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走进婚姻:我妻夫你 [目录] > 第24章: 相思——流泪,是因为他的难舍吗?

《走进婚姻:我妻夫你》

第24章 相思——流泪,是因为他的难舍吗?

lqd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医生另行检查后,玉芝急忙快速地提好了裤子。

接着医生要玉芝添了份表格,玉芝看了看,就差连祖宗十八代的病史都拿出来问了,不过她还是认真的填了,填完后交给医生,医生在民政局工作人员开的单子上盖了个章,交给玉芝。

“这就行了?”玉芝问。

“交回去,就行了!”医生回答。

拿着盖了章的单子,玉芝长出了一口气,下一楼去等靖涛。

不一会靖涛也出来了,玉芝睁大双眼看着靖涛却不说一句话。

靖涛问:“看什么呢?”

玉芝笑眯眯地不答反问:“说说医生是怎么给你检查的?”

靖涛有几分不好意思,但还是回答道:“医生让我褪下裤子,碰了碰那儿,有反应,就检查完了。”

“噢!”玉芝听得似乎不是很过瘾。

靖涛凑到玉芝身边笑的不怀好意地问:“该你了——说说医生是怎么给你检查的?”

玉芝刷地一下绯红了脸:“没怎么检查。”她吱吱唔唔地搪塞着。

“我不信!”靖涛将身体逼近玉芝。

“不信拉倒!”玉芝笑着跑出了大楼。

靖涛追上玉芝,将她揽入怀中,玉芝急忙推开靖涛说:“咱们还是快点儿把单子交回去吧!”

“好!”靖涛对玉芝的急脾气已经很了解了,知道她非得把事情一气呵成地办完才成。

俩人返回民政局,把所有的材料都交齐了,民政局的工作人员又核对了一遍,取出一对结婚证贴上了两人的照片,盖上了钢印的章,将结婚证交给了两人,又给两人了一个红绒盒子。

玉芝看着红红的结婚证,又看向正看着自己的靖涛,笑了笑,两人一起走出民政局的大楼。玉芝说:“看看这盒子里是什么?”

靖涛说:“好!”

两人打开盒子:里面是红绒镶嵌的两块金色的圆牌,圆牌正面一块刻龙,一块刻凤,反面是相同的一对共浴的鸳鸯伴着一个“喜”字,上面是半圆形的“白头偕老”四字,两块金色的圆牌在阳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四射的光芒璀璨耀眼!

靖涛终于以已婚无房的条件,填报上交了单位发的分房调查表格。

玉芝与靖涛的交往还和以前一样,他(她)们并没有因为领了结婚证而发生什么变化。两个人不见面时,可以捧着电话一聊就是一个多小时,若不是被喊吃饭,两个小时也聊得!隔个一两天见上一回,还是公园、电影院、逛商场、压马路……

时间过得真快,一晃儿就到了年底,由于玉芝业绩突出,锋芒常露,被主任安排随同她一起去北京参加年底的报告总结大会。这是件好事:因为玉芝可以见见世面,是增长知识、增加阅历的好机会;这也不是件好事:因为玉芝要和靖涛分开半个月之久。

火车站上靖涛关切而怜爱地嘱咐着:“吃不饱,就买点儿吃,我不许你瘦!答应我,不能瘦!”

玉芝知道他担心自己挑食,笑着看向他,本想玩笑几句,却看到了他认真而难舍的双眸,玉芝的心被触动了,靖涛伸出双手替玉芝把羽绒服的帽子戴上。十二月的天气冷得冻手,而玉芝此时的心里却注入了一股暖流,开车的哨声再一次催促玉芝,玉芝只好上车,上车后玉芝并不忙着找座,随便找了个没人坐的位置倚向车窗,寻找着靖涛的身影,目光相对的一刻她知道他不曾离开她的身影,火车开动了,她竟在不知不觉中流了泪,是因为他的难舍吗?

……本章完结,下一章“ 相思——北京总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