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10章: 平常语隐大男孩心事 惊世容颜为后事之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10章 平常语隐大男孩心事 惊世容颜为后事之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寒蕊一言不发地走在后面,北良轻轻地靠过去,低声道:“你有心事?”

她微微一笑,没有回答。

“因为润苏?”北良的笑脸永远是灿烂和温暖的。

她复又一笑,依旧未答。

北良顿了顿,忽然贴近她耳边,用极低极轻的声音说:“她再漂亮,也没有你可爱……”

啊?寒蕊莫名其妙,又有些惊讶,继而失笑。老天,这个霍校尉,是在安慰自己吗?他怎么会认为她是这种想法呢?润苏的漂亮,她从来不嫉妒,更不会为此患得患失,他的安慰,虽然多此一举,却没有恶意。

看到寒蕊笑了,北良很是开心。女孩子么,都有那么点妒忌心的,哄一哄,就没事了。于是裂开嘴,自以为是地傻笑了几下。一抬眼,正好看见寒蕊斜扬着嘴角,似笑非笑地看着自己了,于是诧异地瞪大了眼睛,怎么她会如此表情?

难道,是我说错了话?

北良看着寒蕊的眼睛,本该思量,却陡然间恍惚,脸庞,也禁不住又一次泛红。

“你虽然是个军人,却不是粗人,”忽然寒蕊说话了:“我想,你将来,一定是个好丈夫……”

北良有些愣然,片刻之后,望着寒蕊会心一笑,在心底轻声道,是的,我将来,一定会是个好丈夫。

可是,寒蕊的笑意慢慢地淡去,她低沉道:“希望,我不要影响你才好……”

可我还希望被你影响呢。北良呵呵一笑,没往深处想,心念一动,忽然贸然逗乐:“你怎么会认为我将来一定是个好丈夫,那也得你嫁给我了才体会得到啊——”

寒蕊秀眉微颦,只想着心事,北良的话语并没有听得真切,一顿,才仰起头来:“你刚才说什么?”

北良与她双眼一对,却再也没有了开口的勇气,只自嘲笑笑,低声道:“没什么……”

“你到底说什么?”寒蕊再追问一句,北良有心想重复出来,偏偏话在喉咙里打转,硬就是说不出来,他张口结舌一阵,忽然一转话题:“你不是要找平川吗?还不赶快,他走远了——”

寒蕊一抬头,猛地发现自己已经落下一大截,看见平川就要跨出御花园,赶紧叫道:“郭平川!”拔腿就追。

红玉正要跟紧,北良轻轻地拉住了她。

平川闻言止步,回过头来。

寒蕊小跑一阵,赶到平川跟前,站住了,却抿抿嘴,踟躇着,不说话。

平川看着她,也不说话。

寒蕊笑了笑,仍旧没有开口说话。

“你再不说话我走了。”平川淡淡地开了口。

“我……”寒蕊忽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悄悄地朝身后正靠近的北良和红玉望了一眼,说:“能不能借一步说话?”

平川沉吟片刻,幽声道:“北良不是外人。”

北良和红玉已经走了距离他们一米远的地方,恰好听见平川这句话,北良蓦地地停住了脚步,同时,再次拖住了红玉。

寒蕊尴尬地笑笑,未开口,先红了脸,迟疑一会,终于还是低声道:“其实我找你,也没别的事,就是……”她看平川一眼,说:“上次父皇要天下尽孝,可我,没有及时换孝服,冲撞了将军,是寒蕊唐突,还请将军见谅。”

恩,平川淡淡地从鼻子里发出一个短声。

“当时没有顾及到将军沉痛的心情,寒蕊事后一直都很自责……”寒蕊满脸通红地说:“父皇和母后都斥责了我,我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有欠稳妥……”

恩,平川的眼光稍稍地在寒蕊脸上停留了片刻,就移开了。

寒蕊却抬眼,巴巴地望着平川,喃喃道:“你不生气了?这就表示你原谅我了是吗?”

平川这才把眼光收回来,看着她,却一言不发。

她希望得到他的原谅,是真心的吗?或者,只是惺惺作态?

他真的打算原谅她吗?或者,他是可以考虑原谅她,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平心而论,她那也不算什么天理不容的大错。虽然,对于这个有些独立特行的公主,他是谈不上有什么好感,甚至有一些些的成见,但一事归一事,她的冒失和张扬,纵然他不喜欢也跟这事无关。

他的脑海里想法飞转,可是,话语却并没有说出口。

寒蕊还执着地,等着他的答复。

“没事了。”不知何时,北良出现在平川的身侧,微笑着替平川回答。

平川看了他一眼,眼光里,有些异样的意味。

寒蕊亦望一眼北良,仿佛是问,你如何有权利应答?在望一眼平川,他的话,是否算数?

北良见两人都不答话,于是嘻嘻一笑:“多大的事,我们男人,可不象你们女人那样,喜欢鸡零狗碎……”胳膊肘同时顶顶平川,挤挤眼:“我说得对么?”

平川认真地看了北良一眼,垂下眼帘,复又一眼,然后,他终于点了点头。

“是不是?”北良却固执起来,非要平川开口。

平川半是好笑,半是无奈,只好拖长了声音道:“是——”

北良轻笑一声,对寒蕊说:“你看,这不就结了……”

寒蕊嘴角一抿,无声地旋出两个甜甜的酒窝。

“走吧,公主。”北良大咧咧地,把手伸过来。

寒蕊诧异地望着他,伸手过来干嘛?男女授受不亲呢。

“你不是,一直拖着我的手?还要继续吗?”北良正色道:“我不介意的。”

红玉吃吃地笑了起来,马上捂住嘴,这个家伙,真是恬不知耻呢。

寒蕊愣了一下,旋即哑然失笑,乐道:“我也不介意呢,可是——”

可是,别人介意啊——

寒蕊忽然一下,就想到了润苏,脸色也黯淡了下去。润苏看见了他俩拉手的情景,一定会误会什么的,依润苏一贯的做派,她奈何不了自己,就定然会想个什么招来,损损北良,谁让那样的情景让她误会北良是自己的人呢?!

“走吧,公主。”北良见她愣神,再次提醒。

“哦,”寒蕊回过神来,笑道:“我来,就是要找郭将军,既然该说的话都说了,现在没事了,我还要去御膳房准备些东西,就不跟你们同去了。”

北良有些不甘心,正要开口邀寒蕊同路,一直不吭不哈的平川忽然抢先进来,说一句:“公主请自便。”

寒蕊点点头,离开了。

北良看寒蕊远去,懊恼地回瞪了平川一眼。

平川不多话,自顾自往前去。

“就是你多事!”北良紧赶几步,在他耳边低声埋怨道。

“她是皇上和皇后最宠爱的公主,”平川停住脚步,看着北良,认真地说:“一个被宠坏了的女孩子,有多难相处,你知道吗?要命的是,她还是个公主!算了吧,想想将来,可有你好受的。”

他本想说,看看我们家英霞,就不难想象一切了。可是话到嘴边,硬是吞了下去,他总不能,揭自己妹妹的短。他也知道,北良不喜欢英霞,换了他是北良,也决然不会想到会娶英霞这样的女子做妻子的。

“她哪里被宠坏了?我觉得她蛮好的。”北良不服气地嘟嚷道。

“对她的将来,皇上和皇后自然会尽好的安排,”平川默然道:“不用你操心的。”

北良的心思,他已经猜中了几分,因此,本想劝告北良,寒蕊的婚事由不得北良有想法,但又怕话得直北良受不了,掂量了一下,就把“你就别自作多情了”改成了“不用你操心的”。

“我操什么心?”北良猛一下挫身回头,忿然道:“你想哪去了?我不过觉得她有意思,想交个朋友而已,谁说我稀罕那个什么驸马?!”他急于开脱和否认,表面上是义正言辞,心底却因为平川的这句提醒而黯然失神。

驸马?我还没有跟你提驸马这个词呢,就开始跳脚了?!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平川笑笑,轻轻一揽北良的肩膀:“行了,算我说错话了,多大的事,当真干嘛?!走吧——”

出了御花园,一路望集粹宫而来,北良的兴致明显地低了,不再象来时的路上有说有笑,反而沉默了下来,显出些心事来。

是啊,寒蕊公主的驸马,皇上和皇后一定会很上心的,怎么样,也轮不上他这个小小的校尉啊,即便他是霍帅的儿子,名门之后,可他,连个副将都不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如何会成为他的妻子?

可是,三次相见,他就喜欢上了寒蕊。他在雪地里晃动一头雪花的她,看那张可爱的脸庞,让她的牙齿在食指上留下咬痕;他还接住了凭空飞入的她,任她骑在身上直视他愕然的脸;她还那么狼狈的从池塘里冒出来,让他笑得忘记了去扶她。这一切,都真切地告诉他,她在他的生命中,是独一无二的,也是缺一不可的。

这是一个多么特别的公主,注定要以这样别样的形式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他喜欢她直率单纯的性格,喜欢她冒失中夹带的点点鬼灵精怪,喜欢她甜美的笑脸和自以为是的得意神情,不因为她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可以给他带来无尽的荣华富贵,而因为她就是寒蕊,世间只有一个寒蕊。

然而,也正因为她是寒蕊,是皇上最宠爱的公主,才让他的爱,充满了艰难险阻。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公主见少年将军心动 祸事临霍家公子不知(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