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目录] > 第8章: 警告

《绯色豪门:通缉潜逃前妻》

第8章 警告

初心不默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而穆景天暧昧不清的笑容,让她迅速的意识了什么,掀开被褥,是自己光溜溜的身子,而一抹让人无法忽视的嫣红正绽放在雪白的床单上,地上遍布着她的衣服。

酒,早就醒了,大脑一阵的刺痛。

可是却怎么都没有办法想起昨夜发生了什么!

但是看这个情况,猜都能猜得到发生了什么!

看着她的神色,穆景天笑的有些讽刺,当着她的面,开始一件一件的穿起了衣服,直到领结系上,他才顿了顿,看向镜子中的女人。

“不记得昨晚发生什么了?嗯哼?”

陆柯言的脸色有些异样的惨白,紧咬着苍白的嘴唇,没有说话。

“昨晚,我才知道,我的妻子,陆家的千金大小姐,生的这么妩媚妖娆,也是昨晚,我才知道,一向孤傲的陆柯言,竟然会主动承欢……”

冰冷的话语,狠狠的撕扯着她的心脏,陆柯言保持着缄默的姿态,蜷缩在床头。

“哦!对了。”在走出房门的时候,他又回过头来,对上陆柯言刚刚抬起的眸子,“我不喜欢女人,在我的身下,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

陆柯言蓦然怔住,再然后,砰地一声,房门关上,一片静寂。

最后一句话,意味深长。

喊着别的男人的名字?她该不会是对着穆景天,喊出了陈侯明的名字吧?一想到这个可能,陆柯言的心里就生出了一股凉意。

该死的!她究竟是做了什么事情?果然是喝酒误事,陆柯言发誓,自己这辈子都不会碰触这祸害人的酒水了!

她甚至顾不上穿衣,就爬下床,一阵撕裂一样的疼痛,无时无刻提醒着她昨晚遭受的暴行,陆柯言不得不放慢了速度,然后在衣柜里挑出了一件可以遮掩住身体青斑的睡袍,包裹着玲珑的身躯。

荣妈正在餐桌旁忙着布置早餐,听见身后有脚步声,一回头,却看见了她,陆柯言刚走下楼梯,鼻梁上依然挂着黑框的大眼镜,面色红润。

“大小姐,醒了?”荣妈温和的问她,随后,小心翼翼的将筷子放好。

陆柯言点了点头,揉了一把凌乱的头发,目光在客厅内巡视了一圈,“那个,他呢?”

“刚才我本想留先生下来的,结果公司的人打电话过来,似乎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对了大小姐,昨晚,睡得可好?”荣妈的笑有些暧昧不明,意有所指。

“我,我不太记得昨天的事情。”她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呼出一口气来,实话实说。

荣妈笑着解释,“昨晚是先生抱着你回来的,你喝多了酒,躺在先生的怀里,他一回来就把你抱上楼了,看得出来,在先生的眼里,大小姐还是占着极其重要的位置的。”

极其重要的位置?陆柯言还真没有感觉到。

“嗯,宋涵挺着肚子上门,他对我是挺好的。”

陆柯言坐了下来,疼痛甚至让她不能够安然的坐着,动作有些诡异。

荣妈难堪的看了她几眼,虽然这件事确实是先生做得不对,但是毕竟大小姐和他已经结婚了,那就只能好好的维持这一份婚姻,她只能尽力的撮合,总不能说风凉话去拆散他们吧?

“大小姐,可能先生在外工作也比较累,需要找个出口发泄一下,宋小姐肚里的孩子,应该不是有意的,您就……”

“嗯,我有分寸。”清丽的声音响起,她打断了荣妈的规劝。

桌面上是丰盛的西式餐点,有陆柯言最喜欢的芝士面包和沙朗牛排,她拿起了刀,切了一块并塞入嘴中。

“对了大小姐,您昨天输血过多,我专门给你准备了一点滋阴补血的汤,给你端来。”荣妈看她吃的的津津有味,这才想起了这件事。

陆柯言点点头,继续低头吃着早餐,动作很快,却都一口下肚,好像没有什么心情细细咀嚼。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她抬头,荣妈立刻双手在身上的衣服上蹭了几下,道,“我去接。”

“好。”

没过多久,荣妈就折身回来,“大小姐,是夫人的电话。”

“我妈?”陆柯言顿了一下,似乎已经知道了接下来的事情,拿起了纸巾擦拭了几下手之后,就朝着沙发的位置走去。

“喂,妈。”她坐下来,漫不经心的喊了一句。

“柯言啊,你现在在家里么。”很快,话筒里就有关切的声音响起。

“嗯。”

“那,早饭吃过了么?”张素琴细声细语的问道。

“正在吃。”陆柯言回应了一句。

母亲打电话来的用意,她稍一揣度也就知晓了一二,却不得不这样应付着。

张素琴一身宝蓝色的旗袍,打扮的如同民国时期的贵妇一般,端坐在法式的沙发上,缴着电话线,神色有些担忧。

“那个,这段时间,生活怎么样?和景天相处的,还可以么?”

果不其然,估计有些事情已经传入了他们耳中,陆柯言不由得懊恼,却还是硬着头皮应承着,“挺好的,不用担心。”

坐在沙发中央的陆兆松微微的眯了眯眸子,双手捧着一沓子的报纸,仿佛正看的来劲,但是耳朵却早已经竖起,很快,又一个重物陷入了沙发中,陆锦然悠闲的含着一颗葡萄。

“妈,你这话简直就是白问,我姐的心事什么时候对人说过?再说了,穆景天那个混蛋,要是会对她好,也不会把别的女人人的肚子搞大了。”

陆柯言握着电话的手微微的颤了一下,随后就听见张素琴斥责陆锦然的声音,“锦然,你瞎说什么呢!小心被你姐听见!”

“……”对此,陆柯言表示无语,“妈,我已经听见了。”

陆锦然那么大的嗓门,她想要不听见都难!

张素琴瞪了自家儿子一眼,陆锦然无辜的耸了耸肩,“这件事儿都风风扬扬的传起来了,我就是提醒一下我姐,别到时候被穆景天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给骗了,哭都来不及……”

听着电话那头的声音,陆柯言皱了皱眉头,上下的打量了自己一眼,原先被骗了婚也就算了,现在连身子也被骗了,该骗的都骗了,似乎她身上没有什么好骗的了。

还好,她的心是完整的。

“那个,柯言,不要听你弟弟瞎说,他就是口不择言,这……外头传的事情,是真的么?”

说到底,张素琴打这个电话,还是想要确定一下这件事,陆柯言不免有些头痛,甩了甩自己麻痹了的手臂,轻声道,“要不这样吧,妈,我这段时间也没什么事情,等一下收拾一下东西,回家一趟。”

“嘁……既然没事,也不知道帮我打理一下公司……”很快,陆锦然充满了怨念的声音就响了起来,张素琴嗔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询问,“柯言,你,你说的是真的?”

“嗯。”她点头,有些乏了,“妈,那就先这样,我等下就回去。”

“哎哎,好的,那我让佣人多准备一些饭菜!”

挂了电话,张素琴的第一反应就是拍陆锦然的脑门,“你这臭小子,在你姐面前不要老提让她不高兴的事情,这,男人啊,外头的女人再多,也抵不过正妻,到头来,陪他一辈子的也只有明媒正娶的老婆!我就是让你姐放宽心!”

陆锦然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怀抱,英俊的面容上,含笑的黑眸却滴溜溜的转到了旁边陆兆松的身上,啧啧道,“妈,我怎么觉得你这话,意有所指呢?”

“臭小子!”陆兆松一叠报纸砸在了陆锦然的头上,冰冷的脸上掠过温馨的笑意,并不算严肃,“我年轻的时候,可就你妈一个女人,别乱说……”

“得了吧你,当初你逛夜总会的时候,要不是被我揪着耳朵给拎了回家,还不知道现在外头有多少的私生子了,少得瑟!”

陆兆松的话被张素琴否决,毫不犹豫的冲了回去,陆锦然搂着张素琴的肩,失声大笑着,嘴巴都合不拢,陆兆松面红耳赤,满脸的无奈,过了许久,只能起身,索性无视了这两个最爱诽谤自己的母子。

“管家,吩咐人去菜市场多买一些菜,马上大小姐要回家吃饭了。”说话间,染上了宠溺。

提到陆柯言,陆兆松是最为骄傲的,而对于他来说,唯一的污点,就是陆柯言这段有些失败的婚姻。

“好的,老爷,这就去准备!”

管家正在院里浇花,一听见陆兆松的声音,立刻回应了一声,然后擦了擦手。

结婚一年,陆柯言回家的次数屈指可数,开着红色的奥迪A6,来回的在市区逛了一下,买了不少的补品带上。

她在陆氏是个挂职副总,每月的钱都直接的划入卡里,当初她和穆景天结婚的时候,他曾经送了她一张无限额的金卡,只是她从未用过,至今为止,那张卡还安放在她的化妆盒里。

路经一家药店的时候,她将车停在了路边,想了想,还是下了车。

“小姐,您好,请问需要一点什么?”营业员很是热心,或许是因为店里偏冷清的缘故,难得的有顾客出现,难免欣喜若狂。

陆柯言打量了一眼,又转过身来,平静的道,“避孕药。”

“好的小姐,请问您是要长久避孕,还是急性呢?”营业员耐心的问道。

陆柯言也不太明白,水眸一动,勾起了嘴唇,“都要。”

“好的,小姐,请稍等。”

陆柯言点点头,继而开始弯腰,看着柜台上摆放着的各种小玩意,随手的抚上了一个,摩挲了一下上面的标签。

“杜蕾斯……”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黑色的人影飞身进入了药店,穿着简单的背心,手臂上的肌肉性感的凸起,留着一头帅气的碎发,但是模样看着似乎有些着急。

……本章完结,下一章“ 最大号”↓↓↓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