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89章:你这女人,真够狠毒!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89章你这女人,真够狠毒!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秋雨被黎戬粗糙带着薄茧的手指摩挲的浑身发痒。

她忍不住扭了扭身子,才如实回应道:“秋雨自幼丧母,被嫡母悉心抚养成人。如今嫁了好人家,有了一丁点儿的能力,自然要好好报答嫡母!”

这番话说的那叫一个诚诚恳恳,若被外人听见,不知道该怎么赞扬慕容秋雨的孝顺!

可是唯有黎戬知道,慕容秋雨这言语中的‘好好报答’,代表着的是什么样的深意。早在他奉旨娶了慕容秋雨时,黎戬就让人暗中调查过对方的过往。

慕容昊和刘芸夫妇对慕容秋雨这个庶女多么不好,黎戬不说知道个十成十,那也至少知道了十之**。

他勾唇低笑道:“爱妃,你想好好报答你的嫡母,其实法子很多,何必这么绕弯子找麻烦呢?”

慕容秋雨轻摇头,“法子是很多,但终归不如现在秋雨计划的这个好。嫡母对我有情有义,我自当涌泉相报。换了别的法子,哪能让她上路上的如此其所?又哪能让她入不了慕容家的祖坟,成孤魂野鬼呢?”

“……”黎戬指尖一颤,随即埋首到慕容秋雨颈间,在她细腻的玉颈上轻咬了一口。

他失笑道:“你这女人,真够狠毒!”

慕容秋雨不但想要杀了嫡母刘芸,还打算让对方身败名裂,无法入慕容家的祖坟。这对刘芸来说,绝对是最狠绝的报复了!

只怕,就连慕容昊和慕容馨儿父母,都要因为这事儿受到波及,被众人嘲笑奚落呢。

慕容秋雨伸手,动作自然的将黎戬脸上的银色面具摘下,而后淡声应道:“狠毒谈不上,想我当初年幼,对方不也对我痛下狠手了吗?这,不过是以牙还牙罢了。”

黎戬因为慕容秋雨很自然摘下他面具的动作,心头软了几分。

他轻吻慕容秋雨的额头,低声问道:“那么,爱妃可需要本王相助?”

“不需要!”慕容秋雨拒绝的很干脆。有些游戏,自己参与其中才好玩儿。

黎戬被慕容秋雨拒绝了,却也不恼火。他俯首,拥着慕容秋雨吻上她的唇。

慕容秋雨顺从的承受这个吻,双眸悄然闭紧。

夜色旖旎,烛光摇曳,床笫之间男欢女爱,抵死缠绵……

十月十八日,是西黎皇朝镇远大将军慕容昊四十一岁生辰之日。

一大清早,镇远将军府门庭若市,鞭炮齐鸣,锣鼓震天,热闹喧哗。

前来祝寿之人,多的踏破门槛儿。众人纷纷送上祝福和礼物,找了位子坐下。

黎戬和慕容秋雨是巳时末前来的,镇远将军府已经人满为患,整个正院座无虚席。

黎戬和慕容秋雨来的较晚,给慕容昊送上生辰礼物后,竟是一时间不知道坐到哪里才好。

“七弟,秋雨,到这边来坐!”黎墨站起身,热情的招手,甚至毫不忌讳的当着众人面呼唤慕容秋雨的闺名。

慕容秋雨眸光闪了闪,看向身边的黎戬。

黎戬微微颔首,算是默认了黎墨的邀请,挽着慕容秋雨迈步走过去。

黎墨所坐的这张桌前,都是熟人,更多的是劲敌。

皇后慕容颖身为慕容昊的姐姐,亲自到场。太子黎睿,公主黎玥,也跟着前来。除此之外,四王爷黎泰,六王爷黎烨,九皇子黎显也都在场。黎墨和慕容馨儿,自然是少不了的。

黎戬与慕容秋雨双双走到桌前,客套的依次唤道:“见过皇后娘娘!大哥,二哥,二嫂,四哥,四嫂,六哥,六嫂!”

依次问了安,才落座在桌前。

九皇子依礼数唤道:“七哥,七嫂!”

公主黎玥见状,心不甘情不愿的也唤出声,“七哥,七嫂!”

心里默默咒骂,一对狗男女!

黎戬和慕容秋雨都是人精,怎会看不出黎玥满脸的愤愤之色?不过,看到了也装作看不到。这死丫头道行太浅,他们根本瞧不上眼。

慕容颖目光犀利的打量着黎戬和慕容秋雨二人,黎戬一如往昔般戴着银色面具,表情生冷阴沉。慕容秋雨亦是面色淡漠,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儿。

这一男一女,光是坐在一起,就令人周身莫名染了几分森冷寒气。

此时,将军府的婢女陆陆续续按照在场中人的身份尊贵上茶。

慕容颖等人皆为皇族中人,自然要先奉上茶水,且是最贵重的茶。

婢女给众人斟上茶水后,这便匆匆离开。

慕容秋雨爱茶,素手执起茶杯,在鼻前轻嗅,随后浅浅的抿了一口,竟是忍不住赞道:“好茶!这明前的西湖龙井,果然与众不同。”

没想到慕容昊这么大手笔,把珍藏的明前龙井茶都拿了出来。看样子,这是因为上次万花楼那事儿心有顾忌,想要趁机收买人心?

在座众人听到慕容秋雨这一声赞叹,面色各自诡异起来。有的看向慕容秋雨目光质疑,似乎不解她何时品尝过这么珍贵的茶叶。还有的则认定慕容秋雨是不懂装懂,在卖弄学问。

比如,慕容馨儿!

她听到慕容秋雨这番话后,执起杯子抿了一口,然后冷声讥讽道:“妹妹,这明明是雨前的龙井茶,你却硬说它是明前的龙井茶。啧啧啧,看样子,你在七王府日子过的很苦啊,连特等茶和一等茶都分辨不出来!”

慕容秋雨挑眉,看向一脸讥讽笑意的慕容馨儿,“姐姐如何认定,这茶叶是雨前的而不是明前的?”

慕容馨儿大言不惭的笑应道:“我当然能认定!我们二王府,多的是这种雨前龙井,我平日都拿这个漱口的。你说,我能分不清楚吗?”

顿了顿,又紧接着嘲讽道:“倒是妹妹你,在七王府里恐怕很难品尝到这样的茶,所以难得喝上一口就认定是明前茶了吧?啊哈哈哈!”

慕容馨儿笑的那叫一个得意,仿佛慕容秋雨在他眼中就是一个不懂装懂的傻瓜似的。

可是她哪里知道,真正的傻瓜不是慕容秋雨,而是她!

因为慕容秋雨是重生的,她前世喜欢饮茶,而这明前龙井茶是她的最爱!

试问,一个重生的人,一个爱茶的人,怎么可能会尝错特等茶和一等茶呢?

慕容馨儿正得意时,黎墨拧着眉头低斥道:“胡闹!不懂就别在这里装懂,竟是丢人现眼。这茶可是上好的明前龙井!”

“……”慕容馨儿浑身一僵,面色难看起来了。

她不敢置信的看向皇后慕容颖,却见对方也皱着眉头看她,似乎在无声谴责她不懂装懂。

慕容馨儿呼吸一滞,心中又羞又愤。

黎戬毒舌的讥讽道:“啧啧!堂堂西黎第一才女,却连明前茶和雨前茶都分不清楚,真是可笑!可笑!”

“……”慕容馨儿被黎戬恶意嘲笑,却辩驳不了只言片语。

她愤愤的垂下头,一双手紧紧攥成拳状。她万万没想到,自己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还被大家伙儿嘲笑!

该死的慕容秋雨,都怪她!都怪她!

慕容秋雨看到慕容馨儿因为出丑面色难看的要命,心中忍不住恶劣的幸灾乐祸起来。

呵呵!这就气的不得了啊?那可怎么办呢,她还准备了更好的大戏在后面耶!

临近晌午时分,寿宴开席。

镇远将军府的正院最前方搭起了高高的戏台子,京城内最著名的梨园春一班人马前来给慕容昊祝寿道贺。

名花旦小成子登台献艺,接连唱了三场,台下众人一边吃饭一边欣赏,阵阵喝彩声不绝于耳。

小成子下台后,接到一张私密字条儿,是大恩人刘芸约他在西厢院见面。他不敢怠慢,立刻避开众人的视线,悄然朝西厢院奔去。

与此同时,前去如厕的刘芸也被凭空而降的字条儿打中。她狐疑的打开字条儿,看到上面的内容后,惊的倒抽凉气。

她一路飞快的朝西厢院冲去,在看到等候已久的小成子后,立刻上前低声斥道:“小成子,你这是干什么呀?这里可是将军府,你怎么敢约我在这里见面啊?”

闻言,小成子一脸狐疑的说:“夫人,不是你约见的小生吗?”

刘芸豁然瞪大双眼,“你说什么?我约见的你?”

小成子连连点头,掏出身上的字条儿递给刘芸。

刘芸心下一紧,疾声喊道:“糟糕,有人要栽赃陷害我们!快走!”

小成子也颇为紧张,两个人双双转身,正要四散离去,突然后颈被硬生生劈了一掌,双双昏迷过去。

小兰和小竹互相对视,无声的笑了笑,而后悄无声息的将昏迷的刘芸和小成子抬进西厢院的主卧房里。

两人先将刘芸和小成子身上的衣物脱下,然后将他们丢到床榻之上,摆出恩爱相拥的姿势。

寿宴结束时,镇远将军府的当家主母刘芸一直没有出现。更为诡异的是,梨园春的头牌花旦小成子,也下落不明。

众人吃完饭,倍觉无聊,叫嚣着让小成子上台唱曲儿。可是却被告知,小成子不见了。

“来人,去找找夫人,再派几个人手四下找找成花旦!”慕容昊拧着眉头吩咐出声。

他心中很不悦,刘芸也真是的,这么重要的时刻她却跑的不见踪影了,真是愚蠢的女人。

正暗自生闷气,忽然,整个镇远将军府上空传荡起一阵惊天动地的呼喊声——

“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凑凑热闹,也无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