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目录] > 第8章: 小翠儿的老公

《泥土味儿的果木林》

第8章 小翠儿的老公

果木林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其实小翠也算是一个苦命的女人,听我爸妈说是从外地买过来的,嫁给了我村里面比他大十几岁的厂,一个身高不足1.5米,走路也是“一米五一米六”的残疾,还一身的病,印象中的他不是在树荫下乘凉,就是在他家门口尝试各种各样的“土方子治病”。有一次村里面来了一个,挑着“华佗在世”大旗的土医生,厂的父母便把他请到了家里当做神医供着,神医就是神医,给厂开的药方都不一样,什么两斤蚂蚁、什么两条蚯蚓、什么割腿放血,到最后竟然在村头东边的树林里面挖了一个坑,然后把一个大缸放进去,下面点上火,也不知道缸里放了什么,反正就叫厂蹲在缸里面,那时候几乎全村的人都赶去看这个神医的“土方子”,等着这个神医的妙手回春。最后也都不了了之了,厂走路的时候还是“一米五一米六”。

厂的残疾貌似是天生的,而且他的手还不太灵活,基本上做不了什么农活,年过三旬了也没有媳妇,他还有个弟弟就是瓜棚里面的喜儿。虽然他们哥俩是一个娘胎里面爬出来的,但是绝对是天壤之别,厂上辈子一定是个无恶不作的混蛋,上天为了惩罚他,所以把作为人类的优点都给了他弟弟,无论身高还是长相,甚至是说话的声音都是,厂是“三寸丁谷树皮”,但他弟弟喜儿却是村里仅有的几个一米八以上的。

儿子没有媳妇老两口也是着急,一合计托人在外地用高价钱招了一个回来,这个女人就是小翠,“小翠是个苦命的女人”,这是村里的大人说经常说的一句话,隐约的我从许多大人的谈话中知道了事情的大概过程,知道了小翠的种种不幸,小翠家是贵州一带山区的,不是汉族人,从她的厚嘴唇以及高高的脸颊就可以看出来,据说她是黎族人,生活在贵州最贫穷的大山之中。小翠家里也有兄弟姐妹,为了给她哥哥娶媳妇,所以他爸妈才托人高价把她嫁到了大山之外,我爸妈让我喊她嫂子,她笑起来很好看,洁白的牙齿,弯弯的眼睛。

初来到我们村见过她的丈夫厂以后,小翠的心彻底碎了,她反抗着、仇视着一切来看她的人,她很想逃跑,但是厂的爹整天把她关在屋子里,并且让厂一刻不停留的看着她,在找到一丝机会以后,小翠还是逃跑了!但这次逃跑或许成了她这辈子最大的噩梦,听我爹说是被村里的人在镇上发现以后就回家告诉了厂和他爹,然后他们一家子人疯了似的把小翠抓到家里,厂的爹不顾厂和小翠的苦苦哀求,把小翠bā光了衣服,捆到了门前的拴马桩上面狠狠地用马鞭抽着。

事后小翠或许就认命了,没有再跑过,我知道,她或许狠的还有她自家的人,在掌控了自己家的以及公婆家的财政大权之后,小翠逐渐适应了这里的生活环境,她很能干,就是性格很泼辣。

小翠嫁到厂家之后最大的功劳就是给他生了四个闺女,其中还有一对双胞胎。厂跟喜儿的家中间只隔了一堵墙,哥俩的房子都在村后面,据村里面的大人私下说,小翠一眼就看中了喜儿,而且极其讨厌厂,做好了饭不让他吃,甚至于晚上都不让他进被窝睡觉,这个情节很像是《水浒传》中的武松和武大郎那一段,厂是武大郎,不过喜儿可不是武松,在潘金莲的暗送秋波以及各种调逗之下也缴械投降了。

村里有人说看见过喜儿在他哥不在家的时候翻越墙头去他哥家,也只是传闻罢了,话说在小翠生了四个闺女之后,又一次怀孕了,这次生的是个小子,一家人很是高兴,厂的爹托村里的老支书给孩子取名,老支书一边“兹兹”的吸着他爹敬上的香烟,一边翻着一本不知几十年代的书,还不忘一边嘱咐他媳妇儿别忘了喂猪。“天赐,”老支书在抽了几根烟之后,看一眼自家门上贴着的对联,已经发白了,对联的上半截还在:天赐华富…下半截已经被支书媳妇给他孙子揩鼻涕用了,“好,很好!”厂他爹像是像是得了圣旨一样,高兴的嘴角快裂到耳朵了,像是被打了鸡血一样,从昏昏欲睡中惊醒,“天赐,我孙子就叫天赐”。

唉!这也是一家不幸的人啊!在生了儿子没有多久,厂便卧床不起了,没一个月就撒手西去了,村里人说厂是被诅咒的,至于是谁那就不言而知了,厂一走家里就只剩下五个孩子了,而就在厂死了不久,村里人又传出消息,说是喜儿跟他媳妇要闹离婚呢,这倒是个新闻!在热论了几天之后,喜儿果然给他媳妇离婚了,他媳妇我经常见,因为她去田地里干活总是要经过我家门口,一个脾气很好的女人,就是很老的样子,她比厂要大很多岁吧,这个女人在给喜儿生了两个闺女一个儿子以后竟然被这样抛弃。喜儿媳妇娘家不乐意了,在砸过他家的锅并且拉走他家所有粮食之后,也就接受了这个现实,于是小翠跟喜儿便成了村里面不公开的秘密了。

这次在瓜棚里面的也正是他俩,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以后,我似乎明白了他们在干什么,但似乎又不是那么明白,在回家的路上我问风:“风哥,你怎么了啊?是不是发烧了啊?风哥,他们两个在屋里干嘛呢?”,风一边低头匆匆的走着一边不耐烦的对我说:“去、去、去…小屁孩知道什么啊你?他们在打架,吃你的瓜去吧,都给你!”,就这样我得到了所有的瓜,并且美美的吃了一顿香瓜大餐。

这件事过了几天之后,在一次看蚂蚁打架的时候,我又想起了这件事情,问风那天喜儿跟小翠在屋子里面干嘛呢,风打了我脑袋一下,对我说他们在打架,我发现风的脸又变红了,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件事。

……本章完结,下一章“ 鬼子进村儿?”↓↓↓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