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63章:暴怒,醋意滔天!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63章暴怒,醋意滔天!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黎墨一招以退为进,不得不说打的响亮!

“请皇上开恩!”在场中人,二王党率先下跪,开口求情。

黎墨虽然没有大本事,但是为人够狠够果断,加上有军师雷煞相助,倒也网罗了不少官员为他所用。这会儿看到黎墨落难,他们自是挺身而出!

随即,慕容昊也跟着下跪求情,“请皇上开恩!”

慕容昊膝下无子,对慕容馨儿寄予重望,当然不能眼睁睁看着慕容馨儿出事。

一时间,一呼百应,在场中人或自愿,或做戏,或想在黎皇面前表现,都下跪求情。

要知道,黎皇再怎么厌恶黎墨,对方也是他亲生儿子。如果黎皇想杀黎墨,早就宣布旨意了,哪会踌躇犹豫?

大家都认为,这种时候上前帮着求情,属于是给黎皇一个宽恕黎墨的台阶下。到时候黎皇心中会记着他们一个好!

于是乎,偌大的御花园内,众人黑压压跪了一地。

黎皇沉着一张脸,对众人的求情视若罔闻,不知道在思考些什么。

眸光流转间,他突然开口淡声问道:“平祥将军,此事……你怎么看?”

慕容秋雨没想到黎皇会点名将问题抛给她,一时间倒是愣住,不明白这老狐狸用意何在。

狐疑间,就听黎皇说道:“刚刚慕容大小姐口口声声说是你敲晕了她,还说你跟老二狼狈为奸陷害她。如今他二人已经自行请罪,说出实情。此事,朕认为你这个被污蔑了的人,应该是最有发言权的!”

黎皇这话,有些要为慕容秋雨讨公道的意味儿!

在场之人早在上次宫宴之,黎皇赐给慕容秋雨一套玄铁短弓箭时,就已经察觉到对方尤其喜爱慕容秋雨了。

而今,眼见黎皇将黎墨和慕容馨儿的生死决定权交给慕容秋雨去选择,纷纷都惊呆了!这是什么节奏?黎皇对平祥将军宠爱的过分了吧?

慕容秋雨眉头微微蹙了一下,这老狐狸好端端把她推出来作甚?想要让她成为众矢之地吗?

一双大手,在这个时候悄无声息的握住了慕容秋雨的手,力道不重,却也不轻,像是在给予她力量。

慕容秋雨偏头看了眼站在身侧的黎戬,对方面上罩着银色面具,但是露在外面的薄唇却是轻抿着安抚的弧度。

“别怕,有本王在!”这一刻,慕容秋雨透过黎戬的银色面具,似乎在他眼中读到这么一句话。

但是随即,慕容秋雨就偏过头,否决了自己的想法。呵,她一定是疯了,黎戬怎么可能会安抚她?

慕容秋雨深呼一口气,对上黎皇意味深长的眸光。

“父皇,秋雨虽恼家姐的诋毁污蔑,但是看到二哥与她情路艰辛,实在心疼。二哥与家姐跨越雷池,实属不该。但是将心比心,他们又何尝不是可怜人?

如二哥所言,他今日赌上性命,赌上脸面,只求与家姐双宿双飞。秋雨认为,唯宽可以容人,唯厚可以载物。故而,秋雨在此恳请父皇,以宽容之心饶恕他们,以仁爱之心成全他们。”

慕容秋雨说完这番话,挣开黎戬紧握的手,双膝一弯重重跪在地上。

黎皇眼底闪过一抹赞许的光芒,似欢喜,似欣慰。

在一片寂静的诡异之中,他突然朗声大笑,“哈哈哈!好一个唯宽可以容人,唯厚可以载物。平祥将军长了一张利嘴,朕今日倒是长见识了!”

诸多臣子们听到黎皇这番话,心中一个两个的打起鼓来。眼下不是应该宣布处置还是饶恕二王爷的事情吗?怎么好端端的夸起七王妃了?

慕容秋雨双拳抱在一起,诚恳应道:“父皇谬赞了!儿臣只是被二哥和家姐真挚的爱情所打动。这世上有太多的爱而不得,像二哥和家姐这么勇敢为爱努力争取的人,秋雨佩服!”

“罢了!都起来吧!”黎皇突然摆了摆手,示意众人起身。

众人起身后,徒留黎墨和慕容馨儿两个当事人跪在黎皇面前。

黎皇看着两人,长叹了一口气,“今日这件事情,你二人实在罪大恶极。但是,念在你们二人年纪小,为爱冲动在所难免,又有这么多人求情,朕就姑且饶恕你们的罪行!”

“谢父皇恕罪!”黎墨率先埋地磕头。

“谢皇上恕罪!”慕容馨儿紧接着叩首。

黎皇点点头,沉声宣布道:“事到如今,朕不想追究太多。既然你二人真心相爱,朕就当着文武百官的面,为你们赐婚!来人,拟旨,发告示。”

一番折腾后,圣旨终于新鲜出炉。

太监总管安德禄摊开圣旨,扬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今有镇远将军慕容昊之女慕容馨儿,娴熟大方、温良敦厚、品貌出众,待宇闺中,与皇二子堪称天设地造,为成佳人之美,特赐婚于二人。一切礼仪,交由礼部与钦天监监正共同操办,择三日后良辰吉时完婚。钦此!”

“儿臣(臣女)领旨谢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黎墨和慕容馨儿被迫赶鸭子上架,双双心不甘情不愿的接下这救命的圣旨。

而与此同时,告示也尽数发遍京城大街小巷。

赏菊宴草草落幕后,黎戬与慕容秋雨乘坐七王府的马车往回赶路。

黎戬先行上了马车,伸手去扶慕容秋雨。慕容秋雨并未多想,搭了一下黎戬的手,钻进马车。

待双双落座后,慕容秋雨想要缩回自己的手。哪知,黎戬却是紧紧握住,不肯松开。

“七爷!”慕容秋雨低唤一声,示意黎戬松手。

黎戬置若罔闻,反将慕容秋雨的手攥的更紧。

“……”慕容秋雨蹙眉,有些无语。

她奋力挣扎,试图甩开黎戬的束缚。黎戬感应到,索性倾身上前,双手并用,将慕容秋雨围堵在马车角落动弹不得。

慕容秋雨瞪视黎戬,无声的挣扎,倔强的很。

黎戬也瞪视慕容秋雨,无声的禁锢着对方。

比倔强,他们不分上下!但是比力气,慕容秋雨略逊一筹!

昏暗的马车内,两个人四目相对,闷不吭声的与对方暗自较量。

彼此距离很近,对抗期间都乱了呼吸。那急促的气息交缠在一起,令彼此浑身莫名的燥热了几分。

慕容秋雨觉得,这种感觉……很糟糕!

突兀的,马车猛的颠簸了一下。

“唔!”慕容秋雨身形一晃间,被黎戬整个紧紧拥住,唇口也被对方的薄唇攫住。

“谁这么缺德,把大石头丢路中间啊?”马车外,小梅傻乎乎的询问出声。

紧接着,是飓风的声音,“王爷,可颠着了?”

“无碍!”黎戬离开慕容秋雨的唇瓣,故作镇定的应了两个字。

慕容秋雨伸手,趁机猛推身前的黎戬,恨不得抬脚踹过去。

黎戬火大,劈手拽住慕容秋雨的两只细腿,搁着彼此的裤子令它们缠绕在他腰间。

“七爷!”慕容秋雨紧张的低呼出声。

黎戬俯身凑上前,声音低沉的说:“本王心情很差!”

言下之意就是,他心情很差,如果慕容秋雨胆敢忤逆他,他就会不计较后果的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

慕容秋雨抿抿唇角,低声问道:“七爷为何心情很差?大事已成,不该高兴吗?”

闻言,黎戬朝慕容秋雨身前凑的更近,就差将她挤的紧贴在马车壁上了。

他呼吸紊乱,夹杂着温热气息,阴冷的反问道:“说起大事,爱妃不觉得……你欠本王一个解释?”

“七爷如此精明的人,有些事我不说,七爷也会猜到!”慕容秋雨竭尽所能的拍马屁。

原来,这黎戬是好奇她怎么破坏慕容馨儿和黎睿婚事的,恼怒她不主动交代精彩的过程?呵呵,果然是八卦之心,人皆有之啊!

黎戬靠的更近,声音低沉的应道:“本王要听你说!”

“七爷想听,秋雨解释给你听就是了,何必动怒?”慕容秋雨说这话时,双手去推黎戬结实的胸膛,想让他离自己远一点。

黎戬偏不为所动,还反手扣住了慕容秋雨撑在他胸膛的双手,紧紧的攥着不给她挣开的机会。

“七爷!”慕容秋雨低唤,有些不悦。

她与黎戬早就约法三章,上次在龙延寺也说的很清楚,不要成为男女关系,只做盟友。现在,他这样算是食言吗?

黎戬可不管慕容秋雨怎么看他,他现在心中百感交集。

“你说,本王在听!”黎戬一边催促慕容秋雨,一边牢牢的钳制着对方。

慕容秋雨轻叹气,这黎戬阴晴莫测,性格古怪,实在不好相处,她很头疼!

她只想快点交代完对方想知道的事情,然后远离开他。

“御花园里,玥公主故意撞的我衣衫尽湿。她与慕容馨儿邀我去公主寝宫换衣,实际上是想要设计我和黎墨有染……”慕容秋雨简单交代了黎玥和慕容馨儿设计她的事情。

“我提前知晓了她们的动机,将加料的茶水尽数倒入后颈,随后将计就计装晕。黎墨前来时,屏风后只剩下我和慕容馨儿……”慕容秋雨说到这里,眼底闪过恶劣的亮光。

原来,慕容秋雨趁黎玥离开屏风去招呼黎墨的时候,在慕容馨儿脑后的百会穴和风府穴两处以银针刺下,导致慕容馨儿短瞬间昏迷。

慕容秋雨低声说道:“慕容馨儿昏迷后,我给她喂下了提前准备好的泻药和催*药!”

……本章完结,下一章“迟早会洗净铅华”↓↓↓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