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53章:猜忌,故意说漏嘴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53章猜忌,故意说漏嘴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秋雨想趁慕容颖与黎墨撕破脸的时候,给他们之间的关系添把火!

她目光四下张望,确定附近没有可疑的人,才放下按着黎墨唇瓣的手,压低声音回应道:“嗯,飞鹰堡应该是皇后姑姑和大表哥建造的秘密基地。”

“……”黎墨和雷煞双双无语。

之前慕容颖说飞鹰堡是黎戬的秘密基地,现在慕容秋雨又说飞鹰堡是黎睿的秘密基地?

“秋雨,你说飞鹰堡是母后和大哥的秘密基地?这事情,你是如何得知的?”黎墨迫不及待的追问出声。

慕容秋雨抿了抿唇角,脸色不太好看。

黎墨再三追问下,她才支支吾吾反问道:“上次王府设宴请姐姐过去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黎墨点头,“这跟飞鹰堡有关系吗?”

慕容秋雨纠结的垂下头,“姐姐在我身边安插小菊对付我,我一生气,就把小菊处置了。事后觉得不解气,就夜入将军府,想扮鬼吓唬姐姐。”

黎墨和雷煞心知慕容秋雨接下来的话应该重要,有可能揭开他们心中的疑惑。

果然,就听慕容秋雨继续说道:“碰巧大表哥也在,我听到他们嘀嘀咕咕说飞鹰堡,兵器粮草,秘密基地这些东西。

正想听详细点儿,结果被大表哥察觉了,落荒而逃险些被抓!”

“秋雨,你还听到了什么?”黎墨抓紧慕容秋雨双肩,急切的询问。

慕容秋雨努力思考一番,纠结的说:“哦,还有的!我好像隐约间听到姐姐说谁喝醉了,然后大表哥就夸姐姐是他的福星。”

“……”黎墨和雷煞看向对方,互相瞪直了双眼。

慕容秋雨沉声叮嘱道:“黎墨,我今天叫你一声黎墨,跟你说这么多,只是想奉劝你。

有些东西,不是你的,就别去强求了!姑姑她并不在乎你,也不是你能招惹的,你好自为之吧!”

转身,慕容秋雨对身后木讷不知状况的小梅低唤道:“小梅,我们走吧!”

音落,迈步朝西院大步走去。

“七王妃留步!”身后,凝重沙哑的声音传来,是黎墨的军师——雷煞!

慕容秋雨顿住脚步,悠悠转过身来。这是她重生后,第一次正面看到雷煞。对于这个老者,慕容秋雨是心存矛盾的。

遥想前世,她被黎墨打入冷宫,唯有雷煞开口求情,哀叹她是天生凤格不能杀之。

结果却因这话惹怒了慕容馨儿,那女人歹毒的在雷煞饮食中投掷仙寿膏,令雷煞上了瘾,最终被掏空身子惨死。

想到这人前世虽跟在黎墨身边坏事做尽,但对她却从无恶心,慕容秋雨便客气的问道:“雷军师唤本宫可是有事?”

雷煞斗胆打量慕容秋雨,眼底闪过一抹诡异的光芒。

他沙哑着声音应道:“飞鹰堡事关重大,七王妃莫要在外人面前提及,以免惹祸上身!”

慕容秋雨点头,似乎听在心上,“本宫晓得,多谢军师提醒!军师你是聪明人,有时间也多开导开导二哥,让他端正心态,不要做以卵击石之事了!”

黎墨和雷煞目送慕容秋雨离开,看着她与小梅被拦在西院门外,待侍卫通报后才被引领进去。

关于慕容秋雨刚刚说的那番话,两个人都听在心上,也都相信了。

飞鹰堡一事本就非常隐秘,外人是不可能知晓的。如果问题出在黎墨身上,那么一切就真相大白,得到最佳解释了!

遥想慕容秋雨跟黎戬大婚前夕,雷煞力劝黎墨毁慕容秋雨清白,将其据为己有。结果黎墨尚未采取行动,就被慕容馨儿约了私下会面。

黎墨对慕容馨儿一往情深,当即背着雷煞前去私会。落了个酒醉昏迷,被慕容颖禁锢深宫的下场,急的雷煞直跳脚,眼睁睁看着慕容秋雨嫁给了黎戬!

而今好好回想一番,黎墨和雷煞毫不怀疑的认定,是慕容颖借慕容馨儿之手灌醉了黎墨,然后趁黎墨醉酒后套了话,从而将飞鹰堡一事泄露了出去。

都说酒后吐真言!如果不是黎墨酒醉被慕容馨儿套了话,从而知晓飞鹰堡这个秘密基地的事情,慕容颖又从何而知?

雷煞失望的看了黎墨一眼,眸底深处满是恨铁不成钢。都说酒色误人,他不知多少次跟黎墨说起不要沉迷于慕容馨儿的美色。可是黎墨就是听不进去!

“军师,对不起!本王辜负了你。”黎墨收回视线,低声致歉。

雷煞轻叹了一声,“罢了!这次着了美色的道儿,还望日后王爷能吸取教训。”

顿了顿,神色凝重的说道:“皇后此次如此无情的对飞鹰堡痛下狠手,想必定是早就对王爷的野心有诸多不满。以后,我们更要多加小心才行了!”

黎墨重重点头,眸底深处闪过嗜血的恨意。想到了刚刚慕容颖在他面前贼喊捉贼,还反咬说兵器粮草在他手上,逼着他承认飞鹰堡是他的秘密基地那一幕。

呵呵!黎墨心下苦笑,他的母后明知飞鹰堡是他的,这是故意打他的脸啊!

这厢,黎墨心下恨极了慕容颖和黎睿。那厢,闺房内,慕容馨儿听闻慕容秋雨前来探望自己,当即恼怒起来。

她听闻黎睿说是慕容秋雨扮鬼吓唬她后,心里就又怒又恨。天知道,她被吓的多害怕,险些一命呜呼。怎能不恨?

慕容馨儿本想将慕容秋雨拒之门外,可是慕容颖不准。无奈之下,只能让自己的贴身侍婢桃儿引领慕容秋雨进来。

慕容秋雨一进门,就面色担忧的凑到床前,对脸色惨白的慕容馨儿唤道:“姐姐,妹妹听闻你受了惊吓,这便来看望你。不知姐姐……”

“少在这里假好心!慕容秋雨,别以为你做过什么我不知道。我变成这样,都是拜你所赐!”慕容馨儿冲动的打断慕容秋雨的话,怒声斥责起来。

慕容秋雨觉得,在个性冲动这方面,黎墨和慕容馨儿还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她一脸茫然,而后似乎醒悟了什么,反声问道:“姐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做了什么了?”

慕容馨儿愤愤的哼道:“你还在这里装腔作势!昨夜你扮鬼到将军府吓我,你敢说你没有?”

慕容秋雨斩钉截铁:“我当然没有……”

“哼!慕容秋雨,你不是敢作敢当吗?不是叫嚣着不会放过我吗?

怎么?这会儿姑姑和大表哥在场,你就不敢承认你做过的事情了吗?”慕容馨儿怒瞪着慕容秋雨,似乎要将对方撕成碎片。

“不可能!”慕容秋雨疾声辩解道:“姐姐,我的确痛恨你在我身边安插眼线之事,但是我慕容秋雨敢作敢当,没有做过的事情你污蔑我,我当然不会承认!”

“大表哥可以给我作证,你还想撒谎!”慕容馨儿一把抓住黎睿的手,指着慕容秋雨呼喊道:“大表哥,你告诉她,昨夜你亲眼看到她了!”

黎睿眼见慕容馨儿情绪激动,心想着左右也撕破脸吵起来了,他对慕容秋雨何须客气?

这样想,他冷声应道:“没错!慕容秋雨,昨夜扮鬼吓馨儿的人,就是你。本太子可以作证!不但有你,还有另外一个女人!”

“哈!真是可笑!昨夜我明明与二表哥在庆祝飞……”慕容秋雨说了半句话,突然单手掩住嘴,目光一片骇然之色,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一直不曾做声的慕容颖察觉到,眉头立刻紧皱起来。

黎睿和慕容馨儿也双双骇然,慕容秋雨这半句话没说完,可是想表达的意思却已经很明显了。难道昨夜潜入将军府的人真的不是慕容秋雨?

黎睿阴沉一张脸,急声问道:“昨夜,你跟二弟在一起?”

慕容秋雨一怔,眼底满是慌乱之色。

“慕容秋雨,就算昨夜不是你本人,那也是你雇佣的人干的!”慕容馨儿气恼的嘶吼出声。

“姐姐想给秋雨乱扣帽子,秋雨无话可说。看姐姐吵架的精气神儿真不错,应该是没有大碍,秋雨不给你添堵,这便告辞了!”

慕容秋雨慌慌张张丢下这话,抬腿就朝门外飞奔,连招呼都忘了跟慕容颖打。

那模样儿,好像生怕被人窥探了什么秘密。

小梅傻乎乎的跟在后面,嘴里疾声喊着:“小姐,等等奴婢啊!”

闺房内,伴随着慕容秋雨的离开,瞬间炸开了锅。

慕容颖冷着眸子看向黎睿,沉声问道:“睿儿,刚刚你听到了什么?”

黎睿咬牙切齿回答道:“母后,儿臣听到那小贱人说,她昨夜跟二弟在庆祝飞什么!

呵!庆祝飞什么,这还用猜吗?毫无疑问,是庆祝二弟从黎戬手中窃取了大批兵器粮马!”

“没错!姑姑,你都没看到,那贱人刚刚脱口说出那话后,眼神多慌乱,面色多难看。

那种后悔懊恼的样子,好像要巴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慕容馨儿愤愤的添了句话。

西院外,慕容秋雨健步如飞的离开,脸上绽放着邪恶无比的笑意。

她刚刚在黎墨和慕容颖母子面前分别卖力表演的那两段,想必足够让疑心重,自大自负又喜欢把事情想复杂的他们更加猜忌对方,恨上对方。

接下来,她只需坐观这些前世残害她的人互相争斗。而后,寻找最佳时机,将慕容馨儿非完璧之身的事实名扬天下,呵……

……本章完结,下一章“真般配,破坏婚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