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目录] > 第29章: 他,也有孤单的时候么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第29章 他,也有孤单的时候么

拈花惹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双手接过令牌,七七满意笑了笑,慎重地把令牌别到自己的腰际,才在楚玄迟身旁跪坐了下去,伸手落在他肩头上轻轻揉了起来:“这个力度王爷满意吗?”

“用力点。”下头传来了他闷闷的声音。

七七撇了撇嘴,加重了手中的力道。

想她堂堂部队里最出色的军医,如今竟沦落到伺候男人睡觉的地步,这事要是传到她的部队,不知道兄弟们会如何取笑于她。

不过,如今不在她那个年代,而是来了这么一个陌生的年代,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

华陵苑是他们楚家人开的,玄王她还得罪不起。

反正她的名声本来就不好,哪怕房中留了个男人过夜,只怕也算不上是什么新闻。

心里想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下手又重了些,除了为他揉nīe肩膀,放松筋骨,也为他揉着背部和腰际。

过不了多久,楚玄迟均匀的呼吸渐渐响起,看样子竟是真的沉睡过去了。

在她身边睡得这么安稳,这已经是第二次了,若她是杀手,这男人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她无奈叹息着,也不知道是在为他叹息,还是在为自己。

小心翼翼把他翻了过来,让他仰躺在床上,感觉到他微微有几分不安,她便又伸手握上他的肩膀轻轻揉nīe着,声音从未有过的温柔:“只是给你换个舒服的姿势,别怕,我没有恶意。”

仿佛听懂了她的话,沉睡中的男人轻轻哼了声,便又侧头睡了过去。

他的眉宇间永远蓄着一副旁人难以察觉的疲倦之色,可她却看得清清楚楚,这种疲倦,只有长年累月休息不好才会浮现出来的。

是不是有了她的伺候,他真的可以睡得这么安稳,所以才会在昨夜尝过甜头之后,今夜又来寻她?

可她什么时候开始成了他的保姆,为他驱毒不止,还得要哄他入睡?

这差事也太荒谬了些,但他却真的已经甜甜睡过去了,再抱怨也于事无补。

看着他长而翘立的瞳睫密密地覆盖在紧闭的星眸上,那份偶尔才会浮现出来的孤单和脆弱,竟又莫名地在她心底揪了一把。

不知道是谁说的,每个强悍的男人背后总会有不为人知的辛酸和孤单,跺一跺脚就足以撼动整片紫川大陆的玄王,他也会有辛酸的故事,和脆弱的孤单么?

忽然,又觉得自己根本是想太多,向他如此尊贵的男子,能有什么辛酸,会怕什么独孤?

只要他愿意,全城的姑娘们只怕击破头颅都争着和他亲近,他会孤独?

真的想太多……

在他身上轻轻翻了过去,下了床,掀开被子盖在他身上,七七才走到一旁的长椅上躺下。

哪怕长椅硬梆梆的让人难以入眠,但本已累极,所以躺下去没多久之后她也沉沉睡过去了。

这一睡,便一觉睡到天亮。

七七是在翠儿的敲门声中醒来的,迷迷糊糊间想起昨夜睡过去之前的一幕幕,一想,脑袋瓜顿时变得清明。

她霍地从长椅上坐起,抬眼望去,幸而床上已没了楚玄迟的身影,只有一堆凌乱的被褥。

她松了一口气,走到床边躺了下去,被子里头似还残余着他的体温,暖暖的,一股淡淡的清香,说不出的好闻。

她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闻着属于他的独特气息,不知道为何心里竟莫名多了几分安宁的感觉。

翠儿依然在敲门,她淡言道:“进来吧。”

门房“呀”的一声被打开,翠儿捧着一盘洗脸水迈入,把水盆放到桌上,她来到床边看着慕容七七,柔声道:“公主,是时候要起床了,今日奴婢要出门,晌午时不知道能不能来得及赶回来,奴婢不在的时候,公主要是饿了便吩咐梅大叔给你备膳,梅大叔会知道如何伺候公主的。”

听着她的交代,就如同要出门的娘交代自己的女儿一般,七七勾了勾唇,笑得无奈:“你还真当自己是我的保姆了。”

翠儿没有说话,端过浓茶到她跟前,伺候她漱过口,又把软巾浸泡在温水里,拧干之后递给她。

其实也可以说是保姆,她们这些奴婢,伺候主子是她们的责任,过去四年多自己未曾好好伺候过她,现在补回来为时不算太晚吧?

“今天我和你一起出门。”七七从床上滑了下去,套上靴子,伸了个懒腰,舒缓一下筋骨。

昨夜在长椅上睡了一夜,睡得她腰酸背痛的,如果不是今天还有急事要出门,她这回只怕又会倒在床上补个回笼觉,再不愿意起来了。

翠儿走到衣柜前为她挑出一套衣裳,瞥见那件五颜六色的衣裳,七七皱了皱眉,一脸嫌弃:“有没有素色一点的裙子?”

“公主……”翠儿抿着唇,眼下闪过几许为难。

七公主过去的品味还真不是一般的出彩,裙子不是如同孔雀一般艳丽的都入不了她的眼。

慕容七七揉了揉眉角,无奈道:“回你的寝房给我找套裙子来吧,这衣柜里的衣裙有空给我清出去,能当的全部给我拿去当掉,换点银子回来买肉吃。”

知道她无肉不欢,翠儿无奈,只能急匆匆回到自己的寝房里,挑了最新最好的一套裙子,才折回到她的房间伺候她宽衣。

七七身上那套衣裳褪去的时候,忽然“当当”两声,从她怀里掉出两个东西滚落在地上。

翠儿微微怔了怔,正打算为她捡回来。

七七却抢先一步把地上的玉佩和令牌捡起,走到梳妆台前拉开抽屉随手扔了下去,这玉佩和令牌的事她还不打算告诉翠儿,这种事情她知道得越少越好。

“什么东西?”翠儿忍不住好奇问道。

“昨夜捡的两块小石头,你不是还要出门办事吗?你忙你的,我收拾好自己便与你一道出去。”七七顾左右而言他。

“我没有什么好收拾的。”知道她不愿意告诉自己是什么东西,翠儿也不再追问,倒是想起她吩咐自己把她衣柜里的衣裳拿出去当掉,她又来到衣柜前,把柜门打开,看着里头花花绿绿的裙子,回眸看着七七,确认道:“公主确定把这些都丢掉吗?”

“是当掉,不是丢掉。”丢掉便一文不值了,当掉说不准还能当回来一两枚铜板。

慕容七七虽是个穷困的主子,但所用的胭脂水粉以及所穿的衣裳用料也还是不差的。

趁着翠儿收拾衣裳的空当,她迅速换上翠儿为她准备的那套素色衣裙,再把玉佩和令牌藏到怀中,才与收拾好的翠儿一道出了门,来到大街上。

看到街道两旁小摊子上所卖的热腾腾的包子和糕点,她摸了摸肚皮,两眼发着青光。

翠儿只是浅笑,来到一旁的包子档上给她买回来了两个肉包子,七七一边啃着包子,一边与她在街上走着。

虽说时辰尚早,但街上早就已经闹哄哄的,人来人往,繁华得很。

这楚国的皇城果真足够的繁华,大街两旁各式各样的店铺早早便开了门,除了大家的衣着和门面的装潢不一样,事实上和二十一世纪的闹市也没什么区别。

啃完两个包子,翠儿已经找到了一家当铺,领着她进门,所当的不过是一些普通的首饰,还有她那堆衣服,最后竟也当回了二十多两银子。

看着翠儿出门时频频回首,那一脸不舍得模样,七七浅笑道:“既然这么不舍得,为什么还要把它当去?”

“公主不是想要吃肉吗?若是奴婢不当回点银子,如何能让公主吃肉?”翠儿深吸了一口气,不再去想那些珍藏了多年的首饰,看着她笑道:“奴婢这就去给公主买肉去。”

“那你去吧,我在这街上走一会,等会自个儿回华陵苑。”

“公主……”听她这么说,翠儿有几分迟疑,盯着她的小脸,眼底全是不安:“公主,不如和奴婢一起去吗?也好一道回华陵苑。”

“怎么?”七七挑了挑眉,笑道:“皇城虽大,但我还不至于会走丢,这里的路我也算得上熟悉,你去吧,我还要去好好逛一逛。”

事实上她是想把昨夜取回来的那三株龙涎草拿到药店里卖掉,还有那枚玉佩,也要拿去好好掂掂价。

昨夜里虽然楚玄迟给了她一面令牌,可那面令牌她琢磨了半天还是想着不要乱动的好,一旦动了,以后自己和玄王府只怕会扯上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

令牌在她手中,她相信她要到那所谓的萧氏钱庄取多少银子都可以。

能让楚玄迟戴在身边的东西一定是极其重要的,可是,这银子一旦取回来,将来会不会要还,她说不准,倒不是怕玄王要她还银子,她怕是也还不起,怕只怕他要她以别的东西来偿还。

人心隔肚皮,不管玄王是不是真的为了在她那处寻一个好觉,才会三更半夜闯入她的闺房,她也不能掉以轻心,做出一些无法弥补的事情。

更何况皇城里头究竟是谁要置她于死地,直到现在她还是没有半点头绪,这皇城的路,每一步走下去还得要小心谨慎为好。

……本章完结,下一章“ 怎么和污秽之人走在一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