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93章:气喘吁吁,心跳如雷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93章气喘吁吁,心跳如雷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马车内,黎戬默默的凝望着慕容秋雨,眼底飞闪过意味深长的复杂神色。

慕容秋雨没有忽视掉黎戬复杂打量的目光,勾唇淡笑着问道:“七爷可是觉得,秋雨身为女子太过心狠?”

黎戬点点头,又随即摇摇头,前后反应非常矛盾。

只听他沉声说道:“如你刚刚所言,这弱肉强食的世界,你不杀别人,就要等着被别人杀。这番说辞,本王是很认同的。若论心狠手辣,本王自认比起你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慕容秋雨伸手拍了拍巴掌,“七爷这话说的够直白,深得我心!”

闻言,黎戬眸光一闪,突然伸手将慕容秋雨拉入怀中。

慕容秋雨毫无防备,整个人跌进黎戬的怀中,满眼惊愕的看向黎戬。

却见黎戬倾身凑到她耳畔,低声询问道:“慕容秋雨,你确定……你有心吗?”

“……”慕容秋雨一怔,而后失笑出声,“呵呵呵!七爷,你觉得呢?”

黎戬双目灼灼的盯着慕容秋雨笑靥如花的面庞,抬手轻抚过她的额头,眉眼,鼻尖,脸颊,最后顿住在她红唇上。

他声音阴冷的回应道:“本王觉得,你-没-有!”

慕容秋雨唇角的笑意更深了几分,她反声问道:“七爷何出此言呢?人若无心,岂能苟活于世?莫非,秋雨是妖怪不成?”

“呵呵!”黎戬冷笑。他将顿住在慕容秋雨唇上的手,一点点的下移,最终停驻在她跳动的心房上。

他指尖轻戳慕容秋雨的心房,声音笃定的说道:“你这里,虽活犹死。”

慕容秋雨敛了敛眼帘,唇角的笑意消散了许多。

黎戬看着慕容秋雨这个仿佛被人戳破秘密后才有的反应,目光紧跟着阴沉了几分。

他张口,轻咬上慕容秋雨的耳珠儿,力道不重,却也不轻。有些痒,和一点点痛!

慕容秋雨缩缩脖子,伸手抗拒黎戬这番无礼的举动。

黎戬反手扣住她的双手,冷声询问道:“慕容秋雨,你心里到底藏着多少秘密?”

“秋雨听不懂七爷在说什么!”慕容秋雨别开头,用力抽回自己被黎戬紧握住的双手。

黎戬抬手捏住慕容秋雨的下颚,迫使她扭过头与他四目相对。

“真的听不懂吗?还是,在装傻充愣?”黎戬直白的戳破慕容秋雨的谎言。

他讥讽着笑道:“慕容秋雨,总有一天,本王会将你身上的秘密,一个一个的挖出来。就像扒-光你的衣服一样,让你在本王面前……无所遁形!”

他话音落地,当真伸手扯开慕容秋雨身上的腰带,顺势扒她的衣服。

慕容秋雨身形未动分毫,只是冷眼瞧着黎戬的一举一动。

“七爷,有时候好奇心太重,是要付出代价的。”在黎戬褪去慕容秋雨身上的衣物,准备朝她身上探去的时候,慕容秋雨凉凉的提醒出声。

黎戬听到慕容秋雨这话,阴冷的笑了,仿佛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

“代价吗?呵呵呵!”黎戬一边冷笑,一边重重褪下慕容秋雨的衣服。

他倾身压上前,薄唇烙印在慕容秋雨滑嫩的雪肌上。

再抬头时,他语气坚定地说:“本王这一生,最不屑的就是付出代价。因为,不论是什么样的代价,都无法阻止本王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比如现在,本王……只想要你!”

人世间男女,最为俗气的便是身体对异性最本能的渴望。

慕容秋雨并不认为自己是俗气之人,至少,她并不贪欢!不过,因为不反感,也因为抗拒不得,故而她只能心安理得的接受。

更确切的说,她好言安抚自己,权当是到清风馆点了个小倌儿服侍她。还别说,自打这么想了以后,她接受的更为舒畅了!

堂堂西黎皇朝的七王爷,等同于是清风馆里的小倌儿?呵呵,光是想想,都莫名的兴奋了好几分。

宽敞的马车内,慕容秋雨玉|体横陈,黎戬倾身上前,酣畅淋漓的驰骋。

两个人,你不言,我不语。四目相对时,彼此眼中可见翻云覆雨时旖旎的迷离光芒。

身体与灵魂的交接磨合,她浑身潮红,媚眼如丝。他气喘吁吁,心跳如雷。

待马车‘哒哒哒’一路穿过喧闹的大街,稳稳停在七王府门口时,他们已经完成了一场男女之间的热战。

轿帘掀开,黎戬头戴银色面具率先翻身下马车。慕容秋雨尾随在后,面无表情,看不出半点欢爱过后小女儿家的柔情姿态。

黎戬看着这样冷静如常的慕容秋雨,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这女人,当真是铁石心肠。他这般冷情之人,在欢好之时都曾片刻晃神动情。

可是她却……

都说女人的心是水做的,遇到伤心事,便会化成眼泪流落下来。当终有一日,女人心房里的水随着眼泪流干了。那么,这个女人的心,就会变成又冷又硬的石头。

黎戬想不通,慕容昊一家人和黎墨到底对慕容秋雨还做过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以至于慕容秋雨变成现在这样六亲不认的狠辣石头心肠。

慕容秋雨回到后院时,看到小兰和小竹正在练功,小梅在一旁聚精会神的看。

“小姐,你回来啦!”小梅率先看到慕容秋雨,傻乎乎的笑着呼喊出声。

小兰和小竹听到,双双收了剑上前,恭敬的唤道:“王妃!”

慕容秋雨点头,她深知小兰和小竹对她的绝对忠诚和服从。不过,她们姐妹二人对她的态度太恭敬,反倒是让她有些不舒服。

罢了!有些事情,是需要时间慢慢去更正的。这两个丫头性格倔强,一朝一夕是很难改变她们对她恭敬的态度的。

这样想,慕容秋雨伸手拍了拍姐妹二人的肩,毫不吝啬的赞叹道:“今天的事情,你们干的不错!”

小兰和小竹得到褒奖,却并不得意忘形,只恭敬的应道:“为王妃效犬马之劳,是奴婢们的荣幸!”

慕容秋雨点了点头,这两个丫头为人谨慎,不浮夸,不傲娇。前世今生,都形同她的左膀右臂般重要!

她抿起唇角,沉声吩咐道:“你们两个,最近给我密切盯着二王府,盯着慕容馨儿……”

小兰和小竹双双上前,仔仔细细记下来,随后重重的点头。

这个冷风瑟瑟的十月,京城之中人们茶余饭后热议的话题,始终围绕着镇远将军府。

慕容昊的妻子刘芸与梨园春的戏子成花旦勾搭成奸,给堂堂正一品大将军扣了一顶大绿帽子。不止如此,还耐不住寂寞,公然将人给偷到家里了。

以至于最后东窗事发,被慕容昊新纳入府中的小妾莲香撞个正着,将其刺死灭口。慕容昊一怒之下,奋笔疾书,在寿宴之日绝笔休书。

那刘芸一夜之间从辉煌的将军夫人,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荡妇。不但背负骂名,还因杀人之罪被顺天府尹判了斩刑,于十月二十四日在菜市口当众行刑。

十月二十二日,小兰和小竹将慕容馨儿的一举一动汇报给慕容秋雨。

小兰率先汇报道:“王妃,那女人最开始又哭又闹,歇斯底里的耍脾气让慕容将军救出她娘!后来被拒,就开始色-诱二王爷让对方帮她。二王爷虽受到诱惑,但最终没有帮她。”

小竹紧接着汇报道:“昨儿个,那女人趁二王爷不在府上时,偷溜出去约见了太子。两个人在悦来客栈一番**后,那女人便哭啼啼向太子求助。

今日,太子已经带她到大牢探望刘芸。不止如此,还买通狱卒,准备李代桃僵,用别的死囚替换下刘芸。”

闻言,慕容秋雨眸光危险的眯紧了。果然如此,她就知道会是这样!

那慕容馨儿也就只有一个优点了,那就是真心在乎她的嫡母刘芸。不过,她越是在乎刘芸,慕容秋雨越不会让她李代桃僵的计划成功的。哼!

十月二十三日,距离刘芸行刑尚有一日之期。

慕容秋雨乘坐马车,高调现身顺天府大牢,看望嫡母刘芸。

阴暗潮湿的牢房内,刘芸独自居住在一间牢房。看的出,有人打点过,她的牢房内有棉被,桌上有可口的饭菜,甚至还有时令水果和香酥的点心。

“罪妇刘氏,有人来看你了!”牢头收了慕容秋雨的赏钱,态度那叫一个热情,将慕容秋雨引领到刘芸居住的牢房外后,还好心的吆喝了一声。

刘芸听到有人来看她,心头一喜。

“馨儿……”她抬头,欣喜的呼唤了一声,却在看到慕容秋雨那张令她憎恶的脸庞后,顿住了声音。

她冷冷的瞪视慕容秋雨,怒声斥道:“慕容秋雨?你来干什么?”

慕容秋雨满脸盈盈笑意,“瞧母亲这话说的,秋雨来这里,自然是看望母亲的。明儿个,母亲就要孤身走上黄泉路了,秋雨于情于理都该来送上一程不是?”

闻言,刘芸愤怒的咆哮道:“你滚!你滚!你这小贱人,我不要看到你!”

“七王妃!”牢头听到刘芸的谩骂声,急忙冲了过来,担忧的呼唤出声。

慕容秋雨挥挥手,“都退下,本宫要跟嫡母好好谈谈心!”

那牢头听令,招呼几个狱卒纷纷退开。

一时间,牢房内外,刘芸与慕容秋雨双双对视。

慕容秋雨走近些许,弯起唇角低问道:“母亲可是在期盼明日李代桃僵,安然无恙?”

……本章完结,下一章“贱人,你给我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