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30章:污蔑本王,诛九族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30章污蔑本王,诛九族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黎戬答应了搜身的要求!这在众人意料之外。

不为别的!黎戬给外界的印象,那是暴躁无常,非常怪异。他说一就是一,连黎皇都不会反驳。

很多人都说,黎皇愧对黎戬毁容一事,所以对他百般包容。

若非黎戬是个庶出的,容貌尽毁,朝堂上的官员们都会认定黎皇有朝一日会将皇位传给对方。

但是,眼下,就是这样一个在黎皇面前都敢说‘不’的男人,竟然同意让人搜他身验证清白?

有没有搞错?七王爷想验证清白,不是应该直接酷酷的甩出一句‘东西不在他身上’,然后就不了了之了吗?

众人疑惑间,听到黎戬声音阴冷的说:“不过,搜本王的身,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众人心中一紧,就知道黎戬不会轻易让人搜他身嘛!瞧瞧,原来还有后话呢!

就听黎戬扬声说道:“今日,本王把话撂这儿。若搜身,搜到了,本王项上人头奉上,绝不含糊。”

“天呐!”众人纷纷倒抽气。

紧接着,听到黎戬又说道:“反之,污蔑本王之人,诛-九-族!”

最后三个字,他一字一顿说出口。

每说一个字,那跪在大殿中央的宫婢浑身就一颤。

黎皇听到黎戬这么说,眸底闪过放松之色。

他挥手,当机立断下令,“好!既然七王爷把话说到这份儿上,想必定是清白无疑。来人,搜身!”

两名侍卫上前,拱手说了声‘七王爷得罪了’,而后开始上下搜身。

片刻后,齐齐面向黎皇,“启禀皇上,七王爷身上没有珍珠项链!”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不,不!”跪在大殿中央的宫婢不敢置信的摇头,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

慕容颖冷眼瞪着对方,厉声叱道:“你这婢子,先是污蔑其王妃,而后又污蔑七王爷,简直罪该万死。”

她说这番话时,眸底蓄满了警告之色。

那跪在大殿中央的宫婢接收到那抹警告之色,咬了咬银牙,口吐黑血一头栽在地上。

有侍卫飞快上前,简单检查后,沉声报备道:“启禀皇上,此婢子牙齿内藏有剧毒,刚刚咬破毒药已经自尽身亡!”

“拖出去!”黎皇挥手,懒得看那直挺挺的尸体。

贤妃哭啼啼喊道:“皇上,这可如何是好啊?臣妾的珍珠项链,难道就这么丢了不成?”

“……”黎皇皱眉,一时间也没了办法。

之前贤妃的贴身宫婢指控是黎戬和慕容秋雨偷了珍珠项链,现在二人已经接受搜身验证清白,也证明了是那婢子恶意污蔑。

但是接下来呢?线索已经中断,在场中接触过贤妃的女眷们都成了嫌疑人。他堂堂君王,难道还能因为一条珍珠项链,下令搜查所有臣子妻女的身?

黎皇的忧愁,被会察言观色的臣子们看懂,他们纷纷对自己的妻女低声耳语。

少顷,有官员的妻女们主动站起身,提出接受搜身验证自己清白的要求。

黎皇心头大喜,要知道,对方主动提出搜身验证清白,和他下令去搜身验证,意义可是大不相同啊!

一时间,整座福禄殿内可是热闹起来了!

为了显示搜身的公正性,所有官员妻女站起身接受宫婢搜查。

慕容秋雨与黎戬之前接受过搜查,所以这会儿双双落座桌前,一个悠哉悠哉的剥虾,一个惬意的饮酒。

可是,二人的视线,却若有似无的看向对面的慕容馨儿!

果然,当宫婢象征性的在对方身上摸索时,突然僵住动作,然后捏了捏慕容馨儿腰间挂着的荷包。

“快一点儿,别磨磨蹭蹭的!”慕容馨儿不耐烦的催促出声。

那宫婢出于谨慎心理,拉开慕容馨儿的荷包带子,将手探入进去。

当她的手再次伸出来时,一颗散发黑光的珍珠凭空出现在她手上。珍珠上拴着的金链子,正摇摇晃晃个不停。

“啊!贤妃娘娘的珍珠项链!”宫婢看着手中的珍珠,不敢置信的呼喊出声。

这一嗓子喊出声,惊的众人将视线都浇注了过去。

慕容馨儿错愕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宫婢,确切的说,是在看这宫婢手上举着的黑色大珍珠。

她惊慌失措的摇手,吓的语无伦次起来,“不是我!不是我偷的!真的不是我偷的!”

慕容馨儿百般解释,可是众人看她的眼神,仍然质疑的多,信任的少。

“怎么回事?珍珠在慕容小姐的身上!”

“慕容小姐偷了珍珠?”有人开始议论起来。

慕容馨儿摇头辩解,“没有!珍珠不在我的身上,我是冤枉的,我没有偷珍珠!”

她整个人都懵了,傻掉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应该在慕容秋雨荷包里的珍珠,却凭空出现在了她的荷包里。

面对众人质疑的目光,嘲讽的议论,慕容馨儿委屈的直落泪。那说来就来的泪花儿,令坐在对面的慕容秋雨自叹不如。

黎睿和黎墨就坐在慕容馨儿邻桌,看到美人哭的肝肠寸断,纷纷心疼的站起身。

黎睿快人一步,先行站到慕容馨儿身旁。

他大声朝那宫婢呼喊道:“一定是你这婢子偷了珍珠,陷害馨儿表妹的!”

那宫婢不敢置信的抬起头,连忙辩解,“不是的!太子殿下,这珍珠是奴婢从慕容小姐的荷包里搜出来的……”

“一派胡言!馨儿表妹出身名门,乃富饶嫡女。她想要什么得不到,会稀罕这么一颗珍珠,还不惜以身犯险行窃吗?”黎睿怒声斥责起来。

黎墨这个时候也步上前,他侧身站在那宫婢身旁。

趁着众人对慕容馨儿议论纷纷时,低声朝那宫婢威胁道:“你是想一个人死,还是像刚刚那个婢子一样,被株连九族?”

那宫婢赫然瞪大双眼,未待开口,就听黎墨继续低声补充道:“若你应下此事,本王和太子保你全家一生无忧。若你不应,本王让你尸骨无存,全家遭殃!”

西黎皇朝的宫婢,多是贫苦人家生的女儿。因着家中孩子多,养不起,这便送进宫中做婢子,期盼多赚些银子养家!

这样的女孩儿,命如草芥。被送进宫中时,便做好了随时会因主子气不顺而丧命的准备。她们自小受到舍身救家的教育,不怕自己身死,就怕连累家人一起死。

不得不说,黎墨在这一点上是准确地抓住了宫婢们的软肋!

这宫婢抬头看了眼黎睿和黎墨,这两个人,一个是太子殿下,一个是二王爷。随便哪一个,都能灭了她全家!

今日,她应了是死,不应也是死。只不过,死的价值不同。

咬咬牙,这婢子最终在很短的时间内做出了抉择。

她朝黎墨轻点头,下一瞬,对方猛的伸手扣住她的脖子。

“你这婢子,说谎都不会说!”黎墨怒斥出声。

他理性分析道:“如太子所言,馨儿表妹衣食无忧,何必偷窃这对她无用的珍珠?

你说,是不是你这婢子心起贪婪,偷了珍珠。眼见东窗事发,担心惹火烧身,就污蔑馨儿表妹?”

那宫婢在黎墨眼神授意下,自然不能立刻承认自己的‘罪行’。

她声音颤抖,明显‘底气不足’的辩解,“没有!奴婢没有!”

黎墨冷声哼道:“嘴硬!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会说出实话了。”

话落,他单手扣住那宫婢的手腕,狠狠一拉一拽。

“啊!”一声凄厉哀嚎登时响起。

原来,竟是黎墨当着众人的面,生生将这宫婢的胳膊扭断了!

“说不说实话?”黎墨一边问,一边伸手扯住宫婢另外一只手。

这宫婢痛的额头直冒冷汗,大声求饶道:“二王爷饶命!奴婢招了,奴婢什么都招了!”

黎墨夺过黑珍珠,一把将这宫婢推倒在地,怒声斥责道:“还不快陈述实情!”

宫婢跌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泪,编织出如下谎言——

“珍珠是奴婢在御花园草地上捡到的,一时眼拙没认出是贤妃娘娘的南海黑珍珠,只当是哪位夫人佩戴的普通珍珠,就给据为己有了。

才刚贤妃娘娘说她的珍珠项链不见了,奴婢这才深知惹了大祸,贪了不该贪的东西。想拿出来,又怕被问罪。无奈之下,藏匿着不敢拿出来。

听闻要搜身,奴婢担心搜完列为夫人小姐后,便轮到我们宫婢的了。无奈之下,奴婢只好出此下策,在搜身之时将珍珠呈出来,假意是慕容小姐所偷!”

“哼!真是狼子野心,罪无可恕!来人,将这婢子拖出去砍了!”高座之上,慕容颖怒声喝令。

她是整件事情的策划人,对于本该在慕容秋雨身上的珍珠凭空从慕容馨儿身上搜出来,她稍微一想就知道是中了慕容秋雨那死丫头反栽赃的计了。

好在,关键时刻黎墨耍了把小聪明,将脏水泼到搜身的宫婢头上。

一场偷窃妃嫔珍珠事件,以两名宫婢的死亡为代价,就此划下圆满符号!

而中秋宫宴喜庆的日子,因这件意外事件染了血腥,最终草草提前收场结束。

众臣子们纷纷告退,行至宫门口各自上自家的马车回家时。

慕容秋雨如鬼魅般闪到慕容馨儿身后,突然高声唤道:“姐姐!”

慕容馨儿魂不守舍,被慕容秋雨这一唤,吓的险些跪在地上。

但见慕容秋雨满脸邪恶笑意,扬声说道:“明日秋雨设宴,请姐姐来七王府叙旧,姐姐可要准时来哦!

……本章完结,下一章“惩治卖主的婢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