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目录] > 第1章: 把这个人打包带走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第1章 把这个人打包带走

初心不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陆柯言坐在出租车里,平静的水眸掠过窗外呼啸闪过的霓虹夜色,一道身影,不断的浮现出脑海。

三年,整整三年,当初因一时赌气而离开,如今她却辗转的回归到了这里。

只是终究物是人非。

“小姐,国际展会大厦到了。”出租车司机将车停在了路边,善意的提醒道。

“好的,谢谢。”她付了钱,然后理了理凌乱的衣服,下车。

黑幕笼罩了整个长空,如同纱帘一般,暗黄色的路灯洒落,投射在女人清冷的面容上,她双臂环胸,踩着脚底的高跟,小跑着闪进了大厦。

她才刚刚参加完一年一次的服装展,谁知就在刚刚登上飞往法国的飞机时,竟然会突发状况。

服装展内,玻璃窗中一件一件精美绝伦的服饰惹人晃眼,幽幽的长廊尽头,穆景天高大颀长的身影倨傲的站在一个模特面前,内心早已不再平静。

“穆总,喜欢这身婚纱?”旁边跟着的主办方经理笑容几乎快要溢出来。

他紧抿着薄唇,点了点头。

“是啊,我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婚纱,袖口上都是蕾丝花边,而从肩头一直向下,都是螺旋点缀的白色玫瑰,这样剪裁有致的婚纱,真的是罕见。”

穆景天诚然,依旧点头。

经理继续解释,“许多资深的设计师都坦言,从这身婚纱中,折射出来的是一个女人对爱情的美好憧憬,她将她所有的爱和情感都灌输到了作品之中,所以才会创作出这么完美的作品!”

穆景天听着他说,幽邃的眼眸流转到创作者的名字,“陆柯言”。

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如同轻快的乐曲,穆景天的唇角不自觉的上扬了一定的弧度,黑眸中流连着浓浓的思念!

一阵栀子花香的味道扑入鼻尖,熟悉的芬芳丝丝缕缕的缠绕了他,一瞬间,似乎回到了三年前的时光。

“你好,王经理,你还记得我么?我是这件婚纱的设计者,陆柯言,我和您还有主办方的老师们一起吃过饭。”

她还是如同当初一样,冷清孤傲,无可挑剔的五官上,嵌着一双灵动的眸子,乌藻一般的卷发慵懒的披散着,就这样平静的站在王经理的面前,语速极快的说道。

举手投足,依然是名门闺秀的风范。

果然,在任何时候,对这个女人来说,教养比什么都要重要。

王经理有些受宠若惊,“陆小姐,像是你这样美丽的女人很难让人忘怀,怎么了,现在跑来,有事?”

“我听说我唯一参展的婚纱被窃,不知道警方是否参与了此事,查的怎么样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几许迫切夹杂其中,明媚的眼眸几乎可以渗出水来。

只是就在陆柯言话音才落的一刻,那完美的婚纱就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最后的一句话化成了一道余音,默默的咽下了腹中。

“被窃?没有啊!婚纱一直摆在这儿呢,就连挪动一下都是没有的事儿!”

轰的一声,陆柯言的脑子骤然炸开,握着手机的掌心早已渗出了细密的汗珠,那她之前接到的电话是怎么回事?

“陆小姐,你是否弄错了?确定有人给你打电话么?会不会……”

而不等王经理再次开口,一只温热的掌心猛地覆在了她腰腹上,腹部一紧,一阵天旋地转,柔软的娇躯稳稳的落入了一个健硕而又厚实的怀里。

当迎上那双深邃的不见底的墨瞳时,陆柯言的大脑瞬间恢复了一片苍白。

穆景天!他竟然会在这里?那这个电话……

天哪!陆柯言真有种想咬舌自尽的冲动。

“傻了?我记得曾经有人说过,她的眼里只有我,唯有我,全部都是我,怎么,现在我就站在你的面前,却不认识了?”

沙哑的声音缓缓的响起,穆景天好笑的看着她,似乎也唯有目光流转到她身上的时候,才多出了宠溺。

陆柯言先是错愕,再是促狭,而千姿百态都尽入他的眼底,看的有些痴迷。

她很快就淡定了下来,飞速的回笼了自己的思绪,用手撑住他的胸膛向站起身来,她的呼吸已经快要被剥夺了。

穆景天就那样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凝视着她毫无波澜的小脸,陆柯言别扭的转过脸去,下一秒,却再度被人紧紧拥住。

陆柯言的脸早已经烧了起来,两手无措的腾空,不知该放在何处。

早在来A市参加画展之时,她就隐隐觉得自己会遇上他,但是相安无事的一晚,让她的心安定之余,或有失落,直到此刻,他的出现,打破了她三年来平静的毫无波澜的心绪,几近疯狂。

“我身边那么多女人,却只有你能激发我体内的‘兽’欲,我又怎么会舍得第二次放你离开?嗯哼?”极具磁性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充满了揶揄。

陆柯言倏然的瞪大了双眸,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实在是想不到,一个看上去这么冷峻倨傲的男人,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腾空的手臂,无力的垂下,纤长的指甲几乎嵌入肉中。

他迷恋似得将头深埋入她的发丝间,贴紧了她的脖子,“言儿,和你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都让我身心愉悦,注意,是‘身’和心。回来吧,回到我的身边。”

她一怔,如遭电击!

“这个,穆总,陆小姐,你们……是什么关系?”一直目瞪口呆的王经理再也忍不住的出声问道。

“她是我老婆。”

“他是我前夫。”

两句话,几乎是脱口而出,异口同声。

穆景天身形顿然僵硬,刚散去的气场因“前夫”二字而凝聚,他猛地攥住了她的手,冷冷的扫向王经理,“这件衣服,我要了,这个女人,我打包了!”

说着,拖着陆柯言不断挣扎的身子,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去。

“穆景天!你想干什么!”

“让你穿上这身婚纱,成为我名正言顺的老婆!我倒要看看,我算是哪门子的前夫!”

三年前……

A市的夜,灯火通明,川流不息的马路上,疾驰着一辆辆的轿车,流光溢彩被碾碎在车轮之下,繁华热闹中,却总有些不为人知的沉寂。

“咚咚咚。”三声清脆的敲门声回荡在空旷的露天别墅中,突兀而又清冷。

陆柯言放下手中正整理着的一堆文案,推了推鼻梁上宽大的黑框眼镜,旋转在掌心的笔停下,起身,朝着大厅走去。

她留着一头利索的短发,恰好包裹着一张平凡的瓜子脸,黑框的大眼睛看起来有些不伦不类,身上穿了一件深褐色的及膝衬衫,露出白皙的小腿。

“谁啊?”正在厨房准备夜宵的荣妈也应声走出,和陆柯言对视了一眼。

这么晚了,会有谁来?穆景天从结婚那一晚开始到现在,足足一年,也不见得回家过几次,更别提在家留宿!

“咚咚咚……”又是三声,很有节奏感。

“开门吧。”

在陆柯言的示意下,荣妈忐忑不安的把大门打开,一阵凉风袭来,她的身子明显的抖了一下,朝着旁边站了站,恰好的避开了风口。

而眼睛却不期然的撞ru了一双琉璃般的水眸之中,从门外‘挤’进来的女人,则一身精致的名牌大衣,妩媚的脸上写满了得意。

陆柯言留意到,她的手正抚着自己的小腹,腹部似乎有些凸起。

“你是?”陆柯言皱了皱眉头,却始终想不起,自己的生活中是否有这号人物,似乎看起来挺陌生的。

“你好,请问是穆太太么。”女人的声音倒是挺好听。

陆柯言点点头,“我是,你是……哪位?”

“你好,我叫宋涵。”对方微笑着看着她,自信满满。

宋涵?陆柯言有这个印象。

她已经忘了是哪一天,穆景天突然喝多了酒跑回来,从他西装口袋里掉出来的手机上跃然一条短信。

“景天,我想你……宋涵。”短短的一句话,再暧昧不过。

只是当时,她并没有放在心上。

穆景天在外头有女人的事情,她早就知道,不过他外头的女人找上门来,还真是第一次。

坐在沙发上之后,荣妈连忙找了个借口去斟茶,陆柯言才有机会打量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女人,回想到她方才说的话,浅笑,“宋小姐的意思是,你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先生的?”

“我一共就景天一个男人,不是景天的,会是谁的?”宋涵盯着她,白皙的手不停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腹,一副母爱泛滥的模样。

陆柯言暗暗的敛了神,“这倒不是,不过宋小姐挺着大肚子,跑那么远到这里,不怕动了胎气么?”

这栋别墅,是当初她和穆景天腻结婚之前,她父亲买下的,作为送给她的结婚礼物,建立在最奢华的滨海区,离市中心较远。

刚端了茶水出来的荣妈,险些因为这句话而抖了手,但还是有滚烫的茶水溅洒出来,荣妈不由得感慨,大小姐实在是太会说话了,如果一般的女人面对这个场景,估计早就和小三吵起来了,陆柯言居然还有闲情雅致关心小三腹中的孩子!

“你!”宋涵瞬间就白了脸,好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穆太太真有闲情雅致!”

“你肚子里怀着的,是我先生的孩子,换而言之,假如你将孩子生下来,而景天执意要将孩子带回来,他还得叫我一声‘妈’不是?怎么能不关心些?”

陆柯言缓缓说着,直接无视了宋涵瞬间变得阴毒的眼神。

……本章完结,下一章“ 打了她一巴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