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34章: 宫中巧遇霍帅退堂鼓 明问细想皇后徒伤怀(下)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34章 宫中巧遇霍帅退堂鼓 明问细想皇后徒伤怀(下)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寒蕊的手,轻轻地拨了拨桌上的几份红帖子,那是几个太子妃候选人的生辰八字,只有合过了,合格了的,才送到皇后案前。

“想看就看吧。”皇后温和地说。

寒蕊抿嘴一笑,将帖子翻开,第二份,即是李修竹的名字,她开心地裂开嘴,傻笑一下,把奏折合上,不再翻看其他的了。

“为什么不再往下翻看了?”皇后轻声道:“你总是不知道掩饰,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你的目的。”

寒蕊望母亲一眼,没有说话。

“看到第二份,发现自己举荐的人在里面,就心满意足了?”皇后悠声道:“为什么不继续往下看,看看到底是哪些人候选,估计一下你举荐的人胜算有多大呢?”皇后提示道。

“那又什么好看的,要是发现她胜算不大,心里不舒服,日子还难过一些,还不如不知道呢。”寒蕊回答:“现在知道她有机会,我就非常开心了。”

“这样也好,知足常乐啊。”皇后笑了笑,问道:“你希望她当太子妃吗?”

“如果太子哥哥真的喜欢她,我当然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寒蕊微笑。

皇后望一眼桌上的红帖子,说:“这个事,母后会征求你哥哥的意见,当然,最后,还是以他自己的意见为主。”

“那最好了!”寒蕊笑着拍拍巴掌,忽一下又涎着脸,问母亲:“那我的事,是不是也以我的意见为主?”

皇后看她一眼,没有回答。

话一出口,寒蕊就后悔了,父皇不是说过了,这段时间,不要招惹母后吗?哎呀,一得意,就忘形了,居然把最不爽的话题提了出来。寒蕊情知不妙,正寻思着避避风头,赶紧开溜,猛听见母后又说:“这事先放放,母后倒是还有件别的事问你。”

寒蕊忐忑着,只好又坐下。

“知道润苏和北良的事么?”皇后开门见山地问,眼睛,却矍铄地盯着寒蕊。

寒蕊一听,先不答话,竟乐呵呵地笑了起来。

皇后慢悠悠地问:“笑什么?”

“是润苏跟您说了?”寒蕊笑嘻嘻地问。

“此话怎讲?”皇后不肯定,也不否认。

“北良是不会主动来跟您提这个事的,那就,只有润苏来说了,”寒蕊笑着说:“我还一直担心呢,北良会吃亏,如此看来,润苏是真的喜欢上他了,这倒是最好不过了……”言毕,又是呵呵一声傻笑。

“你怎么会担心北良吃亏呢?”皇后不动声色。

“北良喜欢她啊,可是母后你也知道,润苏花花肠子最多了,谁知道她是真的,还是逗弄北良的……”她差一点就把自己牵手北良的事让润苏看见,因而怕润苏加害的北良的事说了出来,千钧一发之际,生生把已到喉头的话逼了回去。当下后怕地一摸胸口,还好,还好,控制及时,没有出纰漏。

“北良喜欢润苏?”皇后笑道:“你又胡诌,言过其实了吧。”

“谁说我胡诌?!”寒蕊差点没跳起来,着急地辩解道:“开始我以为润苏逗他,就好意提醒他来着,结果,他把我给训了一顿……”

“是么?”皇后脸上笑着,心底却是一沉:“只这么一件小事,就能证明他喜欢润苏?”

“当然不是!”寒蕊说:“在温泉行宫,他不是单独陪润苏去散步,两个人衣衫不整的……”猛一下又打住,望着母亲脸色有些变了。

糟了,挑哪件不好说,偏偏说这件,倒好象是两个人出去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寒蕊讪讪地闭上了嘴。

“这件事我知道呢,”皇后慢悠悠地说:“是润苏下河洗脚扎伤了,北良背她回来的,这也不是什么大事。”

寒蕊一听母亲如此轻描淡写,心里即刻松了口气,旋即叫道:“母后你不知道,他还给她做了花环呢……”

皇后轻轻地笑了一下,当时,她全看在眼里了。

“你还有不知道的呢,”寒蕊说:“我看润苏圈着他的脖子,在我面前得意洋洋的,一时控制不住,就把她揪下来,扇了她一耳光,结果北良对我发好大的脾气,当时那样子,就好象要吃了我……”

“这是你夸张,依我看,北良不是变脸就那么凶的人。”皇后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

寒蕊兴致勃勃地说着,对母亲的神态变化浑然不觉:“母后,北良还亲口跟我说过,润苏是花,他喜欢,但高攀不起……”

“他真是这么说的?”皇后有些吃惊地问:“他怎么会跟你说这些?”

要是从头说起,岂不是要把自己偷偷去找平川的事和盘托出,那样,不但母亲会生自己的气,而且还会责怪为自己打掩护的哥哥,寒蕊一急,脑门上都出汗了。

“他怎么会跟你说起这些呢?”皇后却对这个话题超级感兴趣。

“有次闲聊扯出来的,”寒蕊支吾着,搪塞过去:“怎么说起这个话题的,我忘记了,只记得当时,北良说,我是草,润苏是花,谁都喜欢花,但他高攀不起……”

寒蕊是草,润苏是花?!

“这些话,是去行宫之前说的,还是之后?”皇后想了想,问道。

“好久了……”寒蕊顺口回答道,她此时已经有点心不在焉了,刚才的一番话,让她想起了当时的场景。北良那个时候,想要表达的好象不完全是这个意思,她被奔马扯散注意力的时候,北良还喊了一句什么来着?一句什么话来着?寒蕊晃了晃脑袋,还就是想不起来。算了,算了,他说了什么并不重要,反正他是喜欢润苏的。

皇后微微地皱了皱眉头,从寒蕊的叙述来看,之所以,寒蕊会把润苏揪下来扇一耳光,可能是寒蕊在吃醋,可接下来的事情,就有点象北良表明心迹了,只有说到润苏是花,北良虽然喜欢却高攀不上的时候,寒蕊的脸色居然会这么不自然。

难道,是寒蕊向北良表白,北良却直言他喜欢润苏?

是啊,依寒蕊冒失不计后果的个性,这样唐突地向北良表白,完全是可能的。

这样说就全对了。之前,是寒蕊喜欢上了北良,但也正因为寒蕊的表白,逼北良说了实话,也就是说,北良表白他喜欢润苏是在去行宫之前,这之后,寒蕊知道跟北良是不可能的,就把心思转向了平川,这才会一意孤行要嫁给平川

在这些士官子弟里面,确实也只有他们俩人比较入眼啊。

皇后看着寒蕊,寒蕊冲母亲嘻嘻一笑。看着寒蕊无邪的模样,皇后陡然间心酸。

这么好的一个北良,即便是寒蕊动了心,却依旧逃不过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这难道,真就是命中注定?!

看着母亲一脸严肃,寒蕊有些发怵,她迟疑片刻,细声问道:“母后,我,是不是又做错什么事了?”

皇后沉吟片刻,低声道:“以后不要仗着自己的身份,随便欺负别人。”

“我没有啊。”寒蕊委屈地说。

“你刚才自己说,扇了润苏……”皇后不悦道:“以后这种事情,再也不允许发生。”

“是。”寒蕊耷拉下脑袋。

唉,又是自己的口不择言,惹的祸。

“你决定了吗?”皇上悠声问道。

皇后徐徐道:“又是寒蕊到你那里当说客去了?这个事,我还要问问盘敛自己的意见呢。”

皇上轻轻一笑:“我指的,不是这个事。”

皇后一听就明白了,婉言道:“还是等盘敛的事定了再说吧。”

“不是已经定了?!”皇上轻轻地推过了一张红帖子,笑起来:“这是盘敛自己圈的,可否合你心意?朕猜你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皇后默然地打开,扫一眼:“寒蕊说的没错。”

“我就知道你会成全他们的,年轻人,互相仰慕是正常的。想当年,我当皇子的时候,为了出宫见你一面,还不是经常装扮成公公,有一回,让母后逮个正着,还挨了扳子,但最后,还不是成就了一段佳话?”皇上笑道:“你也是母后成全的,如今自己成了母后,怎么就想不通了呢?”

“我会成全他们的。”皇后乜了皇上一眼。

皇上呵呵一笑:“明天就颁旨如何?”

“随便你好了。”皇后依旧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别想了,”皇上轻轻地拍拍她的手:“儿孙自有儿孙福,你急也是白操心,既然已经这样了,何不如,也成全了她?”

“成全了她,未必是成全了平川,”皇后忧心忡忡道:“我看平川,并不喜欢她。”

“日久生情嘛,”皇上笑呵呵道:“何况咱们寒蕊,这么可爱,他会喜欢她的……”

“可我听说,他娘和妹妹,可不是省油的灯……”皇后还是不肯松口。

“寒蕊可是公主,有什么好担心的?”皇上满不在乎地说:“他娘自然会知道权衡轻重,至于他妹妹,实在不行,就早些赐婚,让她嫁了算了……”

唉——

皇后长叹一声,一筹莫展:“话是这么说,可嫁到人家家里,就是人家碗里的菜了……”

“拖了这么久,也该有个定数了,你想把她留在宫里一辈子?那也不可能啊,”皇上说:“平川可是少年英雄,那是好多人家看中的女婿啊,他的孝期这几日就满了,你不点头,到时候,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

“应允了吧,啊?”皇上柔声道。

皇后沉默良久,终于百般无奈地合上眼,心不甘情不愿地点点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 知爱人无望平川隐忍 降赐婚圣旨寒蕊欢喜(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