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目录] > 第36章: 被保护的感觉

《邪王轻点爱:枭宠医妃》

第36章 被保护的感觉

拈花惹笑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七七倒是琢磨起他的话来,命人送来也是好事,省得她多走一趟。

两具身躯贴在一起,似乎越来越热了,她忍不住微微撑了撑身子,楚玄迟却又用力把她压下,让她再次紧贴上他。

感觉到他的不悦,她忙解释道:“我只是想着拿笔墨记下来,好让王爷回去让下人给我准备,圆月之夜我所需要的东西不少,王爷应该清楚那和上次给你去沙拔筒不一样,过程会复杂太多。”

“自会有人来请教你。”现在这样抱着让人很安心,他还没打算要放开她。

七七又不说话了,枕回到他的肩头,闻着他清新的气息,安然闭上云眸。

玄王爷确实是一个很奇特的男人,未曾靠近时只觉得他浑身的气息很强悍也很冰冷,冷得让你不敢靠近半步,可当贴得那么近的时候,你又会觉得他的气息其实暖暖的,让人暖到了心扉里头。

被他抱着,就像是漂泊了许久终于找到一个温暖的港湾一般,只要在他怀里,不管外头的风雨有多大他都可以为你完全挡去。

虽然很清楚这个港湾只是暂时的,可她却无端沉沦了下去,忽然便有了一种奢望,只希望这一刻能停止下来,一夜,便是万年。

纤细的指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终于如愿以偿爬上他的脖子,抚上他的喉结,沿着它的轮廓轻轻划过,她微微睁了睁眸子,眼前的一切却渐渐模糊了起来,脑袋瓜也越来越昏沉。

闻着他的气息,心越来越安宁,一旦安了心,睡意便爬上脑际。

她动了动唇,似想起什么,轻声呢喃道:“听说城外有个叫莫狼山的地方,那里藏着许多草药,过两天我去摘一点新鲜的回来,给你准备十五那夜的药汤。”

“嗯。”他轻轻应了一声,很明显与她一样,意识已经有几分涣散。

她又闭上眼眸安心睡去,可没过多久又如梦呓一样呢喃道:“王爷,别装着不认识我好吗?我不开心……”

声音迷迷糊糊的,听得出有一半的意识已进入了梦境,没过多久,头顶上方又传来一声淡淡的回应:“好。”

一个“好”字让她彻底安了心,小手从他脖子上滑了下去,软绵绵地搭在他的肩头,头一歪,这次彻底睡死过去了。

至于那条落在她腰间的长臂,不知道在上头搭了多久后才缓缓滑落,均匀的呼吸从两人的鼻尖传出,气息渐渐融合在一起。

虽然睡相有那么点怪异,可两个人躺在一起,画面却是异常温馨和谐,美得如诗如画。

夜深人静。

有风拂过。

虽然风声不大,但随着风声而来的那股寒气,却足够的慎人。

楚玄迟倏地睁开深邃的星眸,只一刹,高大的身躯坐起,大掌一紧,已将依然沉睡的人儿护在身后。

宁静的夜幕下,一道寒光忽然闪过,他不紧不慢地伸手,修长的玉指抬起轻轻一夹,指间已经多了一块清润剔透的美玉。

被惊醒的慕容七七揉了揉惺忪的眼眸,尚未睁眼已感觉到房内多了一份与玄王很不一样的深沉寒气,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往楚玄迟身边靠去。

握着她细腰的大掌微微紧了紧,这么一个小小的举动,顿时暖了她的心,这种被保护的感觉,似乎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是第一次。

小巧的头颅从他宽厚的背部探出,才看到寝房一角不知何时多了一抹修长的身影。

她没有说话,只是靠在楚玄迟的背上,静观其变。

来人的目标很明显不是自己,有玄王在此,轮不到她说话。

淡淡的月色渗入,映出楚玄迟指间那一点晶莹的光泽,不经意的一眼,她立即便认出来他手里拿着的是什么。

“这玉佩……”分明就是她今日拿去典当的玉佩,是南王爷的东西,怎么会在他的手里?

半夜三更不睡觉闯入她闺房的匪类又是谁?

但,没有人愿意理她。

黑衣男子由始至终未曾发一言,转身,直接从窗户跃出去。

身手敏捷快速,来去如风,不留半点痕迹,武功是绝对的深不可测。

见楚玄迟打算从床上翻下去,她心头一紧,忍不住握上他的手臂轻声道:“他武功不弱。”

楚玄迟微怔,垂眸看着落在自己臂上的那只小手,深幽的眸光微沉,依然不懂自己为什么对这女子的触碰没有半点抵触的感觉。

他昨夜里甚至还抱着她入睡,这是过去二十多年来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知道自己逾越了,七七忙松了手,不敢再造次。

刚才只是忽然心里焦急,又因为昨夜抱了一夜,没想起来两个人之间的差距。

就算抱在一起,他们还是两个世界的人,很怪异,但却是事实。

“本王不会有事。”丢下这话,他翻身下床,捡起角落里的衣裳一件一件套上。

如同刚才的黑衣人一样,他从窗户出去,临走时还丢给她一句话:“这两日本王不会来,你自己睡。”

声音刚落下,人已经不见了影踪。

看来,玄王的武功也是她无法仰望的高深,但他丢下的话……她自己睡……怎么听怎么像是丈夫要出远门时对妻子叮嘱的话?

小脸微微热了热,想起昨夜的种种,感觉真的很神奇,而她居然……似乎不怎么抗拒……

华陵苑后院,杨柳密林中一片宁静。

楚玄迟把玉佩收起,举步走到黑衣人身后,在离他还有十步远的地方住了步。

“玉佩从当铺赎回。”黑衣人转身面对他,浅色月光打在他脸上,映出一张俊美却冷寂的脸,“拿去当的,是你的女人。”

他的女人……算来算去,与他走得最近的,只有慕容七七一人。

她见过江南?

“我不知道你女人和南王有什么关系,但这玉佩今日若是落在第二人的手里,以后事情会变得极其复杂。”他淡然看着楚玄迟,面无表情道:“鬼瞳来了。”

鬼瞳,紫川大陆排名前三的杀手,但其实可以说,如果没有无名,他一定能排在第一位。

“目标是江南?”见他点头,楚玄迟指尖微微紧了紧,心里想的却是另一回事:“你来皇城是要做自己的事?”

红袖和东方溟都猜错了方向,被派来行刺皇家人的不是无名,而是鬼瞳,无名不过是正巧来到皇城,但因为有他的出现,鬼瞳竟被红袖忽略了。

鬼瞳赶在无名进城的时候前来,或许也是抱着这个目的。

至于鬼瞳收了何人的好处要行刺南王,皇族这么多人,难说。

“本王不会让你伤害皇家的人。”他的声音很淡,却坚定。

“除非你亲手杀了我。”无名的声音同样的淡,却也是同样的坚定。

楚玄迟没有说话,若是要杀他,当初何必收留他?若是不杀,皇族里这次必然会掀起一股腥风血雨。

无名既然能来皇城,只怕已经查到了当年的事,他阻止不了他报仇的心,但,会阻拦他报仇的行动。

“必要的时候,本王会亲手杀了你。”转身,话音消失之际,高大的身影已随风而去。

看着恢复了安宁的夜空,无名一双墨色星眸微微眯起,眼底的寒光久久未曾散去。

他不想与他动手,但,灭门之仇不共戴天,若真到了绝地,他也会亲手杀了他。

楚玄迟,最好不要逼他动手!

玄王爷说这两日不来,一连两日还真没见过他的影子。

也不知道自己是中了什么邪,经历了那夜之后,她居然眷恋起他的味道,没有他睡在身旁,夜里竟辗转难眠。

不过这两日七七也没有闲着,清点了自己的财产后,她在皇城的大街小巷跑了个遍,想盘一处门面自己做点小生意,没肉吃的日子绝对不是她能容忍的,既然这两日多了一笔钱,那不如好好利用起来。

但问下来的结果让人有几分沮丧,这个年代居然没有门面出租这一说,要盘就得要直接买断。

官府只认房契和地契,你出租转让这种协议就算签了,将来出个什么事官府也不一定会认,因此这种方式还没有盛传开来。

走了两日,对大大小小的门面也算得上摸清了价格,在她的想法里是打算开一家医馆,面积不需要太大,能有百来个方就差不多,前头弄个小药铺,后面隔一间诊室,再隔一间手术室便好。

可是,一百个方左右的门面居然要三万两银子,而她现在连一万两都凑不到,更别说把门面盘下来之后还得要装修,进药材,甚至要准备做手术的设备和刀具。

这么算下来,七八万两大概是跑不了了。

为了此事,她愁了好长一段时间,最终决定还是先到处寻找药材拿去出售,自己也留一些备用,凑银子的同时多方面准备,等凑够了银子把门面盘下来,其他的事情也能慢慢就位。

至于玄王给她的那块令牌,她是真的不敢乱用,皇城里头人际关系复杂,尤其是皇族里,若是有人知道她手里有这么块令牌,将来还不知道会利用她对玄王做些什么。

皇家这种事情她不能参与也不敢参与,一旦参与进去,随时都会死于非命横尸街头。

她区区一个弱女,在楚国无权无势,哪天被砍死了丢在街上也没有什么值得讶异的地方。

银子是好的,但也得要有资格去拿才行,改日她一定向楚玄迟诉诉苦,让他以别的方式给她报酬。

最好,给现金。

……本章完结,下一章“ 似乎,太在意了些”↓↓↓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