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目录] > 第12章: 熊孩子的恶作剧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第12章 熊孩子的恶作剧

果木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爹!你讲讲你以前的故事呗!”我大姐提议道,“好吧!那我就讲讲以前吧,”我爹抬起头看了看天,“那个时候我跟果儿差不多大,我整天跟着你们燕修大爷(一个旁门的大爷)玩儿,我喊他燕修哥,那时候大家都归生产队管,在咱村的后面是一个大菜园子,种着各种蔬菜,看菜园子的是咱村的瘸子翻儿,就是浪儿他爹,那时候还没有浪儿,;翻儿是前年死的,翻儿跟你爷爷是一个辈分儿的,按照辈分儿我该叫他翻儿叔,翻儿除了天生的瘸之外眼神还不大好使。”

说到这里,我爹停顿了一下,像是穿越到了那个年代,“那天是一个寒冬的傍晚,你们燕修大爷也就是我燕修哥来找我玩儿,我们俩不知道该干嘛,这天寒地冻的,北风呼呼的刮着,你燕修大爷穿着个破棉裤,屁股上面白花花的露着棉絮,‘走咱去村后面的菜园子玩儿吧!’你燕修大爷对我说,我们便一起跑到菜园子玩去,那个时候菜园子里的白菜都已经收完了,北风呼呼的刮的更欢了,野地里只有翻儿住的小屋子,空荡荡的,你燕修大爷发现翻儿住的地方没有锁门,便领着我进去了,翻儿不在家,你燕修大爷看到了翻儿挂在墙上面的锯,就对我说‘咱们把翻儿家的床腿儿给他锯下来一个,然后给他垫到原来的位置,这样他一坐床就踏,哈哈哈…’我觉得也挺好玩儿的,于是你燕修大爷让我在门缝里面看着外面,他自己拿着锯呼啦呼啦的锯起床腿来,不一会儿床腿儿就被锯断了,你燕修大爷抬着床,我把床腿给他放好,”

“我俩都哈哈大笑起来,这时我看到了桌子上面的煤油灯,那个时候村里还没有电,都是点煤油灯,我便对燕修哥说:燕修哥咱俩给他煤油灯里面灌上水吧!嘿嘿!于是我便把灯里面的煤油给他倒掉,之后往瓶子里面灌满了水,这时我俩听到了屋子后面的驴叫,你们燕修大爷顺手拿起翻儿搭在屋里的围脖,对我说:‘咱们把这个围脖给屋后面的毛驴系上吧!保管翻儿找不着,嘿嘿’,我俩一起走到屋后面给那头哼哼哈哈叫唤的毛驴系上翻儿的围脖,天已经快黑下来了!我跟你们燕修大爷刚从驴圈里面走出来,就听见了翻儿开门的声音,我俩就躲在屋后面的驴圈里面耳朵贴着墙听屋里面的动静。”

“就听见一声‘哎呀’,随后听见床倒的声音‘扑通’一声,‘翻儿掉地上了,哈哈’我跟你们燕修大爷一起大笑起来,随后就听见翻儿大骂起来:‘我rì你先人,哪个混蛋倒霉孩子干的,日你娘的,把我床腿给我锯掉,还把我煤油灯给我换上水,我rì你八辈祖宗…’,当时我自己觉得这玩笑有点过了,我拉了拉还在哈哈笑的燕修,‘咱走吧,’你们燕修大爷摸了摸系在驴脖子上的围脖,用大拇指堵住一个鼻孔,使劲儿一喘气,‘哧’一股鼻涕由鼻孔内喷射出来,‘走!回家,日翻儿他娘的,冻死老子的,’我跟你们燕修大爷便回家了!”

“哈哈哈…”我妈和我姐姐都抱着肚子笑了起来,我也笑的快岔气了,我爹边咔嚓咔嚓割着麦子,边像总结似的对我们说:“其实,到现在我都觉得对不起翻儿,那个时候翻儿人可好,夏天我去菜园子里面,翻儿总是偷偷的给我摘黄瓜、番茄什么的吃,唉!真可惜死的早啊!”

我爹讲完他以前的生活片段之后,我便对着我妈说:“妈妈,你也讲一个吧!”我喜欢听我爸妈说以前的事情,那个时候他们总是经常用一个字‘穷’,虽然那个时候很穷,但从我爸妈所讲的故事来看,那时的幸福指数貌似很高,这或许就是一个词汇的来源——穷开心。

……本章完结,下一章“ 鬼打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