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23章: 公主直爱无惧明表白 将军回避只因无他念(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23章 公主直爱无惧明表白 将军回避只因无他念(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呵呵,你终于接住我了……”寒蕊笑着,一把搂住了平川的脖子。

平川没料到她如此举动,大感意外之余,一身都硬了,不知该如何处理才好。

他怔怔地看着她,脸倏地红了。长这么大,从未跟哪个女孩有如此亲密的接触,寒蕊脸对着脸的亲昵,令他手足无措。

“平川,”她满含深情地望着他,在他脸红的尴尬和窘迫中,柔声道:“我喜欢你……”

他的大脑已经变得一片空白了,不知所措。

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幽深的眸子全被他的面容充满,深深的爱意溢出来,在她的脸上浮现出欢喜灿烂的光彩,她轻轻地圈住了他的脖子,缓缓地,将珠唇印上他的嘴唇。

他再一次,闻到了她身上淡淡的香味。

“我要嫁给你。”寒蕊用尽所有的勇气,说出这句话,然后,抱紧了他。

平川,我喜欢你,我要嫁给你。

平川发烫着脸站起来,匆匆转身。

“平川。”寒蕊喊一声,他没有回头,脚步略微一停,便远去了。

“公主……”红玉畏畏缩缩地凑了上来:“我看见了不该看见的,你是不是要准备杀我灭口……”

寒蕊根本就没听见,只低头捂着脸,傻傻地,嘿嘿一笑。

我终于说出来了——

平川回了居所,迎头碰上北良正搭了澡布:“累死了,泡澡去。”

平川脑袋一低,避开了就要进屋,北良一把拖住他:“咦,你怎么一头一身的桂花啊?”将鼻子凑近了一嗅,开玩笑道:“呵呵,我怎么闻到了一股女人的味道——”

平川猛地推开他,抽身进屋。

北良一把拖住他:“走吧,你这一头一身,反正也要洗洗,去温泉池吧,那个按摩匠手艺不错,你也认可的。”

平川迟疑了一下,跟在北良后面。

“你今天有些不对头啊。”北良嘻嘻地笑着,把身子泡到温泉里面。

平川没有回答他的话,默然蹲下,温泉水冒着热气,遮过了他的胸膛。他靠在池壁上,缓缓地闭上了眼睛。

眼前,又回想起刚才那一幕。

这个胆大妄为的公主,真是难缠。他堂堂一个大将军,居然就这样被她给算计了,这算什么?调戏?还是挑逗?此刻平川心里是又羞又恼。

“你哪来满身桂花?”北良奇怪地问。

平川皱着眉头,很不情愿地说:“还不是寒蕊公主。”

“寒蕊?”北良瞪了一下眼睛,然后开始吃吃地笑:“她又出什么意外了?”

“偷摘桂花想明天早上作弊,”平川淡淡地说:“结果从树下掉下来了。”

“摔伤了没有?”北良有些紧张。

“她没有,”平川一抬膝盖,一大块淤青而且蹭破了皮:“我伤了。”

“怎么会伤到你的?”北良好奇,又好笑。

平川漠然道:“她掉下来,我去接,膝盖一弯,正拐在一块石头上……”

北良再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无巧不成书,再巧,也不可能巧成这样吧!”

“别提了。”平川有些懊恼,早知道她还要来那么一出,还不如不接,干脆让她从树上掉下来。一想到寒蕊那红润的嘴唇不由分说地印上来,平川禁不住又红了脸。

“她又把你怎么了?”北良笑呵呵地问。

这叫他如何开口?说实情,还不打击北良,这小子对寒蕊一门心思,怎么接受得了寒蕊对平川说的话,“我要嫁给你”,这句话杀伤力太大,连平川都承受不起,魂都吓丢了一半,要告诉北良,那还不让北良的心都伤完?!

平川支吾半天,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你们两个,真是天生的克星,”北良深有感触道:“反正她看到你就要出状况,你看到她,就不能正常发挥,总而言之,你们两个一相遇,总是会搞出点事来的……”

“行了,别说她了。”平川不耐烦地打断了北良。

北良笑笑,用胳膊顶顶平川,暧昧道:“那,说说修竹如何?”

“你打算如何?”北良说:“需要我爹去保媒吗?这事,我看你得早做打算。”

“为什么?”平川不置可否。

“你没看见皇后娘娘生日宴席上,她一曲完了,多少公子眼睛都直了——”北良正色道:“你还不急,别人就下手了。”

“下就下呗,”平川不屑道:“我不急。”嘴角微微一笑,修竹怎么会轻易应允呢,她明明,是喜欢我的。

“你怎么就自我感觉这么良好呢?”北良无奈地摇摇头:“追女人也跟打仗一样,要快、准、狠!”

“你很懂啊?”平川揶揄道:“那你把寒蕊搞定了给我看看……”

“我……”北良一梗脖子,想起高调,却瞬间泄了气:“唉,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纸上谈兵。”

“你有什么打算?”平川抬眼,问北良。

寒蕊啊?北良一忽儿,有些黯然:“我能有什么打算,这又不能我说了算。”

“要不,叫你娘,去跟皇后娘娘提亲?”平川吞吞吐吐道:“要你爹,去跟皇上说说,我估计,准成……”

北良勾下头,默默地划着胸前的泉水,半天不语。

“你得努力啊,不能光说不练。”平川的话里,明显有些怂恿的成份。是啊,他已经,被寒蕊的那句话吓得不轻了。真是见鬼,如此美的月夜,如此香的桂林,我怎么,就摊上这么一个惊世骇俗的公主,惹上了这么一身骚?

他无奈地意识到,被寒蕊这样的公主看上,可不是自己的福份,只有北良挺身而出,拉开寒蕊,或者说是拖住寒蕊的后腿,才能让他逃过这一劫。这样的想法虽然有些阴暗,但也谈不上损人利己,毕竟北良是喜欢寒蕊的。

平川不由得感叹道,问世间情为何物,只教人稀里糊涂。寒蕊这样的公主,居然也会有人喜欢?而且这个人居然还是北良,实在是令人费解。寒蕊的漫无边际就象一只飞天蜈蚣,也只有北良的好脾气能忍受得了。要让他成天面对这样一个妻子,他不疯掉已经是人间奇迹了。

上天啊,寒蕊要嫁,就嫁给北良吧。

平川闭上眼,认真而虔诚地祈祷着。

“请问哪位将军先来?”按摩匠进来了,俯身问道。

北良一指平川:“他先来,昨是我先,今天轮到他先了。”

平川笑了笑,一跃上岸,趴着躺上了床榻,将手枕在额头下。

按摩匠的眼光,静静地落在了他古铜色充满光泽的背上。

“皇上,明天就要回宫了,您就没有什么要告诉我的吗?”皇后柔声道。

皇上悠然一笑:“什么?”

“您不是说,您自有安排?”皇后微微一笑。

皇上只是笑,卖够了关子还不打算开口。

“说吧——”皇后催促道。

“他们浑身上下,都仔仔细细地打量和检查了好几十遍,绝对错不了,”皇上慢悠悠地说:“我比你还急呢……”

就要说到关键地方,他又不往下说了,反倒问皇后:“你希望,带天印之记的男孩子是谁呢?”

皇后眨了眨眼睛,没有说话。

“他们俩个,身上都没有任何印记。”皇上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那怎么可能?”皇后脸色微变,不甘心道:“你是怎么检查的?真的不会弄错?”

“你放心,那按摩匠每替他们按摩一次,就检查一遍,身上确实什么印记都没有。”皇上说。

皇后呆立半晌,怅然道:“难道,另有其人?”

“唉,除了他们俩,还有谁身份跟心心更合适?其实我们,根本也不知道天印之记是什么样子,万一弄错了,岂不麻烦?再说了,如果符合这条件的,是个不入流的家伙,比如乞丐什么的,你也打算认了?”皇上说着,不耐烦地挥挥手:“依朕看,就在他们俩中间选算了……”

“你还不如直接跟我说,就成全寒蕊,定下郭平川?!”皇后没好气地瞪了皇上一眼。

皇上歪歪嘴,不吭声了。

“再去找吧,我一定要找到符合条件的人,不然,心心永远不嫁。”皇后决然道。

皇上沉默良久,说:“好吧,就依你。”

“不过,”他说:“如果没有完全符合条件的,那就只能在他们俩人中间选,其余人一概不考虑。”

皇后犹豫片刻,轻轻地点了点头。

天气很好,云淡风清,寒蕊刚换上短装,就听见门外一声马鸣。

“哥——”她喊道:“我就来!”

去骑马?红玉兴奋地叫起来:“公主!我也要去!”

“去!去!去!”寒蕊呲牙道:“你笨手笨脚,只知道拖我后腿……”

红玉嘴巴一瘪,就要哭了。

“行了!”寒蕊没好气地说:“赶快去换衣服!久了我不等!”

红玉一溜烟而出来了。

磐敛已经端坐在马上了,看见寒蕊出来,笑道:“说服母后,我可好费了一番唇舌,她老问,视察巡防干嘛非要带上寒蕊呢?”

“你是怎么回答的?”寒蕊好奇地瞪大了眼睛。

“我说,”磐敛微笑着:“她是不会安份的,与其让她精力旺盛在行宫里闯祸,不如让她撒了蹄子去野外撒欢……”

“你把我说成野马?!”寒蕊扬起拳头,虎着脸道:“我本来还想谢谢你呢,这下都拉倒!我还要找你算帐!”

“没有呢,”见寒蕊气烘烘的一点就着,磐敛赶紧解释:“我跟母后说,难得出来,正好带你到处走走。其实,我还觉得这理由很牵强呢,也不知道为什么,母后想了想,就同意了。”

“这还差不多。”寒蕊一跃上马,涎着脸,抱拳一笑:“谢谢哥哥成全。”

……本章完结,下一章“ 公主直爱无惧明表白 将军回避只因无他念(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