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24章: 公主直爱无惧明表白 将军回避只因无他念(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24章 公主直爱无惧明表白 将军回避只因无他念(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成全?这还谈不上。”磐敛心念一闪,想起北良身上那件自己的衣服,暗想,要成就你们的姻缘,才称得上成全。

一眨眼功夫,寒蕊的脸就竖到了鼻子跟前,堆着累累的媚笑:“要妹妹我怎样谢谢你啊?”

磐敛吓了一跳,张口只道:“啊……”

“啊?那就是不需要罗,”寒蕊笑呵呵地说:“我又省下了。”

这个寒蕊啊,就是鬼灵精怪。磐敛无奈地摇摇头,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可以自由活动了不?”

“那可不行,”寒蕊扭扭身子,选择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坐姿:“我还得借你东风呢。”

“我以为自己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磐敛宽和地笑笑:“还需要我做什么?”

“送我出内防。”寒蕊仰起头,望着磐敛献媚地笑。

“你出内防去干什么?”磐敛皱起眉头,这可不是好玩的。

寒蕊忽闪眼睛,笑得更媚更甜,却不说话。

“笑也没用,”磐敛低声道:“没有父皇特批,宫人不得出内防,这是从安全角度考虑的。”

如果有可能,哥哥是会帮她的,可是,现在他如此严肃,寒蕊知道,那不是磐敛的力量可以达到了。她的笑容渐渐消隐,取而代之的是失望,她黯然地低下头去。

磐敛望了红玉一眼,红玉侧了身子过来,轻声耳语道:“听说,护卫统领这几日都在外防巡查……”

哦,原来是为了北良。

磐敛沉吟片刻,说:“我带去你交接线,不过,你还是出不了内防,最多,离外防近一点。”

寒蕊闻言,开心地裂嘴一笑,到了交接线,离外防不就是一步之遥了!

磐敛怜爱地望着寒蕊,唇边泛起淡淡的笑意,哥哥只能做到这样了,你要见他,一定想得到办法的。

“将军,宫里来人,在交接线等你。”士兵来报。

平川当即勒马,奔向交接线,心里有些奇怪,按说,宫里若来人找他,应该可以越线,怎么非要自己过来呢。

马到交接线,并未见有人,士兵说,太阳太大,人在林子那头荫凉着呢。

平川策马进了林子,一眼看见红玉坐在马上,不禁有些意外,怎么是她?这不是寒蕊的侍女么?马上,他就意识到,所谓宫里来人,不过是寒蕊的诡计,这个疯癫的公主,是为追他而来。而他,之所以换到外防,不过是个由头,目的,就是为了避开寒蕊。谁知这样用心良苦,还是没能躲过,这才清净了一天,寒蕊就闻风而来了。

他想转身离去,对此置之不理,可是,碍于寒蕊公主的身份,他又不得不应对。

“公主应该也来了吧?”平川冷淡地问道:“有什么事就快说,我还有军务在身。”

红玉心道,公主想了那么多办法,才能亲自来见你,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呢。当下,也没给平川好脸色看,只按照寒蕊的吩咐,面无表情地指了指头顶。

平川抬头一看,寒蕊正趴在头顶的树枝上,望着他晒着牙齿乐。

还是没有公主的样子,要见人就见吧,非要标新立异,爬到树上去。平川心里有些不屑,却没有表露出来,只望着她,不吭声。

“呵呵,我下来了!”寒蕊轻轻一跳,罩着平川的马背下来,腾地一下落在平川身后,一把抱住平川的腰,顺势俩腿一夹,马便得得地跑了起来……

“驾!”她大声吆喝着,死劲地夹打着马肚子,白马驮着平川和寒蕊,飞奔着离开了林子。寒蕊咯咯的笑声摇碎在风中。

红玉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的身影消失,良久,才啧啧一声:“真是疯掉了——”

“没想到吧?”寒蕊抱着平川的腰,大声而开心地问:“好玩不?”

“律——”平川猛然间勒住马,回头不客气地对寒蕊说:“你下来。”

“我不下去。”寒蕊听了他的话,心底一凉,却死赖着,嬉皮笑脸好象没理解他的意思一般。

平川倏地提腿下马。

寒蕊不再笑了,小心地问道:“你,生气了?”

“我逗你玩呢,”寒蕊不好意思地说:“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来看你……”

“末将无福消受公主的抬爱,请公主回行宫,以后也不要再贸然来看末将。”平川漠然道。

“为什么?”寒蕊委屈地说:“只耽误你一点点时间,不防碍你守防。”

“末将是怕举动张扬有损公主的清誉。”平川找了个堂而皇之的理由,但他知道,寒蕊根本不会在乎。

果不其然,寒蕊满不在乎地回答:“怕什么?!我喜欢你,让他们都知道好了!”

可我不喜欢你啊。平川一听,头皮发炸,实在也算是个聪明的公主,怎么就愣是看不出来自己不乐意呢。你再喜欢,也得要我能接受才行啊。

“我想,这个世界上,不会再有人爱你胜过我了,不如,你娶了我吧。”寒蕊大大方方地说。

平川怔怔地望着寒蕊,半天回不过神来。这算什么?求婚?逼婚?过程是怎样已经不重要了,结果似乎已经决定,这个公主指名道姓要嫁给我,看样子,逃不过了。可是,平川总有那么多的不甘心,他想娶的,是文静明礼的修竹,而不是这个癫癫狂狂的寒蕊。毫无羞怯,毫不避讳,怪不得润苏公主说她是个豪放女,我郭平川真是背,怎么被她给看上了?

一时间,平川急得几乎吐血,他稳了稳心智,沉声道:“请公主不要开这样的玩笑。”

“谁跟你开玩笑?”寒蕊正色道:“我跟你说真的。”

“公主的亲事岂能信口开河,那得由皇上皇后定夺。”平川额头冒出一层细密的汗。

“这有何难,叫我父皇赐婚便是。”寒蕊不以为然。

这个不按牌理出牌的公主,认准了一根筋,八头牛都拉不回。平川被她一逼再逼,就快要阵脚大乱,无奈之下,索性摊牌:“公主请恕末将直言,霍校尉很喜欢公主,一心想与公主结为秦晋。”

“北良?”寒蕊愕然片刻,继而大笑:“你说谁不好,说他?!你眼睛长到天上去了,没看见啊?他喜欢的是润苏——”

“润苏长得那么漂亮……”她晃晃脑袋,由衷道:“他喜欢上她,也不奇怪。”

“不可能,不会的……”平川急急地辩解道:“他亲口跟我说,喜欢你。”

“他骗你的,”寒蕊瘪瘪嘴:“你是没看见他那样子,我要他离润苏远点,是怕润苏因为看见我和他拉了手,以为他是我的人而算计他,可他倒好,置若罔闻,还差点为润苏跟我翻脸。”

“你弄错了……”平川张口结舌,就是陡然间想不出别的理由来说服寒蕊。

“他们俩成了也没什么不好,”寒蕊嘻嘻地笑道:“北良缺根筋,润苏心眼多,正好互补。”

“你可别乱点鸳鸯谱。”平川本来清醒的脑袋,被她一捣鼓,彻底犯晕。

“别人我才懒得管呢,”寒蕊笑吟吟地望着平川:“只要我们能在一起就行了。”

“公主,天下的好男人那么多……”平川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寒蕊堵了回去:“我只喜欢你一个。”

平川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了,他将手背到身后,为难而矛盾地低下头去。不管他的想法是多么迫切,都不能把喜欢修竹的事说出来。这个公主,已经发了话,非他不嫁,他若说出来,难免不会害了修竹。

一瞬间,平川的脑海里,各种想法飞速旋转起来,我要怎样,才能打消寒蕊公主天真的想法?

各路神仙菩萨,显显灵,让她消除这个想法吧。

除了企求上天,他别无他法。

寒蕊静静地看着他,不知他此时此刻,心里在想些什么。她缓缓地从马背上滑下来,,走近沉默的平川。

平川此时,正好觑了眼睛,抬头怔怔地望向她。太阳就在正前方,黄灿灿地刺眼,远处是碧蓝的天,飘着淡淡的云彩,一望无际的草地,绿得纯粹,她绯红的衣纱,在微风中轻轻地飘荡着,让此刻的她多了些妩媚和飘逸,纯净的脸庞上笑意盎然,眼眸里盛满爱的光华,通身,都洋溢着一种快乐而美妙的气息。

她走过来,带着爱情的神采飞扬,走向他。

平川却瑟缩着,想往后退。千军万马不曾让他退缩,可寒蕊大胆的表露足以吓得他落荒而逃。尽管他早有感觉,可是突如其来的表白,还是让他手足无措。他从来没有喜欢过寒蕊,也确信寒蕊决计不会适合他,就算没有修竹,还有北良,就算没有北良,他也不会对寒蕊动心,寒蕊离他理想中的妻子,距离太远了,简直遥不可及。

上天作证,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喜欢一个公主,也从来都不希望会被一个公主喜欢上。皇城不是他的世界,他也不想被卷入名利权贵的漩涡,带好自己的兵,打好自己的仗,管好自己的家,这就是他生命的全部,从没预想会有一个公主出现啊。

……本章完结,下一章“ 恋平川寒蕊走火入魔 话暗指北良坦呈心迹(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