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61章:父皇,儿臣认罪!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61章父皇,儿臣认罪!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伴随着黎墨点到为止的话音落地后,在场众人纷纷脸色怪异的瞄向慕容馨儿。

就连黎皇也神色晦暗的看向她,“慕容馨儿,对于老二这番说辞,你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慕容馨儿当然要辩解!虽然黎墨说的是事实,但是如果她承认了,不就是在告诉大家她设计了黎墨?

而如果是她设计了黎墨,那么荷花池小凉亭内发生的一幕,不也毫无意外就是她设计的了吗?事到如今,她唯有死不承认!

于是乎,慕容馨儿疾声喊道:“皇上,臣女冤枉啊!臣女根本不知道二王爷在说什么……”

“父皇,儿臣所言句句属实。如若父皇不信,大可差人到皇妹寝宫拿茶壶茶杯找太医验证!”黎墨打断慕容馨儿的话,义正言辞的诉说出声。

黎玥一听黎墨这番话,立刻不悦的上前反驳,“二哥,你怎么能为了推卸责任就污蔑玥儿呢?我们可是亲兄妹!”

说着话间,黎玥眼圈儿一红,直直的跪在黎皇面前,“父皇,您要给儿臣做主啊!儿臣一向与人为善,却不知二哥为何这样污蔑玥儿,求父皇还玥儿一个公道!”

黎墨一听黎玥这番要求讨个公道的话,心中蓦然沉了下去。看样子,对方一定已经将蛛丝马迹尽数抹除,才敢大放厥词的!

黎皇眼见黎玥一副委屈的不得了的样子,这便挥挥手,示意皇宫侍卫前去公主寝宫搜寻黎墨口中提及的物证。

侍卫得令,前脚刚离开,就见两道身影匆匆赶来。

“皇上,微臣前来候命!”年纪大的跪拜在地,正是皇宫太医院的院首大人陈御医。

他身旁跪着一个背着大药箱的小跟班,许是没见过大世面,浑身瑟瑟发抖。

黎皇看到陈御医,冷声吩咐道:“陈御医,你去给老二和慕容大小姐诊脉瞧瞧,看他们到底怎么了!”

陈御医听令上前,在众目睽睽之下给黎墨和慕容馨儿先后诊了脉象。

少顷,他躬身对黎皇汇报道:“启禀皇上,二王爷和慕容小姐脉象看似平和,实则紊乱急躁,血液流通也比常人速度快些,这应该是中了催*药正处于缓解状态的症状!”

黎皇微微点头,这番说辞在场众人都认可并相信。

没一会儿,前去公主寝宫搜寻物证的侍卫折返归来,将所谓物证纷纷呈给陈御医。

那陈御医将茶壶和茶杯端详几番,又细细瞧了瞧里面残存的茶水,点了几滴在舌尖品尝,最后得出结论——无论是茶壶还是茶杯,亦或是茶水,都没有任何问题!

如此说来,黎墨那番说辞明显不成立!

“父皇,您要给儿臣做主啊!儿臣还不曾及笄,还没有嫁人,可是二哥他竟然这样污蔑儿臣,呜呜呜!”黎玥哭啼啼的告状,一副不依不饶的姿态。

黎墨捏紧双拳,他早该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黎玥是母后那么心机深沉的女人所生出的好女儿,怎么可能做坏事留下把柄给他抓捏?

他跪在地上,脑子里凌乱的很。他可以肯定自己是被黎玥和慕容馨儿算计喝下混有蒙汗[r**]和催*药的茶水,导致昏迷和**高涨的。

但是,黎玥和慕容馨儿为什么要这样做?慕容馨儿马上就要做太子妃了,她眼高于顶,怎么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委身于他?除非……

黎墨脑子里突然闪过一种可能!

他联想到之前发生的一切,显示黎玥将慕容秋雨衣服弄湿,邀她去寝宫换衣服,然后又对方差人请了他前去。而刚刚慕容馨儿更是清楚的表明,是慕容秋雨敲晕了她……

所以说,从始至终,黎玥和慕容馨儿便设计了这场苟且大戏。男主角是他,只不过女主角不是慕容馨儿,而是慕容秋雨?

是了!黎墨越想,越觉得肯定是这样了。至于中间出了什么纰漏,导致原本的女主角慕容秋雨被换成了慕容馨儿,他不得而知。

“老二,事到如今,你还有何话说?”黎皇目光严肃的看向黎墨,眸底深处满是怒意。

黎墨拧紧眉头,心知事到如今他是彻底栽了,没有任何可以辩解的机会了。

可是,就让他这样认罪,他怎甘心?

这厢,黎墨还不曾言语,慕容馨儿就已经哭啼啼嚷出声。

“皇上,二王爷先是污蔑臣女,而后又污蔑玥公主,实在罪无可恕!请皇上做主,治他的罪!”慕容馨儿一边指控,一边哭嚎。

黎墨听到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却字字句句想要自己的性命,心中一片森冷恶寒。这女人,当真心狠!

慕容馨儿一边哭,一边扭头看向慕容秋雨,继续指控道:“皇上,还有七王妃!请您也治她的罪行,臣女就是被她敲晕的。一定是她跟二王爷狼狈为奸,陷害臣女啊!”

“一派胡言!”这一次,慕容馨儿声落,不待黎皇开口,黎戬就先行怒斥出声。

他虽头戴面具,但是只看露出来的半边脸和唇角周围,就能清楚看出他动了怒,“慕容大小姐,本王念你是秋雨长姐,对你再三忍让,可是你却得寸进尺,一再污蔑秋雨!”

顿了顿,他冷声斥道:“你说秋雨敲晕了你,却拿不出证据。你说秋雨跟二王爷狼狈为奸,这就更可笑了!莫说秋雨没有谋害你的动机……”

慕容馨儿疾声辩驳道:“她有!她一直痛恨我是慕容家的嫡女,我身份比她尊贵,在府里处处压制着她……”

“哦?原来慕容大小姐的端庄美貌只是空有其表,骨子里竟然是个依仗嫡女身份,就在府中欺压庶妹的恶毒嫡姐!”黎戬字字句句咄咄逼人。

慕容馨儿一听黎戬这话,才知道自己焦急间说了不该说的话。

她正懊恼间,就听黎戬又冷声说道:“本王的爱妃云英未嫁时,是皇上亲封的第一女将军,她在战场所向披靡,运筹帷幄,替慕容将军打了两场胜仗,是我们西黎的女英雄。”

这一点,是事实!黎皇承认,在场众人都承认,就连慕容馨儿……也不得不承认!

黎戬继续说道:“而慕容大小姐你呢?往好听了说,貌美如花,倾国倾城。往难听了说,就是个空有其表,靠卖唱卖跳逗人开心的玩物。在百姓心中,你姐妹二人谁轻谁重?”

慕容秋雨沉下眼睑,竟是没有料到,黎戬会在这么关键的时刻跳出来替她说话。

“七弟,你这话说的过分了!”黎睿在一旁听到自己心爱的女人被抹黑,当即不悦的挺身而出。

黎睿是个重情义,感情专一的男人。他认定了慕容馨儿,那么即便对方失-身于黎墨那恶人,黎睿也断不会因此不要慕容馨儿。

黎戬听到黎睿这话,不怒反笑,“呵!本王这话过分吗?慕容大小姐,你口口声声污蔑本王的爱妃。可是,本王的爱妃,她既是比你尊贵的女将军,又是嫁离了你慕容府的王妃。试问,这样尊贵无比的她,有必要跟你作对吗?”

“那也有!她嫉妒我比她美!”慕容馨儿这会儿是被黎戬气疯了,口不择言的与之争吵起来。只要她能想到的理由,不管大家信不信服,她都会搬出来指控。

黎戬点头,冷笑,“好!退一万步说,就算秋雨是嫉妒你的美貌,见不得你好。那么,以她的身手和本事,想要让你出丑,还会好心的撮合你跟二哥吗?”

这个问题,很值得在场众人深思。

黎戬在众人陷入沉思之时,恶劣的补充道:“本王竟没见过这样仗义的恶人!若换做本王这样的狠角色,见不得慕容大小姐好过,那就直接将你丢到乞丐堆去!”

闻言,慕容馨儿双目赫然瞪大,颤抖的喊道:“你……你敢!”

她想起什么,即刻扭头看向黎皇,抽泣着告状:“皇上,您要为臣女做主啊!七王爷这是威胁恐吓臣女,呜呜呜……”

黎戬淡定的躬身,面向黎皇,声音中肯的说:“父皇,此事牵连到儿臣的发妻。儿臣实在忍无可忍,恳请父皇全力彻查此事,给出最公正的结果!”

黎皇点点头,视线对上一直淡定坦然的慕容秋雨,以及那厢陷入沉默的黎墨。

此刻的黎墨,无人知晓他心情多么复杂凌乱。

就在刚刚黎戬与慕容馨儿双双犀利争论时,他突然听到一道暗哑低沉的声音传入耳畔。

那声音对他说:“王爷,事到如今你罪责难逃。不若将计就计认罪伏法,恳请从轻发落为妙。慕容馨儿身非完璧,这将是王爷你唯一的救赎!记住,是唯一的救赎!”

黎墨豁然瞪大双眼,可是当他抬头惊恐的四下张望时,却发现在场众人一个个神色如常。

“王爷不用看了,除了你无人能听到我这番话。你听好了,慕容馨儿早就委身于太子殿下。所以,接下来该如何做,你应该很清楚了!”那声音暗哑莫测,非常陌生。

黎墨怔然,豁然明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腹语传音吗?对方是谁?军师雷煞吗?可是,并不像!

当然,眼下对方是谁已经不是重点了。

重点是,对方传递给他的重要线索——慕容馨儿,身非完璧!

若是这样,那他今日认下所有罪行,何尝不是破釜沉舟,置之死地而后生?

想到这里,黎墨在黎皇启唇要说话的同时,先行开口高声喊道:“父皇,儿臣认罪!”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石激起千层浪 !”↓↓↓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