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目录] > 第28章: 玉佩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第28章 玉佩

拈花惹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丢下这话,慕容七七转身,这次再也不回头,一溜烟便跑走了,仿佛生怕背后的人后悔把玉佩送给她那般,转眼便跑得没了踪影。

看着她离去的方向,楚江南微微有片刻的失魂。

长指落在自己的薄唇上不经意地扫过,想起刚才他昏迷的时候,这姑娘低头亲自己的一幕幕,一想,心里竟微微温热了起来。

这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与自己如此亲近的姑娘,如果她刚才的眼神不是那么清透明亮,当中若是掺杂了半点贪念,他一定会毫不犹豫捏断她的脖子。

可她没有,救自己的时候,她表情认真而虔诚,清澈的云眸理由没有承载半点杂念……

半响,他忽然随手捏来两片绿叶,凑到唇边缓缓吹奏起奇异的曲子,没过多久,一抹浅灰身影在他身旁落下。

鬼宿来到他跟前半跪了下去,沉声道:“主人,有何吩咐?”

“刚才,有位姑娘从这里下了山。”楚江南伸出修长的指,指了指慕容七七消失的方向,淡言道:“把她安全送回去,再回来向本王复命。”

“是,主人!”鬼宿低头恭敬行了礼,才站起来沿着他所指的方向快步掠去,转眼已不见了踪影。

至于走在前头的慕容七七,因为心里虚虚的,生怕身后的人继续追来,便迅速往山下奔去。

走得太急,竟没发现前方是一个大坑,她一脚没踩对位置,“扑通”一声栽了下去。

鬼宿追到的时候便看到她直扑扑一头倒下的情形,由于两人的饿距离有那么点远,她又走得太快,想要出手相救已经来不及。

没过多久,坑下传来一阵恨绝的咒骂:“哪个王八蛋挖了这么大个坑?让本姑娘知道,以后一定拆他的骨,喝他的血,把他的心挖出来喂野狼!混蛋!”

鬼宿收回了想要过去营救的步伐,闪身躲在树杆后,一张万年冰封的脸差点忍不住破功。

前头栽了一头一脸灰土的慕容七七从坑里爬了出来,伸手把头顶上的枯枝败叶扫了去,顶着一头如同鸡窝一般的青丝,一路骂骂咧咧着,继续往山下赶去。

总觉得身后阴风阵阵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还是什么东西一路在跟随,她五次三番回头张望,却没有看到任何异样,才又放心继续赶路。

下山之后便又沿路返回,花了一个多时辰的功夫才回到华陵苑的高墙边,早就打量过这附近的情形,虽然高墙真的很高,但凭着附近的树木,她还是轻易翻了进去。

至于跟在她身后的鬼宿,只是一路上远远跟随,直到亲眼看着她进了无尘阁的院子,他才疾步离开,再没回头。

七七蹑手蹑脚回到自己的寝房,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把房门关上,从腰间把布袋解了下来,才放在桌上,忽然便觉得一股寒气从前方传来,她心头一紧,脚步一错,迅速躲了过去。

但那股寒气只是源源不断从大床那边的方向传来,看起来并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有人坐在那里,而那个人,如今浑身上下正洋溢着慎人的冰冷气息,让人不寒而栗。

不知道是什么人,感觉不到对方的敌意,慕容七七壮了壮胆,小心翼翼回到桌旁,迅速把桌上的烛火点亮。

烛光亮起,虽然烛火不怎么旺盛,却也足够让人看清房内的一切。

床上,一抹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他悠闲地坐在那里,一条长腿屈起,粗壮结实的胳膊搭在腿上,正冷眼看着自己。

这副既慵懒又邪魅的姿态,愣是惊得慕容七七张开小嘴,好半天说不出半点话。

美,美到顶点,美到无人能及,可却是太冷了!

如此冰冷,冷得让人半步都不敢靠近,可是,他来这里做什么?她记得自己临走之前已经清清楚楚告诉过他,驱毒得要数日之后才能进行……

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自己紊乱的气息,等心跳恢复了正常,才走了过去看着他,细声道:“见过……见过玄王。”

楚玄迟没有说话,只是冷眼看着她。

今夜她一身尘嚣,头顶上还有几片叶子未曾扫下来,虽然脸上没有任何妆容,可却一脸灰土,完全挡去了她真实的面容,这和化了妆并没有任何区别。

见到这模样的慕容七七,楚玄迟也没觉得有任何讶异,只是依然盯着她,目光有几分深寒,也有几分不悦。

他不说话,慕容七七更觉得紧张,每次和玄王呆在一起总觉得连心脏都不受自己的控制,他的气息太过于邪魅与强悍,更是霸道,自己完全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只能静观其变。

她扬了扬唇,试探地问道:“王爷是不是身子不舒服?所以……”

“本王想睡觉。”

简简单单五个字,他说得轻巧,慕容七七却因此又陷入了无边的困惑。

他想睡觉就睡觉呗,来这里找她做什么?这王爷脑袋瓜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把自己洗干净,过来伺候。”楚玄迟不再理会她,竟在她这张小小的床榻上躺了下去。

慕容七七顿时睁大了一双如珠子一般璀璨的云眸,整个人震撼到了极点。

他说他想睡觉……他的意思是他想睡在她这里?还要她把自己洗干净过去伺候,他把她当成什么了?

但当她的目光不经意从铜镜扫过,看到自己如今这副比鬼还要可怕的面容时,心里所有的怒意顿时又散了去。

人家玄王是什么人物,高高在上,尊贵无比,又生得如此漂亮,想要女人什么样的女人没有,他又怎么可能会打自己的主意?

是她自作多情想太多了,可是,让她过去伺候他睡觉,他确定?

这玄王,是不是也太奇怪了些?

直到躺在床上的男人抬头看了她一眼,眼底明显闪过不耐时,七七才蓦然回神,努力挤出一脸笑意,柔声道:“我……我这就去把自己洗干净,过来伺候王爷就寝。”

看到他眼里一闪而逝的满意,她吐了一口气走到屏风里,那里还有她用过的洗澡水,虽然已经凉了,但在这种六月天里还能勉强将自己再清洗一番。

本来想迈进浴桶迅速把自己清洗干净的,可想了想,又觉得有那么点不妥。

这房内还呆着一个男的,谁知道他会不会忽然对自己升起了什么歹念?

但很快慕容七七又把自己这个想法给推翻,玄王爷要是真的对她有什么歹念,昨夜里头自己早已经被他吃干抹净了,清白哪里还能保留到现在?

这么一想她顿时安了心,褪去自己的衣裳跨到浴桶中,迅速将自己洗了个干干净净。

出来的时候楚玄迟依然躺在床上,睁眼看着头顶上的纱幔,不知道在思索什么。

或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今夜为何要到此来找她,只是昨夜所睡的那个安稳觉实在令人回味不已,今夜里躺在熟悉的大床上,少了她的伺候,竟是辗转难眠。

不过是一夜的工夫罢了,他竟有一种喝了毒酒、从此毒素渗入五脏六腑,到了夜里便会毒瘾发作的感觉。

翻滚了大半夜完全没有半点困意,于是在没有惊动到任何人的情况下,他孤身来此,只想试试还能不能寻回昨夜那种酣睡的感觉。

慕容七七出来的时候他还在冥想着,七七低垂头颅,拖着一头湿漉漉的长发迅速来到梳妆台前,拿起脂粉胡乱向自己脸上抹去,这张如花美颜,无论如何不能让他看了去。

食色性也,对着这么美的女子,又是孤男寡女深夜处在一起,她真的不能保证玄王爷在见到她的真容后,是不是还能把持得住。

终于在自己脸上弄出一张鬼画符,她才满意一笑,拿软巾把自己一头湿发裹了起来,回到床边垂眸看着躺在床上的尊贵男子,温言道:“不知道王爷要我如何伺候?虽说王爷尊贵,但有些话我还是要事先和王爷说清楚。”

“说什么?”楚玄迟根本没有兴趣与她交谈,一转身便趴了下去,闷声道:“伺候。”

“王爷让我伺候本是无可厚非,王爷本就生得尊贵,只不过,王爷要知道我并不是青楼里的烟花女子,王爷如此……”

“究竟想要什么?”床上的人已经开始不耐烦了,他来只是想让自己睡一个好觉,而不是听她说废话。

知道他对自己完全没有半点怜惜,七七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也忍不住怨念着,长得这么好看,又这样大刺刺躺在她的床上,却对她如此傲慢!

如果他不是玄王,而是一个无关系要的路人甲,她真的会忍不住一脚把他踹下去。

有人会像他这样,来到旁人的房内还如此无礼,完全不把主人家当一回事的吗?

但,如今这个玄王却是她得罪不起的。

努力敛去眼底的不悦,她笑道:“王爷,既然要我伺候,是不是该付给我适当的报酬?”

报酬……楚玄迟因为这两个字微微怔了怔,但也只是怔愣了一刹,便没有半点迟疑地从腰间取下一块令牌,头也不抬直接丢给她:“拿着令牌到萧氏钱庄去取钱,只要伺候得好,钱财这方面,本王自不会亏待了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他,也有孤单的时候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