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19章: 做交换寒蕊不舍爱情 想色诱润苏白白算计(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19章 做交换寒蕊不舍爱情 想色诱润苏白白算计(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跟你做个交换如何?”润苏收敛起笑脸。

寒蕊冷眼望着她,润苏美丽的脸在雾气中有些迷蒙,但仍旧是柔媚娇艳得可人。秀色可餐,该就是用来形容她的。这样的绝色往跟前一站,任你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暗地里,想不动心都难。

一瞬间,寒蕊忽然有些嫉妒她的美丽。上天,这样美丽的一张脸,你为什么不给我?如果我有一张这样令人倾倒的脸,何愁平川不对我另眼相看?说不定,还一见钟情呢!

“我不动霍北良,你也别碰郭平川。”润苏的脸上并没有一贯如一的笑容,而是鲜见的严肃。

她的确,是还没有绝了要害北良的心。寒蕊沉默着,缓缓道:“你敢动北良,我就对你不客气!”

润苏嘴角掠过一丝笑意,看来,她很紧张北良那小子啊。

“我刚才说了,我可以不动他,”润苏加重了语气:“不过,条件是,你再也不能碰郭平川。”

“明人不做暗事,”寒蕊决绝道:“我做不到。”

“为什么?”润苏变了脸色。

我可不能告诉她我喜欢平川,要不,她又会要使坏。寒蕊眼珠一转,说:“我不碰他,拿什么要挟你不去伤害北良?”

原来,她把平川当杀手锏,就是要借接近平川来要挟我?哼,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也变精明了,懂得算计了?润苏有些吃惊,但马上,她就恢复了常态,以凛冽的口气回复:“你给我记住,郭平川是我的!”

“他不是你的。”寒蕊平静地纠正,却同时在心底呐喊一声:“他是我的!”

“就算不是我的,也轮不到你!”润苏恨声道:“他一定是我的!”

寒蕊笑了笑,转身就走。

“你已经有霍北良了,凭什么还要来抢郭平川?!”润苏在后面气急败坏地叫道:“有本事,各自看好自己的东西!”

寒蕊默然地加快了脚步。

攻于算计的润苏已经失了方寸,看样子,她是真的对平川动了心,不然不会如此失态。可是,我也喜欢平川啊。我要把他让给润苏吗?

不!我的爱情,绝不施舍给别人!

寒蕊在心底斩钉截铁地说,平川,你必须是我的!我的爱情,必须有结果!

润苏脸色铁青地站在原地,望着寒蕊的身影消失在雾蔼中气得浑身颤抖。

晚秋站在一旁,大气也不敢出,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让润苏把气撒到了自己身上。

雾气渐渐地散开了。北良全副武装地从山坡上走下来,猛一下看到气歪歪的润苏,他记起寒蕊的话,要离她远点,可是,躲避已经来不及了,只好硬了头皮,喊一声:“润苏公主。”

润苏看着他,忽然悠悠一笑。送上门来了,正好!

“下官告退了。”北良想溜。

“你来得正好,”润苏可不想放过他:“陪我散散步吧。”

“请公主见谅,在下还有警戒任务在身。”北良推脱道:“改天吧。”

“警戒?难道不包括保护我的安全?”润苏笑容满面,语气柔和,话锋却犀利:“我要在山野之中漫步,你派个侍卫跟着,与你亲自跟着,有什么区别?”

合理合法,无可推脱。北良无法,只好勾着脑袋,跟在后面。

润苏回头,低声道:“晚秋,这里不用你了,你回去等我。”

北良保持着半丈的距离,不远不近地跟在润苏身后,低头只顾着走,忽然,他的眼光被吸引住了——

小径旁,开满了雏菊,白的,黄的,一丛丛,一堆堆,热闹地簇拥在一起,仿佛是叽叽喳喳的女孩子,正碰头说悄悄话。北良一时兴起,顺手就扯了一把雏菊,在手里摆弄几下,就扎出了一个漂亮的花环。他望着手中的花环,轻轻一笑。

“给我的?”一直看着他动作的润苏,走了过来。

北良不好意思地笑笑,踌躇了一会,还是把花环递了过去。唉,本来,是准备送给寒蕊的,算了,等会再做一个……

润苏却并不领情,直言道:“你是想给寒蕊。”

北良呵呵一笑,并没有因为她点穿了而尴尬,只说:“你到底要不要?”

“不要。”润苏干脆地回答。

北良摇摇头,又是一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你也来看我的笑话?!”润苏猛地来了脾气,想起寒蕊,又觉得上天对自己太不公平,父皇不偏爱,连个北良,都可以奚笑自己,感触良多一下子涌上来,鼻子一酸,就要落泪。

北良一看她眼圈红了,立马慌了神:“你别哭呀,我最怕女孩子哭了……”

润苏一扭头,眼泪不争气地滑落下来。

“我,哎,这花环我真是送给你的,”北良为了安抚她,不得不睁着眼睛说瞎话:“我怕你不要,又怕你误会我有别的什么意思,所以……”

“真的?”润苏望过来,眼睛里还有水意,却显出别样的妩媚。

北良用力地点点头,心道,哎呀,姑奶奶,只要你不哭就行,让人看见了,还不知我怎么了你,其实也就是一个花环。

润苏这才擦干泪,不说话了,伸手拿过北良手中的花环,小心地戴到了头上。

“好看吗?”她侧过头来,问北良。

北良看着她,白皙的皮肤,粉红的腮,杏仁状的眼睛仿佛会说话,雅致的鼻子,小巧的唇,精致的脸庞上找不出任何瑕疵,除了美丽,还有妩媚。别上首饰,她是高贵,戴上雏菊,她又变得清雅。对着这样一张无可挑剔的脸,北良不由得轻声感叹:“到底是人长得美,怎么打扮都好看。”

润苏脸一红,别过头去:“你很狡猾,尽捡好听的说。”

“又不是我一个人这么说,”北良不乐意听了,正色道:“你知道别人都怎么说你么?”

润苏好奇了:“说什么?”

“说你是宫里最美的公主。”北良说。

“美又怎么样?”润苏轻轻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的美丽并没有为自己带来什么特别的好处,比如,父皇,就还是喜欢寒蕊胜过她。

“美当然好了,”北良瞪圆了眼睛:“你的容貌,是自己的,别人拿不走,可是别人拥有的那些身外之物,不是说没就没了?你呀,身在福中不知福,要知道,有多少人羡慕你呢!”

“羡慕我?谁呀?”润苏不屑道。

“比如,比如……”北良想了想,说:“寒蕊啊——”

润苏大吃一惊,说谁都不奇怪,要说寒蕊,那可太匪夷所思了,她怪叫一声:“寒蕊?”

“是啊,”北良说:“她跟我说过,羡慕你漂亮,她说,如果她也能有你这么漂亮,拿什么来交换都愿意。”之所以敢这么来编,是因为他觉得,寒蕊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应该也会有这种想法、。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想借这个机会,通过自己,缓和一下她们姐妹之间的关系。

润苏不信:“她说这话?不可能呢。”

“她当然不会跟你说了。”北良信誓旦旦道:“她真的跟我说过。”

润苏不响了,北良的话,容不得她怀疑,毕竟,北良跟寒蕊,那可不是一般的关系。

“其实,你也不用对某些事太耿耿于怀,你要是老拿自己的缺点跟人家的优点比,那怎么想得通?”北良轻声道:“你要知道,上天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你在这里多出别人一点,在那里就会比别人少掉一点,人家也是一样啊。”

见润苏不说话,也没有发脾气,北良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于是更加地往明了说:“比如就说你跟寒蕊吧,你比她漂亮好多,要说润苏公主,那可是有口皆碑的漂亮……”

润苏羞答答地低下了头。

北良趁热打铁:“你有了全天下的仰慕,那寒蕊呢,没有惊世的容颜,上天就赐她拥有皇上的偏爱,仔细想想,一半一半,老天爷对你们两个人都是公平的,不是吗?”

润苏想了想:“是好象,有些道理哦。”

北良呵呵一笑:“只要不钻牛角尖,什么都容易想得开。”

润苏点点头,猛一下醒悟过来,叫起来:“好啊!差点就被你骗了!你根本是来替寒蕊当说客的!”

“胡话连篇!阴险狡诈!我不会相信你的!”润苏愤然道。

被她识破了,北良索性也不装了,反倒真诚地说:“你信不信没关系,我只希望你们姐妹能化干戈为玉帛。”

“我跟她,死了都不可能变成玉帛。”润苏低而恨声道。

北良不说话了。

润苏一抬手,将头上的花环掼下来,转身,直往前去。

北良默默地跟在后面。

大雾之后,果然是个大太阳。山坡上除了菊花,没什么树,可以遮阴的地方也不多。润苏走了不多会,加上心情不畅快,就觉得浑身躁热,背心里也开始出汗,感觉一身潮乎乎的。抬眼一瞧,那不远处,有一个棵树,也好,先过去歇歇。

还未走到树下,她就开心地笑了起来。

原来是被一块大石头挡住了视线,石头后边,树下不远,是一条蜿蜒的小溪。

润苏掬起一捧水,洒到脸上,清凉滋润了皮肤,也让心里充满了惬意。她用手轻撩着水,顿时忘记了所有的不愉快。北良站在一旁,安静地看着她,直到她欢快地脱下鞋子,把脚浸入凉凉的水中,他会心地笑起来。

这一刻的润苏,是那么的自然,以至于更让他坚信,如果她不是非要那么去玩弄手腕,其实私底下,也还是一个蛮纯真的女孩。她很漂亮,要是不那么叵测,就称得上绝妙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 做交换寒蕊不舍爱情 想色诱润苏白费心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