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11章: 公主见少年将军心动 祸事临霍家公子不知(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11章 公主见少年将军心动 祸事临霍家公子不知(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平川默默地走在北良身边,也不言语,尽管北良嘴硬,但看着北良一贯灿烂的笑脸被愁云取代,他不难猜到北良内心的真实想法,。

问世间,情为何物——

平川在心底悠悠地叹了一声。上天啊,让所有有情人都成眷属吧。这既是为北良祈祷,也是为自己祈祷。

很自然的,他又想到了修竹,他要娶修竹尽管也是困难重重,但比起北良要娶寒蕊,不是简单容易得多?他不由得在嘴角,扬起一个舒心的微笑。

笑着正一抬头,他忽然一怔。

北良的脚步也一顿,显然,北良也看见了。

集粹宫的台阶尽头,绝色的润苏公主,正望着他俩微笑。她俯视着他们,脸上挂着考究的笑容,肆无忌惮的眼光,从平川的身上移到北良的身上,又从北良的身上移回到平川身上,笑容媚惑而意味绵长。

“公主。”北良单膝跪了下去,顺势拖了拖平川。

平川正要下跪,润苏柔媚的话语已经传了过来:“都免礼吧。”

“你们是去给皇后娘娘贺生的吧?赶快进去吧,再耽误,皇后娘娘就要摆驾宴厅了。”润苏说着话,袅袅婷婷地从台阶上下来,眼睛,一直不眨地望着平川,笑意盎然地檫身而过。

平川的鼻子里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这香味,真好闻啊,又特别。他忍不住侧头望润苏一眼,却看见她眼角眉梢中,隐而不露的一丝风情,让人无法不为之抨然心动。

平川一低头,瞬间稳住心神。不,我不该被她挑逗,这样的妖艳,再美我也能把持。他一再地提醒自己,想想修竹,我更喜欢清丽庄重的女子。

然而掩饰得再好,一瞬间的失神,也全被润苏收入眼中,她悠然一笑,迤俪而去。

“公主,润苏这次算是在你手里栽了个跟头,她不会甘心的,总会搞出点什么事来的报复我们的。”红玉说。

寒蕊点点头。一时间,又想起当时润苏看见自己拉着北良的手,她隐隐地觉得很不安,直觉润苏奈何不了自己,就会为难北良,不禁长叹一声。

“公主,你叹什么气,她斗不过咱们的,”红玉靠过来,宽慰道:“她以前哪一次得过便宜啊?!”

“就因为她没有得过便宜,我才担心。”寒蕊幽声道。

这也担心?红玉诧异极了。

“正因为她没得过便宜,才会一直不甘心,”寒蕊黯然道:“她拿我没办法,不会用别人开刀啊……”

红玉忽而恍然:“你是说,霍公子……”

“一点就通,我的心思还是你最懂,要不,我怎么舍不得送你出宫呢,”寒蕊xin事重重地说:“本来是个无关的人,要是因为我而受过,那可太冤枉了……”

“嘻嘻,”红玉眨眨眼睛,讪笑两声,忽然没正经道:“那就变成个有关的人,不就合情合理,也不冤枉了!”

“反正你们当时手拉手的,也象那么回事,怎么能怪润苏误会,换了谁都会误会啊,”红玉呵呵地憨笑道:“要是假戏真唱,就都不冤枉了……”

“小蹄子,你找打啊!”寒蕊一听,马上反应过来,登时扬手起来,虎起脸道:“唱!唱!唱!唱你个大头戏!想到哪里去了?!”

“我觉得,霍公子蛮好的啊,”红玉一缩脖子,躲过寒蕊的罩头一拍,不服气地嚷道:“脾气又好,长得又帅,嘴巴又甜,一张笑脸儿可招人喜欢了,比那个什么一脸欠了他的米的郭将军好多了……”

寒蕊听得莫名其妙,只好停手下来问:“你说什么?什么欠米?”

“我说那个郭将军啊,虽然个个都说他少年英雄,可是你看他那张脸,一天到晚没个表情,好象天下的人都欠了他的米还了他的糠一样……”红玉嘟嚷道:“挺英俊的一张脸,长在他身上,真是太可惜了……”

哈哈,哈哈!寒蕊禁不住暴笑起来,捂着肚子笑得直不起腰。

她指着红玉,一边檫着笑出来的泪,一边说:“你呀,你,我真服了你。”比喻虽然粗俗了些,难登大雅之堂,但用来形容郭平川那张不苟言笑的脸,却再也贴切不过了。

好不容易止住笑,寒蕊问道:“你真的那么不喜欢郭将军?”

红玉不好意思地笑笑,回答:“相对而言,我觉得霍公子好一些……”

寒蕊暗笑道,这个丫头,在宫里呆久了,小小年纪,居然也学会了避重就轻,不直接否认,倒转着弯来说话。若换了她面对同样的问题,说不定,脱口而出的就是直截了当的三个字“不喜欢”。

“公主,你笑什么?”红玉轻轻地凑了过来。

寒蕊狡黠地反问一句:“你说呢?”

“你也认为霍公子好一些,是不是?”红玉的话题中心思想明确。

寒蕊静静地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渐渐淡去。

看她面色凝重起来,红玉也不笑了,冷不丁,象想起了什么,又轻声说:“公主,我觉得,霍公子,好象,喜欢你呢……”

闻言,寒蕊严肃的面上缓缓地皱起了眉。

红玉默默地,望着她,许久,才怯怯地问道:“公主,您不会,喜欢上了郭将军吧?”她的声音猛一下急切起来:“您千万不要喜欢那个郭将军啊,不然,霍公子可怎么办——”

寒蕊微微地垂下头去,没有声响。

“公主,郭将军看上去老是不那么友好,我看他,对您,没什么兴趣,要是您爱上他,那还不是您受罪……”红玉真的着急了,一句连着一句开始劝:“他绝对是个很大男子主义的人,不象霍公子这样体贴,您自己也说了,霍公子将来,一定会是一个好丈夫的……”

“唉——”寒蕊轻轻地叹了口气。

“公主……”红玉心里一凉,公主会这么苦恼,难道,她真的,喜欢上了那个欠米的郭平川?!一时间,红玉心中,竟为寒蕊的将来而微微疼痛起来。

“公主。”一公公路过,恭身问好,才惊动了正在想心事的两个人。

“什么时候了?”寒蕊问。

公公答:“还有半个时辰就到晚膳时分了。”

寒蕊吓了一下,催促红玉道:“快点,我们耽误太久了。”

寒蕊带着红玉步入宴会厅,一眼就看见润苏正坐在公主那一桌的席位上,跟妹妹们说笑。看见寒蕊进来,润苏斜着眼睛送过来一个叵测的笑脸。

红玉轻轻地拉了拉寒蕊的袖子,低声道:“您看润苏,好象又出了什么坏点子,开始我们就不该放她一码!她哪里领了您的情?”

“她这一辈子,都不可能跟我化敌为友的,做得再好,也不可能领我的情,”寒蕊幽声道:“我不过是想警告她一下,我不是好惹的,让她想要去为难霍公子之前好好掂量一下。”如果不是考虑这一层,她是不想要润苏过来非给自己行个礼,这个下马威并非多余,完全是为了霍公子不受其害。

听到寒蕊这么说,红玉忽然开心地笑了:“我就知道,公主心里,还是有霍公子的。”

说话间,已经到了座位旁。润苏婀娜地站起身,侧身道一万福,柔声道:“我原料想,皇姐还应该来得更早些呢。”而后挤挤眼,暧昧道:“郭将军的那个下属,没有同皇姐一道来?”

“什么下属……”红玉刚要答上一句,人家有名有姓,却蓦地看见寒蕊一个眼色,赶紧住嘴。

润苏并未看她,眼睛一亮,忽然兴奋地说:“看!霓舞班来了——”

寒蕊扭头一看,一大群衣着斑斓的彩人儿走过来,装束新潮而特别。原来,这就是白洲城里有名的歌伶班子啊,早就听说过盛名,自从父皇决定请她们进宫来为皇后的生日表演歌舞,就不知引起了多少议论,但对公主们来说,猎奇才是巴望的全部理由。

一时间,好奇心成了主宰,寒蕊也跟润苏一样,只顾着用眼睛追随霓舞班了。

“你喜欢他,是吗?”润苏的眼睛还望着人群,话语却低低地冲着寒蕊而来。

寒蕊一愣,心瞬间往下一沉。看来,在御花园中的一幕,已经让润苏上心了。

润苏并没有回头,良久未等到寒蕊的答复,遂轻笑一声,柔媚而意味道:“想我来成全你们吗?”

寒蕊终于沉下脸,短促地说:“不用你狗拿耗子!”

润苏吃吃地笑了,偏头看寒蕊一眼,妖惑的眼神里精光一闪。

寒蕊不再理她,板了脸,缓缓地坐下来,心里,却开始打鼓,润苏,看样子是会对霍公子下手的了,这可如何是好?

正想着,忽听头顶一声招呼:“两位公主好。”

寒蕊抬头一看,真是,说曹操,曹操到。

北良正鞠了身,来给寒蕊和润苏问好。

“你,”润苏斜眼扫过北良,旋即又望望寒蕊,轻轻地笑了两声,在她的笑声里,寒蕊只觉背心发凉,有如芒刺。她低垂下眼帘,在心里暗叫一声,霍公子,你真是多事,这个节骨眼上,主动来打什么招呼?!

“你,”润苏微笑着,居高临下地问:“叫什么名字啊?”

“回公主的话,末将叫霍北良。”北良抬起头,嘴里回答着润苏,眼睛,却望着寒蕊:“如果公主看得起,也可以直接叫末将北良。”

寒蕊看北良一眼,微微地皱皱眉头。润苏正愁没地方打听,这可好,你自己送上门来,自报家门,正好送肉到她嘴里。

北良看寒蕊皱眉,想她是怪自己唐突,知道女孩就是心眼多,随即裂嘴一笑,并未放在心上。

润苏看在眼里,正想笑,嘴角略微一扬,却须臾之间笑容散去,沉吟片刻,再将北良打量一番,试探着问道:“霍北良?你是霍帅家里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公主见少年将军心动 祸事临霍家公子不知(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