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32章: 为亲事郭家母女相争 欲使坏润苏公主横刀(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32章 为亲事郭家母女相争 欲使坏润苏公主横刀(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润苏,”皇后招招手,轻拍身旁的坐垫:“坐到这儿来。”

润苏袅袅婷婷地移步,挨着皇后坐下。

“你一定很奇怪吧,这么晚了,还把你叫来。”皇后柔声道。

润苏轻轻地笑了一下。她很明白,如果无事,皇后是不会这样故意避开耳目,秘密地召见她的。至于是什么事,她也猜到了几分。

“温泉行宫一趟,”皇后缓缓道:“对霍将军,你了解多少呢?”

“您,是指北良么?”润苏脸色微微发红。从一进门,她就掐紧了自己的虎口,太医说,这个穴位按久了,就能促进血液循环,让人脸色绯红。这还是润苏头一次试,但效果奇好,到这个时候,她的脸果然开始潮红起来。

感觉皇后的眼光定定地落在自己脸上,润苏假装害羞地侧过脸去,心里却在冷笑。若不是为了你属意的北良,你怎肯如此着重地来问我?我若不故意直呼北良其名,你又怎肯相信我们已经暗生情愫?

北良两个字,从润苏的嘴里出来,带着娇羞,可是听在皇后耳朵里,却是心一沉。难道,润苏对北良有意?这可是她最担心的事情啊,看样子,真的发生了……

“你怎么看北良呢?”皇后话语很是平静。

润苏想了想,低声道:“他,很开朗,又爽快,还细心,跟他在一起,很开心……”她忽而一下,用很兴奋的口气说:“您不知道吧,他一个大男人,还很手巧呢,在行宫的时候,他还扎过花环送给我,可漂亮了……”

皇后淡淡地笑了一下,忽然问道:“临回来的前一天晚上,你们三个湿透了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润苏一吓,脸都白了,赶紧离座跪下道:“请娘娘原谅润苏……”

“既往不咎,”皇后柔声道:“起来回话,我只想知道是怎么回事。”

润苏战战兢兢地回答道:“是,是皇姐拖我去散步,也不知怎么的,走着走着就不见了皇姐,我到处找她,迷了路,后来下起了雨,我很害怕,幸亏北良找到了我,把我带回来,我才知道皇姐也在找我……”

“真是胡闹!”皇后忽然低喝一声。

润苏吓得腿一软,又跪了下去。

“起来吧,我是说寒蕊。”皇后愠道:“平时自己丢三落四也就算了,拖了妹妹出去散步也不负责到底,还是天马行空,总有一天要出事的……”

润苏勾着头,嘴角轻轻地滑过一丝冷笑。

皇后轻柔地拉起润苏的手,细声道:“润苏,你也不小了,我寻思着,该给你找婆家了,你能告诉我,自己有什么想法么?”

润苏脸一红,抿了嘴,不做声。

“不用害羞,想找个什么样的婆家,尽管说啊。”皇后和颜悦色地问。

润苏扭捏一阵,还是不开口。

皇后笑道:“你娘老实,我呢,马上就要忙着给太子选妃,给你皇姐选驸马,可也不能冷落了你,早些告诉我,我早些给你留意。”

润苏犹豫着,支吾道:“有劳您费心了,其实,其实,也不用那么麻烦……”

皇后脸色微微一变,试探着问:“难道你,已经有……”

“没有,没有,”润苏连连摆手道:“您不要误会……”

皇后想了想,直说了:“润苏,你不用顾虑那么多,自家人,有什么就说什么吧。”

润苏踌躇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说道:“北良他,人不坏,我想,反正身子也让他……”

话只说了半截,头就埋了下去,可是皇后这里,已经全明白了她的意思。

润苏离开许久了,皇后还坐在床沿上发呆。

寒蕊一心要嫁平川,可是作为母亲,她却不看好这段婚姻。要说北良,确实更适合寒蕊,可是,世事偏就要造物弄人。

皇后的眼前,又浮现出北良背着润苏,两人衣裳不整的一幕;又想起那雨夜,北良护送润苏回来的一幕。如果不是这些,她甚至可以忽略北良曾经偷看润苏洗澡,甚至可以不顾寒蕊瞎闹,甚至可以在皇上面前坚持己见,也一定要,让寒蕊嫁给北良。

以一个母亲的预感,她知道,北良能给寒蕊带来幸福。

可是,最糟的情况出现了。润苏,竟然看上了北良。

瑾贵妃老实,什么都做不了主,但她作为皇后,也不能这样对待她们母女,那显然太不公平。

命运难道就这样注定了,注定寒蕊只能嫁给平川?尽管早就知道寒蕊生就的情路艰辛,皇后仍旧有太多的不甘心。她猛然间想到,或许,她还应该,去了解一下北良的想法,也许,北良不喜欢润苏,而是寒蕊呢?那她,是否可以以此为借口,来劝润苏放手?

想到这里,皇后有些欢欣雀跃,尽管,直觉并不乐观,但她还是决定最后再验证一下。

怎么验证呢?

最好的办法,最直接的办法,也是牵涉最少的办法,就是问寒蕊。

寒蕊是毫无心机的人啊——

皇后徐徐地绽开一个微笑。

晚香轻轻地把门关上,回头侍侯润苏宽衣就寝,却看见润苏一脸蜜笑,仿佛心情奇好。

“公主,好久没看见您这么开心了。”晚香低声道:“皇后娘娘叫您去,肯定是有什么好事吧。”

“好事?!”润苏笑得更甜了:“对我来说,倒是不好不坏,不过对某些人来说,可就是大坏事了……”

她吃吃地笑出声来。

计划早就盘算好了,只等皇后来问话。北良并不是她志在必得的人,可他是皇后中意的女婿,是寒蕊天定的夫婿,就冲这一点,她也要插这一杆子。

她可不傻,若不给皇后明确的暗示,皇后怎么会忍痛把北良割爱给她。

她既不爱北良,自然不会笨到要牺牲自己的婚姻来破坏寒蕊的幸福,寒蕊的幸福是一定要破坏,她的婚姻却无须牺牲。因为,退路,她已经想好。所以,从一开始,她就没有明说,要嫁给北良,不过是一再暗示皇后,出了那样不堪的事,她似乎只能跟了北良,至于把她嫁给北良,只是皇后由此而产生的想法,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提过这样的要求。为的,就是留下余地。

等寒蕊嫁了平川,皇后自然会做好人,就北良做她驸马的事来征求意见,到时候,她就告诉皇后,她不能嫁给北良,因为她发现,北良真正爱的人是寒蕊!

这个消息,将带给寒蕊和皇后毁灭性的打击。而她,还是个可怜的,无辜者。

一想到将来可能出现的让寒蕊和皇后吐血的场面,润苏得意地狂笑起来,尽情地颤抖着全身,把晚香骇得毛骨悚然。

一大早,霍帅正准备进宫,孙女衍玉跑了过来:“爷爷,爷爷!”

“什么事啊?”霍帅慈爱地问。

“明天琴师就到府上来授琴了,可我还没有琴呢,”衍玉娇声道:“爷爷您今天一定要买把琴给我!”

“明天就要授琴了,怎么今天还没有琴呢?”霍帅奇怪道:“难道你奶奶没有提前安排吗?”

“奶奶有安排,就用上回广安知府送的那个琴,”衍玉撅起嘴:“可我听说,白洲城里悦声琴行的琴才是最好的,我想要一把悦声琴行的琴。”

“呵呵,原来那把新琴不比这把新琴啊,”霍帅笑道:“你可以直接跟奶奶说啊。”

“我娘不许。”衍玉沮丧地说:“她说小孩子不能太挑剔。”

“哦,”霍帅笑道:“那你怎么想到来找爷爷呢?”

衍玉踌躇一阵,说:“我看见爷爷出门,就想你给我带回来,这样娘问起的时候,您就可以说不知道广安知府那琴的事,只说,听说我要学琴,所以就送一把琴给我……”

“要是我去跟奶奶说,奶奶就会出门去买,一出门,娘自然要问,不管奶奶说不说,娘最后都会知道是我要奶奶去买琴,一定会责罚我的……”衍玉眼巴巴地望着霍帅。

霍帅点点头:“行,爷爷去买,并且一定替你保密。”

“爷爷真好!”衍玉欢喜地拍着手,倏地又认真道:“我这件事情很重要,你一定要认真去办哦。”

“重要!”霍帅笑道:“爷爷今天第一件事就是去给你买琴,买了琴让管家拿回来,爷爷再去办别的事情,这样你满意了?”

“太棒了!”衍玉一蹦而起。

霍帅出了府门,带了管家一路就往悦声琴行而来。

“霍帅。”掌柜的一见,赶紧地,就把贵客带进了雅室。

“把贵店最好的琴拿给我看看。”霍帅说。

掌柜的陪着笑脸:“实不相瞒,霍帅,本店确实有一把好琴,是镇店之宝,传了有五代了,按理,该拿给霍帅您看……”

“既然是不卖的,不看也无妨。”霍帅大度地一挥手。

“也卖的,就是看人而卖,酌价而出。”掌柜说。

霍帅一听,不禁好奇道:“这怎么说?”

掌柜的回答:“此琴出售,有祖训,只卖皇族与国之贵人,皇族者,万金,国之贵人,千金。”

“万金与千金,怎么相差这么多?”霍帅很奇怪。

“皇族,能出万金买此琴者,必是爱琴之人,否则,没有必要花这么多钱买个摆设,这琴毕竟不同于古玩珍宝;国之贵人,是有严格规定的,即对国家有突出贡献,为人清廉,名声远播、德高望重之人,此种人,有德未必多财,故只索千金。”掌柜解释道。

霍帅点点头:“这祖训,真可谓之用心良苦啊,本意,就是要卖给真正爱琴的皇族,而对圣贤能人,则是半卖半送。”

“正是此意。”掌柜鞠身道:“既然霍帅要买琴,我理当将此琴拿出……”

“掌柜过奖了,我不是什么圣贤能人,买琴也不过是给孙女学琴,可不要可惜了你的好琴。”霍帅摆摆手。

“既是自用,更当相送,只是此琴虽还在店内,但已被人订走,如若霍帅不急,可否容我去与买家商量一下?今日霍帅就先看看琴如何?”掌柜道:“此琴若去霍府,也是去得其所。”

“万万不可,我不要这琴,”霍帅问道:“掌柜方便的话,可否告之,此琴是何等价格订走?”

掌柜低声道:“万金。”

……本章完结,下一章“ 宫中巧遇霍帅退堂鼓 明问细想皇后徒伤怀(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