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目录] > 第24章: 她,是你的妹妹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第24章 她,是你的妹妹

拈花惹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楚流云没有说话,只是脸容沉静,目光不知道落在哪个角落,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见此,慕容素素心里升起了几许不安,不知道是不是刚才慕容七七的话让他心中对自己有几许不好的看法。

她又努力挤出两滴眼泪,让眼角挂着晶莹的泪滴,可却仿佛死死忍着不让它滑落那般,往前两步再度拉近与他之间的距离,声音里已带了一丝哽咽的沙哑:“王爷,七皇妹自小就讨厌我,只因为我各个方面都比她出色,我……”

“本王已经把你送回来,这回去的路就请刘公主自便吧。”楚流云瞟了她一眼,眼神淡漠,没有任何异样的情愫,淡言道:“告辞。”

丢下这话,转身便要离开。

慕容素素岂会如此容易让他离开?

昨夜里得怡妃的帮助,自己和云王爷都留在怡妃的地方,一待便是整整一夜,今日清晨她借故身子不适,怡妃也是个聪明的人,便让云王爷送她回华陵苑。

这好不容易两人才有了单独相处的机会,如此便让他离开,日后想要再亲近他就更难了。

她追了上去,想要触碰他的衣角却又不敢,只得走在他身旁轻声道:“王爷是不是心里对素素有了什么看法?王爷不妨告诉素素,素素以后努力改正,可好?”

楚流云住了步,侧头看着一直跟随着自己的女子,眼底微微闪过几许不耐。

他紧抿薄唇,片刻之后才道:“本王对你没有任何看法,你是母妃的客人,本王送你回来自是当然,本王就此别过。”

“云王爷。”她又追了上去,这次直接挡在他跟前,抬头看着他,一双晶莹剔透的眼眸盈满了泪水:“云王爷真的如此讨厌素素吗?王爷,都到这里了,就不到素素的地方喝杯清茶再走?”

楚流云是真的有几分不耐烦,送她回来是他母妃的意思,如果不是母妃一直坚持,他也不想走这一趟。

这皇宫里头人多口杂,自己与南慕国六公主这一走,只怕流言蜚语将会不断。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脑海里忽然便闪过慕容七七想要解释却没人听她说话时那副绝望的面容……流言,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他垂眸看着慕容素素,忽然脸色正了正,沉声道:“七公主怎么说也是你的皇妹,以后什么‘身子不干不净’这种话还请六公主不要乱说,她是你的妹妹,请你好好爱护她,别让旁人有机会看你们南慕国的笑话。”

这话说得有几分重了,慕容素素听了之后,脸色顿时一阵煞白,脚下的步伐也乱了几分,下意识后退了两步,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从自己跟前走过,拂袖而去。

直到那抹身影完全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她才咬着唇,眼底温婉怯弱的神情散去,只余下森寒。

她执起衣袖拭去自己眼角的泪痕,心里怨念顿起,云王爷,既然如此说她!

难道他对慕容七七那丑八怪余情未了,依然在想着她?

这婚都已经退了,还帮着慕容七七欺负她,云王爷究竟是哪根筋错落了?居然放着她这样一个大美人不管,去管那个丑女!

追随他的步伐,追随了那么久,自来到楚国第一眼见到他,她便喜欢上这个气度出众的云王爷,再加上怡妃娘娘也是特别喜欢自己,总觉得自己和云王爷的将来绝不会受到任何阻拦,慕容七七那丑八怪绝对不会是她的对手。

可她忽略了楚流云自己心里的意愿,一心以为只要怡妃看好他们,他们就能在一起,云王妃这个位置早晚会是她的,可现在看来,似乎她的路也并不怎么顺畅。

想到他刚才对自己那疾言厉色,心里便堵得慌,居然为了慕容七七而骂她!

慕容七七,这个阴魂不散的七皇妹,为何一直堵在她跟前,堵了她的路?

哪怕她现在名声大臭,整个皇城的人都在说着她不贞不洁,可她却还是她的绊脚石。

说她对慕容七七不好……云王爷他哪里看到她对自己的七皇妹不好?难道她表现得还不够好吗?

粉嫩的薄唇被她用力咬着,几乎被咬出血痕,心里的怨恨却从未散去,从四年前开始,每日里看着慕容七七那一脸鬼画符一般的脂粉,心里的恨不仅没有散去,反倒越聚越浓。

如果当初不是自己耍了手段,今日南慕国第一美人的称号绝对落不到她的头上,她恨,恨慕容七七什么都不懂,却能生出这么一副绝色无双的容颜。

不!只要有她在,她绝对不会被七七抢了她的风头,等着瞧吧,今日云王爷让她受的气,他日她定会百倍回报在慕容七七的身上。

丑女,你给本公主等着,本公主绝对不会放过你!

慕容七七走了没多久,楚玄迟便因为睡得不安慰而醒了过来。

听到房内的动静,东方溟立即推门而入,来到楚玄迟跟前垂首道:“王爷。”

楚玄迟坐在床边,修长的腿屈起,长指落在自己额角微微揉了揉。

今日起来,果真觉得神清气爽了不少,一身的疲累也在饱睡了一觉之后彻底散去了。

他只是很奇怪自己昨夜里居然能睡得这么深沉,身边分明还有人在,但感受着她的小手在自己的背上游离,竟让他舒舒服服地睡死了过去。

这种事情,在过去近十年内从未发生过。

“人呢?”他的声音还带着几分沙哑,别说女子听了会神魂颠倒,就算同为男子的东方溟听到,心里也微微叹息着。

王爷果真有足够的资本,让天下的女子为之发狂。

感觉到他一瞬间的不耐,他忙敛了敛涣散的心思,恭敬回道:“已经走了近半个时辰。”

楚玄迟不再理会,昨夜慕容七七说过这驱毒的事不能每日进行,每个月顶多只能进行六七次,得要隔数日才能进行一回,她做完事情离开,无可厚非。

他从床上翻下去,随手抓过一件外袍,举步朝门外走去:“红袖回来了没?”

“已经在偏厅里等着。”东方溟追了过去,虽然一夜没睡,但如今看来还是精神奕奕的。

偏厅里头,一位女子安安静静呆着,听到门外的脚步声,她眉眼一亮,一双美目紧紧盯着门口,果不其然,很快那道自己期待的身影出现在门外,转身已来到她跟前。

可她尚未来得及看清他的面容,人已经在她跟前走过,只一下,一阵令人心乱如麻的强悍气息扑面而来,笼罩了她一身。

抬头悄悄看了眼在高位上落座的男子,红袖低垂头颅敛去眼底多余的神色,让自己的心微微平复,再次抬头时,眼底只剩下一片清明,并没有半点公事以外的多余神情。

她极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朗声道:“王爷,坛教的人果然到皇城了。”

楚玄迟没有说话,接过东方溟递到跟前的浓茶漱了漱口,冷冽的目光才落在红袖的身上。

对上他淡漠的视线,哪怕视线里头没有半点温度,红袖的心依然跳漏了两拍,忙低垂头颅躲开他的目光,平静道:“王爷,要不要属下把他们的人都带回来?”

“不必。”只是醒来不到半柱香的工夫,楚玄迟的声音和目光已经彻底恢复一贯的冷情。

人既然来了就一定会有所作为,这皇城里头定然有与他们牵线的人,打草惊蛇只会惊动到幕后那个人,如此,想要把背后的人抓出来便更难。

红袖也知道自己这句话说得太多余,只是刚才对上他的目光时心里一慌,竟有几分沉不住气,生怕被他看到自己对他的倾慕,才会开口随意说了句话,好掩饰自己的失态。

跟随在玄王身边做事的女子并不多,自己是绝无仅有的几个人之一,只凭她一身轻功,行走在江湖上鲜少能遇到轻功比她好的人。

可是玄王有一个原则,便是不要不安分的人,若她不把自己的情绪收敛好,让他看出了自己对他的恋慕,只怕玄王不会再愿意把她留在身边。

“王爷,无名在今晨到达了皇城。”她又道。

楚玄迟长指微微顿了顿,看着握在手中的玉杯,没有说话。

无名,紫川第一杀手,有传说他自出道以来所执行的任务从未失过手,他这次到皇城,究竟是接了什么任务,要杀什么人?

“王爷,无名剑法独步天下,只怕不易对付。”站在身旁的东方溟垂眼看着他,认真道:“要不要属下去会会他?”

“你怕他这次来皇城的目标是本王?”楚玄迟眸光微闪,眼眸深邃,让人完全看不清他在想些什么。

东方溟点头道:“王爷在战场上被坛教的人暗中手中了寒毒,回来这一路上也曾遇到不少杀人,属下担心无名这次也是冲着王爷来的,若是如此,属下不如先将他除去。”

“你就是除了无名,也还会有更多的杀手涌来,除去无名一人有什么意义?”更何况无名的目标也不一定是他,何必多此一举?

听出他的意思,红袖向他倾身道:“王爷,那就让属下看看无名究竟想要做什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怀疑,就不会把你留在身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