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目录] > 第11章: 收麦子了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第11章 收麦子了

果木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计划生育事件过去一个多星期之后,风的一家回来了,不是因为他们交了罚款,而是该收麦子了,又到了一年的麦季,又到了一年中的六月份,太阳火辣的炙烤着大地,特有的温带季风气候带来了收割季!热风从东南方向吹过来,吹过田野,吹过一望无际黄色的麦田,麦田里面泛起金黄的麦浪,像大海一样一浪撵着一浪,麦芒相互摩擦着发出呼啦啦的声响,空气中飘荡着一种麦香。

我喜欢这个季节,因为我们有麦芒假,意思是老师也要回家收麦子,所以学校集体放假,我爹严格遵守着“九成熟,十成收,十成熟,一成丢”的谚语,谚语是农民的智慧,一代代的劳动人民在田间地头看天看地总结出来的,谚语不仅仅是农民的总结,它还包含着一定的科学依据,比如这个:“麦子九成熟,十成收,十成熟,一成丢”,说的就是麦子不能等到完全熟了在收割,要把握好时机,如果等到冬小麦植株完全干枯后再收获时,冬小麦茎、秆、叶以及根基等已不能再制造和积累养分,但这些营养体仍需要消耗养分进行呼吸,后果是粒重降低。如果麦子没有完全成熟就收割,麦子里面会有很大的水分,不利于储存。

我爹每天的固定工作就是蹲在地头,顺手掐一个麦穗,用手掌把麦粒搓出来之后放在嘴里面用牙齿咬,以这种方法来判断小麦的成熟情况,终于在一天的清晨,我爹就早早的起床了,在家里倒腾着镰刀、耙子、磨镰石等农具,那个时候我们那边还没有联合收割机,麦子都是靠镰刀收割的,在霍霍的磨镰刀声音中,我家迎来了又一个收割季!

第二天大清早我爹拉起了还在做梦的我,我眨巴着眼睛对我爹说:“我头疼,能不能不去割麦子啊?我腿疼,真的腿疼…啊!我去割麦子,我去割麦子…,”我跳起来一边躲着我爹抽过来的鞋底儿,一边跳着穿着我的裤衩,我爹把鞋扔到地上:“娘的,还管不住你了还,就你那点小心思,哼……,”我刚起床我姐姐都已经收拾好农具准备走了。

一行人拉着板车走向地头,我耷拉着脑袋没精打采的,我二姐牵着我的胳膊:“爹,这货跑不掉了,我牵着他走,嘿嘿!”“来来来,我给你弄个帽子,别晒着了,”我大姐把肩膀上搭着的毛巾往我头上缠着,“这样系,然后,嗯…再系个结,哈哈哈哈…,”我大姐指着我的脑袋笑的直不起腰来;我三姐也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我摸了摸脑袋,好嘛!这是日伪汉奸最常用的包头手法,我一把扯下了毛巾:“我rì你……”我妈瞪着我,我爹也停下来准备脱鞋了,我本来想骂来着,但想了一大圈子才发现我跟大姐是一个娘胎里面爬出来,骂她不就相当于骂我自己吗?再看看我爹嘿嘿冷笑的目光,我咽了口唾沫把下半句吞了下去,我爹看我rì了半天也没有个目标,只好悻悻的转过身接着走路去了。

我的两个姐姐笑的更欢了,我像一只斗败的小公鸡,更没有精神了;不一会儿就走到了地头,东方的天空已经开始泛起鱼肚白,火红的太阳微露笑脸,露水还没有干,草叶上面还是亮晶晶的,我爸妈和我两个姐姐一人拿起一把镰刀,咔嚓咔嚓的割起来,麦子被从根部齐刷刷的割断,又被一堆一堆的堆放整齐,我拿着雪白的镰刀,割了一会儿麦子就觉得弯的腰疼,“妈,我腰疼,”我抬起头给我妈说,我妈没有搭理我,倒是我爹回过头来对我吼道:“熊孩子你才多大,小孩子哪有腰?就你废话多,”我连忙低下头有一镰刀没一镰刀的割着麦子。

……本章完结,下一章“ 熊孩子的恶作剧”↓↓↓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