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92章:休妻,恩断义绝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92章休妻,恩断义绝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人群之中,慕容秋雨听到慕容馨儿这番话,忍不住失笑出声。

她的好姐姐,脑子越发的不好使,越来越开始远离西黎第一才女的道路了呢!

这都人赃俱获的时候了,还不能定案呀?啧啧,开什么玩笑呢?

果然,在慕容秋雨心中这么想的时候,顺天府尹已经严肃的说道:“二王妃,请你不要为难下官。下官这也是秉公办案……”

“我呸你的秉公办案!我娘都说了,她没有杀人,她是被人诬陷的。你这狗官,听信那戏子的片面之词,就要给我娘定罪。我告诉你,你休想!”慕容馨儿怒声咆哮。

在场众人一个个瞠目结舌,只觉得他们眼前看到的不是曾经温柔端庄的西黎第一才女兼美女。他们看到的,是一个市井泼妇,蛮不讲理到极致!

慕容颖和慕容昊双双上前,一人伸了一只手扯住撒泼近乎失去理智的慕容馨儿。

“馨儿,休得胡闹!不管事情真相如何,顺天府都会给出最公正的结论。你现在当着众人的面胡闹,成何体统?你置律法威名于何地?”慕容颖低声斥责起来。

慕容馨儿还想要说什么,慕容昊已经大力捏了捏她的皓腕,无声警告她闭嘴。

慕容馨儿瞪着双眼,心不甘情不愿的被慕容颖扯到一旁。

刘芸被捕快押制着,满脸泪花儿的看向慕容昊,“夫君,你救我呀!我没杀人,我真的没杀人!”

她剧烈挣扎,捕快们只得用力抓她。

结果,一拉一扯间,刘芸身上的衣服被‘嘶啦’一声拽开,竟是连同里面的中衣一起被拽到后背腰际处。

“啊!”刘芸尖叫一声,想要伸手遮掩,可是奈何双手被捕快们制服住,根本动弹不得。

幸亏,她贴身的肚-兜没有被扯掉!

不过,外衣和中衣相继被扯下去,状况也够糟糕的。

因为刘芸暴露出来的香肩,玉臂,锁骨处,胸前一片春光,满目所见皆是红红的吻痕。

慕容昊冷着一张脸,恨不得伸手掐死这不成气候的女人。这是非要丢光他的脸面,才肯罢休吗?

好!她不仁,那就休怪他不义!

慕容昊当着众人的面,怒声朝刘芸斥责道:“你这荡妇!本将军半个多月不曾留宿你房中,这些种种,难道是你自己印上去的吗?”

刘芸低头看着自己身上暧昧的痕迹,那些的确是昨日在梨园春后院某厢房里,与成花旦翻云覆雨时留下来的。

如今,关于她和成花旦偷-情一事,已经很明显不容她抵赖分毫了!只不过,与偷-情相比,最严重的是杀人啊!

于是乎,她抽泣的应道:“夫君,我对不起你。可是……可是我没杀人啊,我真的没杀人!”

刘芸反复强调她没有杀人的事实,可是在场众人,有几个会相信的?

若她当真与成花旦没有苟且之事,那还好说。但是她却的的确确与成花旦勾搭成奸了,那么一切事实还用质疑吗?

明明就是刘芸与成花旦偷-情,被慕容昊的小妾撞见后,担心东窗事发所以杀人灭口。

只不过,刘芸也好,成花旦也罢,二人都是冲动的,又做贼心虚。这才会连杀个人都闹的满府皆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慕容昊已经不想再听刘芸说半个字了,他这一辈子的英名,都毁在刘芸的身上。他堂堂正一品镇远将军的夫人,却背着他偷人,还偷到府里,公然给他扣绿帽子。

这口气,是个男人就忍不下去。更何况,还是一向颇爱颜面的慕容昊呢?

他怒指刘芸,双目猩红的斥责道:“你这荡妇,别再叫本将军,本将军没有你这样不知羞耻的妻子。你既然做出那样的事情,本将军岂能再容你?来人,拿笔来!”

休书一封,自此刘芸生死都与镇远将军府无关。不止如此,她死后也不能再葬入慕容家的祖坟里。

这在西黎皇朝,是一个女人最大的羞辱!

慕容馨儿眼见慕容昊要写休书休掉自己的母亲,当即哭着上前求情,“爹,不要啊!你跟娘好歹夫妻一场,看在女儿的薄面上,你不要这样啊!”

慕容昊一把推开慕容馨儿,愤恨的斥道:“大人的事情,馨儿你别横加干涉!”

任谁都看得出,慕容昊这是休意已决。

镇远将军府的小厮很快拿来了笔墨,慕容昊命其弯下腰当临时桌子,在那小厮后背‘唰唰唰’一阵奋笔疾书。

须臾,他丢下狼毫笔,扬起手中宣纸,对在场众人宣布道:“本将军慕容昊,今日当着众人的面,绝笔休书。从此以后,刘氏与我互不相干,阴阳永不相犯!”

“不!”刘芸凄厉的哭嚎一声,整个人双眼一翻,当场就晕死过去。

慕容馨儿见状,哭的撕心裂肺,“娘!娘啊!”

可是任她叫的再大声,顺天府尹仍然绝情的命令捕快将晕厥的刘芸和瑟瑟发抖的成花旦双双带离了镇远将军府。

好好的一场生辰寿宴,硬生生的变成了偷-情,杀人,最后休书,被抓的凄惨结局。

众人一阵唏嘘,纷纷告辞离去。这本是大喜的日子,忽然间又是死人又是休妻,实在太触霉头,谁愿意在这儿多留片刻?

慕容秋雨挽着黎戬离开镇远将军府的时候,还看到慕容馨儿扯着慕容昊的衣袖歇斯底里的哭嚎,像个任性的孩子在命令慕容昊将娘还给她。

“很开心?”马车内,黎戬看着慕容秋雨唇角飞扬起来的弧度,低声询问。

慕容秋雨毫不掩饰自己的好心情,“还别说,的确是很开心!”

“你这一招借刀杀人,将刘芸面子里子都整没了,小命儿也即将休矣,也算是好好报答了她的养育之恩!”黎戬态度很严肃的说着。

他虽然没有亲眼目睹事情的发生经过,但是却已经能在脑子里大概想清楚整件事的过程。

今日出门时,慕容秋雨身边没有带随行丫鬟,这很不符合常理。唯一的解释就是,她的丫鬟被安排给她办重要的事情去了。

那小兰和小竹二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习武钻研刻苦,身手突飞猛进。那二人想要趁着镇远将军府庆寿热闹的时候,设计刘芸和成花旦是轻而易举的事。

他笃定,是小兰或小竹中的某一个人,将刘芸头上的朱钗刺中慕容昊小妾莲香心口的。至于尖叫声,也一定是那两个婢子故意吸引众人前去发出来的。

思考间,却见慕容秋雨笑着点头应道:“那是啊!我慕容秋雨重情重义,此番涌泉相报了嫡母的恩情,让她一举成名,也不枉她养育了我十几年。”

黎戬嘴角抽了抽,对于慕容秋雨这番厚颜无耻的言论表示彻底无语。

他沉默了一阵子,才淡声问道:“爱妃这样将不相干的人无情杀戮,心中不觉有愧?”

这话落地,黎戬清楚看到慕容秋雨眼底划过讥讽的笑意。

今日丧命那个小妾莲香,她无辜吗?

不!慕容秋雨心中很清楚,那个女人,死的一点都不无辜。一个前世敢对她下毒手的女人,简直就是死有无辜好么?

那莲香,前世因犯了大错被充作军妓。军营之中,慕容秋雨身受重伤,莲香接连两次试图勾|引黎墨,未果后竟由爱生恨,将矛头指向慕容秋雨。

她在慕容秋雨的汤药中投毒,幸亏慕容秋雨一向谨慎,识穿了对方的阴谋诡计,亲手宰杀了此女。

原本,在刘芸与成花旦偷-情这件事情上,慕容秋雨可以不需要杀任何人就能达到让刘芸被休弃、被沉塘的厄运的。

可是她前两日与小兰和小竹到将军府踩点的时候,却意外发现慕容昊纳回府中的小妾竟是前世意图谋害她的军妓莲香。

怪只怪那日在万花楼时,莲香浓妆艳抹,又被慕容昊压在舞台上,慕容秋雨根本没看清楚对方的相貌。

如今确定了这前世谋害她的莲香在镇远将军府上,慕容秋雨立刻临时起意,兴起诬陷刘芸杀人的诡计。如此一来,既能借刀杀人,还能一石二鸟,何乐而不为?

慕容秋雨不知道莲香今生是好是坏,但是就凭借前世她意图谋害自己这一条,慕容秋雨也绝对不允许这样一个人物潇洒的活在世上!

她从地狱血海回来,可不是玩儿心慈手软招数的呀!

思绪渐渐回笼,慕容秋雨歪头看向黎戬,眼底盛满盈盈笑意,“呵呵,七爷何时变的这样悲春悯秋了?真是难得啊!”

黎戬听到慕容秋雨这番询问,眸子一点点的眯紧了。这女人,哪曾有半点杀了无辜之人后的愧疚之感?那表情,好像杀的是仇敌,欣慰欢喜着呢!

疑惑间,就听慕容秋雨沉声说道:“七爷,我承认,我不是个好人。自古以来,成大事者不拘小节。死在我手上的人,自然不会是少数。现在,只是开始而已!”

顿了顿,她又补充道:“在这个世上,残酷法则,弱肉强食。我不杀人,就要被杀。秋雨并非良善之辈,做不到宁天下人负我,我不负天下人那样高风亮节的举动!”

她说的看似冠冕堂皇,实际上有一多半是发自肺腑的真言。

前世的慕容秋雨,是典型的圣母心。血脉至亲,亲密爱人,她能帮则帮,能助则助。可是最后她得到了什么?至亲的陷害,爱人的背叛!

这一生,她从血海深处爬回来,为的是复仇。亲情,爱情,同情?呵呵,那些……于她而言根本无法入眼!

……本章完结,下一章“气喘吁吁,心跳如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