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48章:夜半装鬼吓渣女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48章夜半装鬼吓渣女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容嬷嬷对于慕容秋雨这一招杀鸡儆猴,恨的那是牙根痒痒。可是偏生又发作不得,只能任由绿枝吃了这哑巴亏。

她阴沉着脸上前,搀扶哭的浑身瑟抖的绿枝,转身相偕离去。

二人步伐凌乱,尽显狼狈姿态。

慕容秋雨扭头,双手在唇边朝自己的三个婢子比划了一个微笑的手势。

三个婢子怔了怔,随即没心没肺的笑起来。

“哈哈!哈哈哈!”

笑声很清脆悦耳,听的容嬷嬷脚步一顿,浑身僵硬。

好一会儿,才搀扶着哭啼啼的绿枝离开。

慕容秋雨眼见那二人身影消失不见,这才收回视线,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三个婢子止住笑声,心中那叫一个畅快。

尤其是挨了打的小梅,更是欢喜的凑上前,拼命摇晃慕容秋雨的衣袖,大加赞叹道:“小姐!小姐!刚刚你好厉害,啪啪啪,看的我那叫一个高兴。”

慕容秋雨嘴角一抽,抬手对准小梅的额头狠狠戳了一下,“没心没肺的死丫头!挨了打还笑这么开心!”

小梅继续傻乎乎的笑,“那是因为小姐给我报仇了呀!”

慕容秋雨嫌弃的推开小梅,扭头对小兰唤道:“小兰,你随本宫来。小梅,小竹,你们回房歇着吧!”

三个婢子互相看向对方,不知道慕容秋雨这是何意。

最后,小梅和小竹双双躬身退了下去。

慕容秋雨回到房间,小兰紧随其后。待关门声响起后,慕容秋雨悠悠转过身来。

她面向小兰,低声说道:“今晚跟本宫出去走一趟,干点坏事儿!”

“……”小兰一愣,似乎不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待看到慕容秋雨眼底蓄满了邪恶的光芒后,这才迟疑的点头,“奴婢全凭王妃安排!”

夜色深沉,两道暗黑身影踏着夜色纵身跃出七王府的高墙。

前院书房,黎戬第一时间得到通报。一方面,是关于慕容秋雨出手教训容嬷嬷身边婢女的事情。一方面,是慕容秋雨带小兰离开王府的事情。

黎戬听闻慕容秋雨又翻墙出府,当即剑眉一拧,冷声问道:“带着她身边的奴婢一起出去的?”

暗卫恭敬应道:“是的!阿四已经追踪而去,想必沿途会留下记号。属下前来奏请王爷,可需加派人手继续跟踪?”

黎戬挥挥手,“不必!”

慕容秋雨若有心甩开阿四,那是轻而易举之事。为了那么一个女人,兴师动众劳心劳力,不值!

暗卫见黎戬这么说,便躬身准备退下。

“等等!”黎戬唤住他,低声问道:“刚刚你说,她出手教训了容嬷嬷的婢女绿枝?”

“没错!起因是容嬷嬷前去送息子汤,被王妃的婢女小梅阻止,容嬷嬷盛怒之下打了小梅。

然后王妃就借容嬷嬷身边的绿枝不问安为由,出手狠狠教训了绿枝。”暗卫实话实说,特意强调了‘狠狠教训’这四个字。

黎戬眸光晦暗不明,关心的根本不是谁挨了打的问题,而是——

“那息子汤,她拒绝喝?”黎戬觉得,应该可以这么理解的吧。

刚刚暗卫不是说了,慕容秋雨的婢女阻止容嬷嬷前去送息子汤?

暗卫诚实的摇摇头,“没有!是王妃的婢子不明状况,阻止了容嬷嬷进门。

事实上,王妃听闻容嬷嬷是去息子汤的,立刻就开门接过汤碗,一饮而尽了。”

“……”黎戬闭上双眼,心口莫名的因为暗卫这个答案而失落。

至于原因为何,连他自己都不清楚!

京城的夜晚,华灯初上,流光溢彩。

酒楼,茶馆,赌坊,妓|院,生意红火,客似云来。

慕容秋雨与小兰长发高高竖起,简单的乔装易容,扮成男人,在一家小茶馆点了一间包房。

这件包房的窗口正对着镇远将军府西院,是慕容秋雨提前踩好的点儿。

小兰虽然心中诸多疑问,但是到底是忍住没有询问。做奴婢的,尽好自己的本分即可。不该问的,不问!

“小兰,换上衣服,上妆!”慕容秋雨掏出提前准备好的东西,一一摆放在桌上。

小兰看着桌上那一堆胭脂盒,惊的瞪大双眼。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房间内原本女扮男装的二人,已经做出翻天覆地的改变。

她们身着白色衣裙,披头散发,额头涂满鲜红的胭脂,面色却惨白如纸,乍一看像两只死去的冤鬼。

“一会儿,你要这样这样……”慕容秋雨严肃的叮咛出声。

小兰眨着眼睛,仔仔细细的听,越听越心惊。乖乖!七王妃要干的坏事儿,是装鬼吓她嫡姐?

这个……那个……

那句诗怎么说的来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啊!

不过,小兰心中暗自吃惊,面上却不闻不问,只仔细听着。

主子的命令,高于一切!在主子面前,她只需要绝对服从即可。

戌时末,镇远将军府西院内烛火通明。

慕容馨儿正在热情招待客人——太子黎睿!

房间内,没有任何侍奉左右的婢女,唯有慕容馨儿和黎睿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按说,即便二人是表兄妹,且被双方父母内定了婚约,也是不允许这样的。

但是,两人的身份摆在那里,谁敢说半个不字?

“大表哥,香不香啊?”慕容馨儿夹了一块肉,亲自喂给身旁的黎睿。

没有外人在场,黎睿撕去温润如玉的假相,色眯眯的搂住慕容馨儿,在她脸上吧唧亲了一口。

“香,真香!”黎睿赞叹出声,明显夸的不是肉,而是慕容馨儿。

慕容馨儿娇笑一声,顺势偎进黎睿的怀中。

她欲拒还迎的说:“大表哥,咱们这样不太合适吧?这都还没成亲呢!”

黎睿单手扯开慕容馨儿的衣带,坏笑着应道:“有什么不合适的?早晚会成亲,要成为夫妻的嘛!而且,你都是我的人了,一回生两回熟对不对?”

说话间,黎睿双手已经扒去慕容馨儿的外衣,露出她贴身的抹胸。

“唔!别这样嘛,大表哥!”慕容馨儿嘴上说着‘别这样’,丰盈的胸口却是不停的朝黎睿身上蹭去。

房檐之上,小兰看到此情此景,满脸黑线。

她强忍翻江倒海的呕吐感,无声的竖起了大拇指。

当今天下,论女人口是心非,不要脸最极致境界,非此女莫属,无人能敌!

慕容秋雨翻翻白眼儿,她真心没兴趣观看这种没营养的东西。

说真的,在此之前,她没料到黎睿这么晚会在镇远将军府上。更没料到,他会不避嫌的留宿于慕容馨儿的闺房!

当然,最令她震惊的,莫过于慕容馨儿已经与黎睿婚前苟合的事实。

啧啧!西黎第一才女,前世黎墨口中那个美好的,温柔的,纯洁的跟一张白纸一样的才女,竟然如此自甘堕落,放làng形骸!

看样子,今晚倒也不虚此行,最起码让她长了见识,知道慕容馨儿**的事实!

房间内,黎睿已经迫不及待褪去慕容馨儿上身所有的束缚,露出她雪白的娇躯。

慕容秋雨目光微闪,凝重的看向慕容馨儿暴露在空气中的两只藕臂。

果然,那上面雪白一片,空无一物!守宫砂,早已不见。

“馨儿,我的馨儿,你好香,好美,好甜!”黎睿不停的赞叹。

她娇躯轻颤,‘咿咿呀呀’低呼出声,忘情的仰起头沉醉在黎睿的疼爱中。

就是现在!

房檐上的慕容秋雨正愁黎睿在场,装鬼吓慕容馨儿难办,却忽然看到对方仰头面向屋顶。

她冷笑一声,对小兰低声耳语。随即,飞身跃下房。

小兰听从慕容秋雨指令,动作麻利的将房檐上的琉璃砖揭开四块儿,然后将头探入进去。

慕容馨儿与黎睿此刻沉浸在欢yu中,各自闭着眼睛享受对方的美好。

小兰长长的憋了一口气,朝仰头面向屋顶闭目享受的慕容馨儿吹去。

慕容馨儿察觉面部袭来一阵凉风,陡然睁开迷醉的双眼。

这一看,不得了,惊的魂飞魄散!

她头顶正上方,赫然垂下来一个长发披散,面色惨白,额头染血的头颅。

“啊!!!”慕容馨儿瞪着眼睛,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

黎睿被慕容馨儿一嗓子叫的险些耳膜穿孔,他紧张的坐直身子,狐疑问道:“馨儿,发生何事?刚刚弄疼你了么?”

“有鬼!上面有鬼啊!”慕容馨儿抬手指着头顶,脸色煞白的惊呼起来。

黎睿顺着慕容馨儿手指的方向抬头看去,但见除了屋顶,什么也没有。

“馨儿!馨儿你冷静点,上面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又出现幻觉了?你自己抬头看看,上面真的什么都没有!”黎睿抱紧慕容馨儿,示意地方抬头朝房顶看。

慕容馨儿被黎睿紧紧抱着,这才敢战战兢兢抬起头。可是诚如黎睿所言,房顶上……什么都没有!

“怎么会这样?我刚刚明明看到了一个女鬼,是小菊,是小菊啊!”慕容馨儿紧张兮兮的对黎睿诉说着。

她不会看错,绝对没有看错!

……本章完结,下一章“惨绝人寰的哭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