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目录] > 第95章:上上策,有备无患

《狂女重生 纨绔七皇妃》

第95章上上策,有备无患

妖冶的蓝色妖姬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慕容秋雨听到慕容馨儿这幼稚到极致的话语,简直是哭笑不得。

难道脑子生病了,还能传染吗?这刘芸在牢房里面脑子出问题了,慕容馨儿在牢房外面脑子也出问题了?

啧啧,果然不愧是亲母女呀!

她冷眼看着双目红肿的慕容馨儿,耸肩笑道:“姐姐,你在开玩笑吗?就凭你刚刚辱骂我,试图偷袭殴打我这两条,我就足可以让你挨板子了。你还想告我?”

慕容馨儿指着镇守在牢房门口的诸多狱卒侍卫,怒声嘶吼道:“这些人都是我的人证,他们全都看到是你动手打了我。”

“哦?”慕容秋雨挑眉,目光冷冽的射向门口站着的诸多狱卒侍卫。

她声音平静的询问道:“刚刚,你们都看到什么了?”

那些狱卒侍卫两两相望,最后尽数垂下头,颤声应道:“奴才什么都没看到,对,什么都没看到!”

“你们……岂有此理,我要让太子殿下斩了你们的狗头!”慕容馨儿气急败坏的咆哮出声。

慕容秋雨却是嗤笑一声,对此回答颇为满意。

只要不是傻子,就都会好好分析刚刚发生的事情。

她与慕容馨儿同为王妃,唯一不同的是,慕容秋雨深受黎皇宠爱,是黎皇亲封的女将军。

而慕容馨儿深受太子黎睿的宠爱,是黎睿的心头宝。

众所周知,黎皇为人公正严明。慕容馨儿刚刚想要殴打慕容秋雨的举动,以及谩骂她为小贱人的话,已经足以令黎皇重罚对方。

真要是闹到公正严明的黎皇那儿,慕容馨儿定是讨不到好处。这些人是笃定了慕容馨儿不敢到黎皇面前闹事,不过就是说几句气话。

所以思来想去,这便给出了两边都不得罪的回答!

慕容秋雨眼见慕容馨儿气的呼哧直喘,心中暗叹对方真是弱不禁风。最令她倍感耻辱的是,这么一个弱不禁风的女人,前世却将她耍的团团转,最后还落得惨死下场!

往事啊,真真是不堪回首。

慕容秋雨抿了抿唇角,扬声唤道:“姐姐,你还要不要去告我啊?不要了的话,我就要走啦!”

“你滚!”慕容馨儿厉声斥责,狠狠的瞪视着慕容秋雨,恨不得跳上前将对方抽筋剥骨,放血剜心。

慕容秋雨笑靥如花,转身扬长而去。

走出几步远,她突然顿住脚,扭头对慕容馨儿说:“对了,姐姐!我刚刚将你儿时谋害二姐的事情说与你母亲听,她似乎不相信,我真为她的智商着急!”

“你……”慕容馨儿心慌意乱的瞪大双眼,就差跳上前捂住慕容秋雨的嘴巴了。

慕容秋雨也没心情跟慕容馨儿耗下去,挥挥手帕,洒脱离去,徒留给慕容馨儿一记欢快的背影。

是的!光是看慕容秋雨的步伐,嘚嘚瑟瑟的背影,就足以知道她心情多欢快了。这女人,摆明了是来大牢看刘芸笑话的!

慕容馨儿目光幽怨愤恨的瞪视慕容秋雨,直到对方的身影消失不见后,她才幽幽的收回视线,转身朝大牢里走去。

她一路穿过阴暗潮湿的牢房过道,行至死牢单间区域后,才顿住脚步。

“娘!”她扬声呼唤了一声在牢房墙角内失魂落魄的刘芸。

刘芸听到呼喊声,立刻腾地站起身冲到慕容馨儿身前。母女二人相隔一扇坚不可摧的牢门栅栏,遥遥相望。

牢房里昏暗,刘芸并没有第一时间看到慕容馨儿脸上被掌掴的红肿。

“娘,女儿对不起你。李代桃僵的法子,被散播了出去。大表哥如今被姑姑幽禁深宫,女儿救不了您了!呜呜呜……”慕容馨儿痛哭流涕。

刘芸刚刚已经听慕容秋雨说过这件事情,如今听到,心情反倒是不那么激动了。

她双目纠结的看向慕容馨儿,严肃的询问道:“馨儿,有件事情,你一定要如实回答娘。你二姐的死,是不是与你有关?”

“……”慕容馨儿呼吸一滞,没料到刘芸竟然会突然问她这件事。

她一点思想准备都没有,整个人都呆住了。虽然之前在牢房外,慕容秋雨特意提及了此事,但是慕容馨儿根本没放在心上。她以为,刘芸一定不会相信慕容秋雨的说辞。

刘芸看到慕容馨儿的反应,心口瞬间寒凉起来。

她哀声指责道:“馨儿,你……真的是你,你怎么能这么狠啊?雪儿是你一胞所出的亲妹妹呀,你怎么下得了手啊你!”

慕容馨儿回过神,连忙紧张的摆手摇头,“娘,不是我!你别听慕容秋雨那个小贱人胡说八道。她这是在挑拨离间我们母女的感情呢,你怎么能信她说的话……”

“那你发誓,你发誓我就相信你。”刘芸打断慕容馨儿的话,疾声催促起来。

慕容馨儿咬咬牙,伸出两根手指,“好!我发誓……”

“你发誓,如果你有半句谎言,你就不能坐上皇后的宝座母仪天下!”刘芸再次打断慕容馨儿,让她如此发誓。

知女莫若母!没有人比刘芸更清楚慕容馨儿最想得到的是什么。

果然,这话落地后,慕容馨儿的脸色惨白起来了。

她缓缓放下手,目光看向别处,“娘,你别逼我!”

“……”刘芸眼泪横流,哭笑不得。这一瞬间,她已经知道了答案。

她颤声问道:“馨儿,你为什么……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杀她吗?娘马上就是要死掉的人了,你让我听一句实话,不过分吧?”

慕容馨儿垂下头,如实回应道:“因为妹妹聪明伶俐,温婉懂事,大家都喜欢围着她转。爹娘如此,姑姑和表哥也是如此。女儿……嫉妒她!”

刘芸听到这荒诞的借口,失笑出声来,“所以你就杀了她?呵呵,好啊,馨儿你真是我的好女儿啊。杀了你懂事的妹妹,你成了独一无二被关注的对象。你说你小小的年纪,怎么就那么聪明呢?”

慕容馨儿听出刘芸在讥讽她小小年纪心狠手辣,她不做声。

母女二人,相对沉默。

半晌,慕容馨儿率先开了口。

她说:“娘,这些年来,女儿对你有多好,你心里最清楚。难道,你为了一个已经亡故的人,就要对女儿心生怨恨了吗?”

刘芸一阵叹气,慕容馨儿对她的确很好,很孝顺。可是……

“罢了!死者已矣,追究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刘芸挥手,不想再提及这件事情。

她平静的看着慕容馨儿,低声诉说道:“慕容秋雨那个小贱人,已经将她如何设计我的事情都说了。馨儿,你记着,你娘我做出对不起你爹的事情,都是慕容秋雨那贱人设计的。”

顿了顿,又补充道:“还有,你爹生辰宴那天的偷-情杀人戏码,也都是那贱人一手安排的。娘知道,你是个要强的孩子,是个够狠够阴毒的孩子。娘的大仇,就指望你给报了!”

“娘!”慕容馨儿听到刘芸这话,也不知道她是在夸她还是在讥讽她。

什么叫她是个够狠够阴毒的孩子?这里外不还是在纠结计较她以前谋害了妹妹慕容雪儿的事情吗?

刘芸似乎看出慕容馨儿的不高兴,伸手握住对方的手,“馨儿,娘想通了。我的馨儿是要做大事的人,是要做母仪天下的皇后。那深宫大院,危机重重。

你若不狠,地位不稳。这样一思量,你自小心狠手辣,倒也不是坏事。娘只盼你能将这份儿狠心持续到底,为娘报仇。未来,与太子一起君临天下!”

“娘!”慕容馨儿失声痛哭,紧紧抓住刘芸的手。

她听出来了,刘芸对她虽然心有怨恨,但是更多的是期盼。

她连声应道:“娘,你放心吧!女儿绝对不会让娘死的不明不白。慕容秋雨那个小贱人,女儿一定会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的!”

刘芸重重点头,伸手为慕容馨儿擦拭泪花儿。不擦不要紧,这一擦却赫然发现对方脸颊肿起来了。

“馨儿,你这……被谁给打了?”刘芸惊问出声。

到底是当娘的,关心着女儿。

慕容馨儿愤声应道:“还能是谁?当然是慕容秋雨那个小贱人。”

“太过分了,太嚣张了,她竟然敢打你?”刘芸心疼的捧着慕容馨儿的脸,气急败坏。

慕容馨儿咬牙切齿的哼道:“娘,她嚣张不了多久了。你且放心吧,下个月皇家狩猎,姑姑与爹,大表哥已经策划了非常完美的方案,专门对付那个贱人,必定让她有去无回!”

刘芸听到慕容馨儿这话,放下心来。

她哀声说:“馨儿,以后娘不在了,你要好好听你姑姑和你爹的话。另外,太子对你情意深重,你切记要抱牢了他那棵大树。”

慕容馨儿哭着点头,“娘,我会的,我会好好听话,好好照顾自己!”

十月二十四日,前镇远大将军慕容昊之妻刘芸在验明正身后,于京城菜市场被顺天府尹亲自监斩。

刘芸之女慕容馨儿哭的撕心裂肺,抱着母亲的头颅几欲断气。

慕容秋雨隐于人群之中,将慕容馨儿肝肠寸断的悲痛模样儿尽收眼底,决然转身潇洒离去。

她回到七王府,与黎戬和风雨雷电四大暗卫在书房秘密商讨十一月皇家狩猎对抗皇后慕容颖,渣男黎墨,六王黎烨的各种计划。

大敌当前,有备无患什么的才是上上之策!

……本章完结,下一章“爷,对她动了心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