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72章:正妃变侧妃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72章正妃变侧妃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对于黎皇的询问,雷煞是这样的解释的。

他说:“皇上,今日乃二王爷娶妃的大喜之日。跨火盆为的是驱邪避难,将以后的日子过的红红火火,如日中天。

然而,新娘子尚未进门,就踩翻火盆,引火上身,这是非常不吉利的。此事足以说明,老天爷对这场婚礼不满。故而,草民才说这是天意!”

雷煞话音落地,慕容馨儿立刻欣喜若狂。她暗暗的想,如果坐实了老天爷对婚礼不满,她是不是就不必嫁给黎墨了?

黎皇面色阴沉难测,什么天意?他更相信是人为或者突发的意外。不过,他倒是很想看看黎墨这个军师想在他眼皮子底下耍什么阴招儿。

于是乎,他冷声询问道:“依你之见,这婚事恐有不妥,须得取消吗?”

“那倒不必!”雷煞接言应道:“这婚事,由皇上您金口御赐,全天下百姓人尽皆知。若临时取消,将置皇上威严于何地?”

黎皇紧皱的眉头舒缓了一些。

顿了顿,雷煞又补充道:“然而,天意难违。依草民拙见,婚礼照常举行,只不过让新娘子从侧门入府,方为上策!”

这雷煞不愧是个有主意的,他先是好言安抚了黎皇,随后委婉的以从侧门入府的方式提醒黎皇降下慕容馨儿的身份。

“你这刁民,在此妖言惑众,一派胡言!”慕容昊听到雷煞这番话,气的鼻子都歪了,登时就顾不得许多,怒斥出声。

试想,这场婚礼如果真的应了雷煞之意,从侧门照常举行,那他的宝贝女儿岂不是要从王妃身份被贬成侧妃了?

雷煞被慕容昊训斥后,整个人埋头跪在地上。

他高声呼道:“草民在此斗胆恳请皇上,顺应天意。俗话说,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请皇上三思啊!”

“什么天意?这就是意外罢了。皇上,您莫要相信这刁民的恶言。”慕容昊屈膝跪在地上,脸色十分难看。

试想,他将慕容馨儿嫁给黎墨,已经是心不甘情不愿,委屈的不得了了!现在,黎墨这个狗屁军师竟然还敢欺人太甚,明晃晃的想把慕容馨儿从正妃之位压到侧妃去,他怎能容忍?

黎皇眸光流转暗芒,看不出喜怒。

他冷眼旁观跪在面前的雷煞和慕容昊,最终将目光射向黎墨和慕容馨儿。

“老二,今日是你的大喜之日。这件事情,你怎么看?”黎皇故意将问题抛给了黎墨。

黎墨皱紧眉头,很明显,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悲催的意外,更没想到军师雷煞会跳出来将这一切定义为——‘天意’!

他下意识的看了眼雷煞,见对方老神在在,似乎已经肯定今日的一切真的是天意的样子。如此,他倒是不怕卖给某些人一个好儿了!

深呼一口气,黎墨迈步上前,将低声抽泣的慕容馨儿搀扶起身。

他一脸严肃的说道:“父皇,儿臣斗胆,想让馨儿从正门入府。”

“王爷,万万不可啊!”雷煞假意阻止,脸上满是痛心疾首之色。

慕容馨儿听到雷煞的阻止声,心中快要气爆炸了。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今日颜面扫地,若再被贬为侧妃从后门入王府代表着什么。她绝对不允许那样羞辱她的事情发生!

于是乎,在雷煞声音落地的同时,慕容馨儿紧接着唤道:“皇上,臣女与王爷鹣鲽情深,绝不相信天意之说,恳请皇上准许臣女从正门入……”

“天意难违!慕容小姐怎能如此逆天而行?”雷煞不卑不亢的喊出声来。

慕容馨儿眼底闪过浓烈的怒意,声音却是出奇的委屈低柔,“皇上,若当真天意难违,臣女甘愿接受责罚!”

黎墨适时开口,给足了慕容馨儿面子,“父皇,求你准许馨儿从正门入府吧!”

“恳请皇上准许馨儿从正门入府!”那厢,慕容昊夫妇也紧忙跪地求情。

黎皇目光在雷煞身上顿了一下,随即收回来。

“好!今日你二人才是主角,朕就依了你们的恳求。”终于,黎皇大手一挥,准了黎墨和慕容馨儿的请求。

一旁,雷煞不顾众人力劝,连声低呼着‘不可不可’。可惜,那阻拦声很快就被重新敲起的锣鼓淹没。

鉴于慕容馨儿身上的喜服已经被烧的残破不堪,这便只得换上了喜轿中从娘家带来,留着三朝回门穿的红嫁衣。

等慕容馨儿从喜轿中再次出来时,全身上下已经换上光鲜亮丽的衣装,重新盖上了喜帕。刚刚发生过的一切,好像根本没发生过一样!

二王府正门处,重新摆放好一个小小的火盆,里面依旧是燃烧着平和的火炭。

“请新娘子高抬贵脚,跨过火盆从此驱灾避邪,日子红红火火!”喜婆扯着脖子,叫声却已经明显不如之前的响亮。

看那样子,也是被之前的大火吓到了!

黎墨挽着慕容馨儿的手,眼看着她抬起脚跨过火盆。然而,众目睽睽之下,慕容馨儿虽是跨过了火盆,可是衣摆竟然再次被平和的火苗儿燃着。

“哎呀!又着火了!”人群中,有人惊愕的尖叫出声。

下一瞬,雷煞反应极快的拎起之前抬来没用完的水桶,不由分说就朝慕容馨儿身上泼过去。

顿时,慕容馨儿身上的火和火盆里的火尽数被浇灭。

慕容秋雨在看到慕容馨儿裙摆上颜色怪异的火苗儿时,眸光一冷,脑子里赫然闪过一个念头。

她咬紧下唇,直觉认定雷煞今日是有备而来。她想,即便没有她之前从中作梗,只怕慕容馨儿也别想好过,更别想堂堂正正以王妃身份嫁入二王府!

果然,像是在印证她的猜测一样,雷煞将慕容馨儿身上的火苗儿浇灭后,‘咚’的一声跪在地上,面朝黎皇重重磕头。

“皇上,您看见了吗?这真的是天意啊!天意不可违,逆天而行会遭受惩罚的。”雷煞苦口婆心的呼喊着,一副宁愿惹怒黎皇,掉了脑袋也要阻止大家逆天的姿态。

黎皇沉默不语,脸色却已经难看的不得了。

不只是他被眼前这所谓的天意惊骇到了,就连旁观的众人,甚至慕容颖,黎睿,黎玥,还有慕容昊夫妇,乃至于当事人黎墨和慕容馨儿这对新人,都纷纷吓呆了。

尤其是慕容馨儿,她只当刚刚那一切是慕容秋雨做的手脚。可是现在要怎么解释第二场引火烧身呢?

黎皇在场,慕容秋雨有那个胆量动手脚吗?要怎么动手脚,才会人不知鬼不觉呢?有可能吗?

一时间,慕容馨儿觉得‘天意’这个解释,似乎是真的。她心下悲戚,不敢相信这样的事实。难道,当真让她未曾进门,就从正妃被贬为侧妃,承受众人奚落嘲笑吗?

老天爷,它怎么可以这样对她?

整个二王府门口,众人纷纷陷入到诡异的沉静之中,唯有雷煞不怕死的再三进言,乞求黎皇不要违背天意。

黎皇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再次将问题丢给了一对新人,“老二,慕容馨儿,你们还有何话要说?”

他在言语间,加了一个‘还’字。聪明人听着,已经听出隐匿的不同寻常。

因为,刚刚雷煞冒死进言,说这一切是天意不准许慕容馨儿从正门进时,黎墨和慕容馨儿均表明一切是意外,且坚持要从正门入,还曾表示如若天意难违,他们愿意接受惩罚。

眼下已经再一次的证明了何为‘天意难违’!所以黎皇才会问他们还有何话说。意思很明显是暗示他们聪明点儿,接受所谓的天意说!

黎墨看了眼身旁的慕容馨儿,而后拉着对方双双跪在地上。

他高声喊道:“父皇,既然上天一再的下达难违旨意,儿臣只能顺应天意,接受惩罚。还望父皇饶恕儿臣愚钝之罪!”

慕容馨儿眼见黎墨这么说,心中拔凉拔凉的。她深知,今日自己是彻底栽了,没有翻身的余地了!

罢了罢了!左右她嫁给黎墨,也只是权宜之计。当正妃还是侧妃,只不过是一时被人议论。待有朝一日黎睿登基称帝,她便是母仪天下的皇后娘娘。

那时,她将会是何等风光,还有谁敢议论她半句不是?

心下这样安抚了自己一番后,慕容馨儿的心情果然好了很多。

她低眉顺目的致歉道:“皇上,臣女有罪!愿意接受上天的惩罚,自请从侧门入府,只求能平息上天的愤怒,不要牵连无辜!”

这番话说的诚诚恳恳,好像她怕触怒了上天后,会牵连在场中人无辜受罚。

若换做以前,肯定有很多人买账!可惜,现在发生了慕容馨儿恶毒指控污蔑慕容秋雨,还将对方推倒在地的一幕后,这话效果不佳,竟是没几个人买账。

更有人隐在人群中,不怀好意的哼道:“说的好听,还不是被火烧怕了!要是早为大家着想,刚刚怎么不直接从侧门进?”

一呼百应,立刻有人接言附和道:“就是啊!说到底,她根本就是舍不得正妃之位,却又怕触怒老天爷遭到惩罚,劳什子拿咱们当借口啊!啧啧!”

“以前竟没看出来,西黎第一才女是这样自私自利,不分黑白的恶人!以后干脆叫第一恶人算了。”议论声越来越肆无忌惮,越来越难听。

慕容馨儿双手隐在长袖下,死死的攥紧拳头。

该死!这些乱嚼舌根的人,早晚有一天,她要将这些人统统杀光。

不待慕容馨儿发完狠儿,就听黎皇威严的宣布道:“慕容馨儿触怒天意,自请正妃转侧,准!”

……本章完结,下一章“本王砍了你的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