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17章: 搭救脱险直口表心仪 纯阳之男现身待天印(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17章 搭救脱险直口表心仪 纯阳之男现身待天印(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平川一个箭步,冲到跟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拎起蛇尾就往石阶上一阵猛抽。蛇血溅了一地,蛇身也已经血肉模糊,平川回头一看,寒蕊双眼紧闭,倒在地上。

他将蛇拎起来,仔细一看,虽然粗壮,但也不过是条普通的草蛇,没有毒。

看来,这个公主,又开始装了。

他用脚轻轻地拨了拨寒蕊的腿:“别装了,起来吧。”

寒蕊一动不动,脑袋软软地耷拉下来。

平川这才觉得不对,蹲下身来一看,她竟是被吓晕了过去。

有胆子调皮,却经不起吓。平川无奈地摇摇头,正要将她扶起来,却看见她裙摆下一动——

平川意识到了什么,抽出匕首挑起裙角,还未完全揭开,一团黑色就直扑而来,他眼明手快,头一偏,同时飞手狠狠地一把掐住,这才看清,好家伙,一条腕粗的眼镜蛇!好在早有准备。

三下两除二,就结果了这个家伙。他提手一削,把蛇头割下,然后扯出甲胄下的布袋,将两条蛇都套了进去,这下晚上喝酒有好菜了。

再回头一看寒蕊,依然是双眼紧闭躺在地上。心忽然往下一沉,眼睛蛇是从她裙摆里窜出来的,难道,她被咬了?

一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猛地就开始头皮发炸。

她虽然不讨人喜欢,而且还缺点一大堆,既冒失又调皮,做事还有分寸,喜欢捉弄人,爱耍小聪明,还没个女孩子的样子,又没有公主的规矩,他是不喜欢她,对她没好感。可是,严格来说,她也不是个坏人,还是他职责范围内必须守护的人,如今因为一时之气,没有送她回寺,让她意外地被蛇咬了,命丧于此,他多少还是觉得可惜,而且也非常自责。

平川一把托起她,拍拍她的脸,疾声唤道:“寒蕊公主!寒蕊!寒蕊……”

寒蕊一动不动。

这样不是办法,我得看看她到底被咬了没有,如果咬了,现在还有救。

平川把心一横,揭开寒蕊的裙子,用匕首飞快地割开长裤,两手扳着她的腿,就开始上上下下地查看起来,果然,小腿侧,有咬痕,凭经验一看,就是眼镜蛇的齿印。平川麻利地从裙子上截下一根长布条,将大腿根部绑好,马上就用匕首割了个十字,然后张嘴就吸,直到黑血都出来了,他还用力吸了几口,才作罢。

再来看寒蕊的脸色,虽然不醒,却未见发青,探探鼻息,微弱,但呼吸均匀。

不行,要赶快回寺里去,她还必须服用蛇药。

平川小心地托起寒蕊,横抱着就往寺里跑。沉重的甲胄随着他的脚步发出急切的闷响,他的心脏由于激烈的运动也快速跳动,她蜷缩在他的怀里,在他心脏沉闷有力的跳动声中迷迷糊糊地醒了一会,意识模糊,满眼混沌,只看见一个男子的下颌,她低低地“唔”了一声。

他低下头,匆匆地看了她一眼,脚步,并未放松,只将她抱得更紧了些。

她认出了他,虚弱地唤道:“平川……”

“我是不是要死了……”她喃喃道:“你抱着,死了我也认了……”头一歪,再次陷入昏迷。

寒蕊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

皇后知道寒蕊醒了,第一时间就赶了过来,正嘘寒问暖来着,皇上也过来了。

“都说了没事,你们看,好着呢。”寒蕊披了件衣服,就下了床,连转几圈,表示自己状态很好。

“可把母后吓坏了,以后再也不要一个人单独行动了。”皇后责备道。

寒蕊点点头。

皇上跟皇后对视一眼,皇后一挥手,将众人摒退。

寒蕊不解地望着父亲和母亲,看他们一脸凝重的神色,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心心,”皇上说话了:“知道是谁救了你吗?”

寒蕊想了想,不确定地问:“是……平川么?”

平川?这么亲昵的称呼?

皇后和皇上再次四目相对,皇上冲皇后扬了扬下巴。

皇后迟疑片刻,低声问道:“知道他如何救的你?”

寒蕊不明就里地摇摇头。

皇后低沉道:“他割开了你的中裤,用嘴帮你把腿上的毒吸出来的。”

哦,寒蕊点点头,不明所以。用嘴吸毒嘛,听说过这种做法,没什么希奇。

“心心。”皇后低低地唤了一声。

寒蕊看着母亲,干什么呢,好象很重要一般,这么严肃又这么隐晦,怪别扭的。

皇后无法,轻声道:“他,看了,而且摸了,还用嘴……”

寒蕊这才反应过来,顷刻间红了脸。

皇上轻轻地咳嗽了一声。

“心心,母后想问你,”皇后笑了笑,眼睛,却看着皇上:“你明明是在寺里的,怎么会跑到外面去呢,而且,为什么会跟郭将军在一起?”

皇上思忖着,也问:“你怎么会跟郭将军单独在一起呢?”

寒蕊再次红了脸,却反问:“他是怎么说的?”

“我们没问他,”皇后柔声道:“你父皇和我,都觉得从你这里得到答案比较好。”

寒蕊嘻嘻一笑,有些马大哈地问:“你们猜是怎么样的呢?”

皇后和皇上相视无言。

“不要瞎猜了,点穿了怕我害臊啊?”寒蕊站起身,大大方方地说:“听说他负责寺外警戒,我就去找他罗。”

还没等皇后开口,她又说:“告诉你们也没有关系,是我去找他的,我喜欢他。”

寒蕊向来都是这样,心直口快,但对待情事能如此坦白直接,还是有些让皇上和皇后始料不及。皇上还没有说话,皇后就皱着眉头,重重地恩了一声:“寒蕊——”女孩子,哪能这样?

“你们以为我们在山上卿卿我我,尽找没人的地方去,所以才会被蛇给咬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一包子劲,他对我爱理不理的……”她本想说,他把我一个人丢在山道上,不然我怎么会被蛇咬?但一想,这么说还不会给平川带来祸端,赶紧打住。

皇上忽然笑了起来,调侃道:“怎么,还有人不买我们大公主的帐?”

“就是!”寒蕊撅起嘴,不满地说:“好象满世界的人都借了他的米,还了他的糠一样!”

皇上哈哈大笑起来:“这都谁说的啊?还挺贴切啊——”,

寒蕊也扑哧一声笑了:“红玉说的……”

“也不看看是什么事情,还有心思说笑,”皇后脸色很不高兴,说皇上:“你也真是,她不懂事,你还跟着掺和!”

“谁说她不懂事?”皇上不以为然道:“女大不中留啊——”

“老教你,女孩子家要矜持,”皇后数落寒蕊:“口口声声说喜欢他,也不知道避讳一点……”

“喜欢就是喜欢,什么避讳,明明就是虚伪……”寒蕊可不认同母亲的话。

皇上笑眯眯地看着女儿,眼光中满是溺爱。

“你倒是说句话啊!”皇后看见皇上没有原则,就来气。

皇上微笑着扬扬手:“让她说,让她把自己的想法说完。”

“她能有什么想法?”皇后不屑道:“别再让她胡闹了,都快没个边了。”

“我当然有自己的想法!”有了父亲撑腰,寒蕊一蹦就起来了,朗声道:“我要嫁给他!”

皇后一惊,半晌无语。

“好!”皇上扬声道:“父皇支持你!”

“啪!”冷不丁就被皇后拍了一巴掌在手上:“你乱表什么态,我还没答应呢。”

“呵呵,”皇上笑着转向寒蕊:“听见了,你母后还没同意呢,父皇说了不算……”

“那怎么行?!君无戏言!”寒蕊一听急了。

“我做你母后的工作。”皇上轻轻地拍拍寒蕊的头,冲她挤挤眼。

寒蕊会意,望着父亲甜甜一笑,不响了。

“皇上,你给她许什么诺啊,这个事,你明明知道,小孩子的话不能当真。”皇后把头发散开,拿起梳子。

皇上坐在床上,慢悠悠地说:“她也大了,嫁人是迟早的事,选驸马,也得要是她自己喜欢的嘛。”

“可是,你没有听见,心心自己也说,郭将军对她爱理不理的……”皇后顾虑重重,她的耳边又响起明哲大师的话“公主将来的感情归宿,只怕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感情么,是可以培养的嘛,”皇上柔声道:“寒蕊贵为公主,是多少士官子弟可望而不可及的,郭将军未必就真不稀罕做这个驸马?”

“难道你忘了明哲大师的话?”皇后还是不松口。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如果这真是心心的命,换了谁做驸马,结局不都一样?”皇上幽声道:“你呀,还是顺其自然吧。”

皇后沉默良久,忽然说:“那也还不行。”

“哎哟,心心还不会跟你吵死吵活的,”皇上说:“你就由了她吧——”

“她这么固执,还不是你惯出来的?!”皇后气鼓鼓地说:“不行,这事不能由着她,她才多大,什么风浪都没经过,哪里知道世事艰难,又晓得什么是真爱,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而已……”

皇上叹一口气,偷眼去看皇后,故作为难道:“你看,我都答应她了,君无戏言。”

皇后不语了。

“郭将军不是还是孝期吗,这事不急,明天我就去跟心心说,现在时机还不成熟,安抚她一下,过后再说,如何?”皇上退了一步。

皇后点点头,又说:“皇上,你还记得,当年明悟大师的信吗?能解桃花煞者,才能成为心心的终老夫婿,必须满足三个条件,一是她真心所爱,亦真心爱她;二是心甘情愿娶她,不带任何杂念;三是命格为纯阳之男,且有天印之记。”

“这个郭将军,合适吗?”皇后幽声道:“如果他不是纯阳之男,又没有天印之记,那心心再喜欢,我也不会答应的。”

皇上思索良久,才答:“好吧,听你的。”

……本章完结,下一章“请 搭救脱险直口表心仪 纯阳之男现身待天印(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