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目录] > 第25章: 新闻报道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第25章 新闻报道

初心不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呵,陆柯言不由得苦笑一声。

想起以前程璐璐骂过自己的一句话:你就是泥菩萨的命,观世音的心!

自己的事儿都一团糟了,还想着做圣母去关心别人!

这一年来,她难道不是时时刻刻都做好着离婚的准备么?只是他不提,她也不提,再加上当初的协议。

她一心想着,既然婚都结了,不如好好的维持下去。

而在这短短几天时间,发生的一系列事儿,让她本能的想要去呵护这段来之不易的婚姻,所以在知道穆氏此刻或许面临大危机的时候,她放弃依然如故的过自己的小生活……

窗外的晨光透过金色的窗帘洒落在床边,陆柯言早早的用完了早餐,却还是回到卧室,躺在床上昏昏沉沉的睡了一觉,迷迷糊糊的听见楼下传来挺大的声音,好像是陆兆松和张素琴回来了,两人似乎在谈论些什么。

无力的伸出手捶了捶脑袋,半梦半醒间撑着床醒了来。

这时,门却咚咚的被敲响了。

“进来。”

张素琴转动门把手,一只手还稳稳当当的端着食盘,上面放置着可口的菜肴。

目光扫向床上正紧裹着被子的陆柯言,看她的手正抚着自己的额头,揉着太阳穴,张素琴也知道她没在睡着,所以并没有刻意的放慢脚步声。

走到床边来,把实盘放在床头柜上,张素琴颇为心疼的抱怨道:“你瞧瞧你们两姐弟,没一个省心的,这么大个人了,爸妈不在家,都不知道自己吩咐管家做吃的?”

一边说着,张素琴一边将一盘色泽鲜亮的烤翅饭从实盘端出来,旁边还有一杯柚子茶。

陆柯言翻了翻身,然后用手支撑起身子,扫向色香味俱全的美食,不由笑了笑,撒娇似的依着张素琴肩膀,说道:“妈,你成天没事儿就在捣鼓这些啊?想做美食家啊?”

张素琴脸一红,肩膀一抖,轻轻的震了陆柯言一下,只听她连连解释道:“我哪有那闲心,这不是无聊吗,跟着电视瞎学些……”

“哦,瞎学啊……”陆柯言坏笑着,端起柚子茶,美美的喝上一口。

张素琴看到女儿不怀好意的坏笑,有些尴尬的拍了拍陆柯言,假意斥责道:“你这孩子!回来几天都跟着你弟弟学坏了,一张嘴惹人嫌!”

“妈,我可没说你什么呀!你愿意跟着学学这些挺好的。原来这些小事儿都是妈你拴住我爸的利器啊……”

陆柯言放下水杯,又端起精美的盘子,执起勺子,舀了一口吹了口气,裹着新鲜烤翅味的香便弥漫在母女俩之间,张素琴叹了口气,摸了摸陆柯言的后脑勺,这一举动让陆柯言一愣,成年以来,张素琴已经很久不曾有这个举动了。

张素琴目光中充满着怜爱与心疼,一张保养得宜的脸庞也透出几分无奈。

她几不可闻的叹口气,最后说道:“柯言,有时候夫妻相处之道很简单,就像你刚说的那样,做妻子的时不时的捣鼓些新鲜菜式给丈夫尝尝鲜,偶尔两人看场电影,外出逛逛商场,散散步,都是维系夫妻感情的最佳方式。”

张素琴的话含沙射影,自然让她听出了话外之音,勾了勾唇叫,释怀一笑。

陆柯言没有吃烤翅,她一直不怎么喜欢这些偏西式的饭菜,吃完了米饭,又端起杯子喝了口茶,咂吧咂吧嘴,陆柯言故作轻松的对张素琴笑道:“妈,你说的我都懂……”

“真的都懂?”张素琴目光闪烁,又似乎充满着欣慰,总之里面是陆柯言看不懂的深意。

没戴眼镜的陆柯言此时看上去却是有一股异样的美感,或许是因着刚睡醒的原因,睡眼惺忪着,长发披散着凌乱却不张扬,如含清波的眼正微微敛着,煞是好看。

大致上明白了张素琴是希望自己在面对穆景天的问题上多忍让些,看长远些。

陆柯言想到这里猛然怔住了,前有陆兆松知道她吃避孕药的事儿,后有张素琴明了她努力维持婚姻的心思。

呵呵,陆柯言不由得心里苦笑,看来这几天在家里和穆景天秀的那些恩爱都是虚的,敢情自己一大家子人在陪着自己演戏才对!

“嗯,我懂。”陆柯言说完这几个字儿,又倒回床上,笑道:“吃饱了就想睡……”

张素琴笑笑,端起空盘子,温柔说道:“那你再睡会儿吧。”

“对了,妈。”在张素琴快走到门边时,陆柯言又出声喊道。

“怎么了?”

陆柯言咬了咬唇角,直直盯住张素琴的眼睛,问道:“刚你和爸在楼下说什么呢?我听着挺大声儿的。”

门把手被张素琴转动开,张素琴背对着陆柯言回答说:“哦,没什么,就是和你爸在讨论下个月旅游是去瑞士还是冰岛。”

“这样啊……”陆柯言显然是不信的,她打心底里确信,刚刚他们在底下的谈论一定与自家公司的事儿有关,与穆氏有关。

陆柯言没有表露出不信来,她低下头,丰若星羽的睫毛扑闪两下,正好盖住她的眼睛,没有透露出一点情绪。

卧室里又剩下了她一个人,除了空气中还弥漫着刚刚烤翅饭的淡淡香气,陆柯言不由得又想起张素琴对她说的那些话。

自己妈妈的话,是不希望自己离婚的吧。

陆柯言突然心底一阵柔软,在有些根本的问题上,张素琴就是个彻头彻尾的传统小女人,脑子里一咕噜的都是围着这个家转。

女孩子离了婚以后不好嫁人这种思想观念一定在她脑里根深蒂固着……

陆柯言想到这些,突然觉得挺有喜感,想想小时候,张素琴也算个性格蛮泼辣的女子,时间长河,岁月流逝,倒让她越发的恬静了……

日子不紧不慢的走着,她这几天依旧在网上寻着合心的门店,偶尔和程璐璐出去逛逛,当然更多时候是听程璐璐那花痴满嘴跑火车的宣泄自己有多崇拜欧阳辰,有多爱他,有多想嫁给他。

每每听到这里她也只能淡淡的笑,既不迎合,也不打击,就这么瞧着程璐璐自得其乐的深陷其中。

或许,这本就只是程璐璐的一种快乐而已,不是吗?

哪怕自己对这位当红偶像的了解超出了程璐璐的认知,但是至少程璐璐现在心中的欧阳辰是不可方物的,陆柯言也不屑去做那祥林嫂,撕了自己伤口给人看,疼了自己,还恶心了别人。

过了五天了……

陆柯言坐在家里沙发上,抱着软枕软绵绵的瘫着,舒适又惬意,看了一眼挂历上的日子,又微微的合了合眼眸,有些自嘲的笑笑。

跻着拖鞋,她起身准备去冰箱拿两瓶饮料,正当冰箱门的冷气扑向她时,身后的电视却在这时报出了更让她寒彻骨的新闻来……

“据新闻社和我台联合报道,本市数一数二的商界翘楚,被誉为商业传奇的穆氏集团近日来似乎公司机密电脑遭到黑客攻击,大量资料外泄,其中过程不得而知,不过结果倒是显而易见,穆氏大板先是几度跌停,现在更爆出měng料,穆氏旗下两家运营餐饮的子公司已经易手他人,不再属于穆氏了……”

她略有些错愕的盯着电视机上的一排字幕,连饮料都忘了拿,又坐回沙发上,电视上那女主播颇为犀利的声音还在继续响着:

“虽然只是两家小小的子公司,但此变动一出,街坊间都有传言,这或许是什么不好的兆头,毕竟,穆氏的领头人还很年轻,在面对这样的变故时,穆氏集团要如何转危为安,化险为夷,是否需要借助陆家,来挽回大势?我们大家拭目以待。”

直到新闻联播已经换台成了别的广告节目,她的思绪还处于起伏的状态,浑浑噩噩的伸手,摸到了身边的遥控器,然后关上电视。

整个人瘫软一般的靠在了沙发上。

黑客攻击?

“姐,穆氏会有今天的下场,纯属活该!”

回想起陆锦然的话,她不寒而栗,这次的事情,究竟是否和陆家有关?

她连忙的摒除脑海里这样的想法,揉了揉太阳穴,正想着自己该做什么的时候……

“我要稳稳的幸福,能用双手去碰触,每次伸手入怀中,有你的温度……”

她微微一顿,循着声源望去,才发现是自己躺在沙发上的手机响了,慢慢走过去,拿起一看。

手机屏幕上跳动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陆柯言并不认识,但是在这个电话之前,有一条短信也同时的传到了她的手机上。

她看了一眼,一行简单的话,“想知道景天现在的情况么?”

明明是一句平淡的话语,却掀起了心底的一阵浪潮,仿若猜到了什么,淡粉色的指甲轻轻的在屏幕上敲击着,紧抿着红唇,好似要做出什么重大的决定。

滑动接听,陆柯言轻轻的把手机贴上耳朵。

“陆柯言,你好,我是宋涵。”她还没有开口,话筒那一头,已经传来了宋涵温柔的声音。

“嗯,我知道。”

她并不惊讶,恐怕在穆景天所有的女人之中,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和她作对的女人,除了宋涵,不会还有别人。

一身长款优雅睡衣的女人正斜靠在窗边,手执盛了红酒的高脚杯,轻轻的抿了一口,微眯起狭长的美眸眺望向远方的楼排,听见话筒对面传出的清冷声音时,她轻哼了一声。

不由得转身,望向依然在床上睡的酣甜的男人,他并没有盖被子的习惯,半边的衣衫滑落小麦色的健硕胸膛,俊逸的脸上写满了不耐烦,高挺的鼻梁下,唇形却依旧优美。

想起昨晚,他喝多了酒,忽然跑到了她住的公寓,她简直是受宠若惊,开门的刹那,便迫不及待的冲进了他的怀里。

却被他强行的拉开,他说,“让我静一静……”

静静……

是因为公司里面烦心的事情?还是因为她肚子里怀着的这个孩子?想起这段时间,他忽然对她的淡漠,宋涵的心里并不是滋味。

……本章完结,下一章“ 他在我这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