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25章: 恋平川寒蕊走火入魔 话暗指北良坦呈心迹(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25章 恋平川寒蕊走火入魔 话暗指北良坦呈心迹(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平川。”寒蕊落落大方地说:“我们随便走走吧。”

平川看了看她,不经意地又瞟了瞟马,寒蕊知道他心里正犯嘀咕,晓得自己躲不过了,于是没正形地嘻嘻一笑:“上次是逗你玩呢,我哪能不会骑马?!”

以后她的话,是断然不能再轻易相信了。平川暗暗地嘟嚷了一句。

“你生气了?”寒蕊笑道:“将军发起火来,蛮吓人的呢。”

平川一听,顿时觉得有些尴尬。

“上回,蛇的事,”寒蕊的脸有些泛红:“还要谢谢你呢。”

“末将职责所在。”平川例行公事的说辞。本来也是,换了是别的任何一个人,他都会救,何况公主?

“以后,我不再逗你了,”寒蕊轻声道:“你是开不起玩笑的人呢。”

平川垂首承认:“末将的确是缺乏幽默细胞的人。”

“别那么沉重,开心一点不好么?”寒蕊的笑声如银铃一般。

“公主来找我,就是为了说声谢谢,末将接受了,”平川垂下头,低声道:“既然要说的话都说完了,那么,就请公主回去吧。”

寒蕊微微一笑,认真地说:“我既然来了,不会就这么回去。”

平川有些愕然,猜不透她意欲何为。

“前些天那件事……你没有往心里去吧?”寒蕊踌躇着,说:“我也是一时,情不自禁……”

一想起那晚树下发生的事,平川就禁不住脸红。自第二天早上,他就换防到了外防,实在是担心见面尴尬啊。

“不过,”寒蕊抬起眼睛,直直地望着平川,清晰地说:“那是我的心里话,我一直就想告诉你,我喜欢你。”

“请公主恕罪。”平川一听,赶紧单膝跪下,沉声道:“请公主不要垂爱平川,平川担当不起。”

“为什么?”尽管知道平川对自己,并不见得喜欢,但寒蕊还是要问个清楚。

平川跪着,不肯回答。

“是因为我不漂亮?”寒蕊轻声问。

平川摇摇头。

“那,是因为我是个公主,你觉得身份比你高,心里接受不了?”寒蕊想了想,又问。

平川还是摇头。

寒蕊颇为伤神了,偏头冥想好一阵子,才沮丧地问:“是因为我不够温柔吗?”

这的确,已经接近答案了,可平川不敢接茬。

“你觉得我张扬不斯文,我可以改的,”也只有爱情,才可以让寒蕊低三下四:“我会努力使自己变得规矩又温柔的,那样,你就可以接受我了么?”

她充满希望的话语,给予了他更大的压力。

“告诉我,你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我会让你满意的……”寒蕊固执地说。

平川苦笑道:“公主何必这样难为自己……”

“不难为,”寒蕊温柔地说:“为你改变自己,我心甘情愿。”

“可是……”平川几近绝望了。寒蕊的坚持,只能让他离修竹越来越远。

默然片刻,寒蕊忽然问:“你讨厌我么?”

“啊,”平川结巴道:“不,不讨厌。”即便是讨厌,他也不敢明说啊。就象他此刻,心里想着修竹,同样不敢明说。

“那就行了,”寒蕊的声音如释重负地欢快起来:“我会让你喜欢我的,你一定会喜欢我的——”

平川只觉得头皮发炸,就快要晕倒了。面对这个陷入单相思,走火入魔的公主,他是欲哭无泪。

我的老天啊……

寒蕊骑着马回林子里来找红玉,这丫头正耷拉着脑袋坐在树下长吁短叹,一副天塌下来了的样子。

“你怎么了?”寒蕊叫道:“该回去了。”

唉——

红玉长叹一声,悻悻地上了马。

“你到底怎么了?”寒蕊扯直了嗓子问。

红玉沮丧道:“我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

寒蕊知道她的意思,一扭头,偏不接茬,径直往前。

“公主!”红玉追上来,不甘心地说:“别喜欢郭平川!”

寒蕊鬼鬼地笑一下,不说话。

“我不喜欢他!”红玉气呼呼地说:“他不会对你好的!”

寒蕊偏头想了想,不以为然道:“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的。”

“是,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准,”红玉不服气地嚷嚷道:“现在能看得出的,就是你一厢情愿,人家根本不喜欢你!”

“连你也看出来了?”寒蕊扬起眉毛,诧异道。

“全天下的人都看出来了,只是不说而已,”红玉嘴巴往边上一撇:“人家躲你就象躲瘟神,你自己没感觉?”

“什么瘟神,人家不讨厌我……”寒蕊xin虚着,却仍旧嘴硬道:“他会喜欢我的,他只是不了解我……”

唉——

红玉长长地叹了口气:“你干嘛不喜欢霍公子呢?”

“北良啊,”寒蕊笑道:“他已经名花有主了……”

红玉一怔,忽然气咻咻地说:“一朵鲜花,插在了那个啥上——”

寒蕊呆了呆,旋即爆发出一阵大笑,笑得喘不过气来:“你居然说润苏是牛屎!你见过这么漂亮的牛屎么?”

“我可没说,是你说的!”红玉抵赖,却忍不住又嘟嚷一句:“难道她不是?可糟践了这朵花,本来是咱的……”一撇头,却看见寒蕊凝重的神态,正深沉地望着自己。

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看见公主这么认真呢。红玉一缩脖子,吓住了。

“说说,你为什么不喜欢平川呢?”寒蕊问道。

“成天黑着一张脸,有啥意思?!”红玉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他不喜欢你,我为什么要喜欢他?!”

“你当真觉得他没有优点?”寒蕊可不甘心。

“他有什么好呢?公主,喜欢你的人多了去了,随便你选啊,干嘛非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况且,也不是什么好树,一棵歪脖子树,不要也罢,咱们不稀罕!”红玉的口气,颇为不屑。

“可是,”寒蕊慢吞吞地回答道:“我觉得他很好啊,什么都好,成熟、稳重、有责任心,讲原则,为人低调又谦虚,我倒是没看出来他有什么缺点……”

红玉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男人就该是这样,皇兄太儒雅,没有气概,北良太黏糊,没有气度……”一说到平川,寒蕊的话里顷刻就变得甜蜜蜜起来:“还是平川最好……”

“再好他也不喜欢你!”红玉冷不丁插了一句:“爱情要你情我愿才行!”

“你怎么知道他不情愿?!”寒蕊脸色臭起来了。

“那你怎么知道他情愿?”红玉忍不住嚷起来:“醒醒吧,公主!你看看他看你的样子,哪只牙齿告诉你他是情愿的?!”

寒蕊不服气,却也无可反驳,咬了嘴唇,决然地一扭头,直往前去了。红玉也是满肚子说不出的丧气。于是,两人都默默无言地,一前一后,只没精打采地在马背上晃悠着。

“寒蕊——”

风里远远地传来一个男子的呼喊。寒蕊和红玉回头,正好看见北良骑着马,从山坡上疾奔下来。

红玉偷偷地瞟了寒蕊一眼,只见她无趣地鼓起腮帮子,嘟嚷了一句:“该留的要走,不该来的又来了……”

红玉眼珠子一转,说:“我去前头等你啊。”一溜烟,不见了人。

“平川说你来了,”北良笑嘻嘻道:“不是要见我么?怎么他去叫我了,你倒不等了?”

寒蕊一听就明白了,一定是平川回去后把北良叫过来追她,就说是她来找北良的。这分明,是平川在故意给北良创造机会。

看着北良喜滋滋的样子,寒蕊半晌无言。她能说什么呢?告诉北良,她是为平川而来,那是不是太直接了?这一回去,北良还不抓住平川兴师问罪啊。这要是,北良真如平川所说,喜欢的是自己而不是润苏,那对北良,打击可就太大了……

呆子啊,寒蕊闷闷地看了北良一眼,垂下头去。

“你怎么了?不高兴啊?”北良已经察觉到了她的兴致不高。

寒蕊搪塞道:“早上起得早,有些累了。”说完,还装模做样打了个呵欠。

北良呵呵一笑,一跃下马,就自顾自地忙乎起来。

寒蕊看他解下斗篷铺在向阳的草地上,奇怪地问:“你干什么?”

北良已经把手伸向了她:“你不是想睡觉?就睡在这里好了,很软很舒服,又暖和。”憨憨地一笑:“我守着你,绝对安全。”

寒蕊看看草地上的斗篷,又看看北良坦诚的笑容,半晌,才苦笑着,无奈地摇摇头。这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呆子啊,就算润苏是真的喜欢他,也未必见得受得了他。

“下来躺一躺,真的很舒服。”北良见她不肯下马,以为她嫌草地不干净,于是侧身往地上一躺,亲自实验给寒蕊看:“我们在外打仗都是这样休息的,你试一下就知道了,可舒服了……”

寒蕊静静地望着他,北良双手枕在臂下,仰天躺着,微闭着眼,阳光下轮廓分明的一张脸,帅气的模样,还带着享受的惬意。此刻面对着他,寒蕊忽然想起平川来,他那张不苟言笑的脸,英气逼人,却也拒人千里。

难道,你就这么不喜欢我,非得把我推给北良么?

寒蕊轻轻地叹了口气。她从小,就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偏生到了他郭平川这里,就是风雨撼不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 恋平川寒蕊走火入魔 话暗指北良坦呈心迹(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