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目录] > 第7章: 暗夜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第7章 暗夜

初心不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喂,柯言,你终于接电话了?你在哪里?”电话那头的程璐璐雀跃了起来,尖叫的声音让穆景天将手机离远了耳朵。

大厅鸦雀无声,韩三和欧阳辰相视了一眼,各自保持着沉默。

过了许久,话筒内都没有传出声音,只有低沉的呼吸声,此起彼伏。

“柯言?柯言,你在哪里?你,你该不会,真的和穆景天在一起吧?”程璐璐忐忑不安的问道。

回答她的,依旧是静默。

“喂?柯,柯言?”程璐璐的自信已经消失殆尽。

“我就是穆景天。”低沉的嗓音多了几分的魅惑,显得特有磁性。

程璐璐的手顿时僵硬了下来,一股股寒意升起。

啥?她没有听错吧?接电话的人竟然真是穆景天?柯言真的是和穆景天在一起?这算是哪门子的事儿啊!

过了三秒,她已经定了神,声音却依然颤抖,“穆……穆景天,我们家柯言呢,柯言在哪里!”

这问题,还用问么!

“她在我身边。”几个字,简短有力。

程璐璐忽然就慌了,还想要说些什么,手机那头,却是无情的挂掉电话的声音!

“嘟嘟嘟……”该死的!

程璐璐的手无力的垂下,眼眸的深处有些慌乱。

看着程璐璐的神情,韩三也猜到了什么,“程小姐,我已经说了,穆总和穆太太之间的关系一向和睦,不知是谁传出的那样诽谤的消息!”

“你!”程璐璐的小脸忽红忽绿,果然,穆景天身边的,没有一个好应付的角色!

韩三没有搭理她,转而看向欧阳辰,“欧阳先生,如果没有别的事,我先走了,明天的签约仪式可别忘了,告辞。”

欧阳辰神色凛然,微微颔首,溢出来的笑容有些晃眼。

等韩三走后,优美的华尔兹舞曲再度响起,觥筹交错,好像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继续着各自的事情。

“欧阳,这个女人,怎么办?”杨莉示意了一下程璐璐的方向。

程璐璐倏的抬起头来,毫不期然的撞ru了一双危险的黑眸,敛尽所有的诡谲,欧阳辰双手兜在裤中,抿唇,微笑。

与方才冰冷的模样,判若二人。

“既然是穆太太的好友,自然不能怠慢,对了,程小姐,你刚才说,想要来一张合影?”

寒彻的神情似乎有了一丝的松懈,俊美的脸庞微微俯下,凝视着她清澈的瞳孔。

幸福来的太快,程璐璐几乎不可置信,感觉所有的目光都围绕着自己的时候,才欣喜若狂的用力点了点头。

不由得就将刚才发生的小插曲忘却在了脑后。

“阿杨,你来拍。”欧阳辰爽朗的吩咐。

这下,程璐璐彻底的麻木了,她的耳朵出现幻觉了么?为什么一切都显得这么不真实?

欧阳辰要和她拍合影?这对于程璐璐来说,真的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也就自然而然的忽略了那一句,“穆太太的好友”。

对于欧阳辰来说,重要的,也只是前者。

陆柯言,七年前,是我主动的放弃了你,这次,我一定会好好的补偿你,绝不放手!

清冷的夜,透着丝丝缕缕的神秘,穆景天从浴室出来,晶莹的水珠顺着胸前的腹肌流下,头发湿漉漉的,浴巾包裹着下半身,他看了一眼床上,她还在睡着。

短暂的思忖了一下,他还是走上前去。

“唔,不要碰我……”陆柯言满嘴的酒气,一感觉自己的手臂被人扯住,就不由得动了起来,脚上的鞋子被蹬掉,努力的将头埋入被褥。

“乖,洗澡。”他尝试着轻声诱哄。

第一次, 对这个女人,耐下心来。

“不要,我不想洗。”柯言被他拽到了怀里,轻轻的挣扎着,嘟哝出模糊不清的几句话,却因为醉的太沉,已经没有多大的力气,只凭着最初的本能,想要将他推开。

柔软的娇躯磨蹭着他的胸膛,穆景天紧蹙着眉心,身体绷的笔直,艰难的呼吸,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反手的扣住她的手腕。

“言儿,不要乱动。”轻轻的一句话,夹杂了一丝的无奈。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在今晚看见她哭红的脸颊时,他确实产生过一丝的动容,甚至怀疑自己所做的这一切究竟是否正确,看见她在他怀里肆意的哭闹,他所有的恼意和怒意都消失殆尽,甚至很知足。

陆柯言迷糊的抬了抬眼睛,旋转着手指,覆在了他的唇上,“嘘……错了,错了,你要叫我,阿言……不是,不是言儿。”

她打了一个饱嗝,冲着他露出笑脸,然后借助着穆景天的肩膀,一直的攀上他的身子,穆景天早已僵硬了下来,不敢乱动,死死的盯着近在咫尺的娇媚容颜。

结果,尚未来得及开口,陆柯言已经倾身,芬芳的红唇贴上他冰冷的薄唇。

穆景天感觉,自己的大脑里,什么东西猛地炸开来了一般,瞬间,一片空洞的苍白!

“快,叫我阿言,阿言。”她呢喃着,却并没有放慢亲吻的速度。

暧昧的因子在温馨的空气中急速的发生着碰撞。

穆景天声音沙哑,刻意的压抑着体内的欲望,“阿言。”

陆柯言满意的点了点头,但是很快,欲求再次的不满,小手胡乱的在他身上游离着,然后开始扯那唯一的障碍物,一朵红晕飞上脸颊,“为什么扯不开……呢。”

一声轻吟,在穆景天的脑子里炸开,反观这张红润的小脸,布满了酒意,迷蒙中透着妖冶。

“陆柯言,这可是你主动惹我的!”他控制住她的小手,声音中有什么因子要冲撞出来。

她如同婴儿一般单纯的点了点头,满意一笑。

穆景天凝视了她整整三秒,第三秒,霍然倾身,彻底的压上了她的身子。

“唔……”

一室旖旎。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是他们之间,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

陆柯言柳眉紧蹙,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

“炎俊,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回来?”情至深时,她的声音清晰的回荡在温馨的卧室内,男人忽的停了下来。

冰寒至深的脸紧盯着她,黑眸间,取而代之的是愠怒和恼火。

“你刚才叫的,是谁的名字?”他寒着脸,冷冽的质问。

双手的力道大的几乎快要揉碎她的肩膀,陆柯言痛呼出声,潜意识里,回答着他的话,“袁侯明,他,他是我的……”

恋人……

想要说出口,却又觉得哪里不对劲,水眸倏然睁开,惶恐的瞪着他。

“你……你不是苏炎俊!”

该死的!如果可以,穆景天更想要将身下的女人活活掐死!

陆柯言茫然的看着他,痴痴的看着近在咫尺的略有些熟悉的脸,周身都覆上了阴寒之气。

她用手推他,“你……那你是谁?”

喝多了酒?连他都忘记了?只记得这个叫做苏炎俊的男人?

剑眉深蹙,幽深的黑瞳中染起了一大片的火光,他忽然低下头,狠狠的攥取了她的呼吸,在柔嫩的唇瓣上疯狂的蹂躏。

“陆柯言,我是你的丈夫!”

“啊……”陆柯言痛地叫出声来。

疼,好疼,疼的她的眼泪唰唰唰的就流了出来,她奋力的扭动了起来,拍打着他,用力的推着,“出去,你……你出去……”

眼泪一滴不剩的流入了他的嘴里,瞪大的美目中却依旧盛满了泪水,陆柯言再也忍不住的哭丧一般的大喊了起来。

“唔……不要!”撕裂一样的痛苦!

“陆柯言,我告诉你,就算我不爱你,你的心里,也不允许有任何的男人!”

野兽一样的低吼,回荡在空寂的房间。

穆景天真是懊恼这样的自己,明明想要将这个女人揉碎,明明他不爱这个女人,可是看着她哭,看着她闹,他心里也被一股不知名的情绪搅乱。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日夫妻百日恩么?

翌日,清晨。

金黄色的阳光从窗外洒进,别墅内的庭院,娇嫩的花朵开放的格外艳丽,散发出淡雅的香气。

一夜三次,三次沉浮,陆柯言早已承受不住这样的蹂躏而昏昏欲睡,他却不得不起床,迈入浴室,猛地用冷水冲了一阵,水声太大,床上的女人动了动手指,揉了揉欲裂的太阳穴。

一道身影从浴室走出。

穆景天顺手的拿起了床上的毛巾,动作慵懒的擦拭着湿漉漉的碎发。

眼前的人影愈发的清晰,过了许久,陆柯言骤然的嗔圆了双目,几乎是万分惶恐的从床上坐起,卷走了全部的被褥之后,将自己上上下下包裹的透彻,没有一丝的缝隙。

“穆,穆……”她几乎都不会说话了,结结巴巴,过了许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景天?”

他怎么会在这里?陆柯言四处的张望着,这里就是自己的卧室啊,可是他已经有多久没有回到这里了?久到她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入睡,然后面对着空荡的卧室。

可是现在,他怎么会站在这里?

还……陆柯言的眼睛不由得落在男人沾染了水珠的健硕胸膛上,面色一阵羞赧。

“想问我,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穆景天张了张唇,一边揉着碎发,一边缓缓说道,薄凉的眸子睨向那头的小女人。

陆柯言用力的点了点头,这时的模样,与平时淡漠的模样倒是有些区别,像极了一只无辜的小白兔。

“陆柯言,你忘了,这不光是你的家,也是我的?嗯?”他走近她,修长的手指,触碰了一下她滚热的面颊,然后刮了刮她眼角已经风干了的泪痕。

亲昵的动作,让陆柯言迅速的生出了不适,朝着旁边躲了一下,不着痕迹的避开了他的碰触。

这个男人,发什么神经?

然而,她疏离的动作却让穆景天的脸迅速的阴沉了下来,笑容中有些讽刺,想起昨晚她不断的喊出的那个名字,声音又冰冷了几分。

“最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还在乎这个?”

他突来的话,让陆柯言浑身蓦的一怔,略有些不可置信的瞪着他。

……本章完结,下一章“ 警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