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14章: 见太子修竹煞费心机 告公子寒蕊事与愿违(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14章 见太子修竹煞费心机 告公子寒蕊事与愿违(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北良已经转过了拱门,冷不丁面前冒出个人来,媚笑着,柔声道:“霍公子这样急,是想去干什么呢?”

润苏公主?!

北良勾下头,搪塞道:“在下不过是看见一个熟人,想过去打个招呼。”

润苏微笑着,往四处望了望,这才回过身来,柔声道:“这里没有别人了啊……”

北良抬头瞄一下周围,确实,什么人也没有,谈何寒蕊的影子,他顿时泄了气,无奈道:“没有就算了,我这就回去。”

“既然来了,为什么不留下说会话呢?”润苏媚声道:“碰得好不如碰得巧呢。”

北良一愣,未及细想她话里的意思,润苏就伸出手,迫不及待地拉住了北良的袖子:“跟我讲讲你们行军打仗的事情吧,一定很刺激……”

北良一抬眼,看见了润苏眼中崇拜而好奇的光彩,能被一个绝色的公主这样崇拜地仰视,照理,他多少也该有点沾沾自喜,可是,润苏的眼光却让北良感到说不出的别扭,他不希望被润苏崇拜,同时,他也感觉到了润苏眼光中的做作,是那么的牵强。

“谈不上刺激,”北良想了想,说:“公主不会想听的,因为,很血腥……”

“我想听,”润苏打断了他的话,急切地说:“只要是你的事,我都想听。”

北良纳闷地看了润苏一眼,她的眼波流转,有种摄人心魄的魔力,可是此刻北良却在心里冷笑了一声。她越是急切地想表露她对他的兴趣,就越是让他怀疑她的动机,不为别的,只为她透露出来的,对寒蕊浓浓的敌意。他自我感觉再良好,也不会利令智昏到一被女人崇拜就昏头。因为他知道,自己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值得别人崇拜,尤其是这样一个绝色的公主,更加不可能会对他产生崇拜,即便润苏会崇拜,对象,首当其冲的,也应该是平川,而不是他霍北良。

见北良闷头不语,润苏眼珠一转,双手按上北良的胳膊就开始撒娇:“你说嘛,多少说一点给我听嘛,人家找这个单独说话的机会已经找了好久了……”

话是越说越露骨了,北良听得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他当即横下一条心,准备尽快了结了这番对话赶紧走人,刚要抽身,猛听见一声低喝:“放开他!”

北良一抬头,看见寒蕊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眼前,他一喜,先就微笑起来。

“我叫你放开他,听见没有?润苏!”寒蕊的脸色和声音一样,都是硬邦邦的。

润苏微笑着,反而靠北良更近,双手依旧搭在北良的臂肘上,扬起下巴,挑衅地似地望着寒蕊,似乎在说,我就不放开,怎么样?!

“你可以一直保持这个姿势,”寒蕊冷声道:“红玉,你去请父皇和母后来看看,就说润苏对霍公子有意,与其在宫里让人看见笑话,不如干脆赐了婚,让他们回家去合理合法地亲热好了……”

赐婚?我可不想嫁给这个傻冒!

润苏一吓,赶紧松开了手,有些畏惧地看了寒蕊一眼,软声道:“我不过,跟霍公子开个玩笑……”

“拉拉扯扯,成何体统?!”寒蕊板着脸,正声道。

润苏登时恼了,气咻咻道:“今天下午,你不也拉他来着,你可以,我不可以?你凭什么说我?”

“那你也可以去告诉父皇,让父皇赐婚给我们算了。”寒蕊冷声道。

赐婚给你们?那岂不是正好称了你们的心?我凭什么便宜你们?!

润苏没想到寒蕊会大言不惭地承认,一将军把她呛得半死,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末了,哼一声,一甩袖子,没趣地走了。走几步,偏又回头,望着北良嫣然一笑,低婉地唤了一声:“北良——”她似乎咀嚼着、回味着,幽声道:“我记得你的名字,霍北良啊……”

“哼,看见男人就发嗲,哎哟,真让人受不了!”红玉嘟嚷一声,配合着浑身一颤,仿佛被电到了。

北良嘴一裂,呵呵地笑起来。能被美人记住当然是好事,问题是,记住的结果到底是好还是坏。这个润苏,当他还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孩,虽然跟寒蕊一样的自我感觉超良好,却远没有寒蕊那么可爱。

“你还好意思笑?!”寒蕊没好气地翻个白眼过去:“你死到临头了知不知道?”

“怎么会是死到临头了呢?”北良笑嘻嘻地说:“好日子才刚开始,我正等着皇上为我俩赐婚呢。”

“赐你的大头鬼!”寒蕊狠恨地剜了他一眼:“躺到土里去等赐婚吧!”

“嘿,你这丫头,说话怎么不留口德呢?”北良可不干了,却依旧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好好的,你咒我死?!赐婚又不是我的主意,那可是你自己说的,你愿意嫁给我,我还不愿意娶呢!”

“你找死!”寒蕊拔出来拳头,看北良魁梧的身子一眼,终于还是悻悻地,放下了手。

“不是我咒你死,而是有人想要你死。”寒蕊的语气慢慢地降了调子,心事也重重地涌上来。

北良没心没肺地问:“谁呢,这么狠毒?”心里越是想笑,脸上越是憋住。

寒蕊斜望了他一眼,不相信地问道:“你真的不知道?”

北良裂嘴笑笑,逗她:“不可能,你逗我玩呢。”

“谁拿这种事逗你!”寒蕊乜他一眼,不屑道。

“那就请公主赐教罗。”北良笑嘻嘻地说。

寒蕊张嘴要说,猛一下,顿住,想了想,却抿紧了嘴,不说话了。

“不说了,还是没得说?”北良笑着将军:“我说你是逗我玩呢,你还不承认。”

寒蕊欲言又止。

“对了,你不是走开了,怎么又回来了呢?”北良见她不好回答,就换了个话题。

她沉吟道:“我回来找你的,有些事,想着还是应该跟你交待一下。”

“你回来找我?!”北良有些惊讶:“什么事?”看她一眼,心想,管他什么事,正好,免得我再到处去找你了。

“什么事?”寒蕊说着就有些生气了:“我专门来提醒你离她远点,你倒好,非让我看见你们拉拉扯扯……”

北良有些愕然。寒蕊这话,是吃醋了吗?他本想解释,自己是来找她,却被润苏拖住,可是就在话要出口的瞬间,他忽然改变了主意:“她是公主,她要同我说话,难道我可以不理?”

“说得好象不情愿,可你那副表情,看着她,笑得那个甜,喝了蜜也不过如此,想走,只怕是腿早就软了,连路都走不动了……”红玉劈里叭拉一顿数落。

北良刚要辩解,我笑,是因为看见寒蕊来了啊。

“红玉。”寒蕊嗔怪地看了红玉一眼,说话了:“你少说两句……”红玉的话,怎么听怎么象自己在吃醋一般,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只是说说话,没什么吧?”北良讪讪道。

寒蕊望了北良一眼,忽而叹了口气,说:“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她想说,却又觉得一言难尽,寻思半晌,只说了一句:“你最好离她远点。”

“为什么?”北良呵呵一笑,又是一副没正经的样子:“她长得很漂亮啊。”

寒蕊不满地瞪了他一眼,看样子,刚才不该制止红玉,是该让她多数落他几句,省得他晕乎乎的尽做白日梦。

“漂亮的女孩,是男人都喜欢,不是吗?”北良望着寒蕊,眼里闪过一丝狡黠。

“唔,”寒蕊踌躇着,点头道:“她是很漂亮,不过,你最好离她远点,我不跟你开玩笑。”

北良嘻嘻一笑:“你嫉妒她?”

寒蕊认真地看了北良一眼,良久,摇摇头,低声道:“也难怪……”他不知道润苏和她的关系,她也不好贸然跟一个外人数落自己的妹妹,更不好明说自己对润苏的担心,因此难怪会北良会这么认为,换了别人,同样也会这样想。

她想了想,问道:“她刚才……你是不是以为她喜欢你?”

北良笑一下,不答。

“她不是喜欢你,”寒蕊盯着北良的眼睛,慢吞吞地说:“她这么做,是有其他的目的……”

“什么目的?”北良还在笑,一副不相信的表情。

寒蕊顿了一下,不知该从何说起,一看见北良的笑脸,忽一下气不打一处来,我为他着急,他涎着脸只知道皮笑肉不笑,于是没好气地说:“她想勾引你!”

“哦,”北良笑得更开心了,脸上成了一朵花:“被美人勾引,我乐意啊——”

寒蕊登时脸色大变,一言不发转身就走。

红玉恨恨地伸出手指,凭空对北良戳了几下,一跺脚,也气呼呼地走了。

北良一直笑笑着,心里忽然有些不踏实起来。他知道,寒蕊不想跟润苏计较,但润苏一定要跟寒蕊争个高下,勾引他,无非是润苏想借他来打击寒蕊,他不是那么容易就被美色迷惑的,润苏也勾引不了他。如果寒蕊只是来提醒他,因为润苏以为他是寒蕊的意中人而对他下手,那只能说寒蕊xin地善良。但如果,寒蕊是真的对自己有好感,那刚才自己一番真真假假的玩笑话,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拆台?寒蕊会怎么看自己?

是的,明显的,寒蕊已经误会了,自己不但好色,而且愚蠢。

北良开始后悔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心怀谋划各人有动作 情系少年又出冒失举(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