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18章:请 搭救脱险直口表心仪 纯阳之男现身待天印(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18章请 搭救脱险直口表心仪 纯阳之男现身待天印(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正阳殿,皇上唤来宫中总管:“韩公公,朕派你个秘密差使。”

“你将所有王公大臣家适龄未婚公子的八字收集起来,勿写名字,编好号子,送与归真寺明哲大师,让他把命格为纯阳之男的公子名号圈下来,交给朕。”

转眼又是金秋八月,按惯例,又迎来了皇宫一年中最大的盛事,所有皇族前往温泉行宫远足。行宫所在地,风景怡人,适合休养。温泉自地底冒出,金桂遍布山野,香遍整个行宫,枫林绵延,更是美不胜收。皇上携妃嫔、近侍浩浩荡荡千人,将在行宫呆上半个月。

行程已经定好了,大臣还在请示一些小事项。

韩公公轻步走到皇上身边,贴耳禀告:“皇上,明哲大师送回帖了。”

皇上不说话,只伸出手。韩公公赶紧将信封递上。皇上起身离座,来到书案前,将盒子里一纸名册拿出来,这才缓缓地打开蜡封的密印,抽出明哲大师的信笺,对比着,扫了一眼。然后,沉吟片刻,他说:“传朕口谕,这次远足的护卫,就交给霍家军一字营的骁勇将军郭平川。”

“让霍帅第四子霍北良做副将。”皇上轻轻地将信笺套回去,说:“时候不早了,你们都下去吧。”

挺直了身,朗声道:“摆驾——集粹宫。”

“皇后,依朕看,这是天意啊。”皇上将信笺递过去:“由不得你不信,看看!”

皇后接过来,仔细地看了看,诧异道:“怎么,他们是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怎么会这么巧?”

“回娘娘的话,”韩公公答道:“本来霍公子应该比郭将军小两个多月,只因霍夫人早产。”

他说:“因为当时两家的男人都去打仗去了,想到郭夫人是头胎,霍夫人怕她紧张,临盆那天得到消息特意赶过去帮忙。谁知天黑又下大雪,稳婆不肯出门,而郭夫人难产,霍夫人只好自己动手接生。等郭夫人孩子刚落地,她自己也发作了,因为霍夫人已经生过三个孩子,所以四公子生得很快。”

韩公公说:“郭将军和霍四公子出生间隔不到半个时辰,一个在寅时头,一个在寅时中。”

皇后点点头,轻轻地松了口气:“还好,这两个年轻人是纯阳之男,任何一个都没怎么屈就寒蕊。”

“她是公主,是有福之人,老天爷会眷顾她的。”皇上安抚道。

“可是,”皇后依旧忧心忡忡地说:“那天印之记呢?会在谁身上?”

皇上高深莫测地一笑:“这个你就不要急了,朕自有安排。”

皇后探究地望过来。

皇上呵呵地笑道:“这次远足,朕已下令,他们两个做护卫。”

辕车里,红玉神秘兮兮地凑过来:“我有个秘密,你想不想知道?”

“不想。”寒蕊很干脆地回答,心说,用不了一分钟,你就会忍不住说出来。

红玉讨了个没趣,却并不甘心,斜着眼睛说:“这次担当护卫的统领,你知道是谁?”

“不知道。”寒蕊故意不咸不淡地回答。

咦——

这也太让人泄气了,红玉脸上就不好看了,闷坐一会,又凑过来,不甘心地问:“你真不想知道?”

“不想——”寒蕊懒洋洋地闭上了眼睛,心里却忍不住想笑,你还想奇货可居,我偏不让你称心。

红玉瘪瘪嘴,却一下兴奋地说:“是霍北良哪!”

寒蕊一听,凉了半截。是北良,为什么不是平川,现在边关无战事,父皇该是让平川来啊,何况,父皇也知道我喜欢平川,他也并不反对啊……

正暗自伤怀着,又听见红玉不高兴地嘟嚷了一句:“老是让他做副将,真是的,什么时候可以转正啊!”

副将?那正统领是谁?北良老跟平川在一块,统领会是平川吗?

寒蕊的胸口象揣了一只兔子,怦怦地跳将起来,脸也抑制不住地开始发红。她怕被红玉看出,急中生智,装得满不在乎地说:“看看到了哪里了?”一掀车帘,把头探出去,假装看路而掩饰自己已经遮掩不了的脸红。

然而车帘一起,她就跟策马路过的侍卫来了个四目相对,结结实实的相对!

平川!

她呼之欲出,紧张和惊喜奔涌而出,只愣愣地半张着嘴,傻了。

而他,只不过淡淡地望了她一眼,挥手一扬鞭,骑马远去了。

真的是他!

寒蕊傻傻地笑着,一忽而,脑门发热,又开始有些晕乎乎的了。

呵呵,真的是平川——

“父皇!”皇上正端起茶杯,冷不丁寒蕊就跑了进来,看也没看,一把扑过来抱住,喜滋滋地叫唤:“我就知道是你钦点的,你真是太好了,太太太好了!”

“你好,朕可不好了。”皇上叹一声。

寒蕊直起身子,紧张地问:“怎么了?”

皇上无奈地摇摇头。

“哈哈,是母后吧,肯定是母后又唠唠叨叨了,父皇你就是耳根子软……”寒蕊嘻嘻地笑起来,指着皇上,摇头晃脑。

皇上赶紧冲她扬了扬眉毛。

寒蕊眼睛一瞪,马上会意,眼珠往后一斜,吐吐舌头,却不敢回头。

“寒蕊。”皇后威严的声音已经传了过来,正在身后。

“哎呀,朕说不好,可没别的意思,就是你,”皇上拿手在胸口比划一下:“看看,泼了朕一身的茶……”

寒蕊笑笑,不好意思地把鼻子皱成一团。

皇后转过来,坐到皇上身边,眼睛看着寒蕊。

看皇后的阵势,又要开始教训寒蕊了,皇上觉得有些不妙,清了一下嗓子,赶紧对寒蕊挤一下眼睛,说:“你自己的东西都整理好了?”

寒蕊领会了父亲的意思,耷拉着脑袋回答:“还没……”

“那还不快去。”皇上一发话,就把寒蕊给大赦了。她夹着尾巴一出门,欢天喜地就跑远了。

平川和北良奔波了一天,入夜,又将行宫巡查了一遍,这才拖着发酸的双腿,回了房间。推开门,就看见一个人笑容可掬地站起身来。

“韩公公?”平川有些意外:“请问,是皇上有什么差遣吗?”

韩公公微笑着摇摇头,又点点头,可把两人搞糊涂了。

“传皇上口谕,”韩公公朗声道:“郭将军、霍校尉护卫辛苦了,温泉池已经清场,赐你二人沐浴休息。”韩公公笑道:“请吧,二位,可别辜负了皇上的一番美意,要知道,皇上还特意为你们钦点了按摩匠呢。”

“谢主龙恩。”平川受宠若惊。

北良悄悄地一顶平川的胳膊,压低声音道:“这次来行宫,看来是份美差啊,要是可以,天天睡觉之前都泡泡温泉,那可真是惬意啊……”

平川不响,轻轻地把他的胳膊顶了回去。

声音轻微,却并未逃过韩公公灵敏的耳朵,他回过头,颇有深意地说:“皇上已经下旨,每日清场后,都准许你们去泡温泉,不过,这个恩许,只给你们两个。”

北良心满意足地裂嘴一笑:“皇上真是体贴。”

平川微微地皱了皱眉,如此恩宠眷顾,有些不同寻常啊,原因到底何在?

行宫的清晨笼罩在白茫茫的雾蔼中,湿润的水气掩盖不了漫山的桂花香。

“今天一定是个大晴天,你看,这么大的雾。”红玉挽着篮子,回头对寒蕊说。

“恩,趁太阳还没出来赶快将花摘好,这样的话,花还沾着露水和水气,不容易焉,香气又保存得久,这样子包在元宵里,才会特别好吃。”寒蕊叮嘱道:“你记得啊,采下了花就赶紧用这快润干的湿布盖上,太阳一出来,我们就得赶紧回去。”

“哇,公主,你真是能干,”红玉惊叹道:“连这些东西你都懂?”

“那是自然,你也不看看我是谁?我是寒蕊啊——”寒蕊嘻嘻一笑,有些得意忘形。

“是寒蕊就了不起了?”随着话音落去,润苏婀娜的身影显现出来,她揶揄道:“红玉你是真笨,还是装傻,难道你不知道,昨天夜里,厨房里的公公就把采花的要求都告诉我们了。”

“还每个女眷都发了篮子和盖布呢。”润苏将线条优美的下颌轻轻一抬,果然,红玉就看见她的侍女晚秋的手中,提了一个跟自己一模一样的篮子,连盖布都是一个颜色。

“你说话能不能不带刺?!”寒蕊不高兴了:“红玉昨天留在房间里整理东西,她又没去,怎么会知道?!”

哼哼,润苏轻轻地冷笑几声,似乎在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管不着。

“我们走!”寒蕊拖了红玉就走。

“寒蕊!”润苏叫住她:“我有话跟你说。”

寒蕊极不情愿地别过头来:“你至少也该叫我一声皇姐吧。”

“你也不过比我大三个月。”润苏不服气。

“三个月也是大,”寒蕊不客气地说:“你没礼貌我就替你娘管教你。”

润苏不响了。

“我们走吧,公主。”红玉低声道。

“怕什么?!”寒蕊挺直了腰杆:“有什么事说吧。”看你又打什么鬼主意。

“我跟你做个交换如何?”润苏收敛起笑脸。

……本章完结,下一章“ 做交换寒蕊不舍爱情 想色诱润苏白白算计(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