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30章: 爱将军公主举动大胆 意成全皇帝制造机会(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30章 爱将军公主举动大胆 意成全皇帝制造机会(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归真寺大殿,平川按照密旨,已经到了,却并未看见要护卫的人出现,密旨既然没有写明,他也不能多问,只能等着。

“将军先坐下喝杯茶吧。”明悟大师招呼着。

“不了,在下还有警戒任务在身,趁有时间,先四出转转,大师自便。”密旨指明要他护卫大殿周围,他当然要稳妥起见,先行巡查一番。

不知不觉,已经绕大殿之外走了两圈,平川一路寻思着,这次来护卫的,到底是谁呢?按理说,要护卫,该是从头至尾,怎么给自己的命令,单单就是一个固定的时间,一个固定的地点,甚至精准到了这个大殿。如果这个人不重要,为何一个大殿如此小的范围,要派他一个将军?但如果这个人很重要,为何不调别的侍卫,而且只允许他带两名随从,人数是不是也太少了些?

他一边琢磨着,一边踏进了大殿,到处查看,并无不妥,慢慢地,转到了佛像后面。

忽然,他听到一个声音。

“公主,怎么没看见郭将军呢?明悟大师不是说他早就到了?”

平川探头一看,进来的,可不是他平生最不希望看见的人寒蕊,说话的,正是她的侍女红玉。

“父皇说,密旨他前来,吩咐不得多带人,”寒蕊边思索边回答:“他很谨慎的,估计巡查去了。”

“密旨?”红玉惊呼一声:“那他知道要来的人是你么?”

“不知道。”寒蕊说:“要都告诉他了,那还叫什么密旨?!”

“呵呵,公主,”红玉笑道:“这会你可称心了,可我估摸着,那郭将军要知道是你,还不哭死去……”

“去你的!”一下戳中了痛处,寒蕊恼火道:“趁他没在,你去殿外等着,我拜拜佛祖,可不许让人进来,你也不许偷听!”

“是,公主。”红玉见她真的生气了,也不敢多嘴了,乖乖地出去,掩上殿门。

寒蕊上手合十,虔诚地拜下。

“大慈大悲的佛祖,请您赐予我和平川一段姻缘,如果可以的话,请您保佑,让他爱上我,只要他能爱上我,我愿意,付出一切,”寒蕊喃喃地祈祷着:“我愿用自己所有的一切来交换,富贵、权势、宠爱、幸福、优越、快乐,一切的一切,换他真心地爱我。”

“我愿为他,耗尽此一生,下世入地狱,复不悔……”

寒蕊默然地俯身下去,托住了佛祖的脚底。

平川站在佛像之后,默然合眼。

能被人这样去爱,该是何等幸福啊,可是,这个人,为什么偏偏要是寒蕊呢?他们真的,是来自两个世界的人,缘何会有幸福的姻缘?

他将所有的思虑集成一处,亦虔诚地跪下,在佛祖身后,虔诚地默念道:

大慈大悲的佛祖,请赐予寒蕊一个爱人,而不要是我。她的爱太浓烈,我承受不起。让她去爱她该爱的人,不被一意所困,这既是解脱我,也是解脱她。

远离我,身远离,心远离,此生无她,是命之幸。

今日所求,他日不改,此誓言,复不悔。

佛祖静默着,一言不发。

身前身后的誓言,似轻烟,袅袅升发。

寒蕊坐在禅房里,端着茶,想着心事。

平川在门外略微停顿,双手推开了门。

“你到哪里去了?”红玉质问道:“我们都到了好久了。”

“末将在周边巡查,”平川平静地回答道:“不知道你们已经到了。”

“你故意的!”红玉看见他冷淡的神色,忍不住生气。

“红玉。”寒蕊制止道:“他并不知道要来的人是我。”

平川没有说话,站到了一旁。

寒蕊挥挥手,红玉知趣地退下了。

“平川。”寒蕊微笑着,走近平川,在他跟前站定。

平川不动声色地往后小退了一步。

幅度虽小,却没能逃过寒蕊的眼睛,她心里一沉,怅然道:“将军不喜欢,我以后,不会再那样了。”

平川默默地垂了头下去。

“今天来见将军,有两个目的,”寒蕊转过身,远远地坐下,轻声道:“一是,给将军陪个礼,那天是伤风了,才喷嚏了将军一脸,实在是无心之失。”

平川抬起头来,静静地看了她一眼。

“第二呢,是想预祝将军,旗开得胜。”寒蕊说得很诚恳。

平川点点头,终于开腔:“谢公主吉言。”

寒蕊缓缓地起身,再次走近平川,随着寒蕊身上清香渐显,平川又止不住开始头皮发炸。这个胆大妄为的公主,又意欲何为?

然而,此次的寒蕊却出奇地规矩,她不过是站定在离他半步的地方,柔声道:“你放心的去吧,等你回来,我一定,会改变成你喜欢的样子……”她停顿了一下,轻声道:“我希望,你能心甘情愿地娶我。”

平川怔怔地,听出她话里有话,这也是头一次,寒蕊用这样隐晦的语气跟他说话,感觉有些异样,他恍惚间觉得,如果不是心甘情愿,不是真心地爱上了她,寒蕊是不会勉强自己意愿的,他的心里瞬间又升腾起希望,只要等自己回朝,亲口告诉她,自己不爱她,寒蕊,或许就会放手。

他终于,露出一丝难得的浅笑。

她静静地望着他,痴迷的目光中,看见他微笑,竟然惊喜万分。原来他也会笑的,他笑起来,更加英俊,如果,他能经常这样望着我笑,该有多好啊。

这一刻,寒蕊有些痴了。

四个月后,边关传来捷报,蒙古大军被击败,使节前往求和,皇上龙颜大悦。

郭平川以百战不败的战绩,被边境官兵冠以“赛将军”的名号,意为其勇猛和谋略更甚于其父亲常胜将军郭破虏。

两个月后,即近年关,大军胜利回朝。

皇上加封郭平川为卫国大将军,霍北良也因战功显赫擢升为骠骑将军。

这一个年,过得欢天喜地的。眨眼,就出了正月。

郭夫人给儿子夹了一筷子菜,趁瑶儿去厨房备菜的功夫,悄声对平川说:“你父亲的孝期就快过了,一到日子,娘就去舅舅家给你提亲。”

平川心一沉,想回绝,又怕母亲生气,于是搪塞道:“再说吧。”这里再吃饭,却已经味如嚼蜡,没了胃口。

英霞望了哥哥一眼,对母亲说:“娘,其实周秀丽也不错的,再考虑一下吧。”

“她凭什么做大将军夫人?!我吃苦受累的时候,她干什么去了?”郭夫人乜了女儿一眼:“瑶儿可是为我们家出过力的!”

“人家要是有这个机会,肯定也会很卖力气的。”英霞顶了一句。

郭夫人生气了,把碗一惯:“这个家,到底谁说了算?!”

“行了,英霞。”平川不得不说话了:“别惹娘生气,她也不容易。”

英霞愤愤道:“我是在帮你呢,你倒好,反过来呛我了……”把碗筷重重地往桌上一放,起身就走了。

瑶儿走进来,奇怪地问:“英霞就吃完了?”

大家都没有吭声,瑶儿发现气氛有些不对,遂笑道:“平川哥,我特意为你褒了汤,尝尝啊。”一手伸过来,就来拿碗来盛汤。

平川一忽而起身,低声道:“我已经饱了,先回房了。”

瑶儿一呆,脸色有些不自然起来,求援地望了郭夫人一眼,郭夫人什么也不说,只把自己的碗递过去:“都不喝,我来一碗!姑姑给你面子!”

“不是平川来了么?”霍帅从沙盘旁站起身来,问北良:“你不去陪他,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北良搔搔脑袋:“平川今天,是,是来找您的。”

霍帅沉吟道:“军务?”

北良摇摇头。

“那是什么事?”霍帅看见儿子磨磨蹭蹭不痛快的样子,觉得不对头了。

北良踌躇了一阵,低声道:“就是,我上回跟您说过的那事……”

“你小子,说的事多了,到底是哪件?”霍帅声音高了八度。

北良被一逼,急道:“李大学士的女儿修竹啊,您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霍帅默然片刻,悠悠一笑:“你出去,把平川叫进来,要他自己跟我说。”

集粹宫,皇后静静地合上册子,半天不语。

“你都看过了,没有合适的人选,看来看去,还是只有郭平川和霍北良可以考虑。”皇上沉声道:“都没有什么天印之记。你可是答应我了的,如果没有条件完全吻合的,就在他们俩人当中选。”

皇后轻轻地把眼睛闭上,眉毛却深深地锁了起来,她将手掌按上额头,感觉头脑里思绪有些纷乱。

“好好地,考虑清楚再定吧,”皇上幽声道:“我们都仔细权衡一下。”

“哥,有人要见你。”英霞一说完话,就不见了人。

平川纳闷地出了房门,一眼,就看见秀丽站在门外,他笑着招呼道:“秀丽啊,你是来找英霞玩的罢,她怎么也不招呼一下?”正要喊英霞,却听见秀丽细细的一声:“平川哥,我是来找你的。”

“有事吗?”平川微笑着问。对这个柔弱秀气的邻家女孩,平川并没有什么别的想法。做了十几年邻居,看着她长大,因为跟英霞关系好,走动也频繁,他是了解她的,了解得如同自己的妹妹。秀丽胆小,身体又不是很好,为人老实斯文,讲话声音又小又慢,走路怕踩死蚂蚁,跟英霞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她是真正的小女人,所以平川对她,也象对自己的另一个妹妹,关爱有加。

秀丽红了脸,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平川哥,你是要定亲了吗?”

平川迟疑了一下,问道:“英霞说的吧。”

“你喜欢瑶儿吗?”秀丽忽然问,脸色已经憋成了紫色。

平川轻轻一笑,我是要娶亲不假,可是,对象未必见得是郑瑶儿。他的心情,已经因为跟霍帅的一番谈话如释重负。要知道,过了明天,霍帅就会进宫去求皇上赐婚啊。对象,当然是他心仪已久的修竹。

……本章完结,下一章“ 为亲事郭家母女相争 欲使坏润苏公主横刀(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