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88章:爱妃在对谁使坏?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88章爱妃在对谁使坏?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闻言,慕容秋雨顿住脚步,悠悠的转过身来。

小成子疾步奔上前,脸上满是发狠儿的冷意。

他说:“我终日被人欺压打骂,没有比这更糟糕的日子了。既然有改变苦日子的可能性,就算让我付出一点代价又何妨?我愿意为我今后的人生赌上一赌。”

慕容秋雨眸底闪过一抹得意之色,她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

“好!爽快人。”慕容秋雨满意的点头,“按照我说的去做,不出三日保你能登台献唱!至于未来造化如何,就看你付出多少辛苦了。”

小成子重重的点头,“我晓得!只不过,这机遇……”

慕容秋雨笑,“机遇不仅仅是老天爷给的,人为也可以制造的!你且这样……”

嘱咐了一番后,慕容秋雨翩然离去。徒留小成子在原地顿步,脸上满是坚定之色。

夕阳西下时分,刘芸看了小半天儿戏,隐有尿意,这便起身到后院如厕。

隐于看客之中的慕容秋雨悄然离场,到后台揪了小成子到女茅房的必经之路空旷处。

之后,她低语了一番,飞身隐于暗处。

不多时,刘芸施施然走过来。慕容秋雨弹指间飞出一个小石子,打在刘芸膝盖骨穴位处。

刘云只觉腿上一麻,作势就朝地上摔去。

“啊!”她低呼一声,可是意料之中的疼痛却没有如期而来,反倒跌进了一方沁香的怀抱之中。

“夫人,你没事吧?”如清泉般温润的声音,自耳畔响起。那么温柔,那么体贴。

刘芸抬眼一瞧,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白白净净的脸庞。这人长的秀气,脸上挂着浅浅的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不过,刘芸只看呆了一瞬,就立刻意识到二人这姿态不妥,站直了身子想要推开对方。

哪知,腿上的酸麻依旧持续,以至于她再一次跌进男人的怀中。

这一次,男人不但单手扣住刘芸的腰身,还一手紧紧攥住了刘芸的手,唇瓣在她耳畔倾吐温热气息,“夫人,小心啊!”

“……”刘芸哪曾跟陌生男人这样亲密接触过?当下就涨红了脸颊。

“夫人可是腿麻了?小生扶你到石桌前小坐一会儿吧!”小成子满脸柔情,眼光能溺死人。

刘芸终日与慕容昊那样粗鲁的武夫接触,不是黑着脸斥责就是怒声谩骂,冷不丁被人这样精心呵护着,倒是有点受宠若惊起来了。

小成子将刘芸搀扶到后院的石桌前,在对方落座后,他好心的弯下身子,在刘芸身前蹲下,伸手为她按揉腿骨。

“哎,不用!”刘芸出声制止。

小成子温润的笑道:“夫人不必紧张,小生没有冒犯之意。小生以前学过穴位按摩,给夫人松松骨应该会减少麻意!”

说话间,双手已经按上刘芸的腿骨。

刘芸浑身一僵,拒绝的话语到了嘴边,生生的咽了回去。

她细细打量了一番小成子,而后开口问道:“你是这儿的戏子?”

小成子‘嗯’了声,苦涩笑道:“就算是吧!”

闻言,刘芸好奇地问道:“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你这话是怎么说的?”

小成子叹气道:“不瞒夫人,小生自小在这梨园春长大,可是奈何身份卑下,无法登台献艺。即便有幸登台,也是个跑龙套的小角色罢了!”

如此说来,可不就算是了呗!

刘芸‘哦’了声,没再说话。

小成子皱皱眉头,主动开口问道:“夫人经常来这儿听戏吧?”

“是啊!”刘芸笑应出声。

小成子立刻接言,“那夫人一定是品戏的行家了!小生可否在夫人面前献丑,给你唱上一曲儿,你给评价一番?”

刘芸没反对,“好啊!你且唱上一曲儿让本夫人听听看!”

小成子轻咳了咳,随后‘咿咿呀呀’的唱了起来。

暗处的慕容秋雨不好这口儿,听的云里雾里。不过,即便是听不懂,却也深知这小成子的嗓子是极好的。

果然,刘芸在听到小成子开口唱戏后,满眼绽放光彩,大有英雄识英雄的架势!

慕容秋雨知道,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了至少一半。要知道,她可是将前世刘芸的命运轨迹硬生生提前了两年时间啊!

三日后,慕容秋雨给了小成子一包石灰粉,让他下在老花旦平日喝的菊花茶中。

临到老花旦登台表演时,那老花旦那张着嘴巴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急的梨园春的班主直跳脚。

他吩咐下去,临时加了一场别的戏,而后找了郎中给老花旦看嗓子。

在得知老花旦饮了加入石灰粉的茶水,将嗓子烧坏了无法发声后,班主拍着大腿直喊‘完了完了’。

刘芸听到风声,在关键时刻来到后台,向班主力荐小成子上台顶替老花旦唱戏。班主虽不信任小成子的本事,但是却不敢不卖给刘芸这将军夫人兼皇亲国戚的面子。

小成子顺利登台献艺,不出意外,一炮而红,得到众多看客和贵夫人的追捧喜爱。

一时间,送花的,约吃茶的,点名让小成子到府上唱曲儿的,应接不暇。

小成子谨记慕容秋雨的告诫,虽然红的发紫,却依然将刘芸奉为恩人,对她亲切热情。时不时的,小成子还会留下刘芸,在舞台上为她一个人唱曲儿。

如慕容秋雨所说的那样,小成子这样的身份突然爆红,势必会惹来众多人嫉妒愤恨。如果他不牢牢的抱住刘芸这个大靠山,被一群眼红的人弄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梨园春里很多老花旦眼见小成子一炮而红,又羡慕又嫉妒,更多的可不是愤恨么?这人一愤恨,就开始使坏。

幸好,这小成子虽挨了欺负,却反而被刘芸直接罩在自己的羽翼下,公然放话谁敢欺负小成子她就不客气。

短短数日,小成子从终日受欺受辱,到红的发紫,到被嫉恨,再到被刘芸罩着。两人之间的关系,也开启了突飞猛进的发展!

慕容秋雨暗中使坏,在小成子与刘芸独处唱曲儿时,在房间内点燃催*的香火。

这孤男寡女,本性使然,很快就干-柴-烈-火睡到了一起。

不出慕容秋雨预料,刘芸与小成子发生男女关系后,非但没有反省自己远离小成子,反而被对方点燃激情,沦陷其中无可自拔了。

慕容秋雨知道,撒网成功,该是到收网的时候了!

夜晚,慕容秋雨回到七王府,吃过晚饭后,在屏风后沐浴泡澡。

她正享受温水的包裹,闭目养神。

突然,她豁然睁开双眼,眉头一紧。

只见她劈手将挂在屏风上的外衣扯下来披于身上,与此同时,她飞身跃出浴桶,抓了腕上缠着的蚕丝雪锦朝屏风外凭空出现的人脖颈间掷去。

电光火石间,来人单手紧紧扣住蚕丝雪锦,却扔阻止不了被紧紧缠住手腕的厄运。

慕容秋雨奋力一扯,来人浑身不受控制的朝她身前飞过来。

慕容秋雨抬手正要劈向来人的头颅,却在看清对方后顿住手势,错愕的唤道:“七爷?”

黎戬反手抓着蚕丝雪锦,一把将慕容秋雨反拉到自己怀中。

刚刚沐浴过后的慕容秋雨,浑身散发着清爽的幽香。

她身上只披着一件外衣,黎戬只俯视一瞧,就将她春光乍泄的胸口风光尽收眼底。

“爱妃真是警觉,本王自认悄无声息,却依旧被你所察觉了!”黎戬说这话时,单手隔着外衣在慕容秋雨胸前捏了一把。

嗯,手感还不错!虽然小了点儿,但是弹性十足……

慕容秋雨被黎戬这**的举动惊的浑身一僵,不过却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便无奈的任由他捏玩去了。

男人与女人之间,不就是那么回事吗?她是黎戬的妃子,床笫之间互相满足生理需求,到底是应该的。

她早该看开这一点了!

黎戬感受到慕容秋雨的顺从,眼底的笑意深邃了几分。

他松开蚕丝雪锦,看着慕容秋雨将其缠绕在腕间,如同戴了一只精致漂亮的白玉镯子。

慕容秋雨对这蚕丝雪锦珍爱非常,平日里缠在腰间,沐浴睡觉时则缠在腕上。黎戬心知,这是慕容秋雨保命的最私密武器!

他拥着慕容秋雨朝床边走去,一双手在她胸前肆意作乱。

“爱妃这几日似乎很忙!”黎戬上下其手,嘴里却一本正经的诉说着。

慕容秋雨嘴角微抽,很想说,再忙也没有他黎戬忙啊!白天忙于朝堂之事和屯兵操练,夜晚还要到她这里被翻红浪,这得多忙多累?

不过,这话可说不得。

于是,慕容秋雨张口应道:“还好!劳七爷惦记着。”

“这话说的可就生疏了!该罚!”黎戬听到慕容秋雨那么说,不悦的低斥了一句。

他抬手,轻捏了慕容秋雨后臀一下。在对方惊呼声中,他冷不丁抱起她,将她放倒在床榻中央,挥手放下床幔。

他在慕容秋雨粉嫩的樱唇上轻啄了一口,戏谑问道:“说说看,最近爱妃在对谁使坏?”

昏暗的床幔内,慕容秋雨被黎戬压在身下,轻轻挑了挑眉。

她在听到黎戬这直白的问话后,并不觉得惊讶。这厮在她身边布置了诸多暗卫,不清楚她的一举一动,那才奇了怪呢!

“怎么不说话?”黎戬粗糙的指腹划过慕容秋雨的玉颈,停驻在她锁骨上,低问出声……

……本章完结,下一章“你这女人,真够狠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