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目录] > 第33章: 想那么多,太可笑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第33章 想那么多,太可笑

拈花惹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是,王爷。”招来另两名小二把一桌子饭菜撤下去,新的菜式很快又排满了一桌。

七七心里其实是有那么点觉得惋惜的,好好一桌菜,他们根本没有吃过多少,就这样被撤了,好可惜。

不过,当新的菜肴送上来之后,刚才的惋惜顿时被抛诸脑后,她拿起筷子,兴高采烈地往筒骨羹夹去,不想在她的筷子碰到最大那块筒骨之前,一双筷子愣是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先她一步把筒骨夹了起来。

“是我先相中的。”尚未看清与自己抢食的人,丢人的话便已出了口。

抬头对上他一双深幽的星眸时,她后悔了。

不就是一块筒骨吗,犯得着惹上这尊大神?

对着其他人她还能保持心平气和,冷静对待,可一扯上楚玄迟时,总觉得他随便一个凌厉的眼神也足够让她从头到脚彻底冰冻凝结。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慌些什么,但就是慌。

她挤了挤眼角,用力挤出一抹讨好的笑意,笑道:“这筒骨我刚才吃了一个,味道不错,玄王请。”

楚玄迟连看都不看她一眼,把筒骨夹到自己的碗里,拿着一旁的银匙优雅地挑着里头的骨髓。

七七夹了另一块筒骨放在自己的碗里,但她没有拿勺子去勺里头的东西,而是把筒骨反过来,拿起筷子对着最脆弱的部位用力戳了下去,“噗”的一声,直接把筒骨扎穿。

一旁的东方溟挑了挑眉角,讶异道:“七公主这是在做什么?”

“吃骨髓呀。”抬头瞟了他一眼,她撇嘴道:“你难道不知道筒骨是用来吸的,而不是用来勺的吗?”

用来吸?这是什么意思?

楚流云瞧了瞧她,又看了眼自己碗里的筒骨,这御华楼的筒骨是皇城的一绝,经由特殊的调料熬制而成,里头的骨髓鲜甜可口。

虽然每个筒骨里头能挖出来的东西不多,可真因为这一点点,才会让它变得更加珍稀美味,可是,从来都只听说骨髓要用银匙挖出来,从来没听说过要用吸的。

七七迎上他写着疑惑的目光,浅笑道:“看来你们都没有试过这种方式,今日我教你。”

她伸出纤纤玉指,把筒骨捏了起来凑到唇边,薄唇压下,对着刚才被戳出来的小孔用力一吸,一阵啜食的声音随之响起。

虽然动作有那么点失礼,但看她的表情却像是享受到了美味到极点的珍稀佳肴,看得人食指大动。

她抬起头看了楚流云一眼,笑道:“云王爷,敢不敢也试试?”

那两片薄唇上还残余着骨髓留下来油腻腻的光泽,再配上她一张五颜六色的脸,果真是影响市容了些。

楚流云看着自己碗里的筒骨,几分迟疑了起来。

用这方式来吸食骨髓,看起来比他们拿银匙去勺还要美味,但当真要他像她那般放肆地吸食,他又似乎做不出来,怎么说也是养尊处优、高高在上的一国王爷,这举止似乎不雅了些。

忽然,“噗”的一声,大家侧目时,竟看到楚玄迟把筒骨捏在手里,学着七七刚才的方法低头对着那道被戳出来的小口用力吸了一口。

“嘶”的一声,筒骨的骨髓就这样被他吸进两片薄唇里头,根本无需咀嚼,又滑又嫩的骨髓直接沿着喉咙滑下。

满满的一口,比起拿银匙一匙一匙勺上来果真要方便太多,尤其骨髓里头还残余着熬制时渗进去的羹汤,那是用银匙勺不出来的,羹汤和骨水一起吸进肚子里,吸进去之后果真唇齿留香,当中的美味无法用笔墨来形容。

尊贵的玄王居然也学着流里流气的七公主一样进食,雅座之外,周围那些时不时往这边张望的客人,人人心头震撼无比,一脸不敢置信。

可是,这举动由玄王爷做出来,却没有半点粗鲁的感觉,反倒给人家一种豪迈的姿态,再配上他一身出众高贵的气息,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这样的男子也足以让天下女子无端心碎。

不少姑娘们用力捧着心口,光是看着他已经饱了,眼前的美食完全形同虚设,彻底引不起她们的兴趣。

楚流云和东方溟也没想到玄王居然真听从慕容七七的,东方溟随即反应过来,忙拿起一旁的软巾递到他跟前。

楚玄迟正要接过,却听到回过神的七七轻声道:“其实这里头还残余了不少骨髓,就这样扔了太可惜。”

她拿起银匙从里头挖了几下,果真又挖出了一匙的骨髓,看着楚玄迟,她柔声道:“这样挖出来的骨髓原本都粘在骨头边缘,当中还会有一些碎骨渣被挖出,这些碎骨渣质地酥松也是可以食用的,王爷不妨试试。”

楚玄迟只是淡淡瞟了她一眼,便又拿起银匙和筒骨,学着她那般用银匙在筒骨内壁勺了几下,果真勺出来了一匙带着碎骨渣的骨髓。

他送进口中,不需要咀嚼便直接咽了进去,味道,果真一绝。

“不错。”完美的唇线微微扬起,他又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筒骨,本是想夹给自己的,但不知为何只是迟疑了一刹,便夹到七七的碗里,随后又给自己夹了一块。

他的声音淡淡的,低沉悦耳似不带任何情愫,又像是带着让女子抓狂的认真:“陪本王吃。”

陪他吃,简简单单几个字,在七七心里莫名揪了一把,让她完全不经思索地把筒骨倒扣了起来,拿起筷子,“噗”的一声将最脆弱的一端给戳破。

楚玄迟也如她一般,拿筷子一戳,便又低头与她一起吸起了骨髓。

两个人的动作虽是一样的粗鲁,但很明显俊逸出众的玄王爷不管做什么都是如此迷人,他的高贵气息她是怎么也学不来了,心里因为自己与他一起吸食骨髓,竟微微有了几分愉悦的味道。

虽然,玄王整个人看起来冷冰冰的,但一颗心似乎也不坏,至少不会瞧不起她。

若是瞧不起她就不会亲自给她夹菜,这和所有的皇族人简直有着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她自来到这个年代之后,所遇到的皇族人,包括楚流云,哪个不是深深厌恶着她?

哪怕楚流云的表现算得上不差,但至少不像玄王那样愿意与她平起平坐,这一刻,心里竟有几分的酸楚,百感交集。

虽然,玄王不愿意在外头表现出与自己相识,但就这么一个给她夹菜的小小举动,她已经决定要原谅他的无礼了。

楚流云和东方溟很快回过神,也加入了进食的行列,但由始至终却只有七七和楚玄迟两个人用这样的方式吸食。

很快,整整一盆筒骨被两人决解了个彻底,小二把筒骨根撤走之后,又换上新的菜肴。

一顿饭,在安静的氛围下进行着。

膳后,小二撤走了所有餐具,换上一壶香茗。

楚流云端起杯子,看着楚玄迟笑道:“听说父皇这回有意要解决四皇兄的婚事,四皇兄这次回皇城,大概短时间内不会离开了吧?”

“未知。”楚玄迟丢给他个模棱两可的答案,便捏起杯子浅尝了一口香茗。

东方溟笑道:“原来传说是真的,皇上和太后娘娘这次真下定决心为王爷娶妻吗?”

“本王曾经听母妃提起过,父皇和太后确实有这个意思,但具体事宜还是要看四皇兄的态度吧。”

大家的视线落在楚玄迟身上,一直低头喝茶不说话的七七也忍不住抬起眉角瞟了他一眼。

本来玄王的婚事与她这种小人物是完全搭不上边的,但不知道为何,这一刻听他们提起,竟忍不住竖起了两只耳朵认真听着。

楚玄迟并没有说话,只是优雅地尝着香茗,见两人的目光依然在自己身上打转,他忽然搁下杯子,瞟了东方溟一眼,淡言道:“你是不是很闲?连这种事情都有空八卦。”

“不是!王爷,属下忙得很!”每次说到这个话题,东方溟都会被吓出一身冷汗,但幸而他很清楚王爷只是不想结束刚才关于婚事的话题,才会如此吓唬他。

执起衣袖拭去额角不小心溢出的汗迹,他向楚流云拱了拱手,笑道:“属下还有要事,就此别过。”

“既然有要事,本王也不留了,四皇兄,改日皇弟登门拜访,我们兄弟几人再好好畅饮一番。”

楚玄迟颔了颔首,长身立起,转身朝楼下而去。

这告别,从头到尾未曾看七七一眼。

被丢下来的七七心里顿时怨念了起来,怎么说也是相识一场,更何况他昨夜里还潜入了她的无尘阁,要她伺候他入睡,这回在外头倒是装着与她完全不认识的样子,哪怕刚才为她夹了菜,也不过是想要有人陪他一起用奇特的方式用膳罢了。

瞧都不瞧她一眼,把她当成透明一般,这男人既无礼又高傲,刚才也不知道发了什么神经,居然因为他的举动而心里微微暖和了起来。

她今日当真是脑子进水了,玄王是什么人物,怎么可能愿意与她这样的人扯上关系?

如果不是她能助他除去寒毒,在他眼底,她连垃圾都不如。

想那么多,太可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只要,不犯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