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75章:敢威胁我?贱人!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75章敢威胁我?贱人!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二王府的新房,在东院。

慕容秋雨带着小梅,小兰,小竹三个婢子过去的时候,新房已经人满为患。诸多贵夫人,千金小姐在里面道喜。

喜婆给众人分了装着碎银子的福禄包,大家笑嘻嘻的接了。倒不是没见过碎银子,只是图个喜气!

慕容秋雨和三个婢子也接到福禄包,连句话都没能跟慕容馨儿说上,这便随着拥挤的人群离开了。

“七王妃!”一道低沉的声音幽幽传来。

慕容秋雨顿住脚步,看到雷煞不知何时跟在自己身旁。

她狐疑的蹙眉,淡声问道:“雷军师有事?”

雷煞点头,四下看了眼,才压低声音说道:“还请七王妃移步!”

“你们三个在这里等着!”慕容秋雨倒也没矫情,当下依了雷煞。

雷煞引领着慕容秋雨,从一条曲径通幽的小路一直走上了二王府的后山坡。

黎墨早已等候在林间,看到尾随在雷煞身后的慕容秋雨,立刻双眼放光,情绪激动的冲上前。

“秋雨,你来了!”黎墨脸上洋溢着愧疚的深情。

慕容秋雨垂下头,没有吭声。

黎墨见状,伸手轻轻将她拥入怀中,一脸呵护备至的模样儿。

慕容秋雨强忍着没将对方推开的冲动,按兵不动的站在原地。

“秋雨,你可知,刚刚你说的那番道贺的话,多伤我的心?”黎墨满目伤情的询问着。

慕容秋雨心中冷笑连连,面上却是不起半点波澜。

她淡声应道:“从来都是但闻新人笑,那闻旧人哭。王爷如今得如花美眷,哪还记得秋雨这样卑微的庶女?更何况,现今的秋雨,已为人妇……”

“秋雨,莫要这样贬低自己,我心疼!你若怪我,恨我,你打我一顿可好?”黎墨打断慕容秋雨的话,言语间满是疼惜和自责。

慕容秋雨轻轻推开他,眸底深处闪过强烈的厌恶之情。不过,被她掩饰的太好,无人发觉。

她轻声叹道:“黎墨,你我走到今日这种地步,只能怪我们情深缘浅。我不怪你,真的!我要回去了,我的丫鬟们都等着我呢。”

“秋雨,别走!”黎墨一把拉住慕容秋雨。

他神秘兮兮的问道:“你可知,今日你姐姐为何发生意外,从正妃被贬为侧妃?”

“不是天意如此吗?”慕容秋雨故作茫然的看向黎墨。

黎墨将慕容秋雨扳向雷煞的方向,含笑说道:“才不是天意!这一切都是军师动了手脚。我的正妃之位,只许你一人!懂么?”

慕容秋雨惊愕的张大嘴巴,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儿。

雷煞见状,脸上展现出一抹淡淡的笑意,“七王妃不必惊讶!迟早有一天,你会被冠以二王妃的身份。更甚至,做母仪天下的皇后!”

慕容秋雨惊的四下张望,眼见此处无人,才低声警告道:“黎墨,雷军师,这种大逆不道的话,可不能在外人面前提及,会引来杀身之祸的!”

黎墨和雷煞相视而笑,看着慕容秋雨紧张的样子,好像看一个傻瓜,亦或者,在看一个与他们绑在同一条船上的蚂蚱。

“秋雨,我的傻丫头,你是我认定的妻,怎会是外人?这种话,我也就只跟你说罢了。”黎墨面含宠溺笑容,恨不得将慕容秋雨迷的沉沦其中,找不到北。

慕容秋雨心中一阵恶寒,她在替前世的自己悲哀。那时,只因为这男人几句甜言蜜语,她就傻傻的甘心付出,呵呵……

碍于今日是黎墨大喜之日,作为新郎官,他势必要多多招呼宾客才行。所以这次‘密会’,黎墨与慕容秋雨并没说上几句话。

当慕容秋雨再次回到二王府前院的时候,黎烨夫妇带着小世子黎逸轩已经离开,黎泰夫妇和黎显也离开了。

黎玥去新房还未回来,黎睿不知去了哪里,整个桌前只剩下黎戬一人。

慕容秋雨走上前,眼见喜宴已经结束,众宾客纷纷告辞,这便开口问道:“七爷,我们也走吧?”

黎戬抬头看了眼慕容秋雨,冷哼了声,没回话。不过,却是起身大步朝门外走去。

慕容秋雨不知道对方这是哪根筋不对,她尾随在黎戬身后,匆匆离开二王府。

待上了马车后,两个人一左一右落座,谁也不跟谁说话,气氛陷入诡异的沉静之中。

这样诡异的沉静,一直持续到回了七王府。

“七爷早点安歇!”慕容秋雨下马车后,客套了一句,而后率领三个婢子朝后院走去。

徒留下黎戬面色阴沉的站在原地,目光晦暗不明的瞪着慕容秋雨的背影。

慕容秋雨回到寝室后,沐浴了一番,在天色渐渐黑沉下去后,才换上一身夜行衣,悄无声息的从七王府后墙翻出去。

她前脚离开,后脚就有暗卫将她的一举一动汇报给了黎戬。

二王府,宾客尽散,唯有收拾残桌的婢女小厮在忙个不停。

后院,黎墨与黎睿双双对峙。满院大红灯笼照耀下,二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黎墨,我告诉你,馨儿是我的人。早晚有一天,我会把她夺回来的。在这之前,她少一根汗毛,我绝不会放过你!”黎睿指着黎墨的鼻子,怒气冲冲的呛声。

黎墨扬手拍开黎睿的手,冷声斥道:“黎睿,你凭什么在这里指手画脚?是不是你太子之位坐的太舒坦了?需要我明日进宫禀告父皇,说你打扰我洞房花烛,说你跟馨儿早就勾搭成奸了吗?”

“你……”黎睿哑然。

不得不说,黎墨这番话正是黎睿所忌讳的。若他什么都不忌讳,当初在黎皇面前他就承认自己是慕容馨儿的男人了,哪会让对方嫁给黎墨这混账?

黎墨眼见黎睿被他呛的说不出话,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

他冷言冷语的唤道:“来人,送客!”

顿了顿,他阴阳怪调的补充道:“太子殿下,你慢走,我就不送了,急着洞房呢!”

“你敢动馨儿,我要你命!”黎睿听到黎墨这明显挑衅的话,气的冲上前想揍黎墨。

黎墨毫不忌惮的站在原地,伸手指着自己的脑门儿叫嚣道:“你打!你朝这儿打,有种你把我打死在这里,然后你进去洞房!”

“大哥!”黎玥惊呼一声,从喜房中飞奔出来,脸上染着焦急之色。

看样子,是听到院里的争吵声,怕黎睿做出冲动之举。

她冲上前拉住情绪激动的黎睿,连番劝慰安抚,最后将人拽走了。

黎墨目送黎睿兄妹离开,脸上满是阴狠之色。

他转过身,大步奔入喜房。

喜房内,喜婆已经被打发走了,慕容馨儿的贴身丫鬟桃儿和杏儿双双立于喜床边。

看到黎墨阴沉着脸站在门口,两个丫鬟立刻躬身问安,“奴婢见过二王爷!”

“滚出去!”黎墨冷声斥责,态度相当恶劣。

桃儿和杏儿互相看了眼对方,最终灰溜溜的告退了。

黎墨反手关门,落锁。才刚朝床边迈步,盖着喜帕的慕容馨儿就自行揭了红盖头。

她手上拿着一把剪刀,如同贞洁烈妇般抵上自己的脖颈,厉声对黎墨吼道:“黎墨,你若敢上前,我就死给你看!”

清醒时候的黎墨,因为慕容馨儿的美貌无双,心中是非常深爱她的。即便得知对方与黎睿狼狈为奸失了身,即便得知对方出卖了他,算计了他。可是想到能将自己一直爱慕的心上人娶回来,黎墨是高兴的!

可是黎墨之前喝了不少酒,又刚跟黎睿争吵了一架,心里正怄着一口气。

他想到因为慕容馨儿将他灌醉的缘故,飞鹰堡尽数被瓦解,他的心血付之东流。又想到因此他没能娶到天生凤格的慕容秋雨,心中更气。

如今慕容馨儿还这样,一副贞洁烈妇不准他靠前一步的样子,他心底那股子气立刻就呼啸着冲上脑门儿了,哪还忍得下?

黎墨大步朝床前走过去,怒气冲冲的嘶吼道:“你威胁我?贱人,你死啊!你去死啊!”

醉酒后的黎墨,卸去在人前伪装的温润,暴戾极了。

他一巴掌拍飞慕容馨儿手上的剪刀,不由分说就粗鲁的将慕容馨儿推倒在床上,吓的慕容馨儿当场尖叫出声。

“啊!滚开,你滚开,不要碰我!”慕容馨儿连踢带踹,吓的浑身发抖。

房檐之上,慕容秋雨挑挑眉头。哎呀,真没看出来,这对儿前世爱的死去活来的渣男渣女,这辈子竟然这么不对盘?啧啧,有好戏看了哦!

黎墨被慕容馨儿踹到下盘,气的双眼都猩红了。

醉酒后的他,毫无理智可言,扬手对着慕容秋雨娇俏可人的小脸儿就呼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响彻整个喜房,把慕容馨儿都打愣住了。

“黎墨,你敢打我?我跟你拼了!”慕容馨儿委屈的不得了,抓着黎墨就开咬。

黎墨将慕容馨儿压在身下,迅速的抽了她腰间的红带,恶意缠上她挣扎的皓腕,打了死结后绑缚在床头。

“你这贱人,我那么爱你,心心念念为你。你却灌醉我,出卖我,还害的我娶不到天生凤格的慕容秋雨。要不是看在你有几分姿色,你以为我会娶你,会让你活着吗?”

黎墨将慕容馨儿双手死死绑住后,一边怒声咆哮,一边恶狠狠的撕开她身上的喜服。

“天-生-凤-格?”慕容秋雨正恶劣的看好戏,耳畔突然传来一声刻意压低的呢喃……

……本章完结,下一章“后悔?告诉你,晚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