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91章:背叛,勾搭成奸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91章背叛,勾搭成奸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人生在世,不如意事常**!

若想不被人算计陷害,首先自己要行的正坐的端,让对手找不到可以攻破算计的机会。

可是刘芸呢?她与成花旦第一次睡在一起是被慕容秋雨有心为之,第二次和第三次呢?后来的许多次呢?

说到底,是她自己给了别人钻空子算计她的机会,不是吗?

刘芸顿了顿后,又开口说道:“当我意识到有人冒充我和成花旦,互相给对方写了字条儿后,我就连忙拉着他想要离开西院。结果……有人突然出现,在背后偷袭了我们。

如成花旦所言,当我们再次醒过来的时候,衣衫不整,还被人故意丢在床榻之上。我们正手忙脚乱的穿衣服,忽听门外传来阵阵尖叫声。

我们二人这就跑出来一探究竟,然后发现了死者在这树下的模样!”

顺天府尹转头看向成花旦,见对方点头验证刘芸所言,这便低唤道:“将军夫人,劳烦你出示字条儿凭证。”

刘芸应了声,伸手探入怀中。可是这一摸,她脸色突然骤变起来了。因为原本在她怀里藏着的纸条儿竟然不翼而飞了!

“将军夫人?”顺天府尹见她没有动作,就开口喊了一声。

刘芸抬起头,失魂落魄的应道:“大人,字条儿不见了!一定是敲昏我的人给拿走了,对,一定是这样的。”

闻言,顺天府尹眸子紧紧的眯了起来。

“将军夫人,下官吃朝廷俸禄,忠心爱国。凡事为求公正严明,从不徇私舞弊。今日这事,下官耐着性子听完你的辩词。现在,也该是下官推理案情的时候了!”

他扬手指向成花旦,厉声分析道:“你与成花旦,关系匪浅,已经不仅仅是看客与戏子的身份。你们二人,早就勾搭成奸,做了苟且之事……”

“我没有!我没有!”刘芸尖叫出声。

顺天府尹严厉的打断她,“你有!事实上,今日是你不甘寂寞,约见了成花旦在空置已久的西厢院会面。当你二人在床笫之间被翻红浪时,将军妾侍莲香听到声响,这便孤身寻来。

当她发现你和成花旦偷-情的事实后,这便尖声大叫起来。你为了掩盖偷-情的真相,就拔下头上的朱钗,奋力刺向妾侍莲香,导致她当场死亡。

这之后,你与成花旦将莲香的尸体从主卧房门口拖到松柏树下,没等毁尸灭迹,就被闻声赶来的众人当场捉了个现行。

你担心偷-情杀人之事暴露于人前,这便胡乱说出各种荒谬的言辞。可是你千算万算,独独没算到你这些漏洞百出的说辞,只会更快的加剧真相曝光!”

刘芸听到顺天府尹这番话,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不是的!大人,不是这样的。我没杀人,我没有杀人!”

“你没有杀人?那么,死者胸前的朱钗是谁的?成花旦的吗?”顺天府尹扬手指着死者莲香胸前的朱钗,厉问出声。

刘芸百口莫辩,没待再开口,那顺天府尹已经下令唤镇远将军府的丫鬟上前指证。

朱钗并非普通的朱钗,而是质地成色上好,从京城第一名手李记金铺打造出来的。整个将军府,唯有刘芸才有。

几个丫鬟确认了死者莲香胸前的朱钗是刘芸平日佩戴之物后,被顺天府尹挥手示意退了下去。

与此同时,垂头不语的成花旦突然听到一阵沙哑的类似于男人的声音。

那人对他说:“成花旦,如今你前路凶险万分。一着不慎,恐有性命之忧!”

成花旦瞪大双眼,举目四下望去。

那声音又传了来,“不必惊慌,旁人听不到本仙说话。你平日为人善良,奈何命里有此劫数。本仙奉玉帝之命下凡,特为你指点迷津的!”

成花旦垂下头,双眼瞪的更大了。很明显,这胆小如鼠的男人已经相信了对方的说辞,正等着某仙的指点。

人群之中,慕容秋雨屏息凝神,以腹语对成花旦劝慰道:“事到如今,你与将军夫人勾搭成奸,足以叛通-奸死罪。你唯有自首坦白,指认将军夫人杀人的事实,争取将功赎罪!”

成花旦浑身一颤,面色陡然惨白起来。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那妾室莲香绝非刘芸所杀。

然而,眼下顺天府尹以及众人都认为刘芸是杀害莲香的凶手,物证也保留在莲香胸前。更重要的是,连神仙都为他指点迷津,让他将错就错。

看来,他只能为了保命,对不起那刘芸了!

成花旦心中有了一番计较后,抬头看向身旁的刘芸。

他掩面惊慌失措的说道:“夫人,我就说杀人这种事做不得。你瞧,这不是被英明神武的大人识穿了真相么?夫人,依我看,你还是老实交代了事实真相,争取从轻发落吧!”

刘芸听到成花旦这番话,惊的双目圆睁,“小成子,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成花旦不理会刘芸的质问,扭头看向顺天府尹,“大人,将军夫人不招供,小生在此招供。小生要将事实真相阐述出来,争取将功补过,望大人从轻发落!”

“你招供?你招什么供?”刘芸虽听不懂成花旦这话的意思,但是心中已经隐隐觉察到不妙。

毕竟,刚刚成花旦可是说了她杀人……

顺天府尹眼见成花旦要招供,自然是欣喜的,“你且将事实供认不讳,本官自会斟酌为你从轻发落!”

“谢大人!”成花旦跪在地上,‘砰砰’磕了两个响头。

这之后,他才幽幽阐述道:“大人,这件事情说来话长!小生以前是梨园春里上不得台面的小角色,后来因将军夫人赏识,得以登台献艺,一炮而红。

将军夫人喜欢小生,经常言行举止对小生不规矩,颇有暗示的意味儿。小生迫于权势,也迫于对头牌的幻想,这便半推半就的委身于将军夫人了……”

“天呐!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啊!将军夫人也太下贱了。”人群中,阵阵倒抽气声平地而起。

还有跟刘芸不对盘的贵夫人幸灾乐祸的添油加醋道:“啧啧,难怪将军夫人整日整日的朝梨园春跑,戏演完了也不肯跟咱们结伴离开,原来人家是在那儿养了小白脸呀!”

一石激起千层浪!

人群里马上有人回应道:“就是呀!现在想想,难怪每次看戏的时候,将军夫人都要多跑几趟茅房,一去就是个把时辰。亏咱们还傻乎乎的以为她肚子不舒服,原来是去私会情郎了!”

这些话,颇有些落井下石的味道,听在慕容昊和慕容馨儿耳畔,简直就像是生生的抽打他们的脸面。

跪在地上的刘芸听到,更是气的张牙舞爪,双目赤红。

她生气在场的贵夫人们落井下石,添油加醋。但是她更生气的,是成花旦的背叛出卖和歪曲事实。这让她如何忍得了?

“小成子,你竟然这样污蔑我?你去死,你去死!”刘芸挣脱开捕快,飞也似的冲到成花旦面前,劈头盖脸的抽打对方的脸。

捕快们上前将情绪激动的刘芸牢牢控制住,不让她当众行凶。

顺天府尹平静的看着成花旦,让他继续说下去。

成花旦点头,继续说道:“今日这事儿,是将军夫人约了小生到这空置的西院私会。我二人在床笫间正翻云覆雨,将军府的妾室莲香就推门闯了进来。

她说本以为是府上的丫鬟与侍卫在此偷-情,万万没想到会是将军夫人。她还扬言,要将此事告诉给将军。

将军夫人心下一慌,连忙跳下地拉扯那莲香。两个女人撕扯间,我就看到将军夫人冷不丁从头上拔下朱钗,朝莲香胸口猛ci过去。

那之后,莲香尖叫一声,应声倒在地上。我当时吓坏了,衣服都没穿好,就跳到地上查看。这才发现,那莲香被朱钗正插中心口,已经死了。

当时,我是真的慌了神。将军夫人命令我把尸体拖到松柏树后,想要埋尸灭迹。我脑子很乱,就听她的吩咐行事。结果,事情还没办成,你们就出现了……”

成花旦虽然是个胆小如鼠的男人,可是到底在那梨园春里见多了阴谋诡计,各种栽赃陷害之事。故而,随便扯个谎都能扯的像模像样的。

顺天府尹听完成花旦的供词后,这便直接宣布道:“如今事实摆在眼前,人证物证俱在,已经不容罪魁祸首片面抵赖。来人呀,将罪妇刘芸缉拿归案,带回顺天府听候发落!”

刘芸哭着摇头挣扎,眼见挣扎不开,就开始呼唤慕容昊和慕容馨儿救她,“夫君,馨儿,你们要救我!这个人满口胡言乱语,他在诬陷我!我没有杀人,我没有杀人啊!”

慕容昊冷眼看着刘芸,脸上盛满了滔天|怒焰。试问,事实摆在眼前,自己的妻子在外面勾搭了小白脸,东窗事发还闹出人命,这让他的脸往哪儿搁?

这让他如何冷静的下来?如何能轻易原谅刘芸这个女人?

倒是慕容馨儿心疼生母,匆忙上前阻拦住被捕快押制的刘芸。

“这件事情不能草草定案,有阴谋,一定是有阴谋的!”慕容馨儿焦急的呼喊出声。

做女儿的不相信母亲,还能相信谁?

慕容馨儿绝对不相信刘芸会做出银荡之事,更不信她会杀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休妻,恩断义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