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51章:你这是要造反吗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51章你这是要造反吗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夫人!”慕容昊突然厉喝一声,阻止了刘芸即将出口的谩骂。

他伸手拽了刘芸一把,抢着对慕容秋雨说道:“秋雨,你姐姐受了惊,病的不轻。你母亲担忧惆怅,难免心情抑郁,这才对你说了重话,你莫要放在心上!”

刘芸手腕被慕容昊死死的钳着,那力道非常凶狠,震慑意味儿明显,逼的她敢怒不敢言。

慕容秋雨眸光微闪,心下暗叫精彩!

瞧瞧,她的父亲才是做大事的人呢,想的可比她的嫡母周到长远多了!

慕容秋雨云英未嫁时便已经被黎皇亲封为平祥将军,而现在,她更是嫁给了黎戬成为七王妃。

这样的身份,连慕容昊见了都要礼让三分,哪能是刘芸能指着鼻子谩骂的人?

最为重要的是,慕容昊是聪明人,他并不觉得眼下是跟慕容秋雨直面撕破脸的时候!

在慕容昊的眼中,慕容秋雨是一颗很好用的棋子。毕竟,慕容秋雨此前为他立下过诸多汗马功劳,但是好处都被他尽收囊中。此事,慕容秋雨并没有在意。

故而,他很自信的认为,作为对方在这世上最亲近的血脉亲人,慕容秋雨对他是不一样的!

因为这些原因,所以即便慕容昊心下怀疑是慕容秋雨对慕容馨儿做了什么,表面上也能做到不动声色,跟她虚伪的笑脸相迎。不似她的嫡母,性格冲动暴躁。

慕容秋雨并非天性冷情之人,但是历经了前世种种,直至死亡重生归来,令她看透了人情冷暖,亲情凉薄。

前世,慕容昊和慕容颖双双支持太子黎睿。她几次与他们生死对决,都因为对方处处打亲情牌,最后心软放过他们一马。

可是她的心软,换来的是他们的赶尽杀绝。她几次陷入险境,都是被血脉至亲出卖陷害。他们,分明是要她死。只不过,她命大逃出升天……

慕容秋雨并不愿过多沉寂在前世的记忆中,在已经知道自己的亲人是什么样的嘴脸,未来他们会站在怎样鱼死网破的对决关系后,她心中已经释然了。

既然不是你死就是我活,那只能各凭本事走着瞧了!

而当下,慕容昊喜欢做戏,她奉陪便是!

心中有了这番计较,慕容秋雨脸上显现出忧心忡忡的样子。

她沉声对慕容昊回应道:“父亲这是说的哪里话?女儿怎么会跟母亲怄气?姐姐如今受了惊,我这心里也难受的紧,更何况是母亲呢!”

言下之意,就是并不会将刘芸的咆哮斥责声放在心上。

慕容昊满意的点头,上前拍了拍慕容秋雨的肩,“你这孩子,打小就是个懂事的。你能来看望你姐姐,也算是有心。走吧,别在门口站着了!”

说话间,就主动招呼慕容秋雨进门。

慕容秋雨轻应声,迈步朝将军府正门走去。

慕容昊和刘芸尾随在后,刘芸刻意拉住慕容昊。

她低声斥责道:“夫君,你明知这小贱蹄子是谋害我们馨儿的罪魁祸首,为何不让妾身教训她?为何要让她进门?”

慕容昊眼睛一瞪,声音压低斥道:“你这女人懂什么?头发长见识短。

莫说现在没有实质性的证据能证明她扮鬼吓了馨儿,就是有证据,你能把她怎样?抓起来砍头吗?”

顿了顿,又补充道:“她现在是西黎第一女将军,是七王妃。

随便哪个身份,都容不得你在这大街上撒泼谩骂。到时候好处讨不到,尽是给本将军丢人现眼!”

“妾身……”刘芸被慕容昊训斥,一脸愤愤不平。

正欲说点儿什么,突然听到远处传来阵阵呼唤,“慕容将军,将军夫人!”

行至将军府正门内的慕容秋雨,自然也听到这声嘹亮的呼唤。

她顿住脚步,扭头循声看去。原来,又是两个结伴而来以看望慕容馨儿为由,实则想跟将军府打好关系的官员!

慕容昊与刘芸双双迎上前,热情的打招呼。慕容秋雨懒得看他们互相逢迎,转过头继续前行。

她一路朝慕容馨儿居住的西院而去,远远的就看到西院外站着几波侍卫。说是几波,一点不夸大其词!

看那装扮,有将军府的侍卫,皇宫的侍卫,东宫太子的贴身侍卫,还有二王府的侍卫。

慕容秋雨唇角掀起了一抹冷森笑意,今儿倒是个好日子,人凑的挺齐全的!看这阵仗,里面是讨论什么大事呢。她想进去,难呦!

“小姐,西院在前边儿呢!”跟在慕容秋雨身旁的小梅,眼见慕容秋雨突然转了脚步改道而行,立刻低声提醒。

慕容秋雨淡声应道:“突然想去个茅房而已!”

小梅‘哦’了声,继续要跟上去。

“小梅,你就在这儿等着吧!本宫去去就回。”慕容秋雨丢下这话,疾如风快如电,眨眼间身形已经消失在小梅视线可及的范围之外了。

慕容秋雨避过将军府懒散的守卫,飞身直上屋顶,如同一只壁虎一样趴在了西院慕容馨儿闺房的房檐之上。

她蹑手蹑脚掀起一方瓦片,目光阴沉的射进屋内。

但见慕容馨儿面色惨白,虚弱的靠在床壁坐着。

身旁,黎睿满眼怜爱,不顾旁人在场,将她小手儿紧紧扣住。

屋地中央的桌前,皇后慕容颖端坐在那里,手上端着一杯茶轻抿,面色阴沉难看。

黎墨站在一旁,脸色也不好看。看那样子,慕容秋雨就心下肯定,是之前飞鹰堡出事,他怒极攻心之下伤了肝脾,亏损了元气所致。

看到黎墨面色难看,慕容秋雨只想送他两个字——‘活该!’

“墨儿,母后对你真的很失望。”慕容颖一开口,就甩出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来。

黎墨拧着眉头,狐疑问道:“母后,儿臣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他落到如此地步,什么都被慕容颖毁掉了,可是对方竟然还说对他很失望?

事实上,若说失望,黎墨对慕容颖才最为失望的。身为母亲,膝下两个儿子。他不求对方将两碗水端平,对他和黎睿一样好。

但是至少,做母亲的理应要尽力端平,不要差距太大,让属于他的这一碗水尽数洒落在地啊!

一想到自己三年来的苦心经营,朝夕之间被亲生母亲和嫡亲哥哥毁于一旦,黎墨心下就隐隐作痛。

抬眼间,又看到床头的慕容馨儿与黎睿郎情妾意,目光传情,他心中更加不舒服了。

他听闻慕容馨儿重病,心中记挂的不得了,不顾自己身上的隐痛前来看望对方。可是看到的,却是佳人被兄长拥在怀中,如胶似漆的模样儿。

黎墨心中正堵的慌,后悔今天来此。

就见慕容颖放下手中的茶杯,目光定定的看向他,声音清冷的问道。

“这里没有外人,母后就跟你开门见山的说吧!关于黎戬那批兵器粮马,你准备什么时候交出来?”

“黎戬的兵器粮马?”黎墨赫然瞪大双眼,完全听不懂慕容颖这番话的用意何在。

慕容颖眼见黎墨这个反应,当即勾唇冷笑道:“呵!墨儿啊墨儿,到了这种时候,你还跟母后演戏,你是梨园春的戏子吗?”

顿了顿,直接质问道:“黎戬在飞鹰堡建造秘密基地,招兵买马开山种粮。

那么多的兵器粮马,都进了你的口袋。这事儿,你就不打算给母后一个交代?”

“等等!”黎墨打断慕容颖的质问,满眼凄楚的问道:“母后说,飞鹰堡是黎戬建造的秘密基地?”

黎墨震惊了,呆住了。飞鹰堡明明是他在军师雷煞的指挥下,一手建造的秘密基地,怎么平白无故成了黎戬那丑杂碎的?

疑惑间,就听黎睿讥讽应道:“二弟,都到了这种时候,你何必苦苦相瞒?飞鹰堡一事,我们都知道了。

你将黎戬的兵器粮马尽数掏空,而我,带着一队人马将对方的兵将全部歼灭。”

“……”黎墨豁然瞪大双眼。

紧接着,他听到慕容颖沉声说:“墨儿,你能发现黎戬的秘密基地,并算计了对方,成功夺走兵器粮马,足可见你的本事了得。这一点,母后很欣慰。”

说到这里,慕容颖抬眼目光晦暗的看向黎墨。

她继续说道:“但是,你应该知道,你大哥才是西黎皇朝的太子,是日后要登上皇位的人。

你做兄弟的,要帮衬着他。所以,关于那批兵器粮马,母后希望你能交出来,让你大哥掌管!”

“……”黎墨呼吸一滞,眸底闪过一抹绝望的沉痛之色。

呵!同人不同命,指的就是他和黎睿吧?同样是慕容颖生出来的嫡皇子,可是黎睿是高高在上的太子殿下,而他是爹不疼娘不爱的二王爷。

他的母后,处处为黎睿算计,处处为黎睿谋取福利。而他,却被弃如草芥……

不对!黎墨突然想到了什么。慕容颖偏宠黎睿,这并不是重点!

重点是,他的飞鹰堡,他的秘密基地,为什么慕容颖和黎睿却坚定的认为是黎戬那丑杂碎的呢?

不止如此,他们还非说属于他的兵器粮马是黎戬的,并且在他的手上?

黎墨的沉默不语,惹怒了急切想要帮黎睿得到兵器粮马的慕容颖。

她冷不防挥手,拍桌而起,厉声对黎墨呵斥道:“墨儿,你这是什么态度?难不成,你想将那些兵器粮草私吞了不成?你这是要造反了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狗咬狗,她看好戏”↓↓↓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