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目录] > 第21章: 冰冷的声音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第21章 冰冷的声音

初心不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她放下咖啡杯,讷讷的干笑了一下,拎起了怀中的小包,起身迅速的转身,方晚晴急了,整个人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垂下来的手无意的滑过了桌上的水杯。

哗啦的一阵,褐色的液体四溅,地上已经满是碎片。

“柯言,难道你还没有办法忘记之前的事情么?”身后,蓦然的响起了方晚晴急促的声音。

当她发现陆柯言就在自己的面前,她脱口而出的就是这句话,曾经那么友好的感情,到最后确实支离破碎,方晚晴一直都生活在懊悔中。

陆柯言恨这样的自己,明明强装作不在意,听见她的话之后,却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顿步,微微的侧目。

看着她的背影,方晚晴滞了片刻,缓步的踱上前,神色有些无奈,“我承认,当初是我自私,是我故意的让你看见他和我在一起的画面,也是我唆使他陪我一起出国进修。”

方晚晴的声音很平缓,每一句话似乎都酝酿过。

她摇头,“我告诉他,只有他出国了,学会了更多的本事,以后才可以做你的白马王子,所以他和我同时出的国,而我也曾天真的想过,只要你不在,我总会有机会,总有机会彻底的霸占他!”

一股凉意从手心生起,陆柯言的眉眼狠狠的蹙起,嘴角猛烈的抽搐着。

方晚晴没有停下自己的话语。

“可是到了国外之后没有多久,有一次我喝醉了,不小心的说漏了嘴,说出当时都是我在算计你,他竟然毫不犹豫的离开了我!柯言,你知道我当时哭的有多惨么?我在雨中站了那么久,他都没有留下来陪我,他的心里,还是爱你的!”

粉嫩的红唇一张一合,眸光中闪着泪花,过了片刻,就有泪水从眼角流落,思及过去的事情,方晚晴悔不当初。

“你到底想要说些什么?”陆柯言努力的让自己的镇定下来,拼命的做着深呼吸,半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看她直言不讳,方晚晴也大着胆子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柯言,他这次回国,多半的因素也是为了你,忘记以前的事情,忘记以前的事情好不好?”

方晚晴的哭声断断续续,浑身上下都在剧烈的抽搐着,而她所说的话,却是陆柯言没有想过的。

当年的方晚晴还是一个十分强势的女生,而今,这性子,终究还是被生活磨平了不少。

可是,纵然如此,即便方晚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她难道就真的可以不顾一切的和袁侯明在一起么?

那天,在酒店门口,他回头,熟悉的眉眼映入她的眼帘,她的心确实很痛,因为曾经,她是真心的付出过自己的感情。

可是如果说,过了七年,她的心里,依然还在爱着他……似乎有些说不通。

更何况……

“陆柯言,别忘了,你爸妈也是我爸妈……”厚薄适中的红唇吐出来的话,划过耳际,一张精雕细琢的俊颜浮现出了脑海。

“陆柯言,和我顶撞就这么有意思?”

“陆柯言,你就这么确定,我们之间一定会离婚?”

似乎他说的每一句话,她都可以回味起来。

在他的身下,她的指尖都感觉无力,在他的怀里,好似都要化成一潭春水,却即便羞赧,也努力的想要和他顶撞,想要划分他们的界限。

天哪……陆柯言,你在想些什么?

怎么会忽然想起这个霸道的男人了?更何况还是小三小四相拥在怀的男人……

小巧的鼻尖猛地抽了抽,感觉身后的方晚晴还有话要说,她迫不及待的打断,“晚晴,我结婚了。”

“什么?结婚?”忽然高扬起来的女音,无疑不说明了,方晚晴还不知道这件事。

而方晚晴更想不通的莫过于,曾经口口声声说非那个男人不嫁的陆柯言,竟然会选择和别的男人结婚!

为什么这件事封闭的这么严谨?她竟然丝毫没有耳闻。

“是,我结婚了,我的丈夫,是穆景天,穆氏集团的总裁,晚晴,以后那些话,就不要对我说了……”

她淡淡的说道,狠狠的合上了眼睛之后,又缓缓睁开,最后一抹迟疑被扼杀,只剩下了一片明朗,“我不想任何人破坏我的家庭!”

留下最后一句话,她抬起双腿,朝着楼下走去,而愣怔许久的方晚晴一下子反应过来。

“陆柯言,可是你根本不爱你的丈夫!”

回应她的,只有高跟鞋踩着木地板发出来的‘哒哒哒’的声音,清脆响亮,而在她这句话之后,脚步声明显的加快了不少。

显然,陆柯言不想要再听见这些会让她动摇的话。

纤长的指甲几乎要嵌入掌心,方晚晴眼中的焦虑更盛,一把将前额的刘海捋到了脑后,来回的踱了一圈。

“陆柯言,你要是不好好珍惜这一次,我一定会把他抢走,这辈子,你们都没有在一起的可能了!”

方晚晴再也忍不住的大吼了一声。

而与此同时,陆柯言伸手推开店门,虽然动作还是迟疑了一下,但是最后,依然用力的撞开了玻璃门,绝尘而去。

玻璃门前后推诿两下,终于仍是合上,萧筱才忽然探了个头出来,冲着楼上道,“晚晴,你没事吧?”

回答她的,只有一片静默,还有浅浅的喘息声。

苏晚晴原本清丽的眸子却在一瞬间染上一层薄怒,贝齿轻咬住嘴唇,若有若无的呲了一声。

从店里出来,陆柯言走到了街头,遥望着身边的热闹繁华,却感觉这些近在咫尺的喧嚣与自己无关。

明亮的水眸微微的浮现出了一抹青涩的笑意,轻呵了一声。

苦笑着摇摇头,撩了撩一头长发,凉风拂过,陆柯言不自觉的紧了紧自己身上的衣物,然后打车离去……

“爱啊,它将人遗忘。爱啊,它让人感伤我以为我的快乐是你的永久,却在最深情时候给我上了致命的一课。”

出租车上的收音机播放着令人感伤的情歌。

未闭合的窗户灌进几丝风来,陆柯言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耳边回味着歌词。

深情时候的致命一课吗?呵呵。

苏炎俊与苏晚晴又何尝不是在她最深情时候给她上了最致命的一课呢!

出租车师傅透过后视镜望了眼这个长相平凡的女人,搭腔道:“你没听过?这首歌现在可是火的很,是欧阳辰演的那部电视的主题曲呢!”

陆柯言望着车外穿流而过的风景线早已出了神,师傅见她没有搭理自己,便也再没了言语……

回到家中,张素琴便略有紧张的迎了上来,亲昵的拉过陆柯言,关怀问道:“怎么样?店子看过了吗?还满意吗?”

一连串的问题配合着张素琴那张盛满笑意却难掩紧张的表情,陆柯言心里一暖,回拥着张素琴,道:“妈……瞧你这么急做什么?店子看过了,不是很满意,我随后再在网上地产瞧瞧其他的……”

张素琴点点头,目光又移到了门外,一片空荡,迟疑着问:“景天真没有陪你吗?”

陆柯言还未回答,陆兆松便端着紫砂茶壶从楼上走了下来,哼哼了一声:“景天又不是柯言的保姆,哪有一天到晚守着她的道理,你呀……”

“就是,妈您别瞎担心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正好最近公司事儿多,我就没让他陪我……”陆柯言抿了抿嘴唇,“再说了,我们这几天不是都会呆在家里么?”

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心里有小声的嘀咕了一声。

这般良苦用心的说辞,陆兆松又哪里会听不出来?

陆兆松坐到沙发上,顺手拿起一旁的财经周刊,翻阅起来,没有点穿陆柯言的文字游戏……

唯有对自己父亲,陆柯言知道不如母亲那么好糊弄,不过眼瞧着似乎父亲并没有在意自己漏洞百出的说辞,陆柯言赶紧越过客厅往楼上走去,便走便说:“爸,妈,没啥事儿我就先上楼了。”

“嗯。”陆兆松一展书刊,发出一声闷响,应了一声,继续着眼前的阅读。

而张素琴却是略有担心的看了眼陆柯言,嘴里仍是轻声细语的说道:“去吧,待会儿吃饭了叫你……”

“嗯,谢谢妈。”陆柯言一笑,随即便回了自己房间。

‘哒哒’两声儿,陆柯言随性的蹬掉脚上的拖鞋,以一种舒展的姿态直直的将自己摔倒在大床上。

天花板上素雅却仍显名贵的顶灯是姣好的圆月形状,周围点缀着繁星点点,明明没有开启的灯光此时却仿佛如夜里的璀璨扑簌的打在陆柯言脸上。

陆柯言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脸庞,透着手指的缝隙,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气,拍了拍滚热的脸颊,思忖了什么。

过了许久,终于下定了决心,翻身起床,掏出手机,拨了一串再熟悉不过的电话号码……

“嘟……嘟……嘟”久到陆柯言都快忍不住要挂掉电话时,那边刚好响起了一声沉稳的男音。

“什么事。”三个字,冰冰冷冷,稳重而又低沉。

穆景天总是这般,每次接到陆柯言的电话,没有一般夫妻间的那股柔情蜜意,更或者,对待所有人,都是这样。

陆柯言已习以为常,淡淡的说道:“没什么,刚才爸妈问你来着,今晚回来吃饭么?”

……本章完结,下一章“ 无意的一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