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目录] > 第37章: 让妹妹太子推迟婚期 思修竹平川寻踪书斋(上)

《花语系列之三:错缘劫》

第37章 让妹妹太子推迟婚期 思修竹平川寻踪书斋(上)

天下尘埃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母后,寒蕊的亲事……”盘敛踌躇着,说:“我还以为,会是霍公子呢……”

皇后有些吃惊,却没有表露出来,只问:“你怎么会这么想呢?”

盘敛便把皇后生日那天,北良去寒蕊宫中换上自己的衣服那件事情说了出来,感叹道:“寒蕊应该是对霍公子上心了的,也怪我忙着查广郡赈灾粮食的事情,没有禀明母后,我以为,才定下的太子妃,应该没有这么快考虑驸马的事情。”

“那都是什么时候的皇历了?”皇后叹息一声,摇摇头,把寒蕊执意要嫁平川的事说了出来,又把北良和润苏的事扯了出来,说:“她们都到年龄了,也好,一并考虑了,早嫁了早省心。”

“等你成了婚,就把寒蕊嫁了,然后就是润苏,”皇后说:“宫里少了她们两个叽叽喳喳,应该会清净些了。”

盘敛笑起来:“只怕到时候,母后又会觉得无味呢。”

皇后自嘲地一笑,不置可否。

盘敛微笑着,眼睛随意一瞟,却倏地一怔,随即转开,仿佛什么也没看见,脸上也是波澜不惊。

半掩的窗后,是寒蕊的脸,正晒着牙齿笑,鼻子皱成一团,讨好似地望着哥哥。

盘敛默然片刻,清了清嗓子,悠声道:“母后,新近父皇又交派了儿臣一件公事,想与蒙古协商永久停战,可能需要儿臣投入大量的精力,不如,”盘敛征询道:“不如,让寒蕊先嫁吧,如今也是快冬天了,干脆我的婚礼明年办,如何?”

“那她可是巴不得!”皇后一听,叫起来:“也不知宫里哪点亏她了,急着嫁得紧,好象这么些年,都白疼她了……”

盘敛轻轻地笑了笑,没有作答,偷瞟一眼窗外,寒蕊闻言,吐了吐舌头。盘敛想笑,却又不得不忍住,只好抽出手来,掩住嘴唇,不自然地看了看母亲。正好皇后低头喝茶,盘敛赶紧使了个眼色给寒蕊,寒蕊嬉皮笑脸地,一闪不见了人。

出了集粹宫,盘敛正身站定,头也不回,说道:“还不出来?”

“呵呵。”寒蕊傻笑着,从立柱后跳出来。

“你就不能好好走路,非要这么猫腾鬼跳的?”盘敛看见她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就想笑。

“母后答应了没有?”寒蕊满脸堆笑凑近来。

盘敛微笑着点点头:“两个月后,腊月初一。”

“太好了!”寒蕊得意忘形,一把抱住了哥哥,就在原地转起圈来。

盘敛拖住她,正色道:“你要谢谢我啊。”

“谢什么嘛?!”寒蕊撅起嘴:“做个顺水人情,还好意思要我谢你。”

“我知道你性急,所以才找了个借口,让你先嫁的。”盘敛低声道:“你说,该不该谢我?”

“真的?”寒蕊睁大了眼睛,半信半疑。

盘敛悠声道:“哥哥什么时候骗过你?”

“那倒是。”寒蕊点头称是,一忽而,又仰头,神气活现地说:“我还是不用谢你!难道你忘了,太子妃的事,不亏得我帮忙,你还没谢我呢?这个人情还那个人情,各不相欠,两清了,还用谢什么谢?!”

盘敛一愣,脑子还没转过弯来,就听见寒蕊大咧咧一声:“走了哈!”

再去看时,绯红衣裙已经越过身旁了,盘敛一把拖住,说:“又想把我整迷糊了,乘机脱身,这回可不让你溜了,说清楚再走。”

“说什么呀,”寒蕊轻轻地把他的手拿开,笑道:“有时间,可别跟我理论,好好想想怎么跟你的修竹解释吧,未经请示,婚期延后,看你有几个脑袋……”

“她不会计较的。”盘敛轻笑着,一脸甜蜜。

“哼哼,妻管严,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跟父皇一样软趴趴的,没出息。”寒蕊调子一转,神气地说:“哪象我们平川,说一不二,那气概——”

“我们平川?!”盘敛吃吃地笑起来。

一瞬间,寒蕊的脸,就红到了脖子。

深夜里,皇宫一处僻静的侧门,一辆马车熄了车灯,静静地停在墙角下等候。

门轻轻地打开,闪出来一个公公,上了马车。

“奴才叩见太子妃殿下。”公公跪下去。

“空间狭小,公公也不必多礼。”修竹微笑着,递上一个小小的包裹:“一点心意,感谢公公成全。”

“不敢当。”公公接了,说:“不过举手之劳,改了几字而已。”

修竹凑过来问:“如果不改,是不是合不上呢?”

“合得上,太子妃跟太子是天作之合,”公公恭敬道:“不过改了就更好,是所有生辰中跟太子最合的了,这主要是让皇后娘娘欢喜。”

修竹一听放心了,说:“今后,还有很多事要仰仗公公呢。”

公公笑笑,告辞而去。

马车远走,公公进得门来,一小公公迎上去,问道:“师父,这么快啊。”

“不过是打发我点银两,还要多久?!”公公闷声道。

“略施小计,就得了银钱,还送了人情,师父真是聪明。”小公公恭维道。

“唉。”公公并不高兴,叹一声。

小公公关切地问:“师父为何叹气,难道怕太子妃日后杀我们灭口?”

“她未必见得会杀我们灭口,她有没有杀我们灭口的机会也还难说,”公公幽声道:“我在想,这事是不是做对了?”

“怎么了,师父?”小公公越听越心惊起来:“不是本来就合,改了只是为了合得天衣无缝,讨皇后娘娘喜欢么?”

公公默然地摇了摇头。

“别想了,师父,”小公公安慰道:“就算您不肯改八字,照寒蕊公主的性格,也定是要挺这个李小姐到底的,到时候,就算八字不合,她不也还是太子妃?!”

“那是另外一回事了,”公公心事重重地说:“可这事现在是从我手上做过来的,这心里,感觉真是没底……”

“情况很糟吗?”小公公问了一句,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夜风太凉,声音有些打颤。

“太子妃的真实八字,对太子而言,是大凶……”公公站定,忽然住了口,再也不肯往下说了。

小公公一听,浑身一哆嗦,打了个寒噤。

平川正在操练,忽然听见军士喊道:“霍将军。”

他回头一看,果然是北良,他以为,北良至少得半个月不会在军营出现,没想到,也不过十天,就调整好了心态。平川有些意外,怔怔地望着北良走近,有些犯傻。

北良走到他跟前,依旧是笑笑,停顿了一下,两人心照不宣地伸出手,用力地一击掌,没有说一句话,默契重又回到他们中间。

平川并不着急,等着北良开口。他知道,此刻的北良跟他一样,也有很多话想跟彼此说,但就是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

一身汗流浃背之后,两人光着膀子,躺在草地上。草已经开始枯黄了,但太阳很大,气候干燥,所以厚厚的草上流淌着一股太阳的味道,在身下散发出温热的气息,非常舒服。

北良扯了一根草,叼在嘴里。

“我们俩个,可真够倒霉的。”平川闷声道。

“你可不倒霉。”北良幽声道。修竹不爱你,失去她,你没什么好可惜的,寒蕊那么好,你已经得到了,倒霉从何说起。

平川黯然道:“你不是我,怎么会知道我心里的苦。”

我心里比你苦百倍呢。北良不答话,闭上眼睛,却不由自主地想起寒蕊来,于是又不得不睁开眼睛,望着天上的白云发呆。

“我知道你喜欢寒蕊。”平川忽然说。

见鬼,怎么我一想到她,你就说她?北良恩一声,不多话。

“我倒真希望把她给你,”平川发愁道:“我身边的女人啊,一个比一个难缠,偏生修竹,又只有一个……”

“她哪点比不上修竹?”北良一急,差点就把修竹不屑于他,一心想嫁入皇室的事说了出来,忍了又忍,还是住了嘴。

“她跟郑瑶儿,前世都是我的克星。”平川无奈道。

北良冷不丁,冒出一句:“你要好好对她。”

平川一怔,侧头过去看北良,却发现北良已经坐起了身,直瞪瞪地望着自己,嘴里说着:“你一定要好好对她……”

平川静静地望着北良,没有回答。

“答应我,忘了修竹,好好对她。”北良固执地说。

平川略微一低头,轻轻地点了点,缓缓地站起身,就朝外走去。

北良没有拦他,只愣愣地注视着他的背影,慢慢地消失,脸上,是无尽的萧索和忧伤。

……本章完结,下一章“ 让妹妹太子推迟婚期 思修竹平川寻踪书斋(下)”↓↓↓更精彩哦!