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目录] > 第24章: 去北京(上)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第24章 去北京(上)

果木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日子过的很平淡,时间慢慢的消逝着我们童稚的心,转眼我已经是小学三年级了,就在这一年发生了一件大事,我生病了,起先只是感冒,我爸妈也没有在意只是去我们村头的小诊所拿了点药,几天之后药吃完了也没见好转,反而发起烧来,我爸妈只当是平常发烧感冒了,这年头谁还没个发烧感冒的,直到我一直发烧不退持续了一个星期,脸红的跟西红柿一样,全身烧的离谱用我姐的话说我一手那一个鸡蛋睡觉,然后第二天早上鸡蛋就能吃了,我爸妈开始急了,我也开始了天天“顿监”似的的日子,每天去村头诊所打点滴,关键是村头那个二流子医生扎针还不怎么专业,一个星期下来我的两只手都被扎的肿的跟熊掌一样。

再然后我开始高烧加全身水肿,我爹跟我妈开始发疯了,我是家里的唯一男孩,我上面有两个姐姐。所以我爸妈把我看得比自己的性命都重要,于是我爸妈决定带我去县城的大医院检查,我二舅开着车送我们去县城,边走边不忘记打趣我几句:“黝黑!果儿,几天不见你倒是吃胖了啊,”边说便用手捏了捏我的脸,那时已经肿的很厉害了,我眯着小眼睛抬着头看了看我二舅,“二舅我这时打肿脸充胖子来着,你瞧瞧我的这脸皮是不是很厚啊,”我努力的想笑一下,但脸太大了再怎么使劲儿也挤不动厚厚的脸皮,最后也只是咧了咧嘴!

刚到县医院就看到了我大表哥,我大舅家的长子,我表嫂子在人民医院上班,我大表嫂子带着我们去做各种检查,这倒是省去了好多麻烦,什么挂号了、什么找科室了,一些零碎的事情都省去了,我表嫂子直接带着我找到了儿童专家,然后就是例行的化验,抽血、扎手指、听心跳…县医院能用的器材差不多我都尝试了个遍。然后为了能够更准确的确认病情,我大表嫂拿着一摞化验单找到了院长,一个很有经验的医生,院长看了看各项化验单。

问我表嫂:“得这个病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男孩我表弟,”我表嫂回答道,“哦!你们去省城的大医院看吧,咱们医院的条件有限,光凭这些化验结果是没有办法确认病情的,”院长很郑重的说道,当我表嫂把这个结果告诉给我们时,我妈“哇”的一声蹲在地上哭了起来,我爸把我拉进怀里摸着我的脑袋,开始叹气。在我爸妈快要崩溃的时候,我大舅出现了!我妈那边家族也很大,我姥姥养育了八个孩子,五个儿子三个闺女,我妈妈排老三,我大姨是老大,我大舅排老二,我大舅是做大生意的人,他几乎跑遍了全中国,去过很多很多的地方。

“去北京吧!去301医院,”我大舅对我爸妈说,“咱姐跟咱妹(我的两个姨)都在北京呢,也好有个照应什么的,”我二舅开车送我们到了火车站,同去的还有我的表哥,我大舅的儿子。那时的我没有出过远门,不过我爸妈说我是在北京长大的,说我到4岁回的老家,但我对北京的印象几乎就没有。唯一模糊的记忆就是我的姥爷,我姥爷在北京是收破烂的,那时我爸妈去上班了,就把我留给我姥爷看管,同时留下的还有一个小孩,跟我同年生的我三姨家的孩子,我的表弟。片片的记忆碎片显示着,那个时候的生活虽然很枯燥,但我跟我表弟似乎永远都乐此不疲的热衷于一种运动——脚蹬三轮车!我姥爷收破烂用的车,车子只有一个,于是在院子里面经常可以看到两个小男孩在干架,印象中总是我把表弟揍哭,然后胜利的捣鼓着那个除了铃铛不响其他地方都叮叮当当的三轮车。

……本章完结,下一章“ 去北京(中)”↓↓↓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