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目录] > 第10章: 知道我是谁吗?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第10章 知道我是谁吗?

果木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那个刘队哼哧哼哧的通了通鼻子,“阿七”在打了一个打喷嚏之后,他扭了扭头看了看四周,眼珠子提溜的转着,“你们几个去捣他家的墙,娘的!知情不报也是同罪,”那个刘队指了指我家的方向,“哎,好…”“收到刘队…”十几个人便往我家走来,一看这架势我扭头跑到厨房:“妈,妈不好了,捣房子了嘿,捣房子了嘿,计划生育的来捣咱家房子了嘿”。

我妈正在切菜,她举起菜刀,一把推开站在门口的我往大门外面跑过去,我爹也扔下那些漆黑的花生,顾不得擦一下嘴,就带着满嘴的黑灰也一把推开挡道的我往外跑去。

我家的墙是砖头垒的,在那个木头的撞击之下已经破了一个洞,砖头呼啦啦的掉到了我家院子里面,那个刘队喜滋滋的指挥着:“日他姐!给我捣,把这墙给我拆了,”“住手!日你祖宗,再捣我家墙试试,”我妈手里面举着一把菜刀咋咋呼呼的跑到那群人跟前,“日你先人!谁敢拆我家的墙,”我爹一边用手擦着嘴一边骂道,“你娘…,”我也学着我爸妈骂着。

“黝黑!日他姐!看吧我就说吧,肯定有人来,你们的邻居大海儿超生,他家没有人,日他姐,他家的墙捣不动,就捣你家的了!哎!对了,你叫啥?让我查查你家有没有超生,”那个刘队舔了舔手指,翻着那个小本本,“日你先人,你摊上事儿了,你摊上大事儿了,知道张自修不?那是俺哥”,我爹指着那个刘队说道,“张自修?莫非是张庄那个企业家张自修?你跟他啥亲戚?”刘队说道,“那是俺亲哥,你说啥亲戚”?我妈舞了舞手中的菜刀说道。

“真的?你是花儿?”那个刘队指了指我妈问道,花儿是我妈的小名,“是我”,我妈回答道,顺手又挥了挥菜刀,“哎呀!哎呀呀!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啊,昨儿黑县里面给我打电话,说自修有个妹子嫁到这个村了,上面让照顾照顾,哎呀呀!日他姐,真是误会啊,对不住了哎,对不住了哎,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嘛,日你先人,还不赶快给人补墙啊!”刘队脸上堆满了笑,恨不得要把眼睛都挤出来,嘴角恨不得裂到耳朵上,一群人又咋咋呼呼的给我家补起墙来。

村里的其他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计生办的人在我村里面折腾了一天,到黄昏赶着一群牛羊那个刘队长还一手提着一只鸭子离开了我们村,临走了还回过头向着跟过来的人训了几句话:“我们不是土匪,不是抢你们的东西,你们的邻居都超生了,你们尽快通知他们去镇上的计生办交罚款,去镇上的计生办做结扎、上环手术,龟(家)颁布的政策,我们也是奉命行事,你们的牲畜我们都关在计生办大院里面,他们什么时候来办手续,你们什么时候去计生办领回你们的牲畜。”

在计生办走后的接下来的几天里,村里便汇集了一群人,他们每天固定的去镇上计生办,不是去做手术,也不是去交罚款,他们是去喂自己的家畜,一到黄昏他们便自觉的带着草料到村头汇合,有自行车的骑自行车,没有自行车的背着蛇皮袋子徒步,于是这便成了我村一道风景线:夕阳西下一群骑二八大杠的“机械兵”在前面开路,后面跟着一群扛着蛇皮袋的“步兵”,队伍浩浩荡荡的往镇上的计生办走去,其实我也很想去,在被我爹抽了几巴掌之后,在我妈的再三警告之下,我还是去了!偷偷的去的!

计生办在镇上的西南角,一处大院,锈迹斑斑的铁大门上面贴着几个毛笔大字:计划生育指导站,我村里的一个旁门叔叔说计生办本来不在这里,是因为牛太多了所以才临时找了一个院子,还没有走进大门就听见院子里面一阵噪杂的声音,除了牛羊的叫声,还有叫卖声,我甚至还听见了有个女高音在卖新鲜的黄瓜,我跟着村里面的人走进了大院,我去…像是走进了集市一样热闹,各种各样的做生意的都有:炸油条的、卖豆腐脑的、卖菜的、甚至连卖鞋的都有。

感觉比集市还要热闹,再往院子深处走,便看到了牛羊猪还有鸡鸭鹅被关在一个个木栅栏里面,栅栏上贴着大大的毛笔字上面写着村庄的名字,放眼望去十几个栅栏一顺溜的挨着,家畜一看到主人来了,都一起开始召唤起自己的主人来,又是一阵噪杂,中间夹着大人吆喝自家牲畜的声音。

……本章完结,下一章“ 收麦子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