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50章:谁要你来假好心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50章谁要你来假好心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彼时,黎睿口中提及的狠毒女人慕容秋雨,已经携小兰双双回到茶馆包房,换下了一身诡异的装扮。

“呵呵呵!”慕容秋雨坐在桌前,失声低笑。

只要一想到慕容馨儿被她和小兰吓的魂不守舍,差点屁滚尿流的模样,她就心下莫名舒爽起来。

小兰在一旁,目光纠结的看着慕容秋雨,欲言又止。

“怎么?觉得本宫十恶不赦,心肠歹毒?”慕容秋雨扫了眼小兰,已经将她的纠结猜出。

小兰被戳中心事,慌忙摇头,“奴婢不敢!”

慕容秋雨伸出修长的手指,轻敲了敲桌子,“过来坐!”

小兰依言上前,听话的坐在慕容秋雨对面。

慕容秋雨沉声说道:“你与小竹姐妹情深,所以自是不能理解本宫做出这样残害姐妹之事。但是,并非所有的姐妹都能亲情永厚。”

顿了顿,她继续补充,“本宫自小丧母,又是庶出,受尽嫡母和嫡姐迫|害欺凌。若非本宫走运,跟随师父学了一身好武艺,这会儿早不知道尸骨在何处。”

“……”小兰面色一僵。她不怀疑慕容秋雨这番话的真实性!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七王妃并非恶人,但是能令她对嫡姐做出迫|害之事,定有不得已的原因。

关于富贵人家妻妾儿女间的争斗,小兰没见识过,却也听过许多。

“王妃,奴婢刚刚逾越了!”小兰诚恳道歉。

她没有思考慕容秋雨迫|害慕容馨儿的原因,心中就觉得对方心肠歹毒,实属不该!

慕容秋雨轻笑着摇头,她不怪小兰胡思乱想。谁叫对方与小竹姐妹情深?

她之所以会对小兰深入解释,是不希望自己想留为己用的人,对自己的表现失望。

她低声说道:“当血脉亲情对你痛下杀手的时候,当你莫名成了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不得不除之后快的时候,你除了主动出击,别无他法!”

小兰抿抿唇,眉头紧蹙起来。

就听慕容秋雨继续说道:“本宫想活着,那就必须心狠手辣。而你,跟在本宫身边,也会历经血雨腥风,逐渐变的强大起来,狠辣起来!”

“奴婢明白了!”小兰坚定的诉说出声。

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读懂了慕容秋雨不为人知的绝望和痛楚……

翌日清晨,京城坊间纷纷传言,镇远将军府昨夜遭窃贼洗劫。府里十多名侍卫为了保护慕容大小姐的安危,壮烈牺牲。而慕容大小姐受了惊吓,重病卧床。

听闻,此次事件惊动了黎皇,并亲自-慰问了失落神伤的将军慕容昊。不止如此,黎皇还将宫中诸多人参,灵芝朝将军府送,命御医前去给慕容大小姐诊治。

小梅将这些坊间传闻一一说给慕容秋雨听,换来的,是慕容秋雨诡异的冷笑。

慕容馨儿被吓的重病卧床了?对于这个认知,慕容秋雨不置可否。

这只是她对慕容馨儿做出的小小报复,算是给对方的一盘开胃菜而已。至于重磅的美味佳肴,那可要一点点,一道道的上才好!

她坐在摇椅上,耳畔回荡的是小兰和小竹姐妹二人练功的声音,脑子里想的,却是昨夜发现的惊天秘密。

慕容馨儿,已经**于黎睿,不再清白!呵呵,不知道这件事情,能不能让她就此大做一番文章呢?

“小梅,叫管家备马车!”慕容秋雨突然站起身来,脆声命令。

小梅狐疑的询问道:“小姐要出门吗?”

慕容秋雨掀唇,笑的邪恶,“呵呵,将军府遭遇窃贼,死了侍卫,吓坏了本宫的嫡姐。如此大事,本宫不应该回府慰问一番么?”

小梅似乎明白又似乎不明白,歪头想了会儿,才点头应道:“应该!应该的!这会儿不回去在大小姐面前落井下石,以后哪儿找这么好的机会!”

闻言,慕容秋雨嘴角抽搐起来。

这傻丫头,能不这么实诚,什么都实话实说么?

慕容秋雨嘱咐小兰和小竹好好练功,自己则带着傻乎乎的小梅出了七王府。

主仆二人刚走出七王府的朱漆大门,迎面就看到黎戬骑着他的汗血宝马下朝归来。

“奴婢见过王爷!”小梅看到黎戬,连忙躬身问安。

那一脸谄媚样儿,好像黎戬才是她的主子。

对此,慕容秋雨表示很忧伤!

她蹙眉看向骑在马背上的黎戬,但见他虽然带着银色面具,可是眼底的冷意却明显能察觉到。

慕容秋雨紧绷着一张小脸儿,面色是异于常人的清冷姿态。

她与黎戬,自从昨日在龙延寺闹的不欢而散后,这是首次再度见面。

两个人,四目相对。一时间,双双散发冷冽气场,令一旁的小梅没来由打了个寒颤。

“入秋了,天都凉了!”小梅傻气的自言自语。

黎戬目光直射向慕容秋雨,冷声问道:“爱妃这是要去哪里?”

慕容秋雨挑挑眉头,没料到黎戬这么傲娇的人,在发生了昨天那样的事情后,还能主动开口跟她讲话。

她面色淡漠,声音平静的回应道:“七爷,秋雨听闻镇远将军府昨夜闯入窃贼,又是死又是伤的,所以心下担忧,想回去看看!”

闻言,黎戬冷冷的‘哦?’了声。是疑问句,而不是应答句。

昨夜镇远将军府发生了什么事,别人不清楚,眼前这女人会不清楚吗?

据暗卫阿四汇报,慕容秋雨带着小兰夜闯镇远将军府,做了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扮鬼,吓唬长姐慕容馨儿!

“爱妃与长姐姐妹情深,本王着实羡慕!”黎戬意味深长的说了这么句话来。

慕容秋雨知道,黎戬对于昨夜之事必定是了如指掌,所以才会说出这番话的。

她佯装听不懂黎戬的讽刺,虚伪应道:“秋雨就这么一个姐姐,互相关爱是应该的。倒是王爷兄弟姐妹众多,委实令秋雨羡慕才是!”

这话,也暗含了讽刺意味儿。谁人不知,黎皇虽然儿女众多,但是都不亲近,互相算计。

唯有八王爷黎焰,对权力无欲无求,行了成人礼后,自请封了个安逸王。从此远离朝事,做了周游列国的使者!

也因此,他与众兄弟姐妹关系相处融洽,其中与黎戬关系最好。

黎戬听出慕容秋雨的讽刺,面色阴沉下去。这女人,就像一只牙尖嘴利的野猫儿!

他无心与之浪费唇舌,冷哼一声,策马直接从慕容秋雨身旁穿过,直直冲进王府正门。

“小梅,走了!”慕容秋雨懒得看黎戬傲娇的姿态,唤了小梅一声,这便迈步朝停在街边的马车走去。

一炷香后,马车稳稳停在镇远将军府正门不远处。

慕容秋雨掀开轿帘,眉头蓦地一挑。

啧啧!但见放眼望去,镇远将军府门外停着大大小小至少四五辆马车。

她身手矫健的跳下马车,迈步朝正门走去。小梅紧紧跟随,一副生怕被丢弃的模样儿。

两人正朝前走着,忽见慕容昊与刘芸客套的恭送两位朝廷大臣走出门外。看那样子,对方是得知慕容馨儿重病,特地前来送礼的!

慕容昊和刘芸眉开眼笑,将那两个大臣送上马车,这才纷纷转身朝回走。

“父亲,母亲!”慕容秋雨热情的呼唤出声。

慕容昊和刘芸闻声顿步,双双朝慕容秋雨这边看过来。

当看到慕容秋雨不施粉黛,却光彩照人,端庄秀丽的模样后,刘芸第一个气的火冒三丈起来了。

昨晚听黎睿分析后,刘芸已经笃定了吓唬慕容馨儿的人就是慕容秋雨无疑。这个小贱种身手好,飞檐走壁无所不能。

她扮鬼吓唬慕容馨儿,绝对不成问题!最重要的是,关于小菊惨死一事,除了慕容秋雨是知情人士,还有谁知道?

刘芸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被所谓女鬼吓的精神萎靡,卧病在床,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还噩梦连连,心底积压的怒气就‘噌噌’的朝脑门儿升腾。

再看到慕容秋雨小脸儿粉嫩的跟能掐出水似的模样儿,几日不见似乎也变的漂亮了许多,心中更是气急败坏起来。

她愤怒的冲慕容秋雨咆哮质问道:“你回来干什么?”

天知道,刘芸是怎么强忍着没咒骂慕容秋雨是小贱种,然后冲上前抓花对方的脸的。

慕容秋雨看到刘芸义愤填膺的姿态,语气也很冲,眼底闪过一抹嘲讽,转瞬即逝。

昨晚她故意让小兰露出破绽,引了黎睿前去追她,自己则进了慕容馨儿的房间扮鬼吓唬对方。

依着黎睿那个没蠢的找不到北的智商,想必在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他中了调虎离山之计,更想通了是有人装神弄鬼吓唬慕容馨儿的。

毕竟,慕容馨儿那是做贼心虚,才会被她唬弄了。但是黎睿不同,他饱读圣贤书,身为一国太子,哪会相信鬼神之说?

不过,即便黎睿将怀疑的矛头指向她,并告知了慕容昊夫妇,她也不怕!没有证据的指控,那是赤果果的污蔑。只要她不承认,谁敢在她头上乱扣屎盆子?

面对刘芸的咆哮质问,慕容秋雨眼底一转,伪装出惊恐茫然状。

她咬着下唇,可怜巴巴的解释道:“母亲,女儿听闻昨夜府上出了事,姐姐因此受了惊,这便特地赶回来看望……”

刘芸直接打断慕容秋雨的话茬儿,厉声叱道:“呸,谁要你来假好心,你这个……”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这是要造反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