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目录] > 第15章: 不知道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第15章 不知道

初心不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听见他们的对话,张素琴和陆兆松都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

“嘁……结婚这么久,连我姐能喝酒这点都不知道,真不知道你这个丈夫是怎么当的!”陆锦然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下一秒就惨叫起来。

一脸痛苦的看着陆柯言无害的面容,这丫的下脚也太重了!

果然,陆柯言顽皮的一面,只有面对陆锦然的时候才会表现出来,她这个弟弟,真是长了一张毒舌的嘴!

“嗯,你说的没错,以前我对言儿的关心确实少了一点,以后弥补上……”穆景天云淡风轻的顺着他的话说了一句。

耳边忽然拂过了他的声音,温润而又低哑,陆柯言面色一窘,索性往嘴里多扒了几口饭。

不过能成功的堵上陆锦然这小子的嘴巴,也确实不容易,陆锦然闷头吃饭,不再多说什么。

“对了,柯言啊,我等下吩咐人把你的那个房间再整理一下,方便你们两个人睡,你很久没有回家了,房子里面应该有点灰尘。”不等陆柯言反应过来,张素琴已经开口去唤,“管家。”

很快,就有人影从大厅闪到了面前,是一个年近四十的人,穿着朴素的褂子,恭恭敬敬的在张素琴身边站定。

“夫人,有什么吩咐?”

“安排一个仆人去清扫一下柯言的卧室,顺便把衣服什么的都准备好……”

“是……”

陆柯言霍的抬头,伸手,抓住了张素琴,“不用了妈。”

见张素琴看向她,陆柯言赶忙解释,“妈,那个,让管家准备一下家里的客房吧,我和景天分开来睡。”

随着她话音才落,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僵硬了下来,张素琴疑惑的看着她,陆兆松才刚喝了一口酒水就停了下来。

“噗……”陆锦然一时没忍住,差点将嘴里的酒都吐出来,眨了眨眼睛,头一歪,看着陆柯言,“姐,我猜的还真没错啊,你和他是分床睡?”

陆柯言无语的瞪了他一眼,脸像是烧起来了一样,眼眸躲躲闪闪的。

指尖的温度早已经消失殆尽。

“柯言,你和景天,不在一个房间睡觉?”张素琴的音量一下子扬了上去,关切中夹杂着质问。

陆柯言头痛的皱起了眉头。

她就知道,和穆景天一同回家,一定要多出不少的麻烦,除了父母各种异样的打量的眼神,还有陆锦然这臭小子的排斥,更重要的是,这个住宿问题……

除了昨夜的意外,她和穆景天可以说是没有同房过……

“那个,妈,我……”她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和爸妈说这件事,更何况身边还有陆锦然这家伙虎视眈眈的眼神,估计她随便说一个谎,都会被陆锦然给揭露。

“妈,不用准备别的房间了,我和她一起睡。”

穆景天不缓不慢的声音,打破了尴尬的氛围,而他顺势的伸出长臂,将她带入怀中,唇角扬起了一抹笑意。

饭桌上的几个人头顶上都出现了三道黑线,倒是陆锦然,一脸闲逸。

“我说,穆先生,敢情你在我们家是打起了感情牌啊,当着爸妈的面,一副家有好丈夫的模样,等把我姐带回去了,又让她一个人面对着冷冰冰的房子,看着你和别的女人你侬我侬,你可真不愧是演戏的好料子!”

“锦然!”

张素琴和陆柯言几乎是同时惊呼了起来,张素琴拿着筷子在陆锦然的手背上敲了一下,呵斥,“别胡说。”

紧接着,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向穆景天,“景天啊,锦然这孩子就是口不择言,你可不要介意,那既然你和柯言睡在一起,就不需要管家多准备屋子了。”

张素琴细声细语,随后脸微微侧了一下,一记眼神使过去,“按照我原先说的去做。”

管家笑看了一眼陆柯言和穆景天,随即福了福身子,“好的,夫人,我这就去安排人。”

穆景天的表情不算是严肃,甚至可以说,当怀中出现了她柔软的身子之后,就连心情都莫名的安好了起来。

可能这就是陆柯言的好处,以前他并没有怎么和她相处,而短短的两天,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儒雅闲淡的气质,和她在一起,会感觉很踏实,甚至浑身都舒畅了起来。

陆柯言低头,刻意的无视了肩膀上多出来的手臂,含了一粒米在口中,咬着筷子的头,在思索着什么。

“来来来,好了!吃饭,别想其他的了,来,柯言,景天,还有我们的锦然,吃饭!”

陆兆松干咳了几声,爽朗的唤了几个人的名字,饱经风霜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只是忧虑,依然隐藏在眼波之下。

饱餐之后,陆锦然就被电话给叫了出去,那脸兴奋的模样,不用说陆柯言都知道是谁打来的。

陆兆松则习惯性的和张素琴出去散步,留下来几个仆人在家里忙碌着,有的清扫地面,有的收拾桌上的残羹,偌大的宅子里,除了他们,也就剩下了陆柯言和穆景天。

外面的天已经黑了下来,浓墨一样的色彩,透过明朗的落地窗,她朝着远处眺望,可以看见那个缤纷多彩的城市,而眼前,是一片广袤的竹林,漆黑的一片。

身后,有门锁转动的声音,很快,就有人进来。

她不用转身,都知道是谁。

“刚才,是宋涵打来的电话?”她轻声问道,转身,恰好的看他闪过了一抹异样的神情,脚步顿住,就距离她五米。

“嗯。”

刚才在电话里,宋涵几乎是撕心裂肺的痛哭,可就是那样的情感,压抑的他有些呼吸不过来,他已经安排了最好的保姆去照顾她,可是宋涵需要的,仅仅是他在。

陆柯言特意的留意到,他握着手机的拳头又紧了一分,她走上前,抿唇,思索了一下,抬眼,“景天,要不……”

“你想让我现在去看她?”他低头看她,冷声问,而她的心事一下子被戳中,不知该如何回答。

看她这副申请,他就知道自己说的一定没错!

四处窜动的都是紧绷的空气,她耷拉了下脑袋,下一秒,只听他冷哼一声,径直的绕过了她,然后朝着浴室走去。

在进入浴室之前,穆景天回过头,补充了一句,“我明天会去看她!”

她怔在原地,镜片下的眼眸,有些模糊,心,难受的好像被千斤的重物压着,狠狠的剥夺着她的呼吸,让她喘不过气来。

果然,做人太难!

甚至可以说,在他的面前,她已经不知道要怎么说话了,无论她说什么,做什么,好像在他眼中都是错的。

哪怕是大度,都成为了一种遮掩。

哗啦啦的水声响起,陆柯言趴在床上,摘掉鼻梁上的眼镜,揉了揉眼,又爬起来,跑到房外。

她还没有忘记,今晚她需要和他共处在同一个屋檐下。

昨晚是她醉了,所以发生了那些事,今天两个人都清醒着,她也做不到云淡风轻的和他睡在一张床上,估计他也不愿意。

冰冷的水直直的冲着他性感而又结实的身躯,舒爽的展开了眉头,冲走了身体里倦怠的因子,却始终冲不走心头跳跃着的明火。

陆柯言……

他忽然觉得,他对她,还有那么一丝的兴趣。

是因为他强烈的占有欲,不允许她想着别的男人,还是这个女人身上,具有别的女人所没有的特性?为什么和她相处了那么久,到现在才有这样的感觉呢?

穆景天,你似乎真的无视她太久太久了。

穆景天出来的时候,陆柯言已经将沙发展开,铺成了一个宽大的席梦思软卧,而她正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埋头看书。

等着水雾迷绕,有一股暖气直冲而来,她才放下了书,起身,抬眸,瞬间,一屁股重新的坐回了沙发上。

天哪……

脸,很烫,身子,更烫,浑身上下,就连血液,都快要沸腾起来了,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面前这具精壮的无一丝赘肉的身体,小麦色的胸膛上,紧致的腹部……

陆柯言已经不敢往下继续看去。

“你准备睡在这里?”

他环胸,倨傲的问她,垂下来的发丝上还在滴着水,接连的两天见到这样的场景,陆柯言觉得自己不上火都不太可能!

“呃……嗯。”她点点头,不带眼镜面容十分清秀,水汪汪的明眸似乎能照射进人的心中,而她此时,正穿着一件露肩的吊带睡衣。

“等一下,你确定妈不会进来?”他单手叉腰,以一副顽劣的姿态揶揄着。

陆柯言瞬间窘了一下,这点她倒是没有想到,以张素琴的性格,难保不会偷偷的在门外扒一条缝。

如果让妈看见她睡着沙发,他却睡着床,心里的想法估计又多了一点。

但是如果让穆景天睡这里……她还真不太敢开这个口。

“那……怎么办?”她顿了一下,慌乱的转移了视线。

心,早已经高高的悬起,有些紧张。

正巧此时,楼下传来了张素琴的声音,不用问都知道,妈妈回来了,很快,楼下就传来了上楼梯的脚步声,虽然蹑手蹑脚,但是陆柯言还是敏锐的感觉到了。

而下一秒,身子被人一拽,他径直的将她抱起,大步流星的走回床边,然后将她平放了下来。

动作很轻,很轻。

刚一挨到床边,陆柯言立刻的拽过了蚕丝被,将自己裹了起来,而穆景天则倚在她身边,恰好的面对的是她的后背,伸手,轻轻的拂过她身后的发丝,动作轻柔。

从门缝的方向看起来,活色生香的暧昧场面。

张素琴轻声的将门关上,顺便的取下了门上的钥匙,转头,拉过陆兆松的手,低声窃语了什么。

陆兆松先是一惊,随后脸上渐渐的恢复平和,将张素琴拽着朝楼下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三无产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