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90章:凑凑热闹,也无妨!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90章凑凑热闹,也无妨!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惊天动地的叫声,是从西厢院的方向传出来的。

那里,曾经是嫡长女慕容馨儿的居所。如今慕容馨儿出嫁后,就一直空置着,留着给慕容馨儿回娘家小住时用的。

如今,西厢院里凭空传出令人心惊胆颤的叫声,众人纷纷惊骇的站起身来。

“出什么事儿了?”有人狐疑的询问出声。

不知哪个勤快的,一边颠颠儿循声跑过去,一边连声呼喊道:“走走走!咱们去看看!”

“对对对,去看看!慕容将军,这叫声如此凄厉,一定是出大事儿了,咱们快点儿过去看看怎么了吧!”有官员也觉得事情不同寻常,起身催促出声。

慕容昊只觉得心中莫名的慌乱,他下意识的认定西厢院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不过,西厢院空置已久,能发生什么事?

但是,如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为何会心下如此慌乱呢?那种感觉……那种感觉就好像有什么事情脱离了他的掌控,很糟糕!

“慕容将军!慕容将军?”想去看看发生什么事情的官员们接连唤了慕容昊两声,他才回过神。

如今宾朋满座,众人都听到来自于西厢院的凄厉叫声。慕容昊身为镇远将军府的主人,如若不率人前去查看究竟,哪能行呢?

“去西厢院!”无奈之下,慕容昊沉声宣布出声。

众人或抱着一探究竟的想法,或抱着想瞧好戏的想法,纷纷跟上前想要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爱妃,闲着无聊,我们也去瞧瞧?”黎戬心知今天这出好戏都是出自慕容秋雨之手,想必这罪魁祸首一定最想到现场看看阴谋是否得逞。所以,他才好心提议出声。

慕容秋雨听到黎戬的提议,脸上绽放起淡淡的笑意。她对小兰、小竹两个婢子有信心,这件事定是已经成了!

不过,去凑凑热闹也无妨!

这样想,她便点头应道:“好呀!七爷想看,那我们就去瞧瞧呗!”

黎戬简直要对慕容秋雨的厚颜无耻竖大拇指了!明明是这女人想看好戏,却直接推到了他的头上,好像是他很想看戏似的。

不过,谁想看戏并不重要了,快点去凑凑热闹才是真的!

这桌,黎戬和慕容秋雨双双起身后,其他人也坐不住了,纷纷跟着起身去西厢院。大家都好奇青天白日下发生了什么事情,会令人发出那么惊悚的尖叫声。

当一行人先后来到西厢院时,首先看到的,就是衣衫不整,慌里慌张的将军夫人刘芸和梨园春当红花旦小成子。

只见这二人一边焦急的系衣扣,一边紧张兮兮的看着地上的某个方向。

众人循着这两人的目光朝地上一瞧,纷纷咂舌惊呼起来。但见一棵松柏树后,镇远将军慕容昊前些日子才高调迎娶进门的小妾莲香双目圆睁,胸口插着一支珠钗,已经惨死毙命。

“啊!死人啦!是将军府的姨娘啊!”人群中,有胆子小的大叫出声。

院子里,刘芸和小成子正在系扣子的手突然顿住,双双吃惊的朝众人看过去。

小成子吓的连连倒退,竟是姿势不雅的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他嘴里惊声呼喊道:“不关我的事,人不是我杀的!”

那厢,刘芸也回过神来了。

她飞快扣上最后一个纽扣,而后飞扑着朝慕容昊奔过来,哭的梨花带雨的呼喊道:“夫君,有人要陷害我!”

慕容昊现在脑子很乱!

那名唤莲香的小妾死了,于他而言并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他纳妾只是听从慕容颖的吩咐,以退为进,留个以德报怨的好名声。

事实上,这莲香纳入府中后,慕容昊根本不曾宠幸过对方。不!不止是莲香,就连刘芸的房他都没再留宿过。

不过,莲香的死对他而言,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但是这青天白日,众目睽睽之下,他名义上的妾室死了,别人会怎么想呢?

最重要的是,他的好妻子刘芸还衣衫不整的跟一个唱戏的男人在一起。这又说明了什么呢?

“娘,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你怎么会在我的院子里啊?还有,这女人怎么死的呀?”慕容馨儿急急从人群中挤出来,关切的询问刘芸发生什么事。

刘芸张张口,却是有苦难言,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比较好。

她唯有一个劲儿的摇头,一个劲儿的低喃道:“有人陷害我,有人在陷害我!”

慕容颖匆忙赶到西厢院,看到刘芸和小成子狼狈不堪的样子,还有慕容昊刚纳的小妾惨死,眉头紧紧皱了起来。

身为皇后,在深宫内院里挣扎求生,见过太多肮脏的事情。只一眼,她就断定刘芸这是跟那个白白净净的戏子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至于那死去的小妾莲香,没准儿就是撞见这二人偷-情,被杀掉灭口了!

慕容颖的猜想,正是慕容秋雨暗中吩咐小兰和小竹努力制造出来的场景。

“大家都不要慌,不要乱!”人群中,顺天府尹迈步走出来安抚出声。

随后,他目光严肃的看向慕容昊,“慕容将军,这件事情明显是他杀。如今这戏子与您的夫人都是犯罪嫌疑人,下官秉公办案,不得不先将这二人拿下,还望海涵!”

慕容昊捏捏双拳,半晌没说出话来。

那顺天府尹已经毫不留情的下令,将案发现场出现的犯罪嫌疑人成花旦和刘芸抓捕起来。死者莲香周围附近,也被守护起来不得众人靠前一步。

成花旦吓的都哭了,‘咿咿呀呀’喊着班主,哭嚎着诉说他的委屈。刘芸自是不甘示弱,也哭啼啼的对慕容昊和慕容馨儿父女诉说冤屈。

少顷,顺天府尹差人将仵作唤来。

那仵作对莲香的尸体进行了一系列的查看后,躬身面向顺天府尹。

他沉声报备道:“启禀大人,死者瞳孔放大,双目圆睁,很明显是死前受到了巨大的惊吓。而真正令她死于非命的,是插在她心口的这支朱钗。

另外,死者鞋跟处有被磨坏的痕迹,看样子这里并非第一案发现场。死者是在另一个地方被人用朱钗刺杀,然后拖着尸体到这松柏树下的!”

顺天府尹点点头,挥手示意自己的捕快在整个西院排查可疑的案发地点。

“大人,这里疑似有拖尸后留下的痕迹!”两个捕快在西厢院主卧房门口顿住脚步,指着地上的痕迹惊呼出声。

顺天府尹与仵作双双上前,果然看到门口有被拖动留下的痕迹。

“拿死者的鞋子过来!”仵作吩咐出声。

有捕快应声,立刻前去将死者莲香的鞋子脱下来给仵作。那仵作将鞋跟放在拖动的痕迹上,证实了这些痕迹正是死者被拖动尸体时留下来的。

顺天府尹当着众人的面,这便开始询问当时在场的两个犯罪嫌疑人——成花旦和刘芸!

成花旦是个胆小的人,眼见死了人,面前又是这么多的官差,哪里敢撒谎?

他战战兢兢从怀中掏出‘刘芸’写给他的字条儿,哀声唤道:“大人,小生什么都不知道啊!小生是被将军夫人给的字条儿约见在这里的。我们才刚碰上面,就被人敲昏了。

再醒过来时,我们两个人衣衫不整的在房间里,就听门外传来凄厉的叫声。我们双双跑出来看,就发现这人死在树下了!再后来,你们大家就都来了。”

顺天府尹听到成花旦这话,伸手接过字条儿,扭头看向刘芸。

“将军夫人对此事怎么说?”他看似客气,实际上却是公事公办的询问出声。

刘芸抹了把眼泪,哀嚎着喊道:“大人,这件事情是有人在栽赃我,有人要置我于死地,你要给我做主啊!”

顺天府尹冷声应道:“将军夫人,你先把你知道的事情交代一遍吧。是非公正,这么多人在场,下官断不会颠倒黑白,强加罪行到你身上!”

“是啊,娘,你快点把事情说给大人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嘛!”慕容馨儿急的都快哭了。

别的人不知道,可是慕容馨儿却很清楚,那死者莲香胸前插着的朱钗,正是刘芸的所有物。

如果真的按照刘芸说的,是被人诬陷了还好。反之,那可就糟糕透了呀!

西黎皇朝,皇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杀人,这可是要被斩头的!

刘芸被顺天府尹和慕容馨儿双双提醒,自然是第一时间醒悟到这个事实。

她不敢有丝毫欺瞒,实话实说道:“午宴过后,我去如厕。走在路上,突然凭空落下一张字条儿,我打开一看,是成花旦约我在西厢院见面……”

“等一下!”顺天府尹打断刘芸的话茬儿,狐疑的问道:“将军夫人,你与成花旦是什么关系?为何他约你,你就要去见他呢?”

刘芸目光闪烁,沉思了一会儿,才幽幽的回应道:“不瞒大人,我平日喜欢听戏,是梨园春的常客。私底下,点过成花旦唱曲儿,互相一点点就熟识起来了。”

顺天府尹点头,示意刘芸继续说下去。

就听刘芸继续说道:“当我来到西院,询问成花旦约我何事时,成花旦却掏出一张字条儿,说明明是我约见他的。当下,我就觉得事情不妙,应该是有人在算计我们!”

慕容秋雨听到刘芸这话,眼底闪过一抹阴冷……

……本章完结,下一章“背叛,勾搭成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