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28章: 城隍庙里润苏知天机 温泉行宫寒蕊讲义气(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28章 城隍庙里润苏知天机 温泉行宫寒蕊讲义气(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润苏!”一个声音犹如天籁在头顶响起。

润苏以为自己就要魂归天国了,以至于出现了幻觉,懵懵地一抬头,却看见面前一个魁梧的身影,从马上跃上,一把抓住了她的双肩,惊喜而急切地叫道:“润苏!”

润苏费力地睁开被雨水冲刷得生痛的眼睛,看清头盔下,熟悉的一张脸:“北良——”

哇的一下,放声大哭。

“别哭了,没事了。”北良将斗篷解下,将润苏包了个严严实实,托到马上,柔声道:“吓坏了吧,我们马上就回去啊……”右手臂勒缰绳,左手臂牢牢地抱紧了润苏,急速往前而去。

“我以为,我会死在这里了……”润苏在北良的胸口哭泣着:“还好碰到了你……”话没说完,雨水就和着风灌进了嘴里,润苏“扑扑”地赶紧往外吐。

北良低头看了她一眼,把自己的头盔摘下来,给她套上。铜盔一罩下来,润苏的脸就陷了大半个进去,没见了眉毛也没见了眼睛。润苏觉得不舒服,抬手要摘掉。

“别动,”北良说:“雨大了,马一跑,就象针扎在脸上一样,你还是戴着好。”

润苏无语地,侧身抱紧了北良的腰。铠甲又湿又凉,硬梆梆的贴在润苏身上,润苏禁不住打个寒战。

“冷吗?”北良关切地问。

润苏没有回答,此刻,她正沉浸在劫后余生的后怕中。

北良的手臂加大了劲,将润苏搂得更紧,身上的热气从铠甲的缝隙透过来,温暖着润苏。

这是一种陌生的体验,润苏蜷缩在他的胸前,将头埋进他的臂弯,尽管周遭还是无边的黑暗和风雨,但她已经不再害怕,有北良在,她是安全和塌实的。她已经认定,北良心软,不管她以前做过什么,以后会做什么,北良都不会计较。跟他在一起,没有压力,没有算计,一切都如此的单纯美好,单纯如北良,美好亦如北良。

“你是好人……”润苏轻声道。

“我来找你就是好人了?”北良呵呵一笑:“找到你,不过是碰巧而已。”

润苏纳闷地抬起头来,铜盔一沉,又把她罩了进去。

“呵呵,”北良笑着把她的头盔往后拨了拨,说道:“明天不是要走了么,我去落实撤防步骤,正好碰见寒蕊急匆匆往外走,问了半天不说原因,我看下这么大雨,自然不准她出门,这时候她才说,你出去散步,许久未归,她很担心你的安全,又怕说出来皇上责罚,所以准备偷偷去找你……”

“我就跟了她出来,到了你们俩分手的地方,我们就分头找了,”北良说:“我在城隍庙里看到了蜡烛的灰烬,想你可能是因为蜡烛燃尽了,害怕,所以跑了出来,但应该就在附近,也是运气好,就找着你了,”他责怪道:“你也是,为什么不在庙里等着呢,至少,不用淋雨啊……”

润苏一寻思,北良缺心眼,可不能让他把自己在破庙里呆过的事情说了出去,这要传到皇后耳里,可就麻烦了。脑筋一转,矢口否认:“什么庙?这里有庙么?”她把一切推得干干净净:“我要找了庙,怎么也不会淋成这样啊——”

咦,庙里明明有人去过的痕迹,怎么润苏完全不知情呢。北良一想,润苏说的也对,她要看见了庙,何必出来,必然是一路过来,没发现有庙。但庙里,什么人曾经出现过?这可是在外防范围啊,必须查清楚。北良心里打了个结。

润苏安静地伏在北良胸前,想着他刚才说的话,狐疑着,真是寒蕊出来找她吗?寒蕊真的会担心自己,而且如此为自己着想么?

她当然是不肯相信的,北良不是劝过她要姐妹相亲相爱么,这事不难排除,是北良故意说谎,想促使她们姐妹和好。

正想着,忽然听见北良胸腔里传来兴奋的轰隆声:“寒蕊——”

“那边没有!”寒蕊急切的声音在风雨中有些颤抖:“你这边如何?”

“我找了她了!”北良高喊道。

寒蕊和侍卫的马已经靠了过来,她探手摸了摸斗篷里的润苏,紧张地问:“还好吗?”

“她没事,”北良催促道:“别说那么多了,赶紧回去,你这一身都湿了,会生病的……”

话语里的关心显露无遗,润苏听在耳里,心里开始老大不舒服起来。没有寒蕊,北良是多么关心自己啊,一旦寒蕊出现,风向说转就转了,凭什么,我就老也争不过她呢?

“换了衣服再回去,省得他们看见瞎问。”一进行宫,寒蕊就不由分说地,先把润苏拖到自己宫里,双手刚一湿答答地推开门,却蓦地一惊!

皇上和皇后,都静静地坐在屋里,只等她们回来。

寒蕊登时哑了,倒是北良开腔了:“你进去啊,不会是走错门了吧……”

“我真希望是走错了门……”寒蕊低声嘟嚷一句。

北良探头一看,瞠目结舌。

“都进来吧。”皇后开腔了。

三人进了门,老老实实地一字排开。

“怎么回事?”皇后的语气颇为严厉。

“是我!”还没得润苏和北良开腔,寒蕊就抢先说话了:“是我拖了润苏去散步,走远了,迷了路,霍校尉是去找我们的。”

润苏只低着头,不敢吭声。北良心里却很明白,寒蕊之所以这样一肩担待,是怕润苏受罚。

一听说起头的是寒蕊,皇上有些坐不住了,他看了皇后一眼,转而责备寒蕊道:“你也真是的,下这么大雨,带着妹妹乱跑出去……”斥责一番,平复了皇后的怒气,寒蕊也许就能躲过去了。

“宫里的人说你是出去了又回来的,你到底干什么去了?”皇后厉声道:“润苏怎么又一直在外面,现在才回?”

没有出事已经是万幸了,可是皇后想知道的是,润苏和寒蕊去散步,怎么又多出了个北良?她猜想着,先有北良偷看润苏洗澡,那也算是件小事,可今天,她到底还是担心,事情真相是北良跟润苏去约会,而寒蕊在傻兮兮地打掩护。如果真是这样,皇后可有些急了,要知道,北良可是她中意的女婿,就这么跟润苏好上了,岂不可惜?

寒蕊张嘴就答:“我跟润苏躲迷藏,没看见,叫她也不应,所以我就以为她先回来了,结果回来一看,她不在,又下雨了,就打算出去找,正好门口碰见北良,一起去了。”

皇后望着北良:“是这样吗?”

“是的。”北良回答:“我刚跟平川商量完撤防步骤,就过来落实,在门口碰见寒蕊公主要冒雨去找润苏公主,所以就带了几个士兵一块去了。”

皇后点点头,冷不丁又问:“寒蕊,这黑灯瞎火的,躲什么迷藏?”你以为,母后是三岁小孩,这么好糊弄?

寒蕊倒吸一口凉气,糟了,这可如何自圆其说啊。黑灯瞎火的,躲什么迷藏,这是说不过去啊。

正犯难着,皇上出来救人了:“小孩子,难免不心血来潮,搞点你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管那么多干嘛呢?别人是不会黑灯瞎火躲迷藏,可咱们寒蕊,哪是一般人嘛,不能折腾的她都要折腾一下,何况可以折腾的?!”

寒蕊一听,知道父皇不准备追究了,于是好了伤疤忘了痛,嬉笑着问道:“父皇你们怎么这么晚到我房里来了?”

“你母后非拉朕来,说有事问你。”皇上无奈地望了皇后一眼,伸出食指轻轻地点了点寒蕊,谁知你不在,逮了个正着。

“我还没问完呢,什么时候轮到你来问我们了?”看寒蕊在皇上的宠溺下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德行,皇后的脸色更加难看了。

“哎呀,皇后,孩子们都还穿着湿衣服呢。”皇上充起了好好先生。

皇后迟疑了一下,说:“霍校尉先回去休息吧。”

“末将还想再出去一趟。”北良躬身道。

“出去?干什么呢?”皇后诧异道。

北良回答:“刚才出去寻找润苏公主的时候,发现一座城隍庙,庙里有人呆过的痕迹,为了安全起见,末将还要去查个仔细。”

皇后微微一笑:“不要查了,去庙里的人是我。”

北良一怔。

“我去烧了个香,”皇后说:“校尉要是不放心,可再去仔细查查,看除了烧香还有什么别的痕迹没有。”

“是。”北良正要退下,皇后又说了一句:“我看没什么必要了,反正我们明天也要走了,霍校尉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霍校尉是在城隍庙附近找到你的,”皇后轻声问润苏:“既然有庙,你为什么不去避雨呢?”

润苏一惊,马上猜到皇后是想印证她有没有偷听到什么,于是仰起头来,装出一副如梦初醒的样子说:“我不知道那里有个庙啊。要是看到了庙,怎么会不去避雨?我满山乱跑,还不就是想找个避雨的地方?谁知道那里有个庙?!”

皇后的眼光在润苏的脸上停留了片刻,缓缓说:“你下去吧,赶紧把衣服换了,要记得喝碗姜汤。”

润苏一鞠礼,下去了。

寒蕊嘻嘻一笑:“母后,我也该换衣服了。”

“你给我站好!”皇后没好气地说。

寒蕊眼珠子骨碌一转,求援似地落到了皇上身上。

“时候不早了,今夜也问不了什么了,还是等回了宫再说吧,时间还长着呢。”皇上徐徐地站起身,说:“皇后,我们还是先回去吧。”不等皇后回答,抬脚便走,扔下一句:“寒蕊换了衣服早些休息。”

皇后瞪了寒蕊一眼,终于跟着皇上离开了。

寒蕊轻轻地拍着胸口,吐了吐舌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 爱将军公主举动大胆 意成全皇帝制造机会(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