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目录] > 第133章: 与众不同的土生(中)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第133章 与众不同的土生(中)

果木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无巧不成书鞋底从土生爷爷的手里飞出去之后砸在了院子里的桐树上,鞋底朝着接生婆反弹了过来,不偏不正打在了土生的屁股上,土生伸了伸胳膊嘤嘤的哭了起来,羊水从他的嘴里面流了出来,所以土生之所以能够活下来多半是因为他爷爷的那只布鞋,到现在土生家里还供奉着那只布鞋,就在他家正当门的八仙桌上,这个我亲眼见过;土生的哭声点燃了土生娘的生存希望,这位昏死过去的妇女在儿子的召唤下也活了过来。

皆大欢喜但由于失血过多土生的娘一下子垮了下来,从此她便卧床不起,在土生两岁的时候撒手西去了,由于这次难产土生在娘胎里面憋的时间太久,以至于把脑子给憋坏了,同年龄段的孩子都能去打酱油了,土生还在地上爬呢,不仅如此他还把手边能捡到的东西都送进嘴里尝一尝,悲剧的是那个时候家家户户都养着鸡,所以鸡粪也是随处可见,在大家都在吃鸡蛋的时候,土生却在尝着鸡粪的味道。

在鸡粪的滋养中土生慢慢的长大,在长大的过程中土生一次又一次的用自己延迟的智商和语言,造就着我们村里面流传千古的一个又一个不朽的神话,据大人们的不完全描述土生的在十岁那年,就已经成为了村里面神一样的存在,那是一个冬天,那时候家家户户都种棉花,收了棉花之后晒干了等着小贩来收购。

晚上土生的爹把白天晒好的棉花装进了一个大麻袋,他找个杆秤自己称了一下,那时候农村还没有地磅台磅什么的,都是用称挂着个铁秤砣,东西重了就在撑杆上绑根绳,然后用木棍从中间穿过,两个人把木棍放在肩膀上哎呦一声就把东西抬了起来,然后用手扒拉扒拉秤砣让撑杆尽量保持水平,要是卖东西撑杆高一点卖家会不高兴,如果是买东西撑杆高一点同样是卖家不高兴。

那天晚上土生的爹也就是老土生接来了邻居家称,他喊过来土生爷俩站在装着棉花的麻袋两边,老土生说:“起!”土生便努力的想站起来,这货憋的脸红脖子粗头上直冒汗,麻袋稍微往上动了动,底部似挨着地面但又却没有挨着,“落!”老土生扒拉了几下秤砣之后,爷俩放下了麻袋,看过撑杆上面的刻度,老土生心里对这袋棉花的重量基本有了数。

第二天老土生把走街串巷的小贩叫到了家里,小贩是个中年人大概三十五六岁,一脸的猴精一看就是生意精,老土生和小贩正在称棉花,土生也屁颠屁颠的跑到他爹身边,趁着两个人都不注意这货偷偷的伸出了一只脚,撑杆突然高高的翘了起来,小贩往前扒拉了几下秤砣,等撑杆稳住了身子,小贩把撑杆伸到了老土生的面前,老土生心里有点不可思议:“明明昨天称的比今天重的多啊!怎么今天少了这么多斤?被偷了?不可能啊,这口袋是自己昨天系的结不假,再者说了谁会偷棉花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与众不同的土生(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