激将慕容秋雨,可惜对方不上当。

慕容秋雨怡然自得的保持着这个姿势,含笑应道:“彼此彼此!

摄政王堂堂男子汉,都能干出撒蒙汗伞的卑劣勾当,我一个小小弱女子为求自保不择手段,那也就只能算是礼尚往来而已嘛!”

周靖寒嘴角一抽,“就你还小小弱女子?”

为什么他此刻还想骂慕容秋雨一句不知羞耻呢?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不小,啊呸!

慕容秋雨手上保持着银针紧贴周靖寒下身的姿态,整个人缓缓坐了起来。

她含笑应道:“跟摄政王这么个病秧子相比,我也许是个很强悍的母老虎。但是跟我家夫君相比,我还真就是个小小的弱女子!

哎呀,没办法,谁叫我家夫君太强悍了呢?像摄政王这样快翘辫子的病秧子,自是无法想象我家夫君多大本事的!若他知道你敢打我主意,相信我,你会死的很惨!”

周靖寒被慕容秋雨一口一个‘我家夫君’气的双目猩红,这个女人是故意的。

“麻烦摄政王让路放行,不然……我是不介意让你断子绝孙的!”慕容秋雨手上银针动了动,一副‘你不让路我就扎进去’的狠毒姿态。

周靖寒不知道慕容秋雨手上的银针沁了什么毒,他甚至都不知道那是不是毒针。但是慕容秋雨说是,他就算怀疑,银针抵着他命根子,他也不敢轻举妄动。

万一真的是毒针,万一真的扎进去,那他可该如何是好?这个世界上,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周靖寒知道,自己今天是讨不到便宜了。不过,他知道自己这特殊的身份,慕容秋雨也断然不敢在他没动手动脚的情况下重伤自己。

今日的对决,将以谁也没讨到便宜为结局!周靖寒心中有些遗憾。

罢了!来日方长,机会总会有的。而且,他还有大招没有用,不急于这一时一刻。反正,慕容秋雨早晚都会成为他的女人!

这样想,周靖寒终是点了头妥协道:“好,本王认栽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朝床下退去。

“手举起来!”慕容秋雨怕对方耍花样,一边冷声斥责着,一边将银针分毫不差的跟上周靖寒。

他退一步,她进一步,银针始终紧紧贴在周靖寒身下某处。

只要周靖寒胆敢轻举妄动,相信慕容秋雨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银针扎下去。

当两个人先后下床站立在地上后,慕容秋雨突然冲周靖寒身后欢喜的唤道:“七爷,你来了!”

周靖寒一愣,黎戬来了?

他几乎是下意识的就回头去看,若季广在这里,定然会好心给周靖寒解释一下他这种情况在医学上叫什么。大脑优先于理智发出信号,迫使他做出愚蠢的上当回头动作。

这个简单点儿说,叫条件反射!

总之,周靖寒就是上了慕容秋雨的当。

他回头时,没看到黎戬也就罢了,偏偏还让他看到了紧闭的宫殿门。

那一刻,周靖寒气的肺都要炸了。他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蠢了?

明知道殿门紧闭,有自己的人在外面把守,苍蝇都飞不进来一只,可是他在听到慕容秋雨的呼唤声时,竟然莫名其妙的就相信了,还回头去看了?

短短的时间内,周靖寒心情忽高忽低。他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后,心中暗叫糟糕。

待他反应过来回头看向慕容秋雨时,果然,有大好的阴谋陷阱在等着他。

慕容秋雨手疾眼快,在周靖寒来不及回过头之前,一把将三根银针尽数拍进了周靖寒颈后的风府穴。

风府穴,又名天星,位于位于人体项后枕骨下两筋之间。刺入银针,可致人浑身无力晕厥,哑然说不出话,偏生头脑却又特别的清醒。

“……”周靖寒瞪着眼睛,肠子都悔成青黑色了。

就这么轻飘飘的被慕容秋雨拿下,他怎么甘心?

这女人,之前果然是骗他的。

若说之前怀疑银针不一定真的沁了毒,那么此刻周靖寒就已经能肯定了。若银针有毒,慕容秋雨是绝对不敢拍进他穴道里面的。

唯一的解释就是,银针……无毒!

慕容秋雨眼看周靖寒身形一动不动,僵硬的傻站着,唇角勾起了恶劣的笑意,“啧啧!就这点本事,也敢耀武扬威,真是不知死活!”

她指尖朝周靖寒脑门儿一戳,对方就应声摔倒在床上了。

“摄政王,你慢慢躺着吧!记得,回北周皇朝后改姓慕容哈!”慕容秋雨挥挥手,眨着眼睛如同一只狡猾的狐狸样儿,转身自后窗翻出去,消失的无影无踪。

“……”周靖寒仰躺在床上,眼睛直勾勾的瞪着床顶,动弹不得,无法呼救。

这种感觉,比杀了他还难受。前世今生,他第一次被人封了穴位动弹不得!

可是,他心中竟然不是非常气愤。脑子里,回荡着之前与慕容秋雨交锋时的一幕幕。

她的冷静,她的愤怒,她的邪笑,她的一切一切,满满的侵占着周靖寒的脑海。

周靖寒发现,即便他此刻被慕容秋雨封了穴道狼狈的丢在床上,可是他心里却一点都不生气,反倒是觉得有点愉悦。

只因,那个将他捉弄的这么惨的人,是慕容秋雨,是他周靖寒前世今生第一次心动了的女人!

相较于使者别院内殿这边慕容秋雨的轻松脱困,福禄殿里的黎戬就无奈多了。

他看着紧紧抱住他腰身不肯撒手的袁心瑶,最后一点耐心也被她磨光了。

他还要去找慕容秋雨,怎么跟她耗得起?

“瑶儿,是你逼我的!”袁心瑶正呼吸着黎戬怀中清爽的味道,突然听到对方甩出这么一句不着边际的话来。

她茫然的抬起头,正想开口问一问黎戬什么意思。

黎戬已经快如闪电般的扬手,直朝她后颈劈了过去。

“你好好睡一觉吧!”黎戬丢下昏迷的袁心瑶,疾步朝福禄殿侧门奔去。

他断然不能破坏前门,但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侧门被弄坏,那就无所谓了,先出去再说。

此刻,他心下最惦记的是慕容秋雨的安危!

黎戬从福禄殿侧门悄然离去后,暗处,有人眸光晶亮的盯着福禄殿,眼底划过疯狂的赤红色……

……本章完结,下一章“ 我遭人算计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